唔啊老师不可以车上

少年矫捷的身影穿梭在城外的野林,少女的眼中是掩饰不去的震惊之光,她呆呆的倚在他怀中,看着那张冷若冰霜的俊美容颜,她从来不知道,原来来到珊瑚岛的少年竟是塞克尼亚帝国高高在上的二皇摩迦。【全文字阅读】

“喳喳!”

摩迦如风般的身影惊起了林中的鸟雀,天色渐黑,已入夜。

“你——”苏拉双脚落了地,虚弱的身还摇摇欲坠,摩迦连忙将她扶起靠在身后的树脚,“我叫摩迦,现在只是一个很普通的人,或者说被帝国通缉,被所有人谩骂,被……”

“我相信你。”不知道为什么,直觉告诉苏拉,眼前的少年并不是个骗,或者说是他们口中的通缉犯,她不相信他做了那些。

摩迦忽然失声笑了起来,用冷淡的目光盯着苏拉,问:“你信我?我想要杀你,害你被赶出了小岛,你只是我的一颗棋。”

“不是的。”苏拉摇了摇头,用激动的口吻对摩迦道:“你不是那样的人,我相信我的直觉,相信我宁愿舍命去救的人不会那样坏,相信心存感恩的人怀着一颗仁慈的心,我相信你。”

摩迦怔怔的看着苏拉,她苍白的脸上大颗大颗的汗珠滑到下颌,滚落到地上,如黑珍珠般的眼睛并没有因身体上的病态而失去光芒,反倒像是将星海的影笼罩了进去,她的眼睛光芒流转,宛若那璀璨的流星。

“呵!”摩迦倚在身后的树上,淡淡的望着天空,远方的天空是他生活了十七年的地方,他本以为那个地方会成为他最终的目的地,却没有料到在他十七岁生日那天,遭兄弟陷害,差些命丧黄泉。

“跳下来,这里会成为你开始的地方。”

断天涯上,风声烈烈,他却听到了那样的声音,带着蛊惑人心的魅力,美好得宛若走向死亡却一生轻松的呐喊。

他毫不犹豫的跳了下去,本以为会粉身碎骨的他,醒来时却看见了翌日的朝阳。

一切都变得多么的可笑,他被祭司施了黑魔法,带着七芒星的诅咒一直逃,一直逃,后来遇见了她,一上唯一愿意帮助自己的人。

摩迦的目光静静落在苏拉的身上,她已经闭上了眼睛,安详而宁静。

“苏拉!”

摩迦大声喊着苏拉的名字,奔上去试着她的鼻息,顿然,松懈般的坐在了地上,她只是睡着了,或许她真的累了。

翌日的曙光,透过浓密的树林,晨起的鸟雀站在枝头叽叽喳喳的唱着欢乐的歌曲。

如果昨天的以前是个梦,那该多好。

摩迦一夜没有睡着,他数了一夜的星星,却还是没有丝毫的睡意。

“迦。”苏拉虚弱的声音回响在摩迦的耳侧,她想要撑起身站起来,却发现自己似乎还没有完全恢复魔力。

“小心。”摩迦不懂得照顾人,征战沙场多年,他一直是自己照顾自己,从来没有想过要去怎样关心一个人,因为跟在他身后的战士都是奔赴沙场的勇士,他们不畏惧死亡,更加不会为困难屈服。

摩迦扶着苏拉的肩膀,支撑着她站起来,然后,似乎有些尴尬,他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话。

“那个!”苏拉偷偷的看了看摩迦,露出感激的目光,“谢谢。”

他怔住,有刹那的恍惚。

“我是说你照顾了我一夜,谢谢你。”苏拉将手中的黑色外套递给了摩迦,他眉尾轻轻跳了跳,想要澄清什么,苏拉却抬起头来直视他的目光,诚恳道:“我相信你,就如相信我自己。”

摩迦觉得这像是在表白,他经历过许多少女的浓情蜜语,却都觉得那些话听在耳边像是机器的摩擦声,然而,这一次他却生生怔了。摩迦看着苏拉,她黑珍珠般的瞳孔闪烁着明亮的光芒。

他的目光忽然闪躲,觉得还是要岔开这些话题,说真的,他真的觉得自己不适合纠葛在任何感情之中,哪怕是感激。

“我正好也要休息。”很牵强的解释,连摩迦自己都觉得虚伪。

“哦。”苏拉心中还是觉得暖,她移开目光,看着一望无际的林,对摩迦道:“我们要去哪里?”

“我们?”摩迦觉得可笑,个月的漂泊已经让他适应了一个人的生活,他杵在那里,不知道该怎样将他们的关系表达清楚,他不想她对自己误会,更加不希望以后艰辛的途带着一个拖油瓶,尽管她是一个不合格的魔法师。

“等走出林再说。”摩迦望了望这片森林,应该离城市不远,如果是阿诺德的话,他一定会派出魔法师军队追捕他,所以这里一定很危险。

苏拉只是点了点头,她试着跟上摩迦的步伐,然而,在她离开身后的依附时,却整个人朝着前面栽了下去。

“啊!”

摩迦被苏拉的惨叫一惊,回过头来,苏拉瞬间栽进了他的怀中。

他用手抱着她,将她扶起来,四目相对,他看见了她苍白的容颜,“扶着我。”摩迦的声音淡淡的,苏拉试着再次自己站起来,却发现自己的双腿仍然显得有些无力。

“别浪费时间,扶着我。”他说,口吻近似命令。

苏拉不再强迫自己,而是用手紧紧抓着摩迦的胳膊,他们就这样搀扶着缓缓朝着前面移动。摩迦说得很对,阿诺德果然派了魔法师军队来这里找他,他们一上躲躲闪闪,走着走着却回到了原地。

“迦,你一个人先走。”苏拉率先挣脱开摩迦的手,她的歪歪倒倒的靠在了身后的树干上,“你有自己的事情要去完成,我不想连累你。”

摩迦用冷锐的目光看着苏拉,他忽然觉得眼前的女人很笨,甚至有些蠢,“如果你被抓了,才会成为我的拖累。”

苏拉不懂的看着摩迦。

“他们抓了你,我要去救你,那个时候可不像现在这样轻松。”摩迦露出了责备的眼神,苏拉微微惊诧,发出一声低喃:“迦你——”

“好了,我们不是同盟么?在我没有解除同盟协议之前,我们就是一条船上的人。”摩迦用手去拉苏拉。

苏拉略显茫然,“可是我以为你要我离开的时候我们的同盟……”

“嘘!”

摩迦脸色霎时一变,用手捂住了苏拉的嘴,他拉着苏拉躲在了树干之后,进入这个范围的是陌撒的警卫,他们有五个人,摩迦自觉可以撂倒他们,但这样会惊来附近的警卫,那样便会变得没完没了。

苏拉死死憋着自己的气息,生怕自己的呼吸会暴露自己的位置,她缓慢的将身体里的废气吐出来,然后再轻轻的吸一口气。

“你说,那个二皇真是传闻中的大恶不赦的人么?”其中一个略微显胖的警卫看着身旁的同伴。

“我弟弟是帝国的守卫,他常常跟我提起二皇,我觉得可能他没那么坏。”一个高挑的警卫半捂着嘴,低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恩,谁知道呢,总之皇和城主都要杀他,所以真相对我们来说并不重要。”

“哎!”一直没吭声的矮矮的警卫发出一声叹息。

树干后,苏拉偷偷的看着摩迦的脸,她看着他冷漠的脸上紧紧蹙起的眉头,他的理智一定压得他眼中的愤怒和不甘很辛苦。

“迦!”苏拉静静拉着摩迦的手,发出一声低低的呼喊。

“谁?”

闻言,摩迦立刻做好了战斗的准备,就在五个人开始在四周时,林的一边忽然想起了惊起的鸟雀声。

“那边!”

一个警卫高喊,很快,他们便相伴着离开了这片林。

“呼!”苏拉松懈般的吐了一口气,摩迦从树干后站出来,忽的脸色一变。

“唧唧!”

小黑球扇着羽翼,用前爪捧着一个长方形的盒。

“肉球!”

苏拉也跟着从树干后站出来,小黑球一看见苏拉,便铺着羽翼飞到了倚在树干的苏拉身前。

“这个盒?”苏拉惊愕的看着小黑球手中的盒,“你怎么把它拿来了?”

摩迦走了几步,用疑惑的声音问苏拉,“这个盒里有什么?”

苏拉接过盒,慢慢的打开,“什么也没有,和上次一样。”

“唧唧!”小黑球忽然飞到盒里前爪狠狠抛着盒的底部,看得摩迦和苏拉都一怔一怔的。

“让我来。”摩迦从苏拉手中拿过盒,然后轻轻扣着盒的底部,“有夹层。”掀开盒底部,夹层里一张羊皮纸静静的放在那里。

摩迦将羊皮纸小心的抠了出来,羊皮纸上画着层层山峦还有大漠,贯穿着山峦和大漠的那条粗线通往了地图的西北方,最后停在了地图的空地上。

“这是一张地图!”苏拉发出一声惊呼。

“唧唧!”小黑球显得很开心,慢慢的停在了摩迦的手上,然后用前爪指了指那条粗线消失的地方,对着苏拉就是一阵急促的叫声。

“它说什么?”摩迦问。

苏拉摇了摇头,“我听不懂。”

摩迦狐疑,“它应该就是你的魔宠,你怎么会听不懂它在说什么?”

“抱歉,我想这个肉球说的话我真的是不懂。”苏拉露出一份歉意。

摩迦挑了挑眉,“它叫肉球?”确实是很独特的名字。

“我不知道它叫什么,可是它长得很——”苏拉语塞,看着小黑球忽然挥舞着小爪朝她抗议。

摩迦发出一声苦笑,“我看你还是给它起个名字,这样方便你们交流。”

苏拉想了想,静静的说出来,“那就叫肉肉。”

小黑球歪着头想了想,又挥起了它的小爪朝着苏拉抗议。

“球球?”

“唧唧!”小黑球飞上了苏拉的头顶开始扯起她的长发。

“哇,你这个小家伙,那闹闹总行了吧?”

“唧唧!”小黑球在苏拉头顶上撒娇。

“臭臭?”

“唧唧!”

“呆呆?”

“唧唧!”

“……”

摩迦无奈的看着一人一兽的表演,为了不将离开的警卫吸引过来,他一把抓住了小黑球的身体,将它从苏拉头顶上拉下来,对着苏拉道:“我看,不如就叫它聪聪吧,这只肉球似乎看起来不简单。”

“啥?”不简单,苏拉开始要用一种异样的眼光去看自己的魔宠。

忽而,小黑球停止了挣扎,然后拍打着前爪,露出喜悦的呼喊:“唧——”

“很好!”摩迦松开了聪聪,将地图收在自己身上,然后对着苏拉道:“我们就顺着这张地图走,我很想知道它会想带你去哪里?”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