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地吃了我吧

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安静,就像黎明来临之前的黑暗一样,征兆明显。

就好比现在,整个世界都寂静得可怕,就连鸟兽都不敢发出一点点的声响。

苏凡身上灵气所凝聚的“气甲”已经褪去了,因为他已经无法全神贯注在御气上面。

他的心思,也被这诡异的宁静吸引了过去。

天空中的云朵泛着红色,如同被烈火燃烧过一样,苏凡知道,这是夕阳映衬下的红。

这种红,像鲜血。

这种红,预示着危险。

火烧云在空中飘荡着,朝着苏府的方向。

与之一同飘来的,还有三道身影。

三道鲜红的身影,火烧云的红和他们身上的衣服一比,简直就和没有颜色差不多。

他们就这样没有征兆地来了,悄无声息地进入了苏府,来到了苏凡面前。

没有人能捕捉到他们的身影,压低的帽檐遮蔽了他们的脸庞面貌,甚至身上都没有散发出任何的气息。

这是作为杀手最好的条件——藏匿自身的灵气。

若是苏凡闭着眼睛,甚至都感觉不到面前出现了三人。

他的身旁,还是像之前一般的寂静。

直到一道极为低沉沙哑难听的声音,打破了这份寂静。

“血衣门三人,你杀的?”

说话的,当然是面前这三个红衣人。

这装束,苏凡当然也见过,只是稍有不同的是,这三人的身影似乎更为鲜红一些,也不知道是他们的身份地位在血衣门中更高一些,还是火烧云映衬的缘故。

“这种问话,很愚蠢啊。”苏凡笑着。

“只是让你死得明白一些。”红衣人又道。

“很明白,血衣门的士级杀手,专杀地武师的存在。”苏凡点头,脸上竟然没有丝毫的畏惧神色。

这多少令血衣门的三人有些警觉。

三名红衣人对视一眼,中间那人转头又道:“可你却只是一名武者,本来不该我们出手。”

“是啊,所以你们还是走吧。”苏凡挥了挥手。

中间那红衣人说道:“会走的,等你死后。”

三人并不准备等了,因为他们已经确认了苏凡只有武者的实力。

一个武者,是不可能杀掉三名血衣门杀手的,哪怕那只是三名“无级”的杀手。

所以在他们看来,苏凡一定有什么诡异的手段,有什么不为人知的手段。

不能让他用出那个手段。

这是三名杀手之前对视中,从相互眼神之中看到的内容,他们已经配合得太久,彼此之间在想什么,只需要一个眼神就能知道。

对付这种手段不明的人,必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先下手为强。

于是,左手边那名红衣人动了。

他是三人中速度最快的一个,所以往往第一个出手突袭的,都是他。

比地武师更快的速度,当然是凌驾于苏凡之上的,哪怕苏凡很以速度见长,可和他们一比,还是相形见拙。

也不知道是他的速度太快超出了苏凡的反应速度,还是凌驾于地武师之上的威压令得苏凡动弹不得,当他掠到苏凡面前的时候,苏凡整个人,还微微有些愣神。

昏暗中,苏凡仿佛看到了那人的眼睛,和他嘴角挂着的笑意。

“死!”

伴随着低沉的呢喃,红衣人手刀挥出,劈向了苏凡的脖颈。

呼呼!

空气似乎炸裂了,血衣门杀手只是随手的一挥,居然令得空气产生了炸响,甚至都有火星四射。

但是他的脸色却不好看。

因为他很清楚,自己的那一击,挥空了。

那个看似呆滞的少年,居然在千钧一发之际,避过了自己的攻击?

望着面前陡然消失的残影,红衣人似乎理解了。

“怪不得能杀死三名无级的杀手,果然有些手段。”红衣人冷笑:“不过光凭这些,也没什么用。”

他似乎已经看穿了苏凡的动作,身形一闪,居然向着右边跨出了三步。

不多不少,正好三步。

而那个位置,有一道身影居然出现在了那里。

是苏凡那略显有些消瘦的身躯。

那血衣门杀手竟然判断出了苏凡出现的位置,而且他的一拳挥出,再没有给苏凡任何躲闪的机会。

那杀手的拳有提前量,他的拳头本来是向着空气挥出,此时苏凡的身影出现,那拳头就这般径直朝着苏凡的身体挥去。

再快的人也没法闪避这一拳,更何况,苏凡还是从半空之中刚刚闪躲来到这个位置,他无法在半空之中调转自己的身体。

砰!

沉闷的响声,苏凡第一次在交手中被人正面击中。

他的身体,如同短线的风筝一般,倒飞了出去,撞断了十多米远处的房屋柱子。

“噗。”

苏凡倒在了地上,大口大口地吐着鲜血,他暗暗用力,体内的灵力却陷入了滞涩,丹田处传来一股强烈的剧痛。

他受的伤很重,至少此时,已经丧失了战斗能力,不过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性命还无大碍。

苏凡皱着眉头,天武大陆第一?他似乎又迷茫了起来,一个血衣门的“士级”杀手而已,就已经能令自己毫无还手之力了,如果来一个“将级”、“天级”之类的,那不是一个眼神就能杀死自己了?

他此时浑身瘫软,就连呼吸都觉得疼痛无比,更不用提站起来了。

面前十多米远处,那红衣人站在原地,似乎还没有要过来的意思。

帽檐遮住了他的脸,同样,也遮住了他的表情,令得苏凡看不清真切。

唰唰!

两道身影出现,是血衣门的另两名杀手,见到自己的同伴忽然顿在了原地,两人不禁跑了上来,不约而同问道:“怎么了?”

“气甲术。”简简单单三个字,却令得另外两人都是一滞。

“你确定?”其中一人调整了一下呼吸,皱眉道。

“嗯。”动手那人点了点头:“否则凭他的实力,挡不住我那下。”

血衣门的“士级”杀手,眼光自然独到,见识也绝非浅薄,击中苏凡前那一瞬间出现的淡淡光晕,虽然有些微弱,但他能够肯定,这就是传说中的紫色防御类武技,“气甲术”。

若不是那一层“气甲术”的防御,恐怕苏凡已经死了。

“好险。”另外两人竟然都呼了一口气。

他们都知道“气甲术”,也清楚“气甲术”的威力,若是苏凡的境界和他们一样,那“气甲术”的反震之力,受伤的绝不是苏凡,而是他们。

“天下会‘气甲术’的人,只有一个地方。”动手的那名血衣门杀手皱眉道。

“剑宗。”另一人应道。

“气甲术”,是剑宗的独门绝学,天下皆知。

当然,他们也知道另一件天下皆知的事情。

“剑宗已经灭了。”

“可是还有一人活着。”

说到这里,三人的瞳孔居然情不自禁地一缩。

“酒剑仙?”

他们都很惊讶,因为没有人相信,那个能够和八大家争雄的人物,居然还真的活在世上。

苏凡当然不会是酒剑仙,但他们有理由相信,这少年和酒剑仙,绝对有着千丝万缕的纠葛。

“怎么办?”之前动手的那人皱眉道。

是冒着被酒剑仙报复的后果继续下手,还是另作打算?

能令血衣门杀手都踌躇的人物,天下间恐怕也只有酒剑仙和八大家了。

但苏凡并不是酒剑仙,也不是八大家,所以短时间的犹豫之后,三人很快有了决定。

杀人,灭口!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