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来大烩杂小说

闻言,沉影的双手骤然紧捏成拳,指甲深深掐入肉里。

是的。

他不会是为了她,从来都不会。

隐殇现在的所作所为,都是因为寂双双。

寂双双……!

即便是自己死了,也只不过是他一个忠心的下属罢了。

可寂双双不同,不管是不是因为她是墨小晚的女儿,她在隐殇心里都是不同的,这是不争的事实。

‘若是暗黑主宰一统六界,你还会质疑,身为功不可没的臣子,这天下间,还会有你不可杀得之人吗?即便是你能力不够,主子也会如你所愿的,届时,留你心心念念之人一命,任你处置,岂不是圆了你的念想?’

极具蛊惑的话语,像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嫉恨之心连带着瞬间炸毁了沉影剩余的理智。

她双手猛然捏得死紧,一字一句地恨声开口道:“你说得对,是这样,凭什么,凭什么我要为他卖命,到头来却什么都得不到,不!这并不是我想要的!我不要这种结果!”

‘你该为暗黑主宰所用的,来吧~来吧~’

……

隐殇一路赶到妖界,有所察觉的玄胤早早站在了萤瞳的殿外,等着他的到来。

虽然见到人之后没有迎上去,但对于隐殇而言,能得玄胤这般待遇,已然算是十分不错了。

双脚落地,他迈步走到近前,嘴角微扯:“这是出来迎接本君?真是不易。”

自离开灵元学府,他便恢复了自己原来的相貌。

说这话之时,那双桃花眼微微上挑,潋滟醉人。

玄胤没有回话,隐殇也并不介意。

然走到近前,他却是微微皱起的眉头,稍微打量他一眼,道:“你的脸色看起来不太好。”

玄胤的眸光微抬,自他脸上掠过,不带什么情绪地开口:“多谢关心。”

隐殇扯了扯唇角,有些好笑道:“谁关心你了,少自作多情。”

说罢,他绕过玄胤,径直往他身后的殿中走去。

下一秒,玄胤忽地身形一闪,挡在了他的面前:“你我到偏殿中说。”

隐殇顿住脚步,扬眉问:“为什么?”

玄胤面无表情,那态度看着却很是坚定,没有让步的打算。

为什么?

当然是因为隐殇从前给萤瞳留下的印象太不好了,得知他要来,萤瞳昨天晚上都没睡好觉。

你说这样一个人,让他进到萤瞳的寝殿中去,岂不是要吓到他了?

两人僵持间,殿中听到动静的萤瞳起身走到门边,打开了门,见到门外杵着的两道身影,微微愣了一下。

随即,微白的唇角微微翘起道:“来了,不是有正经事要说吗?怎么不进来?”

说话间,萤瞳有些不敢去看隐殇的脸色,那模样看着,还显得有些局促不安。

以前他未曾遭此大祸,见到隐殇都犯怵,更别提是他如今这副虚弱得甚至都比不上一个凡人之躯的身体,如何敢直视隐殇这尊煞神。

隐殇眉梢微挑,看着萤瞳的模样,再看看一旁的玄胤,似乎隐隐明白了一些什么。。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