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33日索情

深蓝战船烙印玄妙符文,如一栋海景大别墅一样强势碾压海浪,缓缓进入化蛇河,楚飞扬所在的战船才刚一驶进,留守山海域的青角牛头族族长就匆匆迎了上来,同时还带来了一个不算好的消息。

楚飞扬率军征伐化蛇族的消息,不知为何,突然就被泄露了出去,炎灵族、镰刀魔族、风翼灵族这三大异族闻讯都表示极大的愤慨,它们虽然不是人族,但唇亡齿寒这个道理它们还是懂得的,所以三族当即决定,派族中强者前来天元雄关严厉谴责楚飞扬的行为,要求他马上从化蛇河撤军,势要维护四大异族公国的利益。

山海域一共也就四个中位异族,向来都是同气连枝,共同抵御飞羽王国所带来的威胁,要是化蛇族覆灭,对另外三族绝没有好处,所以它们这次的态度也很是强硬,那就是要坚决遏制楚飞扬的野心,绝不让他收复化蛇河。

可惜它们得到消息的时间有些晚了,并不知道化蛇族已经被赶出了山海域,且楚飞扬的大军都远征到东源海域去了。

最重要的是,以楚飞扬现在的实力,完全可以横扫三大异族了,就是飞羽王国都要避让三分,可以预见的是,一旦真的开战,炎灵族它们绝对是要悲剧了。

楚飞扬看着心急如焚的青牛族长,似笑非笑的说道,“哦,还有这事,本王还没去找他们麻烦,这些家伙反倒自己送上门来了。”

“王爷,三大异族联合起来实力强大,贸然开战对我们不利呀。”青牛族长的情绪很焦躁,整个人都紧张兮兮的,尚不知道楚飞扬真正实力的他,对炎灵、风翼等三大异族还是心有恐惧的,且此次前来天元雄关的异族强者身份不简单,一个个杀气腾腾,给他带来了极大的压力。

楚飞扬却是一点也不担心,反倒是询问起了飞羽王国其他几位武侯的动态,“王国另外几位武侯呢,他们难道没有派人警告那些异族,就这么看着他们到我们天元雄关放肆?”

青牛族长摇了摇头,说道,“没有,他们都没有任何表示,而且说来也奇怪,飞羽王国的其他几位武侯和另外五位王爷,都离开了各自的封地和镇疆要塞,说是赶回京都去了。”

楚飞扬心里咯噔一下,暗暗想道,“看来是飞羽大尊快要不行了,所以才这么着急召集诸王侯回京,不行,本王也得赶快回王都一趟了,不然这心里始终有些不安。”

这时,周瑜骑着一只烈风凶鹰降落到楚飞扬身边,轻声说道,“王爷,这三大异族公国是故意挑事呢,它们的目的极有可能是想向王爷开战。”

楚飞扬收回心神,以好奇的眼光看着周瑜,“哦,怎么说?”

周瑜分析道,“飞羽王国的变化肯定让那些异族公国害怕了,所以它们迫不及待的想要寻找退路了,而我们天元雄关接邻东源海域,王爷的真正实力又不为外界所知,所以在异族眼中,无疑是最好的退路。”

“嘿,经公瑾这一分析,还真是,看来本王在那三大异族公国眼中成软柿子了。”楚飞扬不由自主的笑了,周瑜的意思他明白,说的是在炎灵、风翼等三大异族的眼里,自己镇守的天元雄关是最弱的,最容易下手,可以作为三大异族撤出山海域的退路,换句话说就是楚飞扬被小瞧了。

张飞刚刚跨入领域境,正巴不得找对手厮杀一番呢,“王爷放心,只要它们敢来,我们就杀它个片甲不留。”

周瑜微微一笑,问道,“王爷,那我们还要不要回信?”

楚飞扬将目光投向了青牛,问道,“三大异族的使者在哪?”

青牛低下了头,很惭愧的说道,“就在天元雄关,它们强行要入城,且都是由一个领域境大能带队,所以我们也拿它们没办法?”

楚飞扬脸色微微一沉,问道,“哦,三个领域境大能带队前来,它们就没有闹事?”

按照炎灵、风翼、镰刀魔这些异族嚣张跋扈的习性,一旦到了人族地界,它们肯定会借机挑事的,更何况它们这一次本身就是来找事的,就更应该在天元雄关有所作为了。

青牛很解气的说道,“有,刚来的时候,它们绝对是嚣张跋扈到极点,到处惹事,打伤了不少百姓,闹得是人心惶惶,幸好有云霞剑主出手,狠狠教训了它们一顿,这才全都老实了。”

楚飞扬颇为意外,“云清幽将军的母亲,云霞剑主到了?”

因为远征东源海域危险颇大,所以楚飞扬并没有带上云清幽,而是让她坐镇天元雄关。

青牛点着头说道,“是的,得知炎灵、镰刀魔、风翼三大异族派出了使者,清幽将军也连忙给她母亲云霞剑主发去了求援信,第二天,云霞剑主就赶来了。”

楚飞扬接着又问道,“她,现在在何处?”

青牛连忙回答,“也在天元雄关,负责震慑那三个异族大能。”

“走,随本王去会会那三个异族大能,看是谁给它们的胆子,敢来我天元雄关闹事。”楚飞扬当即腾空而起,化身一道紫色灵光,洞穿虚空,向着远方的天元雄关而去。

…………

………

大地之上,刻着天元二字的古老城池就如同一尊远古凶兽一般横亘其中,城墙上布满剑痕、刀口、枪痕等各种各样惨烈战争所留下的痕迹,专属于飞羽武王的紫色真龙战旗在迎风飘扬,一个个精锐战士守护着每一段城墙。

古城之内,中央武王府内,议事大厅,数道身影分左右而坐,代表主人一方的是两个女子,端坐在左边座椅上,一个是年轻貌美的白裙少女,一个是风韵犹存的少妇。

右边的是三个异族大能,一个浑身萦绕火焰,一个笼罩下黑色雾气之中,最后一个背上有双翼,身边环绕着一道道如刀刃一般的青色风刃。

炎灵公国的大将军炎山豪首先发难,一拍身下座椅扶手,身上火焰升腾,很不耐烦的大声质问道,“云霞剑主,楚飞扬那厮怎么还不来,他到底有没有从化蛇河撤兵?”

“这你得去问他,本座无权过问。”云霞剑主瞥了他一眼,冷冷说道,她是一个极其美丽的女人,肌肤胜雪,双目犹似一泓清水,顾盼之际,自有一番清雅高华的气质。

她就这么端坐在那里,让人为之所摄、自惭形秽、不敢亵渎,但那冷傲灵动中又颇有一丝勾魂摄魄之态,让人不能不魂牵梦绕。

双眸深处有凌厉剑气纵横,直视炎山豪,寒声说道,“还有,这是你拍坏的第三张座椅,走之前记得留下三枚上品灵石作为赔偿,否则后果自负。”

炎山豪脸上挂不住了,蹭的一下站了起来,厉声喝道,“你吓唬谁呢?”

云霞剑主也不动怒,只是淡淡说了一句,“你敢不赔,就休怪本座剑下无情!”

炎山豪下意识的捂住胸口,那被云霞剑主斩伤的伤口又开始隐隐作痛了,他一咬牙,坐回了原位,主动服软了,“你…不就三枚上品灵石嘛,本大将军还是给得起的。”

之前他跟风翼公国的大将军风青海,镰刀魔国的刀无情三尊大能联手,主动挑衅云霞剑主,结果以三大能惨败收场,云霞剑主只出了一剑,在迷人的万道霞光之中,炎山豪它们就全都受伤了。

也正是因为云霞剑主的威慑,它们才会如此规矩的坐在这里,等待楚飞扬的接见,可是一天又一天过去了,就是不见正主现身,云霞剑主又不愿透露任何消息,这让炎山豪它们按耐不住了,于是就有了眼前的一幕。

风清海背上双翼轻轻震动,一道道青色刀刃切割空气,冷冷说道,“别扯开话题,也不要再继续拖延时间了,云霞剑主你既然无权做主,那你倒是将楚飞扬找来,我们自会亲自质问他。”

云霞剑主不屑一顾的说道,“笑话,你有何资格命令本座?”

风清海气急败坏的站了起来,厉声威胁道,“你…你就当真不怕我三族联手,发兵攻打这天元雄关?”

云霞剑主毫不在意的说道,“你们要是敢,也就不会乖乖坐在本座面前了。”

这话倒是大实话,山海域有飞羽大尊坐镇,可震慑一切宵小之辈,炎灵、风翼、镰刀三大公国还真不敢冒头,生怕惹来祸端,被飞羽王国直接灭族。

“你…我…”虽然话是这么说没错,但很明显风清海它们听不了这样的大实话,于是就看到三个异族大能都被气得够呛,坐在那里大喘气。

镰刀魔国的大将军冷哼一声,身上黑色魔雾翻滚,冷冷说道,“哼,他楚飞扬要是再不来,就休怪我们大闹天元雄关了。”

“你敢!”云霞剑主双眸迸发寒光,腰间战剑鸣动,杀气腾腾的看着镰刀魔国大将军,沉声喝道,“你敢在这闹事,本座就一剑斩了你。”

“云霞老娘们,你别以为我们怕你,要真打起来,损失的可不是我们。”炎山豪再也忍不住了,身上炽热火焰迸发,将身边桌椅尽数焚灭,有一股狂暴的力量凝而不发。

“三位稍安勿躁,相信武王大人他很快就回来了,还请三位再多等候几天。”领域境大能的战斗一旦爆发,天元雄关肯定会受到严重破坏,甚至可能会危及无数百姓的生命财产安全,这不是云清幽想要看到的,楚飞扬可是让她好好看家的,可不能因为这三个异族大能,而毁了这座古城。

炎山豪怒气冲冲的喝道,“少废话,他楚飞扬要再不来,我们就掀翻这天元雄关。”

云清幽也不是好惹的,脸色一沉,说道,“本将军需要提醒三位的是,天元雄关不仅仅是武王的封地,它也在飞羽王国的疆域之内,三位恐怕还得罪不起飞羽王国吧?”

炎山豪已经被怒火冲昏了头脑,再也不去顾忌什么,双眸燃烧火焰,厉声喝道,“你这娘们少拿飞羽王国来吓唬我,惹毛了我,先杀你泄愤。”

云霞剑主怒了,豁然起身,身上有凌厉剑光一闪,就要出手镇压炎山豪,“言语粗俗不堪,掌嘴!”

也就在这时,一道充满杀意的声音从议事大厅之外传来,接着,就看到一道紫色灵光刺破虚空,瞬间来到炎山豪面前,喝道,“确实应该掌嘴!”

“啪啪啪…”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