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雪又嫩又紧的

李飞不受控制地漂浮在这战场之上,他细致地观看着双方的战况。一边的部队是全副武装,盔甲闪闪发光,另一面却是很多身材是这些战士两倍身高的野蛮人。他们手里拿的不是刀枪,而是巨大的动物骨骼,那骨骼还带着血丝,显然是刚杀了巨兽取来当武器。

一个巨人抡圆了一个腮骨打在盔甲铁骑身上,连人带马都翻滚出去,不再动弹了。

几百巨人在几万军队之中横冲直撞,如入无人之境。李飞看得咂舌不止,这是何时何地的战争。到底谁会最终获胜嘞?

战斗一直在进行中,铁甲部队死伤惨重却毫无退意,前仆后继地往前冲着。那些巨人也出现了疲惫状态,手中的湿骨也逐渐失了准头。第一个死的巨人死法也太惨烈了,他一个躲闪不及,大腿被长枪刺穿跌坐在地,随后就被数只长枪刺成了刺猬。这还没完,骑兵到他身边砍头的砍头,砍手臂的砍手臂。瞬间就被肢解成了数块。

这些骑兵恨得几乎牙都咬碎了似的。

如此,大家找到了巨人的弱点。几十人开始对一个巨人投掷长矛,根本就不和巨人近战。

再后来就可想而知了。大部分巨人都被长矛刺杀,那临死前大力的挥舞看得人都惨怜之,连一个毛都打不到。每个巨人都圆睁双眼怒吼震天,及其不甘心地死去了。

李飞把这种众弱锄强之术命名为“群矛伐兽!”

李飞一直在“飞翔”,又是经历了漫长的黑暗旅程来到了一处新的战场。四面八方的清一色战甲步兵,在围杀几倍于自己的敌人。李飞看了直想笑,这么丁点的人怎么会用包围的战术,逃跑还来不及嘞。

再一看被围困的士兵装备还比这些人精良,这战场不用看了。李飞心道快离开这里吧,结果自己还是如上一个战场一样,缓慢地经过。他不看也得看。

细看之后才发现,这数量庞大的军队前面竟然是一道被掩饰得很好的深沟,里面都是水,那水位还在继续升高。另一面则是被盾牌弓箭阵封堵得寸步难行。两侧是爬不上去的峡谷峭壁。

上面也是站满了弓箭手。李飞心想这得是多愚蠢的将领才会把如此密集的大批人马领到这个死地啊!李飞看到谷口的大石上鲜红的大字曰“落凤坡!”

李飞继续不由自主地飞行,到了一处战场一个小个子军官正在慷慨陈词,激励战士的斗志。三言两语就令群情激荡,冲向了敌营。这些士兵连个像样的武器都没有,在那些金戈铁甲的敌军阵营里瞬间就湮灭了踪迹。然而,黑色盔甲的敌营有一条路线在骚动,就像穿山甲在沙中前行。

指挥官正站在一个山丘上指挥各个分队出击,结果只觉脖子一凉,下一刻头颅就滚落山丘。

这勇士立刻被三把马刀刺穿腰肋。但他的嘴角却洋溢着胜利的微笑。

只见数万的敌军没了指挥立刻乱成一锅粥。互相践踏而死的很多。这时的四周山岗站起很多弓箭手,箭如飞蝗飞入人群,惨叫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李飞见到这一幕,心中全是佩服!这些死士原来是要刺杀指挥官啊!结果还真就成功了。

李飞心里忘不了那个最后的勇士的笑脸!

如此!李飞一个个亲眼目睹千万次不同种族不同国家不同位置不同实力的战役!而且还是一遍又一遍地重复,他最后就无聊地开始数算双方的人数和将领,甚至能辨别每一个勇士的脸。

李飞在这里永无休止地盘旋不去,到最后他开始颓废开始有意不看不听不想,任由灵魂飘呀飘了!

他感觉自己就是死了!

在李飞的身外,没人注意到他的异常!阿雪进来看了一下,发现他盘膝而坐呼吸均匀也没打扰,把门关好便出去骚扰小李飞玩!

这时的小李飞正给小妹洗脸梳头,娘已经做好了早餐,热腾腾的稀饭盛好凉在那里!

“飞儿盈儿吃饭了!”

金灵珊那如歌唱般好听的声音回荡在每一个人的耳畔!

阿雪再次进入李飞房间喊道“哥!夫君!李飞!金善智!”

最后又推又掐又亲亲!李飞都不醒!狠了狠心打了一下耳光也是没有反应!以前在玄关大阵出现过一次这种情况,可是打了两个耳光就醒转了啊!这次咋不管用了呢?

阿雪把其他人都喊了来!也都无能为力!最后阿雪哭着把所有人都赶了出去……

www.77DuS.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