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之谦入院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已经三个了,没有一个人坚持超过5分钟的,难道真的要我们老大出手才搞得定他,我们班这个同学的cao作也太犀利了吧!”小薛之谦入院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伟一手搭着教授的肩膀,有点羡慕道,尤文站在旁边,没有说话,表情跟小伟也差不多。

十几分钟的时间,倪翘楚就已经连下三城,而他自己的cao作的英雄虽然有多次红血逃生的经历,却硬是一次都没死过,让两个人都不知道该感叹是这家伙运气好还是cao作好了。

两个家伙从看了倪翘楚的第一局后就知道自己不是人家的对手,所以每次倪翘楚又以3:0的比分碾压对手时,两人都会不由自主的回头望向cup锋的方向,才入伙半天的两人已经将cup锋当成了大哥,的确,hust这伙猥琐青年中,也只有始终淡定沉稳、目光犀利的队长大人才有那种睥睨群英,让新手折服的领袖气质。

听到小伟的话,林教授那张故意摆酷的面瘫脸也有些动容,摇了摇头说:“我以前也看过不少hust的比赛,单论solo来说,你们队长也难说能稳赢这家伙,而cup锋在hust队中还是主打中单的,应该就是solo水平最高的一个了,所以这次你们可能会有麻烦了。”

这时候,许桃夭却也跑到这边来看热闹了。

因为刚刚被倪翘楚打下的那个家伙也是地狱火网吧的一号强人,比赛id叫may,计算机学院的院队老大,一个号称专注solo三十年的头马级人物,在去年的华工杯附加的趣味solo大赛上还进入了前三,虽然cup锋等人没有参加那次的solo赛,但校队中还是有不少喜欢虐菜的家伙跑去爽了一把,结果却是被may这个家伙中途做掉了两个人,杀到了前三。

虽然被may这个家伙做掉的两人只是hust的二线,但这两人可不是小伟和尤文这种误打误撞混入校队的菜鸟新人,而是从层层选拔中脱颖而出的强力备胎级选手,综合实力也都是很牛叉的,may能连续搞死这样两匹人,无疑证明了他的实力。

毫无疑问,may同样是在计算机院队担纲中单2号位,不过may这个家伙对线有个毛病,很凶猛,而且认死理,要么他在对单中将对方打崩盘,要么他就在中单时被别人打崩盘。中单英雄是中期带节奏时最重要的点,对战局影响力无疑是巨大的,所以计算机学院和其他院队的比赛,往往特点也是很鲜明,输赢往往在20分钟前就能确定,要么是may在中路将别人打崩,然后跑到边路继续兴风作浪,将对方打的三线崩盘,要么就是may在中路被别人打的生活不能自理,队友扶都扶不起来的那种,大家一起跟着倒霉。

好在may这个专注solo三十年的家伙中单能力绝对不是盖的,除了校队的几个变态级人物,也没几个人能拍胸脯说可以完虐他,所以计算机学院总的来说还算是一支强队,却始终难有登顶的机会。

dota毕竟是五个人的游戏,may这种solo能力强大,大菊观却明显欠奉的家伙自然是没法进入校队的,这种人是队伍中的最强点,其实也是最弱点。但是,他的solo能力却绝对达到了校队级别的,所以,当may这种强人也在四分多钟时被倪翘楚3:0完杀后,所有长混地狱火网吧的人都明白了一点:眼前这个挑场子的小白脸,除了做鸭会是一把好手外,玩起dota来也是个强人。

没有人再主动上前送菜了,所有人都望向了cup锋那帮人所在的方向。

看到就连专注solo三十年的may也在不到五分钟的时间败了下来,cup锋有点意外的望了倪翘楚一眼,映入眼帘的却是对方一个毫不掩饰的挑衅眼神。

hust战队的队长大人只是微微的笑了笑,对黑金平点了点头。

黑金平的综合能力已经跟校队的一线队员差不多了,但cup锋那么看重黑金平并不仅仅因为如此,还因为天赋。

dota其实并不是一个简单的游戏,玩好这个游戏需要认真练习就能做到,可在所有努力练习的人中再想比其他人玩的更好,就需要天赋了。比如正常的补刀谁都能在刻苦练习后做到正反补大部分全收,但有几个人能在三个电脑ai的抢刀下做到这一点?很多人做不到,但有人能做到,这就是天赋。

而在dota比赛的五个位置中,solo位是最需要天赋的。

别的不说,单是劣势下的心理压力和翻盘的信心就不是一般人可以拥有的,而黑金平,这个喜欢怒送一血却还能经常在线上劣势的情况下完成大翻盘的家伙无疑拥有了强大的心理素质。

而这一点,在dota对局中极其重要,如何在对手的压制和挑拨下还能做到一丝不苟的补刀,恰到好处的点人和没有失误的走位,其实是一门学问,直接决定你的对线能力。而单论solo,补刀犀利而且心理稳健的黑金平其实已经是hust队中仅次于cup锋的高手了。

cup锋和may交过手,虽然may每次都会很快被他打崩,不过那只是may这个家伙打的太耀,在实力高出你很多的人面前,你越是强势只会死得越惨。不过cup锋也很清楚,may

的实力还是有的,may的强势虽然有点不分死活的嫌疑,可大部分情况下都是他把对方弄死,像这种被别人很快弄死的局面只能说对手的实力确实高出他一截,hust队中单论solo能赢may的也有好几个人,但明显高出may一个档次的,则只有cup锋和黑金平两个人了。

至于倪翘楚表现出来的那种“狂”,cup锋心里是真的不在意,谁没有年少轻狂的时候,cup锋其实还是很欣赏倪翘楚的,只不过他已经跟着hust在职业联赛中打拼两年了,早就明白:这个世界上的天空永远比你看到的更广阔,所以他的轻狂早就沉淀在无数的失败与无奈之中了。

曾经还有个兄弟跟cup锋说过一句交心的话:当你没有取得成绩的时候,别太在意你的自尊。

这个社会,真正混过了的人才能学会适度放下自己的骄傲。

黑金平坐下的时候,cup锋也从自己的机位前站了起来,走到了黑金平的身后观看两人的对局。

这场双方很有默契的都选择了影魔,不过刚看到开局,cup锋就暴跳如雷差点没一脚踹死黑金平这个死胖子,因为这个二货飞快的把所有钱都花光后就立刻出门了,只不过所有在他后面围观的人都看到,这货是cao作着他的影魔直接往天灾泉水a了过去!

送一血!

小兵还没刷新,系统就提示:天灾军团杀死了hust_bd,天灾英雄分到205金钱!

紧接着这个胖子复活后就跑在高地塔前h住等着卡兵,同时还在公共频道打出了一句话。

“听说你穷的连鸡都召不起,我就送你200块的piao资吧!”

如果说倪翘楚出门不买鸡,一开始就打算只凭借身上带的那点补给品把对手打崩的举动算是狂妄的话,黑金平还没正式开局就送对手200块钱的行为就是**裸的藐视了。

在围观的众人的爆笑声中,校队的反击已经无声无息的展开了。

比赛开始第32秒,两边小兵才终于在河道中间交上火,而兵线的接触因为双方的卡兵比正常时间足足晚了12秒!

前期的局面平稳到沉闷,因为初始攻击力的低下,两边干脆都懒得用普通攻击点对方,前两波的8个小兵,黑金平2正补4反补,倪翘楚2正补5反补,两边算是卯上了劲,都是反补数比正补数高,这无疑是很虐心的一种情况:大家都没什么经验和金钱。

而随着补刀数的增加,两边的攻击力也渐渐提升起来,这个时候,无论谁想补个刀,都会被对方a一下,而对影魔这种前期急需积累灵魂的英雄来说,补到刀显然比消耗对方更为重要,但双方的走位都恰好能保证自己在对方上前补刀时能跟着多a两下,很快两边就变成了互残局面。

秦松都有点感慨了,黑金平穿着一身黑set桖和长裤,倪翘楚则是一身白se着装,两个人真的好像天生对立一般。而开始时候短暂的不温不火的局面更像一种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秦松都怀疑两个人是不是有什么深仇大恨,因为从第二波兵线来了之后,双方就没停过对耗,两个影魔好像除了在走位,就一直在做着攻击的动作,大部分时间在a对方的英雄,小部分时间在有小兵红血可以补到的时候混个补刀。不到两分钟,双方的吃树就消耗的差不多了。

两分半,又是一波对拼后,黑金平回头直接吃下了大药膏,倪翘楚趁着这个机会,将兵线控到了天灾塔前却不进塔的范围,这样就可以避免因为防御塔的高攻而抢不到补刀,但他的走位似乎略有失误,被小兵连着摸了几下,血量进入jing戒线,这个时候双方都达到了三级,黑金平只要跟上两记影压打中,就有机会拿下倪翘楚的第一滴血。

秦松看到这里突然有点疑惑,因为他隐约觉得哪里不对,而他发现好像林教授也皱了皱眉头,不过这个时候当然不能公开讨论。

黑金平依然毫不犹豫的跟上了,虽然倪翘楚的反应也很机敏,很轻快的拐进了树林,不过黑金平这时候的血量还是很健康的,他略微调整了下角度,顶着塔的攻击,两记漂亮的盲压全部命中!收掉了倪翘楚的第一滴血,同时升到了四级。

此时的黑金平承受了防御塔的四次攻击,血量濒危,他立刻回头,但天灾一塔却已经亮起了传送光环!

竟然买活tp!

落地的倪翘楚只用了一记最远距离的c炮就杀掉了黑金平!

秦松终于明白,倪翘楚之前的走位失误是故意卖的一个破绽!

solo中有一种说法叫做后来居上,就是你先杀死了对方的英雄,获得经验,等级提升,转过头却又被对方杀死,那么对方获得的经验值会比你更多。

这很容易理解,杀死一个四级的英雄获得的经验肯定要比杀死一个三级的英雄获得的经验更高。

前面的对局,两边其实一直打的旗鼓相当,正反补数据相差不大,所以经验值和等级也几乎丝毫不差,倪翘楚的经验甚至要稍微多一点,黑金平杀了倪翘楚后,等级升到了四级露头的样子,而倪翘楚买活反杀回来后,等级却已经升到了四级半!

而且,现在的兵线刚好在他面前!倪翘楚稳稳的将这波小兵正反补全收,马上又升到了五级!

这个时候,黑金平却不能买活,因为近卫的塔前并没有一个红血的影魔等着他来收人头,甚至兵线都不在自己塔下,自然复活的时间也只有十几秒而已,选择买活无疑是亏本生意。

但,不买活?也已经亏了。

看着倪翘楚已经到达五级,黑金平已经明白,自己还是被对方给算计了。

对影魔这个英雄来说,3级,5级,7级都是它的关键等级,从英雄等级达到5级开始,sf已经具备了单杀能力,因为单次影压的伤害已经达到200多点,而sf总共可以在瞬间放出三记影压!前期没有一个5级英雄能扛住这种级别的伤害,因为5级的影魔除了影压的高魔攻,还有着两级支配死灵带来的额外20多点物理攻击力加成。

而在影魔对中的时候,先一步达到五级,而且是整整领先一级经验先到5,无疑是极大的战略优势!

高手对决中,这种优势几乎不可逆转,因为落后的一方即使全吃一波兵的经验依然不能升到五级,而五级的对手会让你这样轻松的混线么?当然不。

稍后的对决中,黑金平的影魔深切的体会了这一点,倪翘楚继续着完美的控线表演,全收一波兵后,因为死亡而丢掉的灵魂也重新补满,所以他干脆就站到了近卫河道的高地,将黑金平与兵线分割开来。

整整两拨兵的经验,黑金平都没蹭到!

无奈的他只能回去卡兵,试图将兵线控回塔下,但倪翘楚的装备优势却在这段时间累积起来,结果就是,黑金平辛辛苦苦卡了两拨兵终于升到五级后,却被倪翘楚已经装备了假腿的影魔越塔又强杀一次!

倪翘楚升到了七级!

再次复活的黑金平还打算继续,而cup锋却按住了他握着鼠标的手,摇了摇头。

的确,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了继续下去的必要了,七级的影魔,单次影压的伤害就达到了三百点,更别说100点的普攻,黑金平只要上线,倪翘楚就可以毫无顾忌的直接上前压制,而黑金平的血量,根本不能能扛住倪翘楚的爆发,而对方装备了力量假腿的情况下,黑金平反杀的希望也没了。

虽然有点不服气,不过黑金平还是稳稳的打出了gg,起身让座。

倪翘楚却冷冷的看了这个胖子一眼,嘴角扯出一道讥讽的冷笑。

送一血?以为送一血就不需要任何技术含量了么?

cup锋已经坐到了倪翘楚的对面,不过他并没有马上开始游戏,而是微笑的做了个自我介绍。

“我叫王剑锋,现在是hust战队的队长,常用id是hust_cupf,对面的,踢场子至少也报个名号吧?”

“倪翘楚。”白衣卿相的冷少年头也不抬的吐出三个字,然后又补充了一句,“新生”。

cup锋竖起四个手指头,道:“从开始到现在,你打了四局,都是影魔打影魔,都赢了,很不错”,然后他微笑的摇了摇头,“但我们打了这么多场职业比赛,一共也遇到不了几场有影魔的比赛,而且那几场当中,没准还有不少是对方的。”

“你到底想说什么?”倪翘楚终于抬起头,依旧是冷冷的目光,瞥了cup锋一眼,带着点不耐烦。

“呵呵,我想说你影魔打得很好啊!”cup锋很无耻的夸奖了对方一句,结果就是倪翘楚又低下头盯着屏幕。

“但是影魔打影魔完全不能代表dota,甚至不能代表solo,仅仅只能代表影魔而已。而这个游戏甚至远不是90多位英雄那么简单,她还有更多。”cup锋话锋一转,语气也犀利了起来。

而倪翘楚听到这句话却开始冷笑了:“你是不是想说我solo打赢了你也没什么用,dota是五个人的游戏,是不是非得我凑一支战队出来灭了你们,你才心服口服?哦,我差点忘了,那样只能说明我队友比你们强,还是不能说明什么。”

cup锋抓了抓头,似乎很烦恼的样子,叹了口气说:“年轻人,你想的太多了,你既然一个人来的,那我们要比的自然是solo了,不过我一向不喜欢影魔这个英雄,也很少专门练solo,不如这样,我们自己都选自己擅长的英雄,就像cw中的中单一样来打一场。”

“好!”

倪翘楚已经懒得跟对方废话了,就算换了影魔他也不认为自己的solo能力会弱多少,计算,布局,补刀基本功,心理扛压这些影响胜负的因素可都是跟英雄无关的,何况对方只是自己不擅长影魔,不会选择使用影魔,而并没有禁止自己用影魔,就算前面自己赢了的那四局都只能证明自己影魔打影魔很厉害,但下一局自己依旧使用影魔,如果能打赢这个cup锋选择的英雄,那么对方想必也无话可说了吧。

没错,倪翘楚打算下一局依旧使用影魔。

影魔是很全能的一个英雄,二技能支配死灵,通过补刀可以让影魔不靠装备也能很快拥有碾压所有英雄的高攻,一技能影压兼具伤害爆发和aoe输出,并且具有三个duli的冷却时间,大招更是后期可以秒人的存在,这使得影魔中单时几乎可以不怵任何英雄,倪翘楚相信凭借自己的cao作和走位,即使cup锋选择以无耻推线成为solo赛中一霸的育母蜘蛛,自己也完全不虚。

cup锋没有选育母蜘蛛,他选的是bane痛苦之源。

看到cup锋的这个选人,倪翘楚立刻冷笑了一下。

想用二技能“蚀脑”打线上消耗压制么,哼,再加上三技能“噩梦”的超长时间控制,到六级后就可以无脑杀自己了么?无法压制自己的发育,随便出点撑属xing的装备,影魔六级也不是那么好秒的,更何况影魔的伤害都是瞬间爆发,痛苦之源杀人不成也很有机会被自己反杀掉!

虽然英雄劣势是肯定的,但倪翘楚觉得自己完全不怕痛苦之源,尤其三级之后,自己就可以利用出众的攻击力完美压制对方的补刀了,而在五级自己就已经拥有了击杀对方的能力,而痛苦之源六级之前是完全没可能杀死一个注意走位的影魔的。

秦松看到两边选人的时候就摇了摇头,觉得倪翘楚这局肯定要悲剧了。果然cup锋一级的加点和出门装跟他想的一模一样:一级虚弱,降低敌方20%攻击力,降低敌方1点/秒的生命回复速度,而痛苦之源的身上带了整整四个小净化药水。

到了线上,两边隔河相望了一会,等到第一个红血小兵出现的时候,cup兜头就是一个虚弱甩到影魔头上,初始攻击力35——41的影魔攻击上限立刻变成了32,而痛苦之源仅仅白字代表的攻击力的下限就已经是51点。

cup锋悠闲淡定一丝不苟的补完了第一拨兵,完全无视影魔的存在。

而影魔,试想两个水平都很高的选手之间,攻击力相差20点,拼补刀结果会怎样?

cup锋完全不用考虑影魔普攻造成的压力,也不用考虑怎么走位,他唯一需要专注的就是补刀,而他也的确做到了几正反补全收的程度,当然他漏掉了一个正补,因为他更注重的是反补。

这只是开始!

cup锋干脆一心专注反补,正补能收就收,不能收只要不让倪翘楚收到就可以了,很快他先一步到达了三级,毫不犹豫的学了二级虚弱,效果:减少敌方40%的攻击力,降低他2点/秒的生命回复速度。

这个时候,倪翘楚连跟小兵竞争补刀都显得吃力了,因为中了虚弱的影魔,现在攻击力上限也才只有20出头。

然后是三级虚弱……

在cup锋到达三级后,倪翘楚的补刀就只能靠影压维持了,但影魔的魔法值只够三次,所以他的补刀数就是3。

cup锋就这样一路嗑着小净化,用补刀上的绝对压制,废了倪翘薛之谦入院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楚的影魔。

而等到痛苦之源6级之后,没有装备、没有等级也没有魔法的影魔只能远远退开。

装备和等级的差距持续拉大中……

这场比赛已经不用打了,cup锋的控线几乎做到了完美,即便倪翘楚回头去卡兵,把兵线控到己方塔下,cup锋也会直接越塔过来将影魔赶出经验区。

gg!

hust的反击,老辣而犀利!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