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叫声床声音动态图

文学楼手机阅读,

“你们快往后撤!”风舞月俏脸一惊,转头向着众人大呼道。

众人先是一惊,周围风雨依旧,平静无常。

“发生什么了?”

“唔!”

地面突然破碎,重压死死地盖住所有人,附着在他们身上的雨水仿佛千斤重。

“这个果然是。”风舞月柳眉一横,青色的风缓缓托起她的身体。

“横流重压!”老师深蓝色的瞳孔流光闪烁。

曾经的老师和我讲过,水的艺术分为几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就是这个小领域的展开。

青色的风席卷起雨水,老师眼中带着戏谑。

“这等微风,不足为惧啊。”

“我可不会手下留情!”老师双眸一瞪,一股强劲的气息喷涌而出,蓝色的雨滴纹章高高升起,深邃冰冷的气息不断扩散。

【文学楼】

水既是温柔也是狂暴,温柔如母亲,狂暴如海啸,不能小看任何一个属性。

“如果这样的话。”风舞月眼神凝重,气息上涨,她深呼了一口气。

【文学楼】风舞月手中爆发出强大充满毁灭气息的风暴,一股令人窒息的能量从其中散发而出,但是老师却浑然不惧,只是若无其事的看着。

“小瞧我吗?我可不是当年的风舞月了。”风舞月额头上垂下汗水,暴风在她手中肆虐着,鲜血从玉手中滴下。

风舞月还在犹豫,她还是不是活着?亦或是这只是个玩笑?死亡哪有那么突然?

“暴风”风舞月突然愣住了,她突然倒在地上。

魔法释放过程中如果突然停止的话会出现很多不妙的事故,越高级出现事故概率越高。

“看来是失败了啊。”老师带着笑意走到了她的面前,八阶奥义需要多少魔力来释放,她身为老师再清楚不过了。

硫酸静静的漂浮在老师的身后,风舞月趴在地上动弹不得。

“这个是水压?!”风舞月震惊道,强而有力的水压依附在众人身上,所以人动弹不得。

为什么风舞月会吃惊呢?因为变了,释放的魔法强度变了,魔法种类也变化了,这跟年幼的风舞月见识到的完全不是同一个魔法。

“你那个时候,隐藏了吗?”风舞月艰难的抬起头,泥巴和雨水在她脸上留下痕迹,她的嘴角垂下血液。

此时此刻暴风正在她的体内暴虐,她必须要承担魔法反噬的后果。

老师耸了耸肩,卷起脏兮兮的袖子抹了抹同样脏兮兮的风舞月的脸颊。

“那个时候并不是隐藏,只是希望你能开心罢了。”老师身后的硫酸缓缓落下。

风舞月脸色一白,“那,为什么想要让我开心呢?”

老师眼中一闪而过挣扎,“你是在拖延时间吗?”

老师的脸色又变回了冰冷,硫酸没有犹豫,一股脑的泼上了风舞月的娇躯之上,一股白雾腾空而起。

定睛一看,那里只有硫酸和缓缓消散天际的青风。

“这个是”老师神情一愣,随后大惊,向着一旁躲去。

从人群中钻出了许许多多个风舞月,她们手中举着等阶不一的魔法,纷纷向着老师投去,老师一瞬间有些不知所措。

是陷阱?还是单纯的戏耍我?

“等等。”老师猛然回首,那青风消散之处一股更加巨大的魔力迸发而出。

【文学楼】

【文学楼】

风戏法是骗人耳目的招数,而真正的杀招则是这一记闪流爆岚。

砰!!黑雾暴风撕裂天空,倾尽风舞月心血的一记闪流爆岚,可是黑雾之中一点声音都没有,一片寂静。

所有人愣着,望着那一片黑雾,那是能决定他们是否胜利的瞬间,也是断定他们能否存活的时刻,不管如何,现在的一切都寄托在风舞月的身上。

“手下留情算什么?”

从水潭之中一条巨大的水龙攀延而上,死死地绑住风舞月柔弱的身躯。

“唔!呼吸!好痛苦啊!”水泡从风舞月嘴里咕嘟咕嘟的冒出,她想抓住那条水龙,可是什么都没抓到。

别开玩笑了!那可是水啊!

风舞月脸色变得铁青,逐渐向着紫色转变。

老师的身影从黑雾中显现出来,那已经不是人了,只是一副有着思想的骨架,身上还有已经腐烂焦黑的肉块。

老老师。

我要让你解脱啊!!!

上空突然裂开一个口子,一个熟悉的身影从天而降,他的脸上带着愤怒,带着不甘。

“凡哥?”魏伊泪水夺眶而出,她伸出手想要阻拦他。

“看到自己的朋友受伤谁还能忍受啊!!”风从夏凡耳边掠过,火焰从夏凡手中不断凝聚。

“去吧!”

【文学楼】赤橙色的火焰向着老师袭去,老师不屑的望了一眼,身形微转,夏凡引以为傲的炎蕾炮就这么打空了。

空了?不存在的!

“糟了!”老师向着炎蕾炮的射程望去,那是被水龙所缠苦苦挣扎的风舞月。

水能灭火,同时火也能蒸发水。

“让她重获新生吧!”夏凡笑道,猝不及防一道激流重重的捶在了他的胸口上。

咳!一口鲜血从嘴中迸出,魏伊连忙挣脱水压,跃起接住了夏凡向着一旁滚去。

“你这臭小子!”老师残缺不齐的脸上浮起怒容,硫酸化作一道道激流向着奄奄一息的夏凡刺去。

“嘿嘿,我可不是你的敌人啊。”夏凡抬了抬眼皮,擦了擦嘴角的血液。

老师面色一寒,和学院十圣之一对战还走神,这可是大忌啊!

水之纹章猛然亮起,重压突然一沉,压力在不断上涨,但是风舞月的脚步没有丝毫停顿。

“为什么”老师愣愣的看着脸颊布满泪水的风舞月。

要死的人不是她吗?但是为什么她还要替我哭泣?

“闪流爆岚。”风舞月的手贴在了老师的胸口,贴在了已经残缺不齐的身体上。

风之纹章青色的光芒暴涨,瞬间盖过蓝色的光芒,直到蓝色的光芒消散为止。

雨水停止了,但是哭泣没有停止,夏凡看到的不是骄傲的学院十圣。

只不过是一个孤独无助的女孩子罢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