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诚勿扰李璐微博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灯光明灭,杯酬交错,一大帮人,有的喝酒有的打牌有的猜拳有的吃零食有的谈笑,还有的人,借着灯光的掩护,躲在角落里亲昵接吻,场面,纷乱不堪。</p>

这一大帮人,都是一群x二代,平日都是这个城市最有钱或者有权或者有势的家庭的孩子,这个时候,却因为都是同类人,失去了本性。</p>

苏怡抢过话筒,唱了一首萧亚轩的《冲动》。她就那样定定的看着霍东云。霍东云听着这样明明白白的歌,心里发怵,慑缩着低着头,意在逃避,冷不防抬头,去撞见一汪深不可测的海里。那样炽热的眼眸,霍东云觉得害怕。借口出去抽根烟,霍东云逃了出来。</p>

霍东云从来都是明白,苏怡中意自己貌似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只是霍东云一直心生抵触,那样美好的女孩子啊,漂亮又纯洁,确实是女朋友的上上人选。可是,只一个原因,霍东云就不得不避她如蛇蝎。这一切,只因为她是他的表妹。</p>

她年轻,她美貌,她喜欢他,她仰慕他,可是</p>

她们,是结不得婚的。</p>

霍东云靠在洗手间的门口,想想刚刚在包房里某个发小说的话“东云啊,这一晃你就22岁,别的都还好,就是缺个女朋友,你喜欢怎样的,要不哥几个给你介绍一个”霍东云低头,吐一口烟圈,看那烟雾消散,叹一口气,是啊,都22岁了,再不初恋就老了呢。</p>

“对啊,表哥,你喜欢怎样的呢!”苏怡放下话筒,挤在那一群男孩之间,只是笑笑,瞬间便是万千风情。霍东云不自然的看了她一眼,却在她眼里看到一抹狡黠,霍东云不敢再看,生生的闭了眼睛,没有答话。</p>

苏怡也没有继续追问,吃吃的笑了一下,一跳一跳的转身拿了话筒,去唱歌去了。霍东云坐在那里发呆,不经意的撇头,却看到很多双男孩的眼睛,追随着苏怡。不知怎的,这个感知,让霍东云有点不快。他不喜欢,不喜欢苏怡有那么多人喜欢。可是,霍东云又看了一眼,重重的叹一口气可是,这表妹,年龄越来越大,出落的越加美丽了,才十七岁便这般风情,等到成年了,肯定是有很多男孩子抢着追求吧!</p>

这个场面,让霍东云觉得不自在,站起身来,出去走廊那里抽烟,连续抽了三根,才稳定下来。不,他不忍,不能忍。以前每次聚会,看到这些男孩对苏怡投去的目光,他还能不理会,可现在,这一切,怎么不同了呢!</p>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同的呢,大概,是从那个时候吧</p>

一</p>

霍东云比苏怡大五岁。</p>

十八岁,高考,选大学,选专业的时候,霍东云本想考航空学校,他从小就喜欢飞机模型,他的志向,就是念航空学校。可是,这前十八年的志向,却因为一个人的一句话,打乱了。霍东云后来之所以选了军校,只因为苏怡的一句话军人很帅的呢,就像舅舅那样,高大伟岸的。</p>

霍东云在纸上勾勾画画的手,顿时停了下来,问“小怡,你也觉得,我应该去念军校吗?”</p>

“是啊,我觉得挺好的。”苏怡认真的点头。十二出头十三虚岁的女孩,年纪还很小,可是不影响那美貌初露端倪。</p>

苏怡,只是他的表妹,是他姑姑的女儿,他爸爸的外甥女。不过,这些,并不影响霍东云对她的疼爱。从她八岁时候来霍家,寄养在霍家,到现在,五年了,霍东云对她的疼爱,甚至比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堂妹霍东怡还要亲密上一点。</p>

霍东云低下头去,重重的吸气。每个人都喜欢他念军校,现在,就连这个最喜爱的小表妹,也都这么认为。她喜欢军人,她喜欢,很喜欢。这一夜,填志愿的前一夜,霍东云彻夜无眠。</p>

第二日,霍东云醒的很早,交上去的志愿,如全家人希望的,每一项,无一例外都是军校。</p>

军校的日子,是很苦逼的。不能经常回家,管理得也很严格。那个时候,通信也不发达,没有手机没有电脑,唯一的联系,便是写信。那个时候,堂妹霍东怡不太给他写信,父母更别提了,霍东云收到的最多的信,便是苏怡的。十几岁的小姑娘,字写得很娟秀,每周一封雷打不动的信,就是霍东云寂寞的军校生活全部的甘泉。到了毕业的时候,苏怡一个人的信,就装了整整一背包。</p>

很快,四年大学时光就结束了。在分配到基层去之前,霍东云终于有了一点时间,回家乡一趟。</p>

这一年,霍东云二十二岁,等到他回家,他才惊喜的发现,四年时光,曾经那个甜腻腻的那个小丫头,已经长成了十七岁的明媚的少女,美,很美,美的令人心醉。</p>

十七岁的苏怡,相对于四年前,有着剥丝抽茧般的美丽。那个明媚的年纪,不用任何化妆品,一个简单的马尾,一件t恤牛仔裤,或者一件连衣裙,就美的不行了。</p>

这四年里,霍东云都很少回家,只有苏怡的信从不懈怠。所以,这一回来,霍东云自然就与苏怡更加亲近,更加疼爱这个表妹了。</p>

那个夏天,每日每日的,苏怡带着他,走遍城市的大街小巷,带他去看看这个城市的发展,变化了。有时候,行到急处,苏怡会来拽着他的手,明明就如以前一样,以前也不算没有牵过手,可是霍东云觉得,有什么东西,总是不一样了。他心里,有什么在心跳,有什么在悸动。霍东云红着脸收回自己的手,他想,他大概需要个女朋友,需要把初恋的爱情交出去了吧!</p>

两个人晃荡的第三天,两人本来是在徒步在公园里闲逛的,刚出公园的大门,却下了大雨。两人骤然淋成了落汤鸡,尤其是苏怡,大雨之下的少女,身材曲线毕现。那个时候,出租车还没有普及,还不是招手就有。再三斟酌,还是苏怡一脸单纯的笑着说,表哥,要不去找个旅馆把衣服吹干吧!霍东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的,一对上表妹的眼,一看到她的笑容,就觉得没法拒绝。</p>

两人立刻去了公园旁边的旅店,洗了个热水澡,换下了衣裳。霍东云觉得别扭,特意还跟老板要来了两床被子,各自裹了一床,窝在那里傻笑发呆。本来,这一切直到现在还是很单纯的,却是苏怡,说起来上洗手间,人一站起来,被子滑下来,那泛着幽香的少女的身材曲线,就完全没有障碍的,显现在霍东云眼前。</p>

霍东云的脸,当时就红了。虽然他22岁了,成年男人了,但他恋爱都没谈过,更别提跟女孩子这样。更何况,这个女孩,还是他的表妹。</p>

他羞红了脸扭到一旁,兀自去找还湿着的衣服,就要穿起来说我们还是先回去吧。苏怡却来按住他的手,她说“表哥,我喜欢你!”</p>

她的眼睛,晶晶亮,她凑到霍东云跟前,她强迫霍东云看向她,看向她美好干净的脸,看向她没有任何遮掩的身体,她的嘴巴一张一合,语气轻柔,说话的时候,呼出了薄薄的热气。“表哥,我真的喜欢你。表哥,我有没有告诉火你,我觉得军嫂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p>

霍东云当场就愣了,苏怡却扯开他的手,覆上她胸前的兔子,口中直道。“表哥,你摸摸,你摸摸,我的心,是为你跳动的。”</p>

霍东云很想拒绝,他知道,不应该,这样不应该。可是他的手,却怎么也抽不回来,他不会承认,他触到苏怡的那一刻,全身都在触电。此刻的他,终于明白,第一次见到长大的苏怡的时候,为什么那么想要恋爱。他不是想要恋爱,而是想要与这么美丽的姑娘恋爱呀!</p>

这一刻,美人在怀,霍东云终于没能把持住。</p>

当苏怡主动吻上他,抱着他不肯撒手,带着他的手去摸索她胸前的柔软的时候,霍东云只觉得,天雷地火。二十二岁,介于男孩与男人之间,血气方刚的霍东云,终于没能受得了这个诱/惑。当两个人真正做了之后,霍东云失去了自己的第一次,才知道,自己已经逃不掉了。</p>

那一次,是他们的第一次。她爬上他的身子,攀着他的脖子,她带领着他,给了他从前从来没有体验过的美妙感觉。城市的角落里,没人看见的小旅馆的床上,初尝情事的霍东云,要了她一次又一次,不知疲倦。这样的感觉,真的是太美妙了!霍东云抱着身下的软香身体,舍不得撒手。</p>

二</p>

霍东云不知道那一日自己是怎样回家的,只知道,回家以后的他,又是惭愧,可是一想起来,心里还是跟喝了蜜一样甜。</p>

接下来的几天,霍东云不敢再单独带苏怡出去玩,他让自己一个人躲在家里,冥思苦想。他悲哀的发现,每每午夜梦回,他心中,还是表妹软香的身体。</p>

再然后,就是发小们的聚会,大院里几乎所有的孩子们都去,霍东云自然不得不去。当苏怡那样看着他,给他唱了一首歌的时候,霍东云发现,他的心扑通扑通的,他明白那首歌的意思,他把持不住了。</p>

他开始讨厌那些追随在表妹身上的目光,他也郁闷的发现,只是听了一首歌而已,他的雄性特征,也鼓鼓的竖了起来。为了掩饰,他逃也似的去走廊,佯作世故的抽烟,一连抽了三根,他心头的火,才平静下来。</p>

再回到包房里的时候,包房里的一切,都激不起霍东云的兴趣。表妹的歌声太动听,霍东云不敢听,不敢。</p>

散场还是很早的,十点多,霍东云就催大家回家了。没错,今天是农历的七夕,大家双身的就去过过节吧,单身的就回家洗洗睡了。霍东云貌似说笑着,却也是真心话。再一转头,对上苏怡的眼,又心生不忍,却又不敢接近。他单方面的,只敢把那一日的一切美好,当做是一场梦,一场走错了道的梦。最后一狠心,对某一哥们说“帮我送她回去吧,我还有事,先走一步了”苏怡在后面急的眉毛都揪成了一团,却又不敢真的明明白白的表现出来。</p>

苏怡不会放弃,如何能放弃,他高大英俊,他家世好,他人好,她熟悉他了解他,除了他是她的表哥,他哪里都好。</p>

原以为只是微微动心,再后来关注他的一言一行,再后来泥足深陷。想到的全是他的好,她打赌他对自己不少没心思的,哪怕他现在不接受自己,只把痴心当做看不见,可是她哪里能找到理由放弃呢。这世上许多人,不都是不动心则矣,一动心则不眠不休。苏怡纵然再不甘,也不愿惹来厌烦,还是乖乖的回家了。</p>

七月七日,是一个美好的日子,梦幻,柔美,甜蜜。霍东云走在深夜的大街上,叨着烟,没有点火。身旁穿行的情侣成双成对,看来这个世界如他这般失意的人大概是不多的。霍东云苦笑一番,沿着大桥继续往前走。天上星星为何这么多呢,哪怕牛郎和织女又在哪里呢。?</p>

三?</p>

霍东云回家的时候,已经是零点了。这一晚,苏怡给他打了好几个电话,没有手机,打的座机。霍东云不敢接,接了,也不知道说什么。</p>

霍东云失眠了,一晚上睡不着。接下来好几天,都睡不好。每日每夜的,就像梦魔一样,想起那个人。霍东云不敢想,不敢承认,这样的感觉,是不是爱情。</p>

霍东云在家里呆了差不多半个月,就结束了悠闲的日子,差不多得了,也准备动身收拾东西去偏远地方的基层部队。新疆那地方偏僻,去的是特种兵部队,没有飞机,只能坐火车,还没有直达的火车,要转车,最快的转车路线,一天十五个小时,近四十个小时。霍东云万万没想到,苏怡,那个十七岁的小姑娘,会瞒着他买了火车票,陪他去。</p>

当她在火车上出现的时候,霍东云吓了好大一跳。苏怡的柔情,打动了他,霍东云火热的心,彻底的融化了。他们在车上度过了刚刚恋爱的最美的两天,到了新疆,霍东云借故没有立刻回部队,陪着苏怡在外面呆了几天。部队外面的旅馆,霍东云与苏怡,这对刚刚在一起的恋人,度过难舍难分的初尝情事的舍不得下至死方休的几天。</p>

很快,霍东云便送苏怡回了家,一直送回家乡,不得不回部队了。这回来之后的苏怡,马上就高三了,学习很紧张。霍东云在部队里,也没有那么得闲。打电话,写信,成了两个人最常见的联系方式。</p>

一年之后,苏怡上了大学,时间相对宽松了一点,借机去看过霍东云几次,每一次,都是好一番绵绵。</p>

两年之后,在基层呆了两年的霍东云,凭借着家里的关系,非诚勿扰李璐微博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调回了离家乡的军分区。这时候,交通更发达了。约会,见面,都方便了。</p>

一晃八年过去,霍东云已经步步高升,三十岁的男人,家世那么好,军衔那么高,这么多年来据说还没有过女朋友,这样的男人,正是好多女人都喜欢的男人。这些年霍东云一直以专注于事业为借口搪塞家里,可是到了三十岁,家里终于熬不住了。各种条件各种家世的女孩子的照片,源源不断的送到霍东云这里。大家闺秀,小家碧玉,环肥燕瘦,各种风情。霍东云一连拒绝了好多次,搞的霍家都有意见了。</p>

霍东云的是专情的人,他的心,很坚定。他已经在想着,怎么跟家里解释他与苏怡的关系,他希望不再偷偷摸摸,他在想办法。可是苏怡,却等不住了。或者说,苏怡等得住,她的肚子,却等不住了。</p>

苏怡怀孕了,发现怀孕的时候,肚子已经两个月了,两个人一商量,再一晃,就三个月了。三个多月的时候,肚子渐渐显出来,眼看,就要瞒不住了。</p>

这个契机,让霍东云决定破釜沉舟,把他们的关系公开了。霍东云却不知道,他们的关系,会招到家里那样的反对。</p>

家里并不同意,无论苏怡怎样哭,家里怎样哀求,都不同意。怀孕五个月的时候,趁着霍东云不在,霍家终于决定趁机下手。苏怡被强行带去医院,做了b超,做出了一个照出来是畸形胎的b超,不等霍东云回来,苏怡就被强行引产,打掉了五个月成形的男胎。还没来得及休养,霍霏就拿着霍家给的钱,带着自己的女儿,被塞上去往美国的飞机。</p>

四</p>

霍东云不知道,自己家里会做的这么绝,这才因公出差不到一个月,再回来,竟然是这样天翻地覆的变化。他曾经也闹过,他想尽了办法,托了很多关系,去找。但他悲哀的发现,无论他怎么哀求,怎么哀求那些曾经熟悉的人,可是没有人,没有人愿意告诉他,苏怡的去向。</p>

霍东云一开始也抓狂过,后来,便慢慢的沉寂下来,不再执着。久而久之,家里都以为,霍东云已经遗忘了苏怡。苏怡的事,变成了霍东云心中的一个秘密。</p>

霍东云辞去了公职,离开了北京,他开始去找林溪,找父亲年轻时犯过的那个错误。</p>

他发誓,父亲怎样对他,他就用另一种方式回过去。</p>

于是,玩惯了权谋的他,轻易的把林溪的生活搅得天翻地覆。</p>

这一切,就是一幕早已写好剧本的戏码。</p>

五</p>

从前的霍东云,从来就不相信当局者迷这个词,可是现在,他信了。</p>

霍东云后来也通过家里认识了其他女孩,还结了婚,如花美眷,将要喜得贵子,生活渐渐平静。霍东云在这样的生活里醉了,他开始不舍,舍不得打破现在,舍不得一开始就说好的计划。可是他,渐渐的被这个女孩子打动,渐渐的被他身上的母性光辉,打动。</p>

其实,霍东云也发自内心的承认,林溪与苏怡,长得并不像。她们的五官,虽然都很美,但是却是各具风格的美,并不相像。但是,就是那一抹抹的神似,就让霍东云抓了狂。</p>

从十三岁开始的青梅竹马的感情,过去二十年的陪伴,让这个叫做苏怡的女孩子,早已刻入他的骨子里。对于她的英年早逝,他是痛苦的,愧疚的。他的内心里,却从来没想过要忘记苏怡。所以,林溪的出现,是霍东云漫长的自我折磨里的一缕光,让他的感情,有了突破口。</p>

他,虽然痴情,却并不滥情。他知道这个叫做林溪的女孩子和他的爱人苏怡长得像,可她是他亲妹妹,却并没有为此神魂颠倒。于是,他拼了命的折磨他。</p>

他再次从北京过去的时候,设下了一个大局,拼了命的折磨她。</p>

在霍东云心中,这个叫做林溪的女孩子,可怜、软弱、需要人照顾,就是用来折磨用来发泄的最佳对象。</p>

于是,他做了太多太多的事。</p>

他毁了徐家。</p>

他毁了唐家。</p>

他毁了王家。</p>

他和妹妹林溪,终于也到了敌对的这一面。</p>

六</p>

身居高位不可一世的霍东云,恐怕永远都不会想到,苏怡死了,还有另一个女人,比妻子都要恨他入骨。</p>

林溪这个女人,在那里说的一切,每一句,都刺痛着霍东云的心。</p>

霍东云过得落寞,她就潇洒给他看。有车有房,有钱有权,还儿女双全。他羡慕过,却也只是羡慕而已。</p>

霍东云的妻子生下了那个孩子,也跟他离婚了,成了前妻。</p>

那一刻,霍东云只觉得,自己珍视的小命,原来不过如此,他真的好想跳下去一死了之啊,可他该死的,连想死都死不了。特么的,这命运,真的如此的捉弄人。</p>

从二十二岁,到三十六岁,十四年的感情一场空的时候,这才明白,从沾染了苏怡的身子的那一刻,这一切,全都错了。</p>

算计林溪这件事,更让霍东云觉得愧疚得难以面对。霍东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厌世度日的躲在阁楼里,不敢见人,不肯吃药,不想求生,只想死去。可是,死去明明是那么简单的一件事,刀子一下子划下去,他却不敢。</p>

那一刻,他真的很讨厌自己,很讨厌这个总是被情绪左右的自己。</p>

霍东云固执的跟讨厌林溪一样讨厌自己的外甥,却又忍不住在宝贝被欺负的时候去帮孩子打架。</p>

林溪二胎归来之后,霍东云因为心中的执念,忍不住跟去了她的房间。</p>

那一日之后,霍东云变了。他也只想,用自己的余生,去做更多的事。</p>

他背了行囊,去行走,去自由。过去的十几年,他被家族的荣耀,背负在身上的名利束缚,也只有在这个时候,他才能放松一把,才能做自己想要做的事。</p>

最终,他在贵州的一个山村落脚,在那个平均一户村民一年只能吃几次肉的地方,他做了一名支教的老师,安顿了下来。</p>

七</p>

他的心态变了很多,他辗转打听到,前妻已经去了加州。他也偷偷非诚勿扰李璐微博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去了加州,孤家寡人这么久,他太想念了,太想念昔日娇妻爱子的时光。</p>

他去了加州,不敢靠近,只敢在妻子家附近,乔装打扮后,远远的看着他的前妻和前妻的现任丈夫和儿子。他就那样看着,却不敢走上前,不敢淡定的说一句“好久不见”。</p>

好久不见。一个最无奈亦最伤感的名词。你会不会忽然的出现,在街角的咖啡店,我会带着笑脸,挥手寒暄,和你坐着聊聊天。我多么想和你见一面,看看你最近改变,不再去说从前,只是寒暄,对你说一句,只是说一句,好久不见。</p>

曾经设想过无数次的再见,在熙熙攘攘的地铁、在人声鼎沸的商场、在孤寂静谧的公园,抑或是如现在这般,在深夜寂寥的街头。句好久不见,多少心酸与无奈。如果当初再多一点坚持与勇气,如果当初各自多一些退让与隐忍,如果当初都把外界的阻扰与诱/惑视而不见,如果当初一心是唯一没有那么多的心猿意马,也许你们不会,不会失散于江湖。而如今,生活诸多不如意,也只能,尽可能的选个大概会快乐的生活方式罢了。</p>

霍东云没想到,妻子会发现他的存在,就在他自以为自己躲得天衣无缝的时候,面前骤然出现的女人,还有女人身后探出头来,抱着孩子的男人,一下子晃花了霍东云的眼睛。</p>

霍东云早已不是当初二十出头的懵懂青年,他从来不是多么感性的人,可是现在,他只觉得自己想哭了。还有什么,比自己的前妻,和自己的堂弟配对,并且还看起来那么的情深意笃令人讽刺呢。</p>

如今的妻子,她的身上,逐渐有了更多成熟的风情。她还在如花年纪,并且开的越来越美丽,而霍东云,已经36了,快到不惑之年了。他的前妻,还美丽犹在,而他的心,去到了风烛残年。</p>

霍东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镇定的坐在自己的前妻与前妻的现任面前,吃完这顿饭的。他只知道,从这顿饭的开始,他就没好过。可他也明白,他没资格再怪罪,没资格再挑剔了。</p>

他如愿的见到了前妻的儿子,从孩子一出生就错失的儿子,可他的儿子,却只拉着他的袖子喊叔叔。这个称呼,叫霍东云又一次泪流满面。</p>

“叔叔,你为什么会哭?”五岁的大儿子,两岁的小儿子,抓着这个素未谋面的霍东云的袖子问。或许,他的大儿子曾经见过他,只是小孩的记性,让他早就忘记了。</p>

“傻孩子,叔叔看到你们,高兴啊!”霍东云抹了抹眼泪,却不敢再流露出更多的情绪。</p>

他抹眼泪故作镇定,而他们,也故意的对过往绝口不提。终于从旧时光里走出来,此番遇见,对于各怀心思的三人,都不是多么美好。</p>

对于霍东云而言,他怀念起记忆里那个腼腆纯真的白裙少女,怀念那不够美丽却素颜的眉眼,怀念她不自觉流露的嘴角的一抹娇羞里。哪怕美好的日子只有短短两年,哪怕他还是弃她远去,哪怕她现在的记忆里或许就没有过他,放出去的一颗心,有些细碎的只有真正经历过才会明白的感情,还是覆水难收。</p>

素白裙角飘扬,任世间风情万种姹紫嫣红,唯念伊。</p>

每个女人对于爱情都有一个美好的梦幻,那个形象不需要多么的高大,或许只是帮过你一次,或者给过你一个微笑,就沦陷了。对于饱受霍东云欺凌的妻子,蒋尧存在的意义,就是指引了她,关照了她,温暖了她,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影响了她。所幸,最后还是放开了过去,爱上了新生。</p>

八</p>

“你怎么会到这里来呢?没想到还会见到你,你还好吗?”妻子捧着加冰可乐杯子,终于还是忍不住,打破了沉默的僵局。</p>

“嗯,想孩子了,就来看看。”霍东云抬起头,故作冷静的微笑,却绝对不敢提起,在想孩子的同时,还怀念过她。</p>

“我们在一起了。”妻子抿抿唇,笑道。</p>

“我知道。”霍东云的眼睛,落在他们交握的手指上,刺痛。</p>

话匣子一旦打开,气氛明显就缓和了不少。他讲他的支教的生活,讲那个小山村,她讲这个城市的气候,讲时事,讲对未来的希冀与抱负,讲两个孩子,偶尔穿插一点与男朋友的互动,讲一讲现在。对于以前几年的共同记忆,却默契的绝口不提。似是热火朝天,却又在心里明白,所有的交集,都过去了,都变了,回不去了。</p>

谈天说地是最理想的出路。谈音乐谈时事不说爱,若无其事原来是最狠的报复。一时间,霍东云想起了陈奕迅的这句歌词。</p>

接近午夜,终于到了告别的时候。礼貌的互相留了联系方式,却又各自明白,这个电话,拨通的几率很小。</p>

“我在这个城市呆了几年了,比你更熟悉,如果你在旅行途中遇到困难,可以来投奔我们哦。”秦晚晚拍拍霍东云的肩膀,像一个久违的兄长一般,深深的吸气。“好生活,好好保重。”</p>

别过头离开,背道而驰,不相见不相思不相忆。</p>

九</p>

夜,还是一个人的夜,却不会再无所适从。</p>

漫长两年的放逐,霍东云终于开始释怀了。一个人的思念叫做犯贱,霍东云终于读懂了这句话。</p>

旧人不复。林溪,不是过去的林溪。妻子,也不再是记忆里的妻子。</p>

怯怯白裙的模样,随着那场离别,停留在两年前。岁月是把杀猪刀,容颜可改,何况人心呢。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以前就明知道不会再有可能,何况各安天涯后的今日?</p>

??36岁的本命年,霍东云终于明白一个道理。他终于读懂了婚姻与爱情,可惜,已经迟了。从此,他的世界,再无心爱,亦无妻子。</p>

那些疯狂的热烈的不顾一切的爱情,都远去了。那些温馨的可爱的风雨同舟的婚姻,也都远去了。他再没有重新开始的力气,他的余生,只能在缅怀中度过了。</p>

霍东云躺在小旅馆的床上,冰凉的月光洒进来,有些凄凉。揉揉额头,手机拼命的震动,拿起来,是秦晚晚的短信“好好保重,活着,才是最重要的,祝福你。”</p>

霍东云抬头,就着月光,时针和分针即将重合,快十二点了。新的一天,新的开始。别等不该等的人,别伤不该伤的心。犹豫了很久,还是没回短信。</p>

他想,明日,明日就回去吧,继续回去那个小山村。只有那些,只有那与世隔绝的地方,才适合他现在的心境。</p>

他盖好被子,将自己窝在棉被里,顾不上自己的泪流满面。</p>

一夜安好,窗外月光柔和,无梦。</p>

我的天是灰色</p>

我的心是蓝色</p>

触摸着你的心</p>

竟是透明的</p>

你的悠然自得</p>

我却束手无策</p>

我的心痛竟是你的快乐</p>

但什么让我辗转反侧</p>

不觉我说着说着天就亮了</p>

我的唇角尝到一种苦涩</p>

我是真的为你哭了</p>

你是真的随他走了</p>

就在这一刻</p>

全世界伤心角色又多了我一个</p>

我是真的为你爱了</p>

你是真的跟他走了</p>

能给的我全都给了我都舍得</p>

除了让你知道我心如刀割</p>

你的悠然自得</p>

我却束手无策</p>

我的心痛竟是你的快乐</p>

但什么让我辗转反侧</p>

不觉我说着说着天就亮了</p>

我的唇角尝到一种苦涩</p>

我是真的为你哭了 △≧iàogé△≧,</p>

你是真的随他走了</p>

就在这一刻</p>

全世界伤心角色又多了我一个</p>

我是真的为你爱了</p>

你是真的跟他走了</p>

能给的我全都给了我都舍得</p>

除了让你知道我心如刀割</p>

手机版上线了!阅读更方便!手机阅读请登陆</p>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