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床动态图带声音

好在多年的锤炼,让秦璇内心笑喷,面上还是不动声色的模样,才没有在京城百姓面前失了公主的仪态。乐文 小说

感受到契约传递来的羞恼,秦璇心情不由得大好,脸上却显得更加端庄,扶着丫鬟的手款款迎向了宫中太监。

只见这太监中年人模样,无须白净的模样还有几分清秀,见到秦璇时就脸上堆满了笑容,态度谦恭的行了大礼后,才传达皇帝口谕:常宁公主明日进宫面圣即可,公主可直接进驻公主府休整。

此言一出,秦璇便笑着点点头,回身对贾家来人道:“难为母亲记挂着我,便劳烦管家转告母亲,我这一路车马劳顿,回府略收拾一番,明日从宫中归来后,再去拜会母亲。”

贾家此时的总管仍是赖大,但却是早十多年前就被收拾的服服帖帖的赖大。

那赖大见了秦璇先是行了大礼,又将贾母的嘱咐带到,意思就是贾府随时恭候公主大驾光临。谦恭卑微的态度,让秦璇心中感慨万千:想想红楼梦原著里黛玉初入贾府被慢待的模样,和如今一比真是天差地别。

“本宫明日从宫中归来,便会去拜会母亲。”给了赖大一句话,秦璇也不愿多说,转身上了轿子,向公主府而去。

至于黛玉,从头到尾都没有露过面,这个时代女子不便抛头露面,更何况黛玉如今是郡主之尊。

若不是为了迎接皇帝口谕,秦璇也是不会亲自出面的。

没用太久,秦璇一行人来到了公主府。

这公主府占地极广,比记忆中的贾府还要大了一倍,府中的园林装饰更是精美非凡,一山一水,一草一木都带着江南风情,这让秦璇和黛玉都极为满意。

没有时间细细观察府中,秦璇便让黛玉自己去整理闺房了。

如今的黛玉虽然只有七岁,但在嬷嬷的教导下,也能够独当一面,整理闺房当然不是问题。再加上对于新家的期待,黛玉一脸期待的告辞了秦璇,快步回房了。

秦璇对自己的房间就没有太多讲究了,只吩咐身边的丫鬟按照以前的习惯摆设后,沐浴更衣后,就独自溜达去了主屋后的花园。

——果然,那里已经有个人在等着了。

漫步走近站在假山旁的男人,秦璇终于绷不住的笑了。

看到她的笑容,男人一脸无奈:“你还有完没完了……这一会儿传递过来的话,都比之前一年说的多了,你至于这么吐槽吗?”

秦璇笑眼弯弯,伸手毫不客气的去揪了揪男人的胡子:“我从没见过你留胡子的样子啊!关键是,这幅形象有点儿猥琐……那么多世界,我还没见过你这类的形象呢!”

一身便服的司桓轻笑,伸手一把将秦璇搂到了怀里,调笑道:“这个形象再猥琐,也是这个世界的皇帝,你再敢取笑皇帝,信不信朕一道圣旨将你纳为妃?”

被搂了个猝不及防,秦璇忙挣脱开,四下张望:“你别乱来!这要是被人看到了,皇帝和贾敏的名声都没了!你可是要成为一代明君,提高国运的,要是和大臣遗孀传出什么……你还想不想要这个魂片了?!”

司桓也顺势放开了手,郁闷的叹息:“好好,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我可受不了这个肮脏的肉身对你做什么。反正也就是这一两年的事情,等回去了我们的时间有的是。”

秦璇睁大眼:“一两年?这个世界的剧情,明明你还会在位十几年呢?”

司桓不耐摆手:“谁有工夫在这个世界耽误这么久?再说了,剧情里皇帝是被逼退位的,那时候的皇帝已经昏聩无能,几个皇子为了夺位把朝堂搞得一团乱,反而使得国运下降。我又不是那个贪恋权力的皇帝,该放权就放权,培养个合格的继承人,然后直接退位,反而更能提升国运。”

秦璇顿时来了兴趣:“那你这一年看好了哪个皇子?四皇子?”剧情里就是四皇子夺得了皇位。

司桓出人意料的一口否定:“不是他,他不合适。剧情里虽然没有多说,但这个世界的剧情显然取材于康熙朝,这个四皇子俨然是雍正的化身,的确勤恳,但有时做事冷硬不知变通,做皇帝并不合适,倒是适合当个能臣。”

秦璇将剧情里的几个皇子走了一遍,有了猜测:“三皇子被你圈禁了,那么,你还是属意太子?”

司桓点头:“没错。”

这个世界是红楼梦的同人,关于皇位争夺,差不多照搬于康熙朝的九龙夺嫡。虽然没有写九个皇子那么多,但三皇子的原型就是有勇无谋的康熙朝大皇子,而太子就跟康熙朝的太子命运一样,当了太多年太子,又被皇帝各种猜忌打压,忍无可忍反了,结果没成功,反而最后让老四捡了便宜。

不过现在剧情还早,现在的太子还是那个被皇帝一手培养,方方面面都完全合格的完美继承人。虽然这几年老三被皇帝扶持与他打擂台,但太子心中有数:这是父皇在磨练他,若是他连一个有勇无谋的兄弟都摆不平,如何治理天下?因此,这几年的太子虽然与皇帝没有小时候那么亲近,但也不至于对皇帝心生怨恨,还是个很孝顺的儿子。

——不过要是按照剧情继续走下去,父子反目就不远了。再过几年,下面的几个皇子长大,皇帝又扶持了好几个跟太子抢位,太子疲于应对,再也维持不了本心,最后渐渐变得喜怒无常,性情大变。

秦璇想了想,觉得司桓说的没错,现在的太子的确很靠谱,说:“那你打算什么时候退位?”

司桓没有犹豫道:“这要看出海的船队何时归来,玉米土豆什么的,急需啊。”

秦璇也想到了剧情:两年后,国家将会迎来一场大面积的干旱,在天灾之下,整个国家都陷入危机。剧情中,正是贾琏力挽狂澜,他穿越而来的那个世界里,土豆玉米已经广泛种植。所以贾琏穿越过来后,发现没有土豆玉米的存在,就派人出海寻找,但并不顺利,用了几年时间才有船队带了回来,正赶上全国已经开始干旱,土豆和玉米以最快的速度被推广至全国,在后来也挽救了不少百姓。

但毕竟已经晚了,全国人口经此天灾骤减,边境苦寒之地更是十室九空。这使得原本安分的外邦蠢蠢欲动,国家一时间陷入内忧外患。当然,最后这些问题,在贾琏的大放异彩下被一一解决,借此贾琏才正式走入朝堂,皇帝对其信任有加,贾家因此又攀上了新的高峰。

不过现在司桓来了,还成为了皇帝,出海寻找土豆和玉米就简单的多了。

此时船队已经出海快一年,估计用不了太久就会传回消息,到时候再推广向全国,两年后的大旱就不会是多大的问题。

“你是打算到时候让太子出手解决大旱的问题?”秦璇立刻就明白了司桓的心思。剧情里,也正是因为这次的天灾,皇帝对太子第一次真正的失望,因为太子手下的一个官员贪墨了救灾粮款,还被人捅了出来,在全国都闹得沸沸扬扬,太子的名声顿时就臭了。虽然实际上,太子是真不知情,纯粹是那官员自己贪婪成性,并越过了太子,将贪墨来的银两孝敬给了皇后的母族。可这些真相谁会信呢?大臣不信,百姓们更不信。——皇帝倒是相信太子,他了解自己一手教养大的儿子。可一个识人不清,还被手下和外戚联手当枪使的太子,皇帝却是真的失望了。

这个世界的太子颇重感情,皇后是他生母,虽尊贵无比却从不恃宠而骄,更是约束家族低调行事,这让皇帝一直以来对皇后很满意,也从没有阻止过太子亲近外家。理所当然的,太子对母亲和外家都很亲近,怎么可能会怀疑外家会利用自己的名号在外胡作非为?所以事发后,太子并不信那些所谓的证据,在皇帝面前一心维护外家,结果又在皇帝那里填了一个“妇人之仁”的评价。

不过,这些在司桓看来都是不什么问题。

太子自小被父母宠爱,又没人告诉他提防外家,他当然没有那么多的心思去防范亲人。多疑、无情、冷漠,那是皇帝的特质,而不是从小顺风顺水的太子的,皇帝挑三拣四将一个好儿子、完美继承人给逼疯,纯粹是闲的蛋疼。

所以自司桓穿越来后,就开始向太子传授一些为君之道。这些曾经的皇帝也教过,但总没那么透彻。

司桓却毫无保留的都教给了太子,言语之间也毫不掩饰自己累了,想要传位给太子的意思。最初,太子还以为是皇帝故意出口试探,吓得连连表忠心,但在后来发现皇帝是真的将手中的权力慢慢移交给自己后,太子就不再多心了,而是对皇帝更加孝顺,更加认真的向皇帝学习,立志不会辜负父皇的期待,必将成为千古明君。

在这一年内迅速成长的太子也看到了许多以前看不到的东西,比如自己看起来不争不抢的母亲,若真的那么云淡风轻,能坐稳皇后之位?还有低调的外家,若真的那么勤勉清廉,哪来的豪华的宅邸,奢侈的用度?

不过到底对亲人有感情,太子悄无声息的将外家那边的事情处理了,自以为瞒得好好的,司桓却知道的一清二楚。不过他也没有说破,这个太子虽然还是有些心软,但这么多年养成的性格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改变的,现在有了进步就是好事。。

反正,司桓对这个太子真的很满意。若不是太子还得继承皇位,在他离开后稳固国运与这个时空密不可分,他都恨不得将人打包带走。

——现世中正确一个帮他管理丧尸们的人才啊!丧尸王什么的,他一点儿都不想当。

听到司桓的内心活动,秦璇一脸黑线:“泥垢了!太子疯了会跟你去当个丧尸吗?”

“说说而已嘛。”司桓嘟囔:“我已经出来好一会儿了,得回宫了。我今天特意出来,就是跟你说声,明天入宫不用去见皇后了,她明天就会重病。”

秦璇了然,却没有说什么。剧情里,这个皇后其实是个心机极深的人,一直伪装的极好,直到后来太子地位日渐不稳,才暴露出与其母族的狼子野心。应该说,太子与皇帝日渐离心,离不开这个皇后和其家族的撺掇,甚至后来太子造反所用的兵马,大多来自皇后母族暗地里养的私兵,竟多达数万人。后来,太子被废,皇后家族甚至还勾结外邦造反,若不是贾琏与新皇研究出了新的火器,这个传承了百年的国家也许就真的灭国了。但即便如此,这场动乱也持续了数年,边关不知多少战士和百姓因此丧命。

所以,就冲着皇后这些作为,司桓会提前收拾了她,省得以后给太子添麻烦。

了解了剧情的秦璇也没有异议。

就这样,两人言语间,本来会在未来扰乱朝堂,给两朝皇帝都带来无数麻烦的皇后一族的命运就此决定了。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