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女朋友日出水了

季寒声笑着,一双幽深的眸子看着白露:“懒!狡猾!”

言简意赅,紧紧就三个字,却是道不尽的宠溺。新·匕匕··网·首·发.xinbiqi.

车子里开着温度适宜的暖气,但忽然白露还是觉得身下蓦地一凉,是肌肤贴着真皮沙发感受到的冷意。

她扭头看了一眼,再回过视线的时候,就看到了季寒声已经脱下了他的衬衫。

这个男人的身材可不是一般的有料,她不得不承认自己忽然真的微微动了心……

这一次,季寒声的吻很磨人。

白露享受着,但是,很快就觉得受不了。

她只能咬着唇,将破喉而出的声音憋了回去。

她知道,这是这个男人这是变相的惩罚,惩罚她的懒,惩罚她的狡猾。

这个男人,坏着呢!

坏的不动声色,坏的让人爱的欲罢不能。

季寒声说是惩罚白露,其实何尝也不是“惩罚”自己,他隐忍着,额头青筋暴突,脸色涨红有细密的汗冒了出来。

这一折腾,从傍晚的夕阳西下到了夜色渐黑。

白露躺在那里,身下就是真皮座椅,出了汗,于是黏腻腻的分外不舒服。

季寒声没有带TT,就那样要了她两次,亦或是三次。

白露红着脸,在心里想着,看来,季寒声真的很想要个孩子,真的很迫不及待。

白露有气无力的躺着,气息紊乱。季寒声将她抱在怀里,也躺了下来,白露几乎就是半趴在了季寒声的身上。

车窗外夜色渐深,想必要已经到了下霜的时候了吧,白露一向迷糊,对于节气和变化她分的不是很清楚,就是俗话说的五谷不分的那种。

车厢里很安静,只有两个人的呼吸声萦绕在一起,白露一直没忘记顾景月说的话,也没忘记自己是怎么回答顾景月的。

但是,要是真的牵扯到孩子,白露知道自己没办法做到什么都不想。

白露抬手推了推季寒声的肩膀:“寒声,这样不舒服,我们起来吧。”

季寒声松开箍着白露腰肢的手,然后就看到白露起身,捡起了座椅下面的衬衫飞快的往身上套,动作十分利索且高效。

他也跟着坐起身,接过白露扔过来的衬衫,穿在了身上。

白露穿好衣服坐在后座上,一旁坐着季寒声,两个人都不想动。

但也不能这样一直坐下去。

今天回去这么晚,都没来得及跟顾景月打声招呼,也不知道老人会不会有什么意见。

想到顾景月还在卧琥居,白露只能催季寒声:“时间不早了,我们快回去吧。”

季寒声挑眉:“不去看电影吗?”

“不去了,浑身不舒服,我想回去洗澡了。”

“好,那走吧。”季寒声点了点头,穿好衣服后,推开车门下车去了驾驶座上。

白露穿衣服动作慢,但她穿好后也准备换到副驾驶座上,季寒声坐在副驾驶座上后便出声阻止,声带笑意:“要是站不稳摔倒了可别怪我,你就坐在后面吧。”

“那你还下手那么重?季寒声你小心真的肾|亏啊,到时候要是闪着腰可别怪我没提醒你。真的拜托你克制一点吧,色字头上一把刀,一把刀啊!”

季寒声抿唇笑出了声:“就算是刀,那我甘之如饴。”

白露翻了翻白眼,瞪了一眼季寒声,心里却是吃了蜜一般的甜,这种甜就像是在她的心湖里投下了一个石子一般,慢慢的泛开来,激起了层层的涟漪。

季寒声开着车往卧琥居赶。

白露坐在副驾驶座上,整个人分外的紧张。

其实,她一直很憧憬婆媳和睦的生活,但不得不承认现实很骨感。

想到晚回去,想到要面对顾景月,白露只觉得特别的忐忑、紧张。

季寒声单手握着方向盘,另一只手则是闲适的搭在方向盘上,他专注的看着路况,眼角光却也捕捉到了白露的神色和小动作。

他抿了抿唇,伸手牵住了白露的手,两个人五指紧扣,他将她的手放在了自己的大腿上。

她的手背下就是男人质地精良的纯手工黑色西裤,触感极佳。

白露像是被灼了一下似得,缩了缩手,却被季寒声抓的更紧了。

季寒声俊秀的眉,微微皱了皱,却用温和的语气说道:“小东西,乖,别闹!”

他的声音是清润而低沉的,丝丝魅惑的完全让人无法抗拒。

小东西?

听着季寒声给她娶的新的外号,白露扯了扯嘴角,挑了挑似蹙非蹙的柳叶眉。

撅着嫣红的唇,反驳道:“谁是小东啊?你才是小东西呢!就闹、就闹!”

白露说完又准备抽出自己的手,她恼季寒声,更恼自己。

如果自己不是沉溺其中,也不至于耽搁到现在,更不至于甚至连一通晚归的电话都没有。

季寒声修长的手指紧紧的攥着白露的手,男人手掌宽大又温厚,白露只觉得自己手心出了汗……

季寒声任由她闹着。

他知道她有羞恼的小情绪,发泄出来比忍着好,他妻子的小情绪他自然是要照顾的。

季寒声毕竟比白露大七岁,又是那么少年老成、沉稳内敛的、冷静自持的人。他是情绪管理的高手,更是善于捕捉白露的小情绪、微表情,捕捉她的喜怒的高手。

只有这样他才能照顾她的情绪,才能让温柔体贴做起来毫不费力。

他只想懂她。

车子一路平稳的行驶在车水马龙的马路上,白露没能拗过季寒声,只能任由他握着她的手,就这样一路开到了卧琥居。

在下车前,季寒声说道:“还能走路吗?要不要我抱你?”

其实,白露真的很想说她走不动的,很想让他抱的,可是如果被顾景月看到季寒声抱着她想必顾景月会有意见吧。

白露不想让季寒声太担心自己,笑着摇了摇头:“不用。我自己可以走的。”

说着她抽回自己的手解开安全带下了车。

顾景月和徐妈在散步,她们听到车声便走了过来。

“寒声、白露,你们回来啦!”顾景月眉目很和善,面带微笑,眉目看上去很温婉,很亲切。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