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寻找粗跟H

慕千瑶此时方觉心慌,她偏头用泪汪汪的眼睛看着宫北。

宫北安抚道,“没事的,有我在。”

其实,他心里也没底。

因为六万两,一时半会儿,他真拿不出来。

他虽为神医,可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研究药材,研究药理。

医治的病人不少,却也不多。

而且都是给熟人医治。

价钱不高不低,难以填补他的消耗。

只是,他不想慕千瑶的希望落空。

“六万两一次,六万两两次,六万两三次!”随着拍卖师的拍卖槌落定。

腐苓草挂在了慕千瑶的名下。

“恭喜慕二小姐拍得这株腐苓草,慕二小姐是付现银,还是……”拍卖师的话没说完。

被宫北截了话。

“付现银,我替她付,不过需要等一刻钟。”宫北站起来走到拍卖台前,“不知你们老板在吗?”

本来他是想找这株腐苓草的原主人。

想到会坏了规矩,便先找老板再说。

“不在。”拍卖师很客气,虽然他心里觉得宫北当了冤大头,只是,他只管打开大门做生意,负责拍卖便可,“我们老板虽不在,但是我可以全权处理云雀楼的任何事。公子若是有什么事,可以跟我说。”

宫北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出了口,“我……我一下子拿不出那么多的现银,可以用壹药堂抵押交换腐苓草吗?”

他记得姬琉言没有将壹药堂的地契收进鬼王府。

而是放在了壹药堂的保险柜里。

以前也不乏类似今天这样的事。

比如某人拍下了宝贝,却没有现银,或是无力支付,可以用产业抵押。

说是抵押,其实就是易主。

一般易主,是易主给持有宝贝的委托方。

但是不排除意外。

比如,如果拍卖行看中了竞拍人抵押的产业,则可以将其产业归为自己。而委托人的缺失则由拍卖行填补。

拍卖师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听到宫北说用壹药堂抵押,眼睛一亮,随即冗沉下去,恢复自然,“这个不是不可以……只是,不知公子是否拿所有壹药堂抵押。”

宫北惊异,“一间不够吗?为什么要所有?”

拍卖师轻轻笑了一下,“公子是在说笑吧,一间壹药堂自然不值六万两银子的价。如果公子不是拿所有壹药堂抵押,且一下子拿不出六万两银子来,那只能恕我不客气了。”

‘不客气’三个字暗含杀机,是对着慕千瑶说的。

因为腐苓草最后叫价的是慕千瑶。

宫北只是替她代付。

若是宫北付不出来,最终还是要由慕千瑶承担责任。

慕千瑶不想放弃这么好的机会,她想着既然宫北有壹药堂的地契,那便将地契给拍卖行便是。

她眼泪兮兮的看着宫北,软语道,“宫哥哥……我不想一辈子顶着这张被烫伤的脸出去见人……那样……还不如死了算了。”

她一哭泣,宫北就心软,他望向拍卖师道,“好,所有壹药堂地契都归你,腐苓草归我。”

慕千瑶脸上的烫伤拖不得,拖的时间越长,越容易留下疤痕。

慕曲记得言美人曾说过,壹药堂是言美人的,“宫北,壹药堂是你的吗?你就随便给易主了。”

【宝贝们不要急,这几章是过渡。壹药堂易主是有原因的,为了引出一个‘奇葩’的人物。】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