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息关系全文阅读

第八十一章

书御君即将回朝,且封锁了边关一切消息,连带着二皇子书临君安插过去的奸细也一个一个处理了干干净净收起手中密函,书涵君总算松了口气想来上一世的惨剧这一次再也不会重演。

局势已定只剩下这宫中“琐事”就让自己替九哥处理了罢。

下毒一事结果已经出来,矛头直指宗亲王书涵君倒不惊讶,这事儿本就是某些人有意栽赃陷害只是苦了宗亲王六十岁高龄挨上这牢狱之苦,几人事先通了气儿,老亲王对这事知根知底,被抓走时也不反抗,只等着书御君回来。

这边还待在二皇子府邸的陆寻也传来了一个消息说书临君和丞相不知为何吵了起来,差点大打出手气的丞相把女儿都带了回去府上闹得那叫一个鸡犬不宁,书涵君了然,心中不禁冷笑,到了此时这两人竟来了个窝里反,视线落到信纸最后一行,唯有“章嫣”两个娟秀的小字。

这是要自己从丞相女儿这里下手?书涵君唇角微勾,暗道陆寻果然聪明,转头瞧见方竹清满脸焦灼候在身旁,伸手便将人圈进了怀里,

“想陆姑娘了?”

“我、我担心阿寻”

方竹清并不反驳,听得书涵君颇有些吃味,眼神还带了些委屈,耐不住便在她雪白的脖颈上咬了一口,方竹清吃痛,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暗道君姐姐怎的越来越爱吃醋了。

“你今日还说想认识那羌族的公主。”书涵君似乎知道她在想什么,大大方方承认自己就是吃醋了,话里话外就等着这人来哄自己。

“我”方竹清语塞,眼珠一转,居然没有解释。

“竹清,你怎的不解释?”某人愠怒。

“听闻羌族公主容貌艳丽绝色,计谋才华、心胸眼界皆非常人可比,这样的奇女子,君姐姐难道不好奇么?”方竹清眨眨大眼睛,语气理所当然。

书涵君脸色越来越黑,一只手不知何时捏上了方竹清下巴,凑过去轻喃,

“竹清,你我可是有婚契的!”

方竹清并不说话,翻身一转反而将书涵君压到身下,轻笑着在她耳边吹了口气,语气颇有些委屈,

“夫君怎的如此不相信竹清?”

书涵君大窘,方竹清一句“夫君”酥到了骨子里,叫她什么话都说不出来,直到某人的手都探进了衣服里才反应过来自己被调戏了。

“这招、又是晏容教的么?!”书涵君别过头,任由方竹清在自己身上轻抚,面色酡红,呼吸喘喘,连话都说的断断续续。

“非也非也,这招可是竹清跟君姐姐学的”方竹清调皮轻笑,眸中微光流动,撑着双手俯视身下情动的某人,扯下了床上的帘子。

“白日宣淫、成、成何体统”彼时对床事全然不懂的小姑娘,不知怎的变成了如今这般活像只猎食的狐狸精,书涵君心中忿忿不平,就不该把人交给晏容!

方竹清自从上次做了主动的一方,可算是食髓知味,难得今日碰上这好机会,自然不会错过,听到书涵君说什么体统,更是直接出口反驳,

“体统是个什么东西?不要也罢!”

转眼之间,回宫已是一月有余,距离自己重生也已经过去了半年,虽说这些日子有方竹清陪在身边,但是偶而想起上一世惨状,书涵君依旧会被惊出一身冷汗,思绪转而飘向远方,嘴中喃喃自语,

“不知九哥如今在哪”

方竹清将书涵君脸上的恍惚看的清清楚楚,心中替她难受,一时之间又不知该如何开解,想来想去就只能偷偷去找晏容,期盼她能知道些边关的消息。

“我当是什么事儿,放心吧,哥哥昨日来了信,说”晏容说着突然没了声,比着口型对着方竹清说出四个字,

“不日归朝。”

“让公主放心吧。”晏容自信笑笑,想到兄长就要回来,心情也跟着好了几分,“罢了,我随你一起回去,也看看涵君。”

“那便多谢君姐姐。”方竹清感激笑笑。

书涵君这会得了晏容消息,躁动的心总算平静了下来,她这番惊魂不定倒是让晏容也有些担心,要说书涵君和九皇子关系亲厚她也知道,但也不至于担心到了这地步担心到似乎是在害怕什么。

“涵君怎的如此担心?”晏容侧头看看方竹清,发现她也满目不解。

“不过是害怕重蹈覆辙罢了。”书涵君叹口气,眼睛盯着手里的茶杯,心中感受自是无人能懂,她只是害怕,九哥一旦出事,后果实在不可设想。

想来除非九哥登上帝位,这上一世的梦魇才能掩去。

“重蹈覆辙?”晏容和方竹清同时出声,并未听懂书涵君的话。

“无事,”书涵君摆首,忽然想起什么事,转而对着晏容叮嘱,“苏小姐在容姐姐那可还好?”

“心上人不在,如何能好?”晏容轻笑,语气里颇有些责怪书涵君当初将陆寻送走一事。

“咳咳,你告诉她,过几日我便会将陆姑娘接回来与她团聚。”既然九哥和晏将军即将归朝,那也该将陆寻回来了,等再晚些只怕会让书临君把人扣住,只是如何光明正大将人接回来,还得想个法子。

“婠婠知道这消息一定高兴。”方竹清雀跃出声,脸上兴奋的紧。

“嗯,这是那时答应陆姑娘的。”书涵君捏捏方竹清手心,脸上挂着温柔的笑意,日后,她必定会护着苏陆二人好好在一起。

“你们一个个成双成对,就我一个孤家寡人,我怎么这么可怜”晏容撇撇嘴,语气愤愤。

“容姐姐莫急,姻缘总会来的。”方竹清出声安慰。

“我可不急”晏容摆摆手,转身离去。

丞相府,几个奴婢正跪在地上瑟瑟发抖,主位上的杯子一个接一个往地上砸。

“一群废物,废物!”

“没用的东西!”

主位上的女子年纪不大,不过十八岁左右,却是满脸怒气,原本姣好的面容也扭曲的看不清表情,这人正是丞相之女章嫣了。

那日被二皇子书临君选中是她意料之中,爹爹早就与她交代过,待二皇子继位,她就是未来的皇后,可那日二皇子不知怎么的,居然还要了一个人陆寻!

这人着实不简单!章嫣想起陆寻那张清冷的秀脸,便恨的直咬牙,恨不得马上让她消失在这世上,不管自己使出什么手段,都被她一一化解,还让书临君越来越厌恶自己,当真是厉害!

原以为搬出爹爹能压压这陆寻的气焰,谁知道书临君居然护她至此,为了她与爹爹吵起来,不行,绝不能再让她待在二皇子身边!章嫣越想越觉得害怕,有这陆寻一日,未来皇后的位置,哪里还有自己的份!

这一次,势必要把陆寻赶出二皇子府邸!

“来人,随本小姐进宫!”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