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媚沉H

林遥走的太匆忙了,根本没有注意到就在她离开小湖进入树林的那一刻,从湖底冒出了一串串的气泡,哗一声水声之后,又有两个人影从水里浮了上来。

我大口的喘了一口粗气,拉着方蕾的手拼尽最后一点气力把她拖上了岸,她的脸色已经变成了青灰色,四肢冰凉,下身的鲜血已经被湖水冲尽却仍然留下了让人揪心的粉红。

“方蕾!方蕾!”我拍打着她的脸颊,她的双眼紧闭,嘴唇发紫,没有呼吸,没有心跳,“不!不要!不要扔下我!你们不能扔下我一个人!”

双手压在方蕾的胸口一下一下着往下压,我不知道这心脏压迫的方法是否管用,只是不停的压着她的胸口,对她进行人工呼吸。她的唇冰冷的如同冬日里最寒冷的冰,也比不上我此时的心寒。她的肚子刚才在水里似乎还有起伏,现在已经一动不动!孩子,连你都如此狠心弃我而去吗?还是说你也担心你妈妈一个人离去会太孤单所以选择了陪着她一起?可是你们有伴儿了,都走了,独留下我一人?

已经不知道做了多久的心肺复苏和人工呼吸,我只觉得周围的空气都凝固了,只有天上落下的毛毛细雨抚在我的脸上,无力的瘫坐在方蕾的身边,身为法医的我其实早就意识到了眼前的人儿已经死了,没有心跳,没有呼吸,甚至连体温都已经没有了。可是为什么?我总觉得一切都是虚幻的,不真实的,方蕾只是睡着了,睡一觉就会醒了。

雨越下越大,感觉已经麻木了,我只是呆呆的坐在湖边,雨水洗去了她身上最后一点血迹,没有一丝残留,悄无声息的,一双女人踩着黑色高跟鞋的脚出现在我的视线里。我却连抬头看她是谁的意愿都没有,懒懒的瘫坐在那里,握着方蕾的手。只等她睡醒。

女人的叹息如秋天的落叶般萧瑟,良久,才道:“我来晚了。”她蹲下了身体,我看到了她的脸。居然是。。。田娘!我们世界的田娘!

感觉到我的心突然剧烈跳动了一下,就像是找到了救命稻草最后的希望!我一把抓住了田娘的双肩,使劲地抓着,用我毕生的气力,哽咽着命令她:“救她!快救她!”

田娘却摇了摇头。道:“我没有办法救她!”

“不!你有办法的!”我冲着她大吼,双手的指甲几乎都要掐入她的肉里了。

“我不是神仙,救不活一个已经死掉的人!”田娘的回答让我如从天堂又一下子坠入了地狱,她都没有办法,她都没有办法!

“我有一半巫族的血液,把这些血给她,她可以活!”巫族的传承让我获得了一些隐秘,虽然传承里巫族的血液有起死回生的效果。但是从来没有人实验过。

“拿走了这一半血你就没得活了!况且行不行谁都不知道!”田娘还是摇头拒绝。

“不做怎么知道不行?我死可以换回她我愿意!”我摇晃着田娘的身体。她是我现在唯一可以得到帮助的人了。

田娘盯着我的眼睛,一字一句的问:“你,确定?我不能保证成功!说不定你们都会死!”

“确定!独活,不如共死!”我放开了她,抱起了方蕾。

田娘轻叹一声,然后轻声道:“跟我来!”

抱起方蕾。我默默地跟在田娘身后如同行尸走肉一半行走着,她带着我居然又回到了印家村。只不过村里居然一个人都没有。

“我们需要一个安静的地方,就用你家的宅子吧。趁着村里人都不在的时候。”田娘道。

“他们去哪里了?”我问。

“被我的手下带走了。呵呵!”田娘笑得很古怪,她居然有手下?印象中她一直独来独往。

跟着田娘进入了宅子,我带着她和方蕾又回到了林家祠堂,田娘却不着急帮我和方蕾而是用一种留恋的眼神看着那些排位,良久,才悠悠的道:“你一定很奇怪我为什么会突然有了手下?那些人确切一点来说,不是我的,是另外一个田娘的!我想,你也应该见过她了吧!”

“你。。。知道漏斗世界?”我问。

“当然!历代死灵的另外一个职责就是守护漏斗世界两边的平衡,可是,穿梭于两个世界的行为对于死灵来说伤害实在太大,每次的穿梭都会造成灵魂上的损害,那种痛苦根本无法忍受!所以,上一代的死灵,也是我们的师父,为了让自己的继任者不再受苦又能完成职责,他想出了个奇妙的法子!他借用漏斗世界通道里的力量把刚出生的一个婴孩化成了两个,也就是后天制造了一对双胞胎。然后,分别放在两个世界里养大成人,然后,就成了我和另外一个田娘的存在!两个人,又实际上是一个人同时存在两个世界,这样就不必两个世界来回穿梭饱受灵魂折磨之苦。师父他的本意是好的,在他卸任之后我们也如他所想那样相安守己的各自在一个世界里,只是师父他没有想到的是漏斗世界的其中一个会开始崩溃,会开始渐渐消亡。而那个世界的田娘比我更早认识到了这一点,她想要回来,可是我们同是一体,却硬生生被分成了两个个体的身体根本无法挺过两个世界之间的穿梭,唯一一条安全的路就只有找到传说中的往来桥,打开大门过来!她一定找了很久,甚至用投影的方式来到了我们的世界。”

“你是说,另外一个田娘来过这里?但却只是一个投影?”

“不错!她身体无法穿越过来,思维却可以投影到我的身上,借用我的身体来行动!”

“借用你的身体?你没有发觉吗?”

“一开始没有,她总在我睡着的时候借用,然后白天又还给我身体的主控权。所以我曾经有段时间一直迷惑为什么晚上睡去之前明明是在床上,可第二天却在别的地方!我甚至怀疑我是不是有梦游症?可是死灵的身体不会有人类的毛病。于是我忍住七天七夜没有再睡觉,终于让我感觉到了体内的另一个自己!”

“可你没有阻止她,是吗?”

“是的,这也许是我唯一做错的地方,她其实就是我自己!她想要做什么我根本没有办法拒绝,也控制不了。她好像有什么方法比我还能掌控这具身体,所以,有时候我倒更像是这身体的附加品。她才是主导。”

“于是,她用了你的身体收下了林之安为徒?教会了他不死人的方法?”

“是的,她还用我的身体组织了一个团体,帮她做事。”

“什么团体?就是带走印家村村人的那些人吗?”

“具体的我也不清楚。只知道他们有个共同的名字,叫做往来者!”

“你为什么告诉我这些?”

“因为死灵再长命也是会有死的一天的,更何况我和另外一个田娘本就是一个人,她现在死了,我也活不久的!我来这里。就是想给死灵找下一个继任者的。”

“下一个死灵?我做不来的!”我摇了摇头,我只想救活方蕾。

“我要找的继任者,不是你!”田娘也摇了摇头,然后道:“我们开始吧!”

我本想再追问一下田娘,她找的继任者会是谁,不过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现在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救活方蕾。

田娘从兜里掏出一把匕首。先是在方蕾的手腕割开了个口子。再在我的手腕上也割开了个口子,只不过方蕾没有流出血液,我的手腕上立刻流下了鲜红色的带着点点金色颗粒的血。我的血没有滴落在地上,而是在田娘的指引下如同一条在空中游走的小蛇钻入了方蕾手腕上的伤口里。

渐渐的,也许是失血过多的缘故,我开始感觉到了身体的温度正在慢慢冷却。一种深深的睡意袭来,强自撑着眼皮。不知道是否是我的幻觉,我觉得田娘的脸上露出了一种无比内疚的表情。更让我感到奇怪的是。我的血已经大半进入方蕾的身体,可是她的脸还是灰白一片根本没有复苏的迹象,可她的肚子却开始慢慢动了起来,就像是胎动一般。

难道说。。。。我惊讶的看着方蕾的肚子,难道她能救活的,并不是方蕾?而是。。。。方蕾肚子里的孩子?

“对不起!”田娘跪倒在我和方蕾身边,一刹那,愤怒和绝望充斥着我的身体,让我呼的一下从地上站了起来,可就转眼间,我又坐回了地面,闭上了眼睛。

“你不恨我了?”田娘奇怪的看着我。

“不管怎么样,至少能救回孩子!这也是方蕾的意愿吧!”我轻声回答,无悲无喜,只是慢慢的体会着生命从自己的身体渐渐流失的奇妙感觉,先是四肢完全脱离了自己的控制,再是身体,直到最后即使是闭着眼睛,视野仍然能清晰地看见自己的身体和周围的事物。

方蕾的肚子在剧烈的起伏翻滚,田娘已经开始准备接生孩子了,至少能让我看着孩子出生也是一种幸运。

巫族之血的力量果然强大,只几个呼吸的时间孩子居然已经生了下来,响亮的婴儿啼哭声让我原先对田娘还残留的一丝怨念都消散了,孩子活过来了!他没有死!那是生命的宣告,生老病死本就是最大的一个循环,任何人都不能阻挡!如果上天注定了方蕾的死,那也必定注定了她生命会得以延续。

田娘脱下外套把孩子裹了起来,看着我,道:“你不用再换血了,快收回去!”

我没有理睬她,任凭鲜血从我体内流出,田娘的面容越来越模糊,方蕾的脸却越来越清晰,我甚至看到了方蕾的脸似乎又鲜活了起来,脸上绽放出了比春花还灿然的笑容,她的双眼如同星星般璀璨,好像茫茫宇宙般星星点点,如梦如幻。。。。我只想就这样坠入她的双眸里,耳边没有了孩子的啼哭和田娘的呼唤,只有方蕾如夏日微风里的风铃般清脆悦耳的笑声。。。。。。)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