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夫雷亚4p事件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你自己的心呢?”天觞、伊墨和帝下同时喊出。26dd.cn书友整_理*提~供

乙蜜呆愣的看了看天觞手上的心,一时间不知道应该死过去还是继续回答他们的问题,“那个心会疼,我不要那个,所以我就做了这个,这个又漂亮又不会疼。”乙蜜老老实实的回答。

三个男人同时摸了摸额头,他们有过n种假设,都是别人强挖了乙蜜的心,却没想到是这个原因。

甲纯的眼睛也不可思议的看着乙蜜,她就说这丫头怎么没心没肺,有时候也没脑子,却没想到是这个原因,如果,如果她当初也如乙蜜一般,弃绝自己那颗火热的心,是不是也会得到自己想要的幸福呢?

“蜜儿,你怎么这么傻,你把你的心扔哪里了?你知不知道没有心的妖很难修成正果的?”甲纯略显焦急的道。

其实乙蜜不算没脑子,她衡量过,最终还是觉得比起心疼,修不成正果算不上什么。

天觞将乙蜜的心轻轻的放回她的胸腔,人毕竟不能离开心太久。不过乙蜜的心算是死的,但是他们三人的心算是活了,一直以为乙蜜不爱,如今算是明白了她是没有心,并不是没有爱。

乙蜜想了想,“扔进魔窟了。”

众人绝倒,这丫头能狠下心将自己的心脏活生生的挖出也就算了,可是她扔的地方也绝了。

魔窟,一个连魔界人都不敢轻易*近的地方,那就仿佛是一个宇宙巨大的黑洞,周围旋风围绕,*近的人和物都会被无情的吸入魔窟。从没听说过有人活着出来过。

“我不想要她了,自然要扔得远一点儿。”乙蜜虽然无知,但是不傻,她地真心要是被人捡了用来对付她,那真是要悔不当初的,即便是毁了也怕有人力量强大得可以复原。就仿佛人的魂魄散了只要努力也可以搜集,她的心只有扔入魔窟最安全。

谁也拿不到。

天觞、伊墨和帝下一时间都变得十分的沉默。

“天觞,我不允许你去。天帝只有你这么一个血脉,你要是去了,以后谁来继承天帝的位置?”王母看出了天觞地决定。

“哥哥……”紫泉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却仿佛巨钟一般敲在伊墨的心里,紫泉有多少年没有主动和自己说话了,不过都是自己应得地报应,如果不是他一时鬼迷心窍,伤了她,她又怎么会在天觞面前永远觉得抬不起头。才不得不去魔尊那里当内应。

紫泉含泪摇头,血缘是怎样都无法斩断的感情。

帝下没有任何的疑虑,闪身便失去了踪影。

天觞和伊墨跟着便射了出去。

只有甲纯和金狼已经退到了人群的边缘,在众人不注意的时候,悄悄的离开了。

王母经历了几十万年的风波,依然屹立不倒自然有她的长处,她初时看到乙蜜的狐狸身,又因为伊墨以前一直说乙蜜是狐狸。所以她才会武断地下结论。

只是如今这般看来却并非如此。甲纯应该也不会喜欢狐狸,为何却要领养乙蜜?

王母领了乙蜜来到天界只有她能开启的前世今生镜前,以乙蜜的灵血诸如前世今生镜的背后的凹槽里。当八卦图案的凹槽被乙蜜的血注满后,前世今生镜便能追寻她的来历,由近及远。

只是如此一番,乙蜜地命大概也要少掉一半的,前世今生镜的开启本来就有违天和,本是魔界之物。十万年前地仙魔大战里。天觞除掉了那一代的魔主,抢得了前世今生镜。被王母独自看守了起来。

而天觞也正是因为此一役立了大功,不仅让紫泉里应外合,伊夫雷亚4p事件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而且消灭了魔主,才得意登上天帝的宝座,这个位置从来都是能者居之,否则以天觞的风流和恶名,早就被人轰下台了。

镜子上最先出来的便是,伊墨同甲纯联合,以神器伪更改了乙蜜的真身,这便才有了王母怒火冲天地一幕。

这其中地纷纷扰扰王母实在没有心思看,她只想快的找到乙蜜地来历,她直觉的认为,这里面藏着不为人知的阴谋。

终于找到了。

乙蜜最初的画面,定格在一个繁华的宫殿里。

那里有一个开满血芙蓉的池子,有一朵格外的魅惑。

那是一个至狠的女子的骨肉和另一个至情的男子的血滋生出来的花。

王母惊吓的后退,魔界之主向来不分四界,要的只是具有极端魔性的那一个人。

历代的魔主中,有嗜血的血魔,有贪钱的金魔,有贪色的色魔,但是只有情魔被预言为最有可能统一四界的魔主。

而乙蜜的生命正是从那朵花开始的。

有谁说过魔就要嗜血夺命,这是多么大的误区啊,所以她们苦苦搜寻了十万年,都没有找到下一代魔主并加以毁灭。

其实她早就出生了,以她们都看不懂的方式,进行着她统一四界的愿望,而这一次,乙蜜未必知道她的宿命就是统一四界,也许正是因为她的无知,她的不争,才可能实现这盘古大神开天辟地以来魔界从没达成过的愿望。

王母赶到的时候,甲纯和金狼正站在魔窟的边缘,而魔窟的洞口正在逐渐变小,小的连针都无法插进去了。

“不!”王母大喝。

甲纯笑得花枝乱颤,“哈哈哈,我们终于成功了,等着吧,如今便是我们魔界的天下了。”爱,一个让神仙也可以堕入魔界的东西,她早就成魔了,在十万年前她被无情的伤害那一刻,她就成魔了。只是她没有能力反伊夫雷亚4p事件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抗,所以她才要带着伤痛活到现在。

“是你一手安排的?”王母指着甲纯地鼻子。

“是,是我。”甲纯笑得没有理智了。

正是她将痛苦加诸给乙蜜的,她便是害得乙蜜不得不挖心的罪魁祸,她早就知道乙蜜喜欢上了牵牛,可是她是无论如何不能忍受乙蜜爱上这样一个平凡的男人的。她注定是要为她甲纯的复仇计划而踏上征服四界地路的。

否则乙蜜怎么可能知道那么多魔窟的东西,能够去到魔窟,这都是她一手安排地。

为了掐断乙蜜的情丝。对于一个乳臭未干的牵牛,要让他拜倒在甲纯的裙下自然是轻而易举的。

她经历过这种爱情的伤痛,所以便能预知以情入魔的乙蜜自然会伤得更深,深得她不想再要自己的心。

金狼一次幻出人形,俨然就是上一代魔主的儿子。十万年前地仙魔大战,他父亲死的时候,他还在她母亲的肚子里,一个他父亲从没正眼看过的女人,却为他父亲保留了最后一滴血脉。可惜只有乙蜜还是没心没肺的笑闹着。

只有天觞知道,在乙蜜那颗血肉筑成的红色心脏里,还有一颗金刚钻,上面刻着天觞二字。

所以她饮下忘川水,忘掉一切,醒来后一个却能叫出天觞哥哥。

只是乙蜜自己知不知道她的心里还有一颗钻石,就成为了永远的秘密。

声明:这个后记即使单订也不算钱的哦,所以俺就废话几句。

锅盖大明我早就买好了,是钛合金的。

怕大家看了这章后再不看俺的后记,所以我还是写在这里吧。

这书从成文开始,偶就预定了俺的男主,俺舍不得放出来,所以先放了伊墨和帝下,结果导致现在男主得票最低,大明我要顶锅盖的局面。

人家想说的是,每一次的n文,都是要求女主自己选择,我是平凡人,我经常为中午是吃红烧肉还是回锅肉烦恼,我一直希望,红烧肉和回锅肉主动跳到我碗里,双向选择,它们也可以选择我啊。

所以我就想,当乙蜜无法选择的时候,便只能将这艰苦的担子扔个男主了。

爱情只有输赢,没有对错。

你赢了,爱情便是你的奖杯,你输了,爱情便是你的坟墓。

这问,显然是天觞技高一筹,他没有赢得乙蜜的心,不要紧,他给她造了一颗。

大明偶的思想极度变态,从来都是信奉,“我爱你,与你无关”的理念的。

天觞爱乙蜜,不管他用什么方法让乙蜜也爱上了他,他自认便是完美了。

只是长夜里,他是不是也会经常惊出一身冷汗,生怕乙蜜和他的儿子们**了?

每一对幸福的情侣背后,也会有着属于他们的不可为人触摸的痛楚。

其实,我想说的是,这样是不是算是虐天觞啊,偶让偶家乙蜜虐他长长的一生?

好吧,我在强词夺理!

那个,那个,那个,如果看了结局,还想看伊墨、帝下、天觞番外的同学请留言和投粉红票。

那个,那个,那个,不是我不想写,是怕大家看了结局以后就不想看番外了。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