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激做爰小说

随从把包袱放在地上打开,仔细看了两眼,说了声“没少。”然后把包袱扎起来拎在手上。

宁十三看了一眼白千帆,“先生,走吧。”

白千帆朝昆清珞拱了拱手,“既然东西没少,殿下,就此告辞。”

她带着宁十三往前走,听到昆清珞在后头叫她,“钱先生请留步。”

白千帆和宁十三对了个眼色,转身看昆清珞,“殿下还有什么事”

昆清珞打量着宁十三,“还未请教这位小兄弟”

宁十三冷着脸,并不搭话。

昆清珞的随从立刻喝道“放肆,这是六皇子殿下”

白千帆赶紧行礼,“原来是六皇子殿下,小人虽然来贝伦尔不久,却久闻六皇子大名,没想到今日有幸遇上。”见昆清珞仍是看着宁十三,忙说,“他叫十三。”

昆清珞扬眉,“姓什么”

“家生奴,姓钱,钱十三。”

昆清珞哦了一声,目光转回到白千帆身上,“听先生口音,不是蒙达人吧”

白千帆坦然道,“我从东越来。”

“先生来蒙达是”

“小人喜欢游历列国,见识不同的风土人情,来蒙达前,小人还去过南原。”

昆清珞眼睛一亮,“是那个神秘的国度南原”

“正是。”

昆清珞饶有兴趣的问,“可否请先生给我讲讲。”说完觉得站在大街上说话有些不妥,“我请先生喝酒如何”

白千帆还未答,宁十三抢着说,“我家先生不会饮酒。”

蒙达地处北方,气侯寒冷,男女老少皆会饮酒,听说白千帆不会饮酒,昆清珞未免有些失望,只好说,“那我请先生吃饭吧。”

白千帆有些迟疑,这时,去抓贼的两个随从回来了,昆清珞见他们两手空空,脸色微沉,“人呢没抓到”

两个随从低着头,如实答,“那贼身手不一般,让他跑了。”

昆清珞冷哼,“可真给本殿下长脸”默了一下,目光转到宁十三脸上,问道,“你与那贼人交了手,为何没抓住他”

宁十三面无表情的答,“那人身手不错,我惦记先生,不愿与他纠缠,既然拿回了东西,又何必穷追不舍”

这话倒也没毛病,昆清珞不计较了,又转回先前的话题“我请先生吃饭,若先生认我这个朋友,便不能推辞。”

他这样说,白千帆就不好推辞了,本来演的就是欲擒故纵的戏,太过了也不好,当即便抱拳,“殿下客气,小人恭敬不如从命。”

“那便走吧,”昆清珞做了个请的手势,“前面就是贝伦尔久负盛名的东来顺。我请先生吃烤全羊。”

东来顺里有昆清珞的雅间,见六皇子殿下光临,掌柜的亲自迎上来,躬着腰,堆着笑,一路把人引到雅间里。

昆清珞的雅间自然与别处不同,一色的紫檀木家俱,坐下来能闻到淡淡的紫檀木香,地板光鉴照人,桌子上一尘不染,伙计仍是扯下肩头雪白的帕子,象征性在桌子上擦了擦。

白千帆坐下来,叫宁十三,“你也坐。”

宁十三便依言坐下来,腰背挺得笔直,神情冷厉,跟木桩子似的。

蒙达等级制度森严,从来没有奴才和主子坐一桌的,昆清珞虽然心里有些不喜,但他好结交各路朋友,有时侯也不太计较这些,想来这位钱先生喜欢游历四方,必是不把这些俗套的规矩放在心上。

很快,烤全羊就送上来了,居然是只羊羔,小小的一只搁在盘子里,全身泛着油光,闭着眼睛,似乎只是睡过去了,白千帆瞧着有几分不忍。但是伙计已经毫不客气的剔起肉来,一片片小小的薄如蝉翼的烤羊肉被剔到盘子里,就跟木匠刨的木花似的,半透明,微微带卷,落在雪白的盘子里,煞是好看。

伙计手法熟练,动作麻利,一会的功夫,就剔下来几大盘烤肉,最后把拆出来的羊架骨放在篮子里拿走了。陆续又有伙计送上来一些新鲜的青菜叶,胡萝卜丝,各种酱碗,炒米,面皮,碎花生,油饼,炸果子,鲜果子,当然还少不了一大壶热气腾腾的奶茶。

白千帆来贝伦尔有几天了,还是头一次吃这么隆重的席,她见昆清珞拿起一块薄薄的面皮托在手心里,垫上青菜叶,胡萝卜丝,然后是碎花生,炒米,炸果子,酱,再搁上几片烤羊肉,两个手指一卷,把面皮像扎包袱一样往中间扣,所有的东西都被包在面皮里,形成鼓鼓囊囊一个四方盒子,然后送到嘴边大口咬起来。

白千帆在吃这件事上从来不含糊,有样学样,也拿了一块面皮往里头搁各种东西,包好咬一口,却没有想像中的好吃。

昆清珞见她微微皱眉,笑道“先生忘了加酱了。”

白千帆这才想起来,昆清珞刚才确实往面皮里加了一些黑乎乎的酱,她重新包了一个,往里头搁了多多的酱汁,再吃,鲜美无比,果然不同凡响。

宁十一临走前,还是没忍住,跑去见了月儿一面。

他在屋顶上揭瓦的时侯,月儿就发现他了,仰着头说,“有门不走,非得走上面,你是梁上君子吗”

宁十一跳下来,嘿嘿嘿的笑,“我不是怕被他们看到了”

“你以为走上面,他们就看不到你了”月儿白他一眼,扭过身子,像是不乐意见到他似的,“你怎么又来了,规矩忘记了”

宁十一满不在乎的说,“我才不管什么破规矩,我要走了,过来看看你”舔了舔发干的唇,声音低下去,“和孩子。”

月儿这才转过身子,看到他脸上的伤痕,知道他已经受过一次苦了,垂下眼帘,半响才道,“你这是何苦。”

宁十一蹲下来,握住她的手,“为了你和孩子,值了。这次我出去,一定会回来接你,你等着我。”

月儿没说话,肩膀微微抖了抖,两颗晶莹倏的坠下,落在宁十一的手上,他像被蜇了一下似的,身子一震,把月儿搂进怀里,低头埋在她脖子里,深吸一口气,哑着嗓子说,“一定要等着我。”(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