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前面动插图前入

我喜欢你就够了……她记得这句话,这就是她那时候为什么毫不犹豫地说出这句话的原因,这句话她印象很深刻,所以一直记得,却忘了这句话的来源。 ueen想起来了,什么都想起来了,富贵与权力使她迷失了自我,使她忘了曾经活泼可爱的她。而真正是王的king竟一直包容她。

ueen哭了,跳下屋顶,咧咧切切地奔向king,抬头,看见雨湄湄泪流满面。她曾经说过,想看看这个永远没有表情的人哭起来是什么样子,现在她看到了,而自己却才是那个最可怜的人。

king的呼吸变得很急促,他用极其微弱的声音道:“ueen,快逃,来不及了……”

“不……”ueen想对king说什么,回头却发现king已闭上眼睛,怎么摇也摇不醒了。“不……我还有话没有说,我还有好多好多的话要对你说……”

ueen紧紧地抱着king,抱了很久很久,才放下,捡起他的短刀,对着雨湄湄:“雨女!我ueen,没有输给你!也不会输给你!你这辈子都别想享受战胜我的喜悦!”说完把短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看了king一眼,闭上眼睛,咬着牙,用力地割了下去。

血,染红了她的公主服,她倒下了,刚好倒在king的怀中。

割喉,这是king教她的。以前总见king杀人的时候专挑人喉咙割,ueen以为这是高手才能做到的,于是就学着做。后来忍不住问king,问他为什么总挑喉咙割,king告诉她,因为那里一割就会断气,人们不会感到痛。从此ueen就再也没割过人喉咙了,选择别的杀人方式,越残忍她越喜欢,后来还发展到不让king割人喉咙,让他和自己一样……

而现在,她要把这种方式用在自己身上了,因为她怕痛,非常怕,king总是很爱护她,从没让她受过伤。看,king,你又帮了我一个大忙了,真的一点都不痛。

雨湄湄还说,是king救了骑士,听了他的故事,在骑士的百般请求下,答应了帮他,当初king告诉过他,这个忍术会吞噬身体,是骑士执意要学。然后king封他为骑士,跟随在他与ueen身边,答应为他寻找妹妹。在找到她的妹妹后,ueen意外见到雨湄湄,见到蓝瞳,喜欢上那美丽清澈的蓝色,于是才衍生出后来的那么多事端。

雨湄湄的那场雨足足下了三天三夜,布满整个水之国。

没想到如此残忍的王国背后,隐藏了如此感人的故事,一个一个,都是这么感人,似乎因为这样,大家都原谅了他们,把他们葬在了水忍村的英雄墓里。

黄魂没有人们想象的那样再次消沉,倒挺多笑容,她说,这是哥哥希望的样子,为了哥哥,她什么都愿意做。

雨湄湄因为王国的事,扑到子戮怀里哭了个死去活来,哭了个天花乱坠,把他的衣服都哭湿了。

以后就没再见到雨湄湄,子戮很担心,四处找他,可他没有蓝瞳,只有死神,杀人容易找人难。几天后,雨湄湄意外出现在他面前。

“去哪了,我很担……”

“我来接受惩罚的。”雨湄湄打断了子戮,但不知为何样子显得有点紧张,始终低着头。

“恩,来吧。”子戮说。之前说过的,惩罚内容由雨湄湄自己来定,雨湄湄说等王国的事结束之后,原来她还记得。其实他哪是想要惩罚她,纯属找话聊而已。

“低一点。”雨湄湄吩咐道,声音竟有点颤抖。

子戮不解,却也照做,把身子蹲下一点。

雨湄湄走过去,在他的唇上轻轻咄了一下,然后迅速转过头,脸红红的。

子戮吓得一愣,愣了好一会儿。

“呐,子戮,我喜欢你。”

“那我们在一起吧。”

“恩。”

两人都没有再说话,但心里都开满了花。

“不是说害怕吗。”子戮突然冒出一句。

“恩,但是我自己主动就不会。”

“意思是以后我不可以主动,你来主动吗。”

“对。”雨湄湄强忍心中的笑意。

子戮的心里即是兴奋又是沮丧。

“说真的,真想和你打一场。”子戮说。强者总是想和强者战斗。

“我也是。”雨湄湄说:“有机会一定要好好打一场。”

“恩。”

这天晚上,水忍村开了个秘密会议,人数不多,但参加的都是村里的重要人物,有水影,鬼泣,硫,天诛道,黄魂,子戮,伯鲁也在,但没有雨湄湄。期间伯鲁对着黄魂说了一些话,黄魂点点头。讨论中期非常激烈,后期一片寂静,大家脸色沉重。然后在子戮的一个点头之后,会议结束。

第二天晚上,雨湄湄在森林里看天空,突然来了一群人。这个地方很隐秘,除了她只有子戮知道,想必这些人就是子戮带来的。随便瞄一眼,都是认识的,这么齐人,出大事了?

“雨女,受死吧。”鬼泣率先开口。

“什么。”

“就因为你,害水忍村变成了这样,害水忍村经受了这么多劫难,你没资格活着。”伯鲁说。

“伯鲁。不是你让我来的吗。”

“这是我今生犯的唯一一个错。”伯鲁闭上眼。

雨湄湄沉默了一会:“好,明天我就与魂儿和子戮离开。”

“离开的只有你,雨女。”黄魂说。

雨湄湄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怎么了,大家突然地都是怎么了。雨湄湄看向子戮 ,期待会有不同的答案。

“对。”子戮说。

一个字,简单,明了。

雨湄湄的眼睛开始变蓝,可是没有下雨:“你不是说喜欢我吗。”雨湄湄问。

“骗你的。”一句话,果断,毫不犹豫。

雨湄湄的眼睛变得更蓝,身体开始颤抖。

“去死吧。”不知谁加了句。

“啊!!!!”雨湄湄突然抱头大喊,一束束蓝光从她的身体里迸发出来,最终将她整个包住,刺眼的蓝光照亮了天空,大家都情不自禁地捂住眼睛。待蓝光褪去,大家睁开眼睛,地上只留一具仍带体温的尸体。

经确认,是雨湄湄的尸体。受到极大的精神创伤,蓝瞳力量的集中爆发使她的身体受不了而死亡。

那群人互相看看,表情都不敢置信。

“怎么回事?”不知谁说了句。

“啊!!!!”又是一声喊叫,这次却是来自地狱的,死神的怒吼,空气中一下子弥漫了浓重的杀气与血腥味……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