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对情侣一个房间互换做

深雪,他的王妃,天瞳,假若三人并肩而站,必定分不清谁是谁。

只不过,天瞳的目光很冷,给人一种冷傲的感觉,让人不可亲近。

未蓝天浅笑道:“早闻天瞳居次冷艳孤傲,果真如此。本王那孩儿见到居次,一定很喜欢,因为,他也和居次一样,傲慢无礼。”

天瞳不屑地瞪他一眼,径直步入穹庐大帐。

头曼眼见妹妹如此无礼,尴尬道:“大王别介意,我妹妹向来如此,对我也常常这样。”

“居次这性子倒是和已故大阏氏很像。”未蓝天往前走去,头曼快步跟上来。未蓝天望向天际,无限怅惘,“本王想着此次前来求亲,可以见到大单于、大阏氏的风采,却想不到,他们早于四年前双双过世。”

“多年来,我们匈奴纷争不断,为了争夺草场与牛羊牲畜,各个部落常有征战。阿爸统一了匈奴,可是各部并不服阿爸的号令,因此,单于庭并不太平。阿爸除了处理各部的纷争,还要平衡各部的势力,很辛苦。四年前,阿爸操劳过甚,终于一病不起,阿妈每日守在帐前,忧心劳累,自己也病倒了。三个月后,一个夜里,阿爸阿妈一起去了。”头曼伤感道。

未蓝天重重一叹,深深遗憾。

草原雄鹰终究会陨落草地,大漠泉水终究会消失无踪,为什么上苍不给他们更多的时光相守?算起来,他们相守也不过十二年,短短十二年,他们就撒手离去。

“说起来挺奇怪的,下葬那日,阳光灿烂,入土的时候,阿爸阿妈的尸首突然萦绕着璀璨的光芒,晶莹剔透,色彩缤纷,还有‘咝咝’的声音。”头曼绘声绘色地说道。

“哦?为什么会这样?”未蓝天惊诧地问。

“我也不知为什么会这样,不过,据几个老人说,这是天神赐予匈奴的天神与仙女,他们的离去,是因为他们在匈奴的使命已经完成,是上天召唤他们回归天界。”

未蓝天点头一笑,目光深远。

或许,他们一起离去,总比生离死别幸福一些,这是上天对他们的眷顾。

这片广袤无垠的草原,将会永世流传着一个不老的传说,一段匈奴统一前期大单于与大阏氏并肩、比翼的传奇,一段英雄与美女、铁血与柔情、傲世不群的爱情传奇。

……

轻微的脚步声。

呼衍揭儿猛地转身,深眸微眯,但见一抹红白相间的影姿盈盈站在帐帘处,明亮的阳光照在她的身上,照得她金光闪闪,面目模糊。

惟见深瞳点墨,容色妍秀,恍若是已经去世的大阏氏,冰肌雪骨,令人不敢直视。

她缓缓走来,水红色锦裙裹出她窈窕的身段,衬得她的脸腮凝白浅红。

他怔怔地看着她,眸光慢慢聚拢,淡淡而笑,“居次有什么事?”

居次!居次!

他总是这样见外!

爸爸妈妈过世后,他坐上大单于之位,就不再是以往的呼衍叔叔了,不再对她宠溺的笑,不再与她亲昵……一切都改变了,这究竟是为什么?

天瞳站在他身前,心中似有一簇火苗爆开,“呼衍叔叔,你决定把我嫁到月氏吗?”

“居次,这件事……我正要问你……”呼衍揭儿为难道。

“我不要嫁给月氏王子。”她脱口道,眸光凛凛,“呼衍叔叔,妈妈早已跟我说过,她没有答应过月氏王,她让我自己选,为自己做主。”

“真的?”他也知道,深雪聪慧无双、心思奇特,必定不会让女儿嫁到月氏。他望着这张酷似深雪的容颜,心中掠过一丝苦涩,“居次,月氏王此次前来求亲,很有诚意,居次应当慎重考虑。这样吧,居次后日再回复我,可好?”

“不必考虑了!”天瞳决然道,黑白分明的美眸卸下冷傲,浮现丝丝缕缕的柔情,“呼衍叔叔,我绝不会嫁给月氏王子!”

呼衍揭儿笑了笑,转过身子,冷声道:“我知道了,你先回去,我自会跟月氏王说明。”

她欲言又止,看着呼衍揭儿的后背。

他的眉宇间已有皱纹,那双眸子却仍然俊朗,仍然从容潇洒。

自她懂事起,她就默默地喜欢他,付予一腔少女柔情。

即便他不再年轻,他仍然是她最爱的男子,

此生此世,除了他,她不嫁任何人!

妈妈还在世的时候,瞧出她的心思,然而,妈妈默许,从未阻止过她。

她记得,十二岁那年,妈妈病倒了,她陪伴在床边,妈妈缓缓笑道:瞳瞳,我知道你喜欢他,我不阻止你,可是,你必须看清楚自己的心,要问问自己,是不是真的爱他,是不是愿意将自己这一生交给他。如果他不爱你,不要勉强他爱你;如果他也爱你,你可以勇敢地争取。

她很清楚,她很爱、很爱呼衍叔叔,心甘情愿地陪着他,一生一世。

“呼衍叔叔,你喜欢我妈妈,是不是?”天瞳终于问出郁结心中多年的疑问。

“很多年前的事了,不必再提。”呼衍揭儿震了一下,埋葬许久的情事,隔了这么多年被勾起,感觉很怪异。

她的心好像被马鞭抽了一下,很疼,很疼。

早已猜到的事,听他亲口承认,竟是那般刺痛。

她黯然道:“呼衍叔叔喜欢我妈妈,理所当然,我妈妈那么好……我比不上……”

一提到已故大阏氏,大漠南北的匈奴牧民无不敬仰。

虽然天瞳酷似大阏氏,风姿不让,却永远笼罩在大阏氏的光环之下,天瞳只能望其项背。

呼衍揭儿转身望她,她的眉心布满了伤色、愁绪,却不减半分潋光滟雪。

心,莫名地痛,他安慰道:“居次有自己的好……”

天瞳痴痴地看他,眼波如醉,泪水似涟漪,粼粼而动,“自己的好?在呼衍叔叔眼中,从来就没有天瞳的半分好。”

“谁说没有?”呼衍揭儿冲口而出,却蓦然呆住。

他究竟在说什么?他怎么可以这么说?

她蓦然睁大眸,见他慌张地转过身,心中一喜,俏皮一笑。

“呼衍叔叔,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叔叔’了。”她走到他面前,眸光流转。

“为什么?”他错愕道。

昏暗的大帐,天瞳的雪腮染上一抹言秀人的红晕,眸光熠熠,“往后,我要叫你大哥。”

呼衍揭儿一惊,“不,这不可以……”

她握着他温热的手,楚楚地望着他,望进他的眸底,“大哥担心什么?”

他甩开她的手,踉跄着后退,慌乱道:“你不能叫我大哥,不好,不好……”

天瞳再次握住他的手,无辜得令人心怜,“天瞳就这么不堪,让大哥这么讨厌吗?”

他紧紧闭眼,她的音容笑貌却浮现在脑中,挥之不去——

随着天瞳一年年长大,他对她的怜惜与呵护也随之发生了变化,他对她的感觉变得怪异、莫名其妙,尤其是禺疆与深雪过世后,他的情绪总是随着天瞳的一举一动、一喜一怒而牵动,她就像刻在他的心底一般,总在他的梦中出现,让他时时牵挂。

两年前,他终于明白自己的心,原来,不知何时开始,天瞳取代了深雪在他心中的位置。

可是,他竟然喜欢深雪的女儿!这怎么可以?

深雪一定会责怪他!

呼衍揭儿睁开眼,翻手握住她的手,坦诚相告,“天瞳,我并不讨厌你,还很……喜欢你,可是,我是你叔叔,是长辈。你还小,往后会有一个好男儿爱你、照顾你,你会很幸福。”

天瞳漆黑的瞳孔闪烁着炽热如火的光,“爱我、照顾我?大哥,我只要你爱我、照顾我,与你在一起,我才会幸福。”

她的心意,她的情愫,他都明白,可是,他不能接受。

他黯然一叹,“不行!我是你叔叔!单于庭那么多年轻的好男儿喜欢你、追慕你,你看中哪一个,跟我说,我会帮你……”

“不!不要!”

天瞳陡然扑进他的怀中,紧紧拥着他,伏在他月凶前啜泣,“大哥,我只要你……我知道,你心中有天瞳,你喜欢天瞳的……你不说,我也知道,你可以骗自己,却骗不了我……”

呼衍揭儿手足无措,闭了眼睛,僵着身子,任凭她悲伤地哭,心中溢满了怜惜与痛楚。

她哽咽道:“抱我,大哥,抱紧我……”

他抬起双臂,却在半空中停住,犹豫了半晌,才蛊惑般地搂紧她,仿佛一个放手,怀中的女子便如一缕青烟消失无踪。

原来,他的克制力这么脆弱。

天瞳欣喜地笑了,感受着他胸膛的热度与怜爱,恳求道:“大哥,不要拒绝天瞳,好不好?这辈子,天瞳与大哥相守在一起,就像爸爸妈妈一样。”

呼衍揭儿一震,很想说:好,一辈子相守。

然而,又有一个声音告诉他:不可以,深雪会责怪你,天瞳应该拥有一段美满的姻缘。

于是,他推开她,握住她的胳膊,低沉道:“天瞳,我始终是你叔叔。再者,你阿妈不会同意你嫁给我,她会责怪我……”

天瞳狡黠地笑,眉心舒展,“妈妈不会责怪你,妈妈早就知道我喜欢大哥了……”

“你阿妈早就知道?”他震惊不已。

“嗯。”她道出妈妈卧病时说过的话。

听完深雪说的话,呼衍揭儿呆呆地愣住,仿佛卸下千斤巨石一般。

深雪果然是冰雪聪慧,什么事情都逃不过她的眼睛。

天瞳踮起脚尖,环上他的脖颈,眼波如痴如醉,“大哥,珑玲姐姐去世多年,你不要再愧疚、自责了。你要像爸爸爱妈妈那样爱我、守护我,可好?”

娇小的身躯偎依在他月匈前,幽香拂来,盈满他的口鼻,沁入他的心房,令他深深地悸动。

呼衍揭儿觉得,十多年来沉睡的心火猛地苏醒,这个瞬间,他发觉,怀中女子正轻触自己的唇,娇羞而笨拙地试探着……

刹那间,血液奔涌,热火蔓延,他所有的克制瓦解了,拥紧梦寐以求的女子,吻她的唇。

天瞳娇软无力地攀附在他身上,任其湿热的唇流连于雪腮、耳垂,目光迷乱,容光妩媚,如痴如醉,沦陷于男女激烈的情爱。

此情此态,呼衍揭儿更加无法克制,却在她的口中逸出那声轻吟后,情火瞬间熄灭。

他轻触她的鼻端,暗哑道:“瞳瞳,你真的愿意嫁给我吗?我老了,会比你先一步离开这片草原,那时,你孤身一人……”

“不,不会的,大哥一定会陪着我很久、很久……即使大哥离开了我,我也不会独活在草原上,这辈子,我要缠着大哥,不让大哥离开半步。”天瞳抱紧他。

“好,这个‘大单于’,我实在不想当了,我们一起离开单于庭,在广阔的草原上牧羊打猎,唱歌听风,好不好?”呼衍揭儿抚触着她娇嫩的脸蛋。

“嗯,我们尽早离开单于庭吧。”她幸福地笑了。

“大单于,月氏王求见!”帐口传来侍卫的通报声。

他着慌地松开她,有些尴尬。

天瞳站在一侧,抿嘴偷笑,他宠溺地瞪他一眼,朝外喊道:“有请大王!”

须臾,月氏王带着一男一女进帐。

呼衍揭儿与天瞳不约而同地瞪大眼,因为,月氏王子牵着一个身形娇小的姑娘,他们神情亲昵,就像老朋友一般。

小姑娘身着纯白色衣袍,黑瞳灵动如珠,眉目娟美如画。见到天瞳,她蹦跳着奔过来,拉住天瞳的手,娇俏道:“姐姐,你也在这里啊。”

这小姑娘是天意居次,禺疆和深雪的小女儿。

月氏王子传承了其父的俊美姿容,眉宇间有着若有若无的傲慢。

他看也不看天瞳,温柔地看着天意,然后对呼衍揭儿淡淡施礼,“大单于,我有一个请求,恳请大单于应允。”

“王子请说。”呼衍揭儿爽朗道,瞧出些许端倪。

“当年,父王向已故大阏氏求亲,只说求娶已故大单于的女儿,而并未指定是哪一个女儿。”月氏王子温和道。

“王子的意思是……”呼衍揭儿犹疑地看向月氏王未蓝天,但见他含笑点头。

“请大单于将尊贵的天意居次嫁给我。”月氏王子直视呼衍揭儿,郑重地请求。

“这个……”呼衍揭儿犹豫道,虽然不会反对这桩亲事,却也不动声色。

天瞳看着天意,这小姑娘娇羞地低着头,桃腮醉人,米分嫩嫣然,惹人怜爱。

然而,天意终究太小了,怎能让她千里迢迢嫁到月氏?妈妈会同意吗?

天瞳想了想,淡淡道:“王子,我的妹妹年方十二,未到婚娶的年纪,只怕……”

王子似乎早已料到她会这么说,徐徐笑道:“无妨,我会等居次长大,此次前来,可以先定下姻亲。三年后,我再来单于庭迎娶居次回月氏。大单于,如此可行?”

月氏王一直观察着帐中各人的神色,无法猜透天瞳为什么在穹庐大帐待了这么久。

他朗声道:“大单于,已故大单于只有两个女儿。既然天瞳居次不愿意嫁到月氏,本王也不强人所难。本王孩儿一向傲慢,见到天意居次却是喜欢得很,而天意居次也喜欢他,并且自愿嫁到月氏,大单于何不成全这桩亲事?”

呼衍揭儿看天瞳一眼,明白了她的意思,蹲下来拉着天意的小手,问道:“天意,你喜欢这位哥哥吗?你愿意嫁给他、离开草原去月氏吗?”

天意转头看看月氏王子,粉雕玉琢般的小脸染了霞光似的,红扑扑的,一双灵气逼人的眸子扑闪着。想了想,她轻轻咬唇,点点头,然后羞涩地抱着姐姐的身子,埋在她的身侧。

月氏王子松了一口气,欣喜地笑了,深深地注目于天意。  8☆8☆$

月氏王大笑,“大单于,如何?”

呼衍揭儿站起身,笑道:“既然如此,我理当大力促成匈奴与月氏这桩亲事。大王,我立即吩咐下去,择定定亲大礼的日子。”

月氏王喜不自禁,“好!大单于果然爽快!那么,本王先回帐备礼。”

呼衍揭儿颔首,摆手有请。

月氏王退出穹庐大帐,月氏王子拉过天意,轻快地走出大帐,走向属于他们的美好未来。

穹庐大帐恢复了宁静,天瞳眉心蕴笑,“我不必嫁到月氏了,大哥开心吗?”

呼衍揭儿紧紧抱住她,嗓音轻缓而低沉,“我希望,就像现在这样,永远抱着你,一直抱着你,一生一世……”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