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乎都是肉的现言

季刑天看着安然旭,开口吩咐。

“小旭,把阿爸和阿妈扶过来坐下。”

安然旭点点头,依言将爸妈带到季刑天面前的沙发上坐下。

安阿妈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季刑天,擦了擦眼中的泪水。

五年前,他们被告知女儿在飞机失事中去世了,然后他们连女儿的尸体都没有见一眼,女儿就没有了。

这五年来,他们夫妻俩人一直都不敢相信,好好的女儿就这样说没就没有了。

前几天,小旭说要带他们来小然,然后就把他们夫妻两人带到了这个地方。

他们真的见到了然儿,虽然她的面相和以前的完全不一样就像是两个人,但是她还是一眼认出了那就是他们的女儿小然。

现在,她还沉浸在从女儿失而复得的喜悦中,她又要再一次失去女儿了。

“阿爸,阿妈,洋妈妈。”季刑天朝三人磕了头。“你们放心,有我陪着,然儿不会寂寞的。”

三人一震,洋菲回过神来含泪将他扶了起来。

“好孩子,然儿就交给你了。”

“季刑天,你这个混蛋,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你怎么知道小然不会在下一秒醒来。”

季刑天一震,眼中浮现一丝悲痛。

“季刑天,你――”

“东东,别说了。”洛文轩连忙叫住她。

郑东东撇了眼洛文轩,甩开他的手,跑进房间。

“东东――”

“轩。”季刑天叫住他。“让她去吧,等她出来,你们要是还有什么话要跟然儿说的,就进去吧。”

……

郑东东看着床上毫无生气的人,眼泪一涌而出。

“呜呜呜,安然然你还要睡到什么时候,我连洛文轩做的‘爆炒黄金虾’都不吃了,你还想怎么样啊?”

“呜呜呜,现在季刑天那个混蛋他不要你了,他要毒死你再找另一个漂亮的,你再不起来他就要得逞了。”

“呜呜呜,安然然你白痴,你就是大笨蛋――”

“连‘黄金爆炒虾’都不吃了,到底谁才是大笨蛋?”

肖乐然看着瞪大眼睛看着自己,等了好一会见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扬起一抹苍白的笑容,低声开口。

“东东,帮我叫季刑天他进来,好不好。”

“哦。”

郑东东走出房间,看了众人一眼,目光落到季刑天身上。

“季刑天,小然叫你进去。”

“我知道――”季刑天一震,猛的转身死死的瞪着郑东东。

“你刚刚说什么?”

众人也是一脸震惊、不可置信的看着郑东东。

看见众人都瞪着自己,郑东东不由的一阵疑惑不解。

“你们都看着我干什么?是小然让我叫季刑天进去,我才叫的啊。”

“然儿。”季刑天欣喜若狂,跑回房间。

“东东,大嫂她醒了。”

听见洛文轩的话。郑东东撇了他一眼,眼神一阵鄙夷。

“当然了,小然不醒来她怎么能让我叫季刑天进――”郑东东说着,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整个人一震,睁大眼睛瞪着洛文轩。

“洛文轩,我刚刚说什么了?”

“……”好吧,他家媳妇反应是慢点。

“小然她醒来了,那我出来干什么?”郑东东回过神来,转身跑向房间,房间的门已经被反锁了。

“季刑天,你给我开门,你――”

“媳妇。”洛文轩连忙上前,拉住自家媳妇。

“干嘛?”郑东东转身瞪了过去。

“媳妇,我们先去吃饭,吃饱了才有力气嘛。”

郑东东吞了吞口水。“我要吃‘爆炒黄金虾’。”

“好,走吧。”

……

这,

不是梦。

她真的醒了。

感谢上天,

感谢上帝,

感谢所有的神明。

把她还给了自己。

肖乐然看着站在原地死死的盯着自己的季刑天,扬起一抹苍白的笑容。

“执行长。”

“嗯?”

“等婚礼举行完后,我们去环游世界度蜜月。”

泪,涌出,滑落脸上。

“好。”季刑天上前将她拥进怀里。“我们去环游世界度蜜月。”

……

“咯吱――”

陈旧而有些破烂的门被推开,阳光随之进入了屋里。

进入屋里的阳光驱赶了房间里的昏暗,但却无法驱散空气里飘浮着的腐烂的气味。

阎王齐走进屋里,目光落到躺在木床上的齐佳佳。

一头已经稀松不已却仍旧还在脱落的长发,

一张被划的破烂的脸,

白皙的皮肤上不满了恶心的尸斑,

昔日漂亮高贵的如同公主般的齐佳佳,此时此刻变成了一个破败不堪的布娃娃。

齐佳佳睁大眼睛死死的瞪着阎王齐,眼中除了恐惧便是绝望。

当天,肖乐然被自己泼了‘雪芥水’当场病发,原本她已经趁机逃跑了出来的,没有想到会在半路上被这个人抓到。

他把自己带到这个不见天日的房子里,给她注射了药剂。

他说,

药剂的名字叫‘蚕食’,一旦注射到人的体内,就会有成千上万的‘蚕虫’在她的体内孵化,用她来做食物,从她的内脏开始,然后再是她的血,最后是她的肉,一直把她的一切蚕食殆尽。

一开始她以为他是在恐吓她,她想让她的内心恐惧。

可是,现在她已经感觉到了自己的内脏在慢慢的被蚕食,

她感觉到了自己的心已经开始腐烂,

她甚至能闻到弥漫在空气中腐败的味道。

现在,自己的内脏已经被‘蚕食’殆尽了吧?!

她本该已经死了的,但是他却用非常珍贵的药剂吊住了她的命,把她死的权力剥夺掉。

“求求你,杀了我――”

她后悔了,

她后悔没有听林源的话,在他们找到自己前自我了断。

她后悔把最后的那一颗子弹给了肖成,而不是给了自己。

她后悔自己活在了这个世界上。

阎王齐将脚下的那一桶满满的汽踢倒在地上,顿了顿,冷声开口。

“齐佳佳,你还是很幸运的,今天是她举行婚礼的日子,为了庆祝这么好的日子,我就发发慈悲吧。”

阎王齐说完,将打火机扔下,转身离开。

“呼――”一阵大火随之地上汽油的朝着木床蔓延。

终于可以解脱了吗?!

齐佳佳闭上眼睛,任由大火将自己和体内的‘蚕虫’吞噬殆尽。

……

r国*卡曼拉尼亚教堂

季刑天看着她穿着一身美丽的白色婚纱,在安阿爸的牵领下一步一步的朝着自己走来。

自己猜到没有错,

她果然是这个世界上最美丽动人的新娘。

安阿爸牵领着女儿来到季刑天的面前,将女儿的手交到他的手上。

安阿爸没有开口。

对于这个愿意放下一切荣华富贵,陪着女儿下‘地狱’男人,自己已经无需跟他要承诺了。

季刑天感激的朝安阿爸点点头,牵着肖乐然的手,在众人祝福的目光中,走向神台前。

“我季刑天愿意娶肖乐然为妻,不离不弃,生死相随。”

“我肖乐然愿意做季刑天的妻,不离不弃,至死不休。”  [ban^fusheng]. 首发

“我爱你,我最美丽的新娘。”

“我也爱你,我最帅气的新郎。”

肖乐然踮起脚尖,迎上他的吻。

阳光透过云层,洒落在两人身上。

一双爱戒在阳光的照耀,散发着闪耀的光芒。

一双人,一辈子,一双戒――

这个美丽的誓言,在今天真正得以实现了。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