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木马上

正准备要出去,就听见急忙的跑步声。

“刘天鸣,你给我回来。”辛辰厉声喝道的抓住刘天鸣胳膊就往回拽,“啪”紧接着又是一记耳光重重的扇了过去。

刘天鸣捂着脸委屈的叫道:“干嘛打我,你谁啊。”

“不用管我是谁,首先你得听我的话回到密道里,等庄主回来。”说完就准备去提刘天鸣的衣领。

刘天鸣岂是能听话的主,使劲把辛辰推到了一边,侧身去到了密道外边不见了踪影。

辛辰正要追去,但又向后看了看,左右为难中,他使劲跺了下脚“不管这小子了”转身朝着原路回去了。

隐隐约约中,一个身影从密道旁的石像后面跑了出来,跟随刘天鸣的方向去了。

在快步的往中央大门跑去时,刘天鸣摸了摸胸口的护身符,这是姐姐送她的,每次姐姐遇到危难之时,护身符就会热起来,这次不一样,热的有点发烫,心里顿时担心起了姐姐。

突然,刚要打开大门,一双血红的手扒住了门槛,吓的刘天鸣立马瘫软到地上“啊,谁?”他定睛看了看,发现是个人手,忙的站起身去扶,是纳兰静。

纳兰静躺在刘天鸣怀里很虚弱,脖子处还有被抓伤的疤痕,眼神迷离,她抬起发抖的手,摸了摸他,感觉是人后,立马就抱住刘天鸣不撒手,嘴里还念念碎语“不要,不要,不是我的错,…死了也别找我。”

刘天鸣诧异的看了看怀里的纳兰静,在探了探门外的寂静,一种不安涌上心头。

这时,背后传来了声音“放开手,这是我媳妇”刘天鸣回过头一看,是和他今天一起进山庄的孩子,他记得这孩子名字叫李根,在认师拜祖时,看见纳兰静,产生了好感,还发誓终身不娶只为这一人呢。

李根把刘天鸣推到一旁,一把手把纳兰静搂到了自己怀里,受到惊吓的她,一直晃着头喊着不要怪我。

“照顾好她,我先进去看看”刘天鸣拍了下李根肩膀,起身就蹿进了里面,一旁的李根抚摸着纳兰静的头,安慰道:“静姐姐,不怕,我在呢。”

刘天鸣刚进里面就听到了一堆嘈杂的声音,李根在外头也是听的云里雾里。

“你的东西在我这里,放开她。”

“走开,紫默。”

“你们都要死在这里,天命星决。”

“给我,天鸣。”

“所有人,七星寒气决准备…”

说完后,李根在门外感到了一股寒意从背后传来,紧接着大门出现了冰颊子,慢慢的覆盖住整个大门,使他吹出了一口气都清晰可见。

“嘭。”一大声爆炸,把冻住的大门瞬间砸烂,而李根还抱着纳兰静,却被这突然的气流吹了起来“唰”头着地昏了过去。

过了一会,李根摇晃的托着脑袋,被一声喘气吵醒,他缓缓睁开眼,发现刘天鸣扶着地在慢慢的起来,在看了看旁边,自己抱着的纳兰静早已不见了踪影,他立马站起身,生气的拿起旁边的弓弩,大步走到刘天鸣身旁,哆声哆气的顶到了刘天鸣头上“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赶快说,还许久不见,你放屁呢,大哥。”

刘天鸣忙的把弓弩挪到了旁边“哎,别瞎射,我说好吧”慢慢站起身,又拍了拍身上的灰,看着李根摆了下头,自个经直朝着佛像走去,用木剑敲了敲头,又摸了摸佛手,一声“嗒”他走到了背后,只见佛像背后的腰间有一个剑槽,顺是将木剑插了进去。

刘天鸣探出头对着李根说道:“我在下面等你了,赶快来”一说完就使劲的把佛像往前退,直接跳进脚底下刚出来的洞,就不见人影了。

底下的洞是个隧道,有五十多米长,但刘天鸣经常来这里,三两下就滑下了通道,平稳的看着洞内情况,而隧道也紧接着跟来了李根,由于不熟悉,直接摔了狗吃屎,狼狈不堪趴在地上。

“十年前,没什么好说的,我只能说刚进去,就看见有个怪物插进紫默姐的胸膛,当时情况危急,便把自己胸口的东西扔到了她的旁边就…”刘天鸣欲言又止的低着头想着事。

李根站起身,晃了晃自己的身体,看着眼前的事物“这是哪里啊,中间那又是什么。”

洞口旁有三块铁板,中心处有一大洞,上边悬浮着一个发光物体,周边还有很多岩壁滴漏着水珠,随着中心留进发光物体的上边灌溉着它,在这些墙壁上刻画着很多奇奇怪怪的图案,李根准备向中心走去,却被刘天鸣使劲拽了回来,原来这是个悬崖无底洞,深不见底。

“我说你啊,不是要了解以前的事吗,这和你说啊,你又爱答不理的”刘天鸣无奈的看着李根说道。

镜像洞,十年前被毁的宝龙山庄出口,当年紫默凭借刘天鸣胸口的“不死心脏”短时间有了生机,把两个孩子送出出口后,凭借最后的气力封印了山庄。

醒来后的刘天鸣,悲痛万分,也从此踏上了复活姐姐和山庄的使命,而紫默出来还是没出来,或许只有他心里最清楚了。

刘天鸣从兜里拿出了几根针藏到了袖口,还抬头看了看李根,微笑的走到他身边“走吧,看看救咱两的东西。”

他抬手将两指并拢,从嘴里吐出了一股蓝色烟雾,指向出口的三块铁板,呈圆形,上边分别刻了一只蝴蝶,一只猴子和一只老鹰,三个连接一起,当烟雾碰触它们时,就像得到了命令一样,悬浮到了悬崖边“跟我后面。”

李根冒了冒,诧异的看着铁板对刘天鸣说道:“你确定这东西能过去吗,离的那么远。”

刘天鸣没有搭话,指了一块铁板飞向李根旁边“赶快点,我没时间跟你在这耗。”

李根双脚刚踩上,就因为铁板回去的速度差点跌下去“稳点。”

“唰”一颗星星从他们头上略过,在中间爆炸,而此时刘天鸣拿出了一个书本“蝴蝶人,在人间俗称巫师,是金国重要的一脉族人,由于十年前赵雄的叛变,让宝龙山庄封存异界,从此该族人与世隔绝,不在听闻有什么人活在世上”说到这,他紧紧的握住了拳头,钻心的刺痛刻在了眼神中。

李根指着天空,发出了惊叹“哇,看天上,这蝴蝶也太大了吧”蝴蝶就像天空星辰般在洞内飞翔着,绿色又透明。

刘天鸣笑了笑继续讲到:“鹰眼人,俗称先知,他们存活于世的时间不长,早在三百年前一场大战中,全族尽数被屠杀,听闻有一些还在土国苟活于世,但仅是听说,因为面积太大,无法查找。”

刚说完刚才的蝴蝶在飞翔了一阵后突然消散,化作了一只红色雄鹰向他们飞了过来,李根吓的直接向后仰,被早就有所准备的刘天鸣抓住了衣服,而铁板也听话的在次飞到了李根脚底,将他平稳的悬浮正常位。

“还是到地面在跟你说吧”刘天鸣无奈的看了看李根。

许久,两人飞到了中心地带,刚脚踩在上边,绿油油的一片草地就像激活了一般从各处扑面而来汇聚到了悬浮中心的石头那里,两人来到身边后,看见了传说可以让人起死回生的神物“不死心脏。”

刘天鸣向天空的鹰抬起左右胳膊,张开手默念“收”只见,那鹰瞬间破散,变成了蓝色烟雾回到了他的手心上,在慢慢的走到了李根眼跟前“最后这一族,你我都很熟悉。”

李根抖了抖肩膀,很蒙的看了看刘天鸣“谁,有见过吗。”

刘天鸣吸了口气,淡定的说道:“神猴人,俗称人类,他们没有魔法的力量,也没有预知未来的能力,他们称自己是大陆上最聪明的生物。”

刘天鸣顿了顿神在次讲道:“几百年前,鹰眼人预知了人类将在某一天发动末日黄昏,就被神猴人策反,扣上了妖言惑众的骂名,所以,才有了刚才我说的被屠杀的事件。”

李根听完后,有点蒙,说的太多记不住,但他准备要说话时,感觉头有点晕,看了看周围,发现自己胸口多出了两枚针,他撑不住便蹲下身子去看刘天鸣。

就在昏倒跌在地上时,模糊的听见刘天鸣说道:“不好意思,我也要吃饭,好几天饿肚子了,看见你…。”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李根瞬间睁开了眼睛,蒙的起身去看周围,发现自己早已经在牢车上被铁链拴在了一起。

突然听见旁边有人在说话“给你一两,没想到这货让你抓住了,这可是我们抓了很久的偷盗的,厉害,以后要多有你们这种侠客才行,这样人们才能安居乐业啊。”

李根在次去看旁边的人,发现是刘天鸣,在那里笑嘻嘻的说道:“那是。”

李根看了看自己,在看了看刘天鸣,鬼也知道发生了什么,怒吼道:“刘天鸣,给我过来,看我不杀了你。”(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