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M翘臀后进式动态图集

东方天际悄然明朗,鸡鸣四起,鸟雀争鸣。一切如常仿佛是最正常不过的一个清晨。

聊了一夜的几人,唯南灵一人支持不住酣享梦乡。朝歌见她睡去,接下来要说的事,在未对南灵知根知底之前还不能让她知晓。于是施了困魅诀将南灵元神封住,耳目闭塞。

兴禾知她定是有十分重要之事,遂收起了嬉笑面孔。见她面色凝重,已猜到七八分了。

“老梧桐,有些事情我一直难以向你说明,可现在我必须让你知道这一切!”朝歌目中坚决令他隐隐担忧。

“歌儿你若着实难受,便不必说。老夫也能猜到七八分。”

“不!我要说!他们既做的出,我为何说不得!”

在场的夜云瀚君乃至兴禾皆被她这般歇斯底里模样吓到。自与朝歌相识,她一直是理智快活的。如今见她泪水决堤歇斯底里地控诉,当真让人心疼。

即便心痛难耐,朝歌也选择哽咽着把话说完。“当年父神为了你父帝,去了木灵行宫求取山魂灰救你母亲,可谁能想到,天后早已设好陷阱等着父神前来。父神一生磊落,虽被冠了风流多情的名声,却终是清清白白……”说到这里朝歌抽噎着,一双眼红的滴血直直望着夜云。

“那女人,封住了父神一身修为,将他困在身边,做了半月禁脔……”朝歌声嘶力竭,再控制不住情绪。在座三人都未曾想到裕华有过这番过往,兴禾心中抽痛,裕华那般白玉无瑕之人,竟被折辱至此……

夜云心中隐忧,此事因父帝而起,那么……

朝歌冲到夜云面前,揪紧他的前襟。“父神没能将山魂灰带回,误了你母亲的时辰,而父神当时并未多加解释,你想啊,那般耻辱经历,有怎能云淡风轻说与别人。是以,你父帝便以为是父神妒忌他娶了你娘故意如此,将父神视做杀妻仇人,便是我也未放过,将我置于寒冥地狱,杀了我的孩子,废了我一身修为……”

夜云伸出手想抚去她眉目间的恨意却被她挣脱。

“别碰我!”

“歌儿……”

“如此说来,父神遇难你血族上下皆难辞其咎,如今父神生死未卜,若是父神殒身于世,那你们便是帮凶……”她说的越发激动,胸膛剧烈起伏,朝歌只觉眼前发黑,踉跄一步勉强站着。

兴禾心中不忍,上前将她与夜云分开。“丫头,别说……”

“不要拦我!”兴禾一句话未说完整便被她堵回去。

“你们都以为我疯了是不是?错了,我比任何时候都清醒。”

“兴禾你可知我生母是何人?”朝歌眼中依旧湿润,然泪却流不下来了。

兴禾疑惑,心中不安更甚“你生母自然是老夫的小师妹暮瑶啊!丫头怎会如此问?”

“当年父神被囚做禁脔半月,天后因此有了身孕,而我,便是那次耻辱的结晶。”朝歌至今才发现自己是何其可悲。

兴禾脚步虚浮,跌坐在竹凳上。嘴中喃喃说着:“不可能,这不可能,歌儿你定是搞错了,老夫当年亲眼看到暮瑶大着肚子被师傅赶下山,也亲眼看着她将你抱来,怎会有假?”

朝歌走到他跟前,握住兴禾攥紧的拳头。“我也不愿相信,当年暮瑶娘亲确实身怀有孕,可并非父神所为,先前暮瑶娘亲曾下山历练,回玄清观途中险遭蛇妖奸淫,好在父神及时出手相救,暮瑶娘亲为了报答父神,答应帮他隐瞒我的身世,父神让她寻个贵人助我渡劫。那个贵人便是你。”

兴禾眼中盈满泪,心痛欲裂。“暮瑶,你竟连我也骗了……”

“老梧桐,父神精心筹划,为的不过是让天帝天后罪行昭告天下,让天下少些战火,如若他们活着,六界定会生灵涂炭!这是你我都不愿见到的。”朝歌想让他明白,如今最大的敌人是天帝。

兴禾抬起眼看着蹲坐面前的朝歌,何时变得这般陌生?

“歌儿,你变了”眸中带着的痛惜让朝歌看不懂。

“你可愿助我?”急切地望着他。

兴禾轻抚去她的手。朝歌心中一顿。“丫头,若真如你所说,裕华为了你让暮瑶以身试法,一功一过暮瑶便不再欠他。可暮瑶因裕华而死,老夫无论如何也无法原谅,你又让我如何助你。”

朝歌难以相信这番话是兴禾所说。

“丫头,如今你已被仇恨冲昏头脑,你可知天帝上位十几万年,最不缺的便是手段与兵力,你又如何与他抗争?”

“如何抗争?呵……此事你不必过问,只需全力助我。”兴禾所说朝歌与回来路上已经思量清楚,她如何不知此行凶险。

“你要如何做?”瀚君好容易消化了这些秘密,当下也决定全力相助。

“瀚君,朝歌心知对你不起,只是这一生终究是要欠着了,你不必问我会如何做,我也不愿你再为我犯险,今日一番话你只当听了个跌宕的故事,烂在肚子里便好。”

夜云明白,朝歌最是怕亏欠瀚君。只是如今自己这番处境又当如何自恃。

瀚君微恼。“我早说过,你不必与我客气,况我为你做的那些皆是心甘情愿,你又何必说这些折磨我。”

朝歌心中不无感动,可,“你便是不为自己考虑,也当为河界众生着想,朝歌不能牵连无辜。”

瀚君心知若战事来临会有何后果。“天帝的野心我早有耳闻,为统领六界战火不断,四处民不聊生,拨乱反正也是六界心愿。我河界又怎能置身事外?”

几人都明白,瀚君说得没错。天帝行事霸道,六界内怨声载道,反骨遍起。奈何势单力薄,又分散各处无统领谋略遂一直蛰伏不动。如今若有人主动站出担起拨乱反正的大任,想必会一呼百应。

只是眼下朝歌乃是一介女流且势力单薄,虽有血族与河界两大后盾,然这后盾还是单薄了些。如何让他们信服?

朝歌思量片刻,想到魔界向来与天界不和,且先前嫦娥与北冥下凡降妖时,已然察觉魔界的蠢蠢欲动。想必天帝早有所防备,那么魔尊不可能不知,自会设法应对。因而天魔两界看似风平浪静,实则暗涛汹涌,若能得魔界相助,此番胜算就有了七八成。

www.77dus.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