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干到疼得下不了床

“莲香,你过来。”

“是,夫人。”

“当初,大小姐一眼就挑中了你,对你也不薄,算是有知遇之恩,你可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莲香听了,一下子跪了下来,说道“夫人,莲香的命是大小姐给的,大小姐的恩情,莲香,当牛做马都还不清的。”

夫人点点头,说道“你也不要怕,我也不用你当牛做马,我要你你发誓,这辈子永远不背叛大小姐。”

莲香听了,没有犹豫,直接发了毒誓。

夫人这才满意了,点点头,说“莲香,以后你就和绿芜一样,在大小姐身边伺候吧。”

莲香有些没有反应过来,李妈妈在一旁提醒道“愣住干嘛,还不赶快谢谢夫人。”

莲香听了,赶紧谢恩。

忙活到了半夜,夫人这才一脸疲倦地回去了。

第二天下午,傅诺才醒来,一醒,就喊着饿。

李妈妈早就给她准备好了菜粥,便喂着她吃。

吃了几口,傅诺便觉得饱了,便摆摆手,不再多吃了,又沉沉地睡去。

莲香从傅诺的屋里里面出来,转身准备回自己的屋子,在外面干活的冬雪见此,放下手里的活,快步走到她面前。

“莲香,你成了一等丫鬟了,恭喜你呀。”

莲香看了看屋里面,对着她做了一个手势,让她小声一点。

冬雪点点头,拉着莲香走到了僻静的地方,羡慕地说“莲香,你可是飞黄腾达了,可别忘了我呀。”

莲香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都是伺候大小姐的,对大小姐忠心,好好伺候大小姐,大小姐一向宽容,对咱们谁都差不了。”

冬雪听了,赶紧点头,莲香有事要忙,便离开了。

她一走,冬雪上扬的嘴角立刻就撇了下来“切,神气什么。”

她看了看水塘里面自己的倒影,她摸摸自己的脸,觉得真的是美极了,不比傅诺差到哪里去,只怪自己命不好。

外院有丫鬟过来通报,说是大少爷过来了。

冬雪一听,眼睛就亮了,她顾不得自己手里的活,在裤子上擦擦手,整理一下自己的头发,便起身跑了出去。

“奴婢见过大少爷。”冬雪走到傅颂跟前,乖巧地行礼。

“嗯。”傅颂看了看她,点点头,继续往里面走去。

傅颂在前面走,冬雪就在后面乖乖地跟着,快走到房门口时,绿芜走了出来,赶紧行礼“见过大少爷。”

“嗯,我来看看妹妹,诺儿她可醒了?”

“大少爷,来得不凑巧,大小姐她刚刚睡下。”

傅颂听了,点点头,又挂念着傅诺,说道“那我去别处等着妹妹吧,免得打扰她。”

绿芜笑着点点头,说“大少年,那你就在厢房稍等一会吧。大小姐醒了,我立马知会您。”

“绿芜姑娘带路吧,诺儿她好点了吗?”

绿芜说道“好多了,太医开了药,说是感染了风寒,出了不少汗,大少爷,这边请。”

傅颂到了西厢房,坐在软塌上,随便翻出一本书来看。

绿芜悄悄地退了出来,又看到跟着傅颂后面的冬雪,嘱咐道“好好伺候大少爷,听到了吗?”

冬雪大喜过望,赶紧点头,给傅颂准备茶水,绿芜还有别的事情要忙,便离开了。

冬雪走进屋里,替傅颂添了茶,娇滴滴地说“大少爷,请用茶。”

傅颂朝着她笑了一下,说道“放下吧。”

傅颂这一笑,让冬雪的心跳都漏了半拍,她的脸立刻就红了,呆在哪里,盯着低着头看书的傅颂。

这世上竟然有如此好看的男子,冬雪没有读过什么书,只知道傅颂真的是好看极了,怎么个好看法,却说不上来。

“你出去吧,不用在这伺候。”傅颂看着冬雪还在这里,便吩咐道。

“大少爷,你这看得什么书?”冬雪小心翼翼地问。

傅颂抬起头,看了看冬雪,又看了看自己的书,问道“你不认字?”

“回大少爷的话,奴婢不曾读过什么书。”

“你叫什么名字?”

“冬雪”

“你坐下,我来教你。”

冬雪听了激动不已,颤抖遮声音说“多谢大少爷恩典。”便坐了下来,托住脸,听着傅颂教她认字。

到了傍晚时分,傅诺才醒了,她靠在床边,慢悠悠地喝着粥。

绿芜掀开帘子,走了进来,说道“大小姐,大少爷来看你了。”

“哦?什么时候过来的?”

“等了俩个时辰了,怕吵到你,在厢房等着呢。”

“好,快让大哥进来。”傅诺只觉得一阵暖心。

绿芜转身走了出去,到了厢房,敲了敲门,说道“大少爷,大小姐醒了。”

傅颂打开门,指了指里面的冬雪,说道“小点声,她睡着了。快带我去见诺儿。”

绿芜点点头,看了一眼,趴着桌子上睡得正香甜的冬雪,她身上盖着傅颂的披风。

傅颂一边走,一边笑着说“冬雪这丫头,不是个读书的料,教了她一会字,竟然睡着了。哈哈哈”

进了傅诺的屋里,傅颂看着傅诺瘦弱的小脸,关切地问“诺儿,可是好些了?”

傅诺笑了笑,说“快给大哥备座,大哥,不必着急,我已经好多了。”

傅颂做了下来,点点头,说“那就好,近来天气转凉,你要多注意身体才是。”

傅诺点了点头,笑着说“大哥,你也要多注意身体。”然后又看了看周围的丫鬟,说“你们都下去吧。”

看着屋里就剩下自己和傅颂,傅诺皱了皱眉头,她见到红菱,就说明,前世的事情很可能会重蹈覆辙。

“妹妹,是不是有话对我说?尽管说便是了。”

“大哥,你怎么看二皇子和三皇子?”

“二殿下他雄韬武略,有治国之才,至于三殿下,不好说,妹妹,你怎么问这个事。”

傅诺看着傅颂,心想着傅家男儿看人为何没有一个准的,她转过头,问“大哥,依你看,我们傅家就应该依附二殿下了,对吗?”

“诺儿,这些不是你应该操心的,你就好好养病吧。”

“依大哥看,什么才是我应该关心的?做女红,读女戒?诸事不过问吗?”傅诺反问道。(www.77DuS.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