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沦杏花村

现在真正的柳老太太去神侯府了,必须还要有位冒牌柳老太太吸引凶手来袭击。小说www.しwxs. com

这种引君入瓮的方法原本就是六扇门很常用的伎俩。

柳老太太体态瘦弱个子不高,追命叫来了六扇门尚未外派的五位女捕快来柳府,可反复对比也没有选到身形合适的人选。

陆小凤叹道:“我有个朋友易容术已到出神入化的地步,不止可以改变人的相貌,连高矮胖瘦都可以改变。可惜这个人就像是风一样,也许比风更不可捉摸,不想找他的人,虽然常常会遇见他,想找他的人,却永远也找不到。”

宝蓝知道陆小凤说的是司空摘星,可司空摘星行踪的确漂浮。她思索了一会,心一横鼓着勇气自告奋勇道:“我来吧,我个子跟柳老太太差不多。”

追命上下打量了宝蓝一会,笑道:“宝蓝道长的确挺合适的。”

陆小凤看着宝蓝,问道:“你确定能应付?”

宝蓝重重点了点头,“没问题的,我身上有不少法器,他伤不了我。”其实宝蓝内心也是有些害怕和不确定的,可她知道如果不快点收了这妖怪,就会有更多类似柳老太太这样的好人被杀害,心里油然而生的正义感给她了巨大的动力。

追命吩咐精通易容术的女捕快为宝蓝化妆易容,约莫一个时辰后,又一个“柳老太太”站在了陆小凤和追命的面前。

“天啊,可真像!”追命走到宝蓝面前细细观摩着,“如果不近看根本看不出一点差别,你这骨骼体型还真像个姑娘。”

我本来就是个姑娘。宝蓝暗暗腹诽道。

陆小凤盯着宝蓝若有所思,心里一顿,眼神里快速闪过一丝惊慌的神色。

追命突然转头对陆小凤说道:“我原本就经常来柳府,所以出现在这并不奇怪,倒是你这江湖中大名鼎鼎的陆小凤出现在这不太合适,这几日你最好隐匿在暗处。”

陆小凤笑了笑,转身大步往门外走去,“既然已安排妥当,我自然是要去怡情院放松放松。”

怡情院!

那个老实和尚喝花酒的地方!

宝蓝即使再无知也知道那里是个什么地方。听到陆小凤要去那里,她的心口忽然蓦地一紧,说不出的难受。

她很想开口阻止陆小凤,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说出来。

“哈哈,看来传言没错,陆小凤果然是个风流浪子啊。”追命笑道。

听了追命的话,宝蓝的表情更难看了。

追命看宝蓝神色不对,以为是她忧虑目前的处境,安慰道:“宝蓝道长,你不用害怕,有我在旁边保护你呢。”

宝蓝感激地点了点头,努力压抑住心里的慌乱。

沈千千远远便看见了似乎有点神不守舍的陆小凤,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个飞扬桀骜的男人有如此落寞的一面。

“陆小凤,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宝蓝道长呢?”沈千千问道。

陆小凤的神情越加怪异,皱眉道:“她是她,我是我,我为何一定要和她在一起!”

沈千千愣了下,想着,这两人平时都是形影不离,陆小凤现在这么反常,难不成两人吵架了?哎,都说女人一个月总有那么几天情绪失常,看来男人也是啊。

沈千千伸出小胖手原本想拍拍陆小凤的肩安抚安抚,伸到一半的时候才发现距离目标太遥远了,只好尴尬地把手抽了回来,装作很深沉的模样建议道:“我记得我们山中的女妖说过,如果心情不好,可以多喝点乌鸡白凤汤。”

陆小凤的眼神如刀。

“咳咳……”沈千千继续厚着脸皮开导道:“我猜你是和宝蓝道长闹矛盾了吧。其实我有时也会有那么一小会不喜欢师父,比如说他这几日忒严格了,白天让我练剑,晚上又要我独自去柳府蹲点,我一天睡觉时间不超过两个时辰,看看……眼睛肿的都快成核桃了。”

沈千千苦着脸叹了口气,又继续说道:“可是我却不会生师父的气,我知道他是为我好。一道刻骨铭心的灭门之仇摆放在心中,以后又如何能健康成长?我了解师父,所以他对我再冷漠,我也不会生气,我知他,更明白他在我心中的重要性。我想宝蓝道长在你心中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存在吧?”

陆小凤被沈千千的一番话怔住了。等他反应过来时,沈千千早已走远了。

陆小凤苦笑了一下,就是因为太过重要,所以他现在才心乱如麻啊。刚才看见宝蓝扮成柳老太太那瞬间,他心里竟然有了“如果他是个女人就好了”的想法,这想法吓得他不轻,所以慌乱间才从柳府逃了出来。以往,他对宝蓝也有些异样的感觉,但他认为那是种朋友间的喜爱,可今日,他竟对她产生了那样的感觉,他还有何颜面继续面对她?

他心不在焉地走进客栈。

他自然是不会去怡情院的,世人虽都给他安上风流的名号,可他除了查案,还真没怎么去过风月场所。他也不知当时是为了赌气还是为了什么找了个这样的借口离开柳府。他一直认为自己对美女才感兴趣,这次居然对个男人,还是自己的朋友感兴趣,他觉得自己需要静一静。

“老板,给我来坛酒。”

酒,对于现在的他来说真是再好不过的东西。

当西门吹雪看见喝的酩酊大醉的陆小凤时,眼神闪过一丝讶异,天底下让这陆小凤忧愁的事,恐怕还没有几件。

“怎么一个人在这喝酒?”

陆小凤看了看西门吹雪,招呼道:“朋友,过来陪我喝两杯吧。”

西门吹雪坐了下来,虽然他现在不想喝酒,但陆小凤是他朋友,这个理由已足够。

陆小凤没说他喝酒的原因,西门吹雪自然不会再问,两人默默地喝着酒。

平日里,让宝蓝在凳子上坐一天她都不会觉得有任何为难。可今日,凳子上却似乎有钉子让她怎么也坐不住。

“追命,我可不可以出去一下?”宝蓝对着身边的追命请求道。

追命断然拒绝了,“不行。我们只在这柳府内布置了天罗地网,你出去的话太危险了。”

宝蓝神色黯然了下来。

“我知道一直呆在这的确无聊,不如我给你表演喷酒术。”追命笑着提议道。

宝蓝虽不感兴趣,但面对追命一片好意,还是点了点头。

追命从内室拿出一坛酒来,猛喝一口,对着院内一棵柳树喷去,那柳树树干上瞬间便出现了一个洞。

“好厉害!”宝蓝惊叹道。

追命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这是我的独门绝技,你喜欢的话,我可以教你。”

宝蓝突然就想起陆小凤笑着说,“我可以教你我的灵犀一指。”

宝蓝心里突然一酸。喃喃道:“追命,你不如教我怎么喝酒吧?总听你们说酒能解忧消愁,我也想试试。”

追命豪爽的笑了笑,“这天下没有比喝酒更容易的事了,你多喝两口就会爱上酒的滋味。”

说完,追命把酒坛子递给了宝蓝。

宝蓝拿了过来,看着追命鼓励的眼神,犹豫着喝了一口,却差点呛得眼泪都出来了。

“慢点……”追命轻拍着她的背。

“骗人……”明明更难受了。宝蓝弯着腰捂着心口喃喃道。

陆小凤和西门吹雪从下午喝到了夜幕降临。

陆小凤喝了很多,忧愁却有增无减,头脑也越发清醒起来。清醒到他知道西门吹雪人在这里,心却已经不在了。

他从来也不是一个让朋友为难的人。于是他站起来对西门吹雪说道:“今天算是喝够了,我先回房间了。”

西门吹雪点了点头。

等他往房间方向走了两步回头一看,西门吹雪果然不见了。

陆小凤突然开怀了,连一向无情的西门吹雪都不愿压抑住自己的心意,自己又何必要想那么多为难自己呢?

想到这,陆小凤笑了笑,笑的如星空般灿烂。

他提身施展开轻功,快速往柳府飞奔去。

紫衣一闪,便消失在黑夜中。

作者有话要说:  中秋节要和家人出去游玩,更新不能保证,请小天使们多多包涵。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