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女镇长

四周狂热的呼喊让她回过神来,他们还站在台上,靳之尧已经从怀里取出了一个精致的小盒,“啪”一声打开,一抹清幽的绿光映进了瞳孔。

“既然你没能做好妻子,我也没能做好丈夫!那——”

“就重新来吧,忘掉妻子,丈夫的身份,从毫无关系之前重来!”靳之尧淡淡的说道,他的职业习惯让他遇到任何一个问题都会第一时间去找解决的办法。

他拿起盒子里的戒指,那颗“挚爱”已经镶上了一个精致的戒托,价值六亿的东西就这么安静的躺在他的手里,周围好多女人眼中已经泛起了贪婪的光芒。

“男未婚,女未嫁,现在开始追求你!”靳之尧的语气恢复了不置可否的状态。

他抬起唐风月的手,就这么轻描淡写的将几亿的东西带上了她的手指,底下一片哗然,都觉得今天晚上的剧情实在太跌宕起伏了,实在想象不到,以沉默森冷著称的靳氏少总裁会有如此出人意料之外的表现。

底下传来赞叹的窃窃私语。

“靳氏这家伙还让不让人活啦!——做生意做不过他,现在连把妹也没他这样的手段!”

“手段?——什么手段比得上那女人手上的戒指?六亿啊,六亿,你小子把裤腰带算上也没有六亿吧!”

“……话是不错!但是你看那女人好像没啥反应啊!”

“废话!能让靳总这么大费周章的女人肯定不是用钱就能搞定的啊!”

“那倒也是——靳总最不缺的就是钱!”

…………

的确,对于唐风月来说,套上手指头的是六亿的宝石戒指,还是六块钱的玻璃戒指,她的确没太在意,她只是又陷入了靳之尧的话中。

如果是毫无关系的人——

如果没有林微成——

如果没有盛唐和靳氏的联姻——

那么,面对靳之尧的追求,她会拒绝吗?

好吧,没有那么多的如果。

不过,此时此刻,这个男人给予她的安全感,让她愿意跟着他走!

“尊贵的唐小姐,能有幸请你共进晚餐吗?”

靳之尧的声线还是那么刻板冷硬,邀请的动作是标准的绅士礼,如教科书一般,不带任何感qing色彩。

但是,唐风月还是轻轻地点了点头,“嗯!”

虽说是约好了一起吃晚餐,但是靳之尧却不能立即离开,既然露了面,总有些重要的客户需要去见一见,他吩咐萧御和范西城先带着唐风月过去吃饭的地方,自己随后过去。

林沐被要求留下来,陪在靳北寒身边去见那些客人。

唐风月明白这是靳之尧在用自己的方式对大哥的爱情表示支持,在这种大型场合让林沐陪在靳北寒身边,基本就是坐实了她在靳氏的地位。

想到这点,唐风月不由得又觉得靳之尧可爱了几分。

真是,心结没解开的时候,看什么都不好;心结解开了,看什么都挺好!

走向车库的路上范西城和萧御一路都在斗嘴,而斗嘴的主题无非就是“你今天晚上的装扮丑死了”,“你不懂得欣赏艺术”之类的相互攻击。

唐风月饶有兴致的看着他们一路吵吵嚷嚷,心中竟然觉得颇为有趣,所谓的“打是亲,骂是爱”就是这么回事了吧。

走到车子面前,两人又为谁去开车划了一把拳,然而范西城无奈的感叹着自己手气不佳,坐进了驾驶室中。

萧御则兴高采烈的坐进了副驾驶室,他一边系着安全带,一边扭头冲唐风月说道,“嘿,嫂子,还是你面子大!我从来没想过,这辈子能有机会和老大一起玩这种……嗯,角色扮演!”

“是假面舞会!”范西城一拧钥匙引擎轰的一声响,他在转动方向盘将车移出车库的同时,抽空纠正了一下萧御,然而很满意的看了看自己身上的大主教袍子,感慨道,“我倒是觉得蛮好玩的!”

“不问长相,不问身份……充满了神秘感的邂逅!萧三,你这个野蛮人是不会懂得其中的浪漫的!”

“我有说我吗?”萧御毫不犹豫的怼了回去,顺势将祸水引向了靳之尧,“我是说老大!——咱们从小一起长大,你什么时候看见他参加过这种……你所谓充满了浪漫气质的活动?”

“嗯——”范西城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你是说老大是个毫无情趣的男人!”

“你……”萧御拍了拍额头,被他这瞬间偷换的概念搞得没法往下接。

后排的唐风月被他们的互动逗得笑出了声来,虽然是有意识的捂住了嘴,但是还是成功的吸引了前面两人的注意。

萧御立刻转移了话题,“嫂子,你不生老大的气了吧?”他小心翼翼的问道。

“生气?——我为什么要生他的气?”唐风月奇怪的问道,她思索了好一会,竟然真的想不起来自己上一次和他决裂是因为什么了。

“因为他没经过你同意就决定了盛唐和临天的合作取消,由靳氏……哎哟,范二你拧我干嘛!”

“哦——”唐风月恍然大悟般点了点头,摇下车窗将目光投向了窗外,“反正现在整个盛唐都由靳氏接管了,无所谓了吧——”

“我们只是代管,股份所有权和法人都还是你!”范西城一边开车,一边一本正经的说。

“我……”唐风月手肘撑在车窗上,看着街边飞速后退的灯火,片刻之后,摇了摇头,“你们管着吧!——我累了。”

车上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哈哈,对了!”萧御干笑了几声,重新打破了僵局,“嫂子,你答应老大重新开始了吗?”他显然是知道靳之尧的打算,所以才有此一问。

“嗯!”对这件事,唐风月倒是没有想要隐瞒,干脆的点了点头,应道。

“那您想要怎么重新开始呢?”萧御放缓了语速,偷偷从后视镜中打量着唐风月的脸色,准备一有不对,立刻刹住这个话头。

“这个啊——”唐风月仰着头看了看天,脸上也露出了一丝茫然的神色。

“您想让老大——做些什么?”萧御见她没有抵触这个话题,便大起胆子继续问了下去。

其实对于靳之尧来说,只要你说得出他就给得了,但是你指望他像寻常人一样三番五次来询问你的渴望,那是绝不可能发生的。

他的应对方式多半是会把你有可能需要的东西全部拿过来,扔在你面前,让你自己去挑。

萧御觉得自己有义务帮助老大打探一下对方的心思,毕竟说了重新从追求开始,追求嘛,多少也做得专业一点。

旁边的范西城专心的开着车,目不斜视的看着前方,但是耳朵却也竖得尖尖的。

“做些什么?”

唐风月脑子里浮起了和林微成谈恋爱的时候,两人总是一起坐在咖啡馆里学习,一起去学校门口卖包子豆浆的早餐摊吃早餐,一起去看电影,去游乐场,去看花,去泡温泉……

呵——

她有些好笑的伸手抚住了额头,这些事恐怕就只有泡温泉还靠谱一点了,想在靳之尧坐在学校门口那种四十八块钱一杯咖啡的小店当中或是坐在某个摊子前吃着一块五的豆浆油条,她自己都觉得滑稽。

想了想,她随口敷衍道:“也没什么……喝喝咖啡,看看电影什么的吧!”

“哦!”萧御和范西城同时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吃饭的地方就在唐家附近,萧御和范西城将唐风月送进包厢便告辞离开,半个小时后已经换了一身西装的靳之尧大步流星的迈进了包厢,拉开椅子坐在她的面前。

“上菜吧!”他略有疲惫的扬了扬手,看起来从那边脱身也费了些功夫。

很快一桌子精致的菜肴便摆在了两人面前。

唐风月以为靳之尧会说些什么,但是他却没有,只是很平常的挥动刀叉,将面前的小牛排切成小块,然后优雅的送进嘴里。

他沉默着,让唐风月更找不到开口说话的机会,于是她也默默的吃着眼前的食物,喝着手边的果汁——

靳之尧将最后一块牛排送进嘴里,细细的嚼了一阵,端起一边的漱口水涮了涮嘴,接着伸手拿起一张纸巾细心的在嘴上擦了擦。

“我吃好了!”他淡淡的说了一声,接着便正襟危坐的看着唐风月。

这让唐风月颇有些哭笑不得,这算是约会吗?——

她又吃了两口,确实有些索然无味,便也放下了手中的刀叉。

“吃饱了吗?”靳之尧问道。

“嗯!”唐风月点了点头。

“那去看电影吧!”靳之尧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在招呼侍者的铃上按了一下。

“嗯——”唐风月沉吟了片刻,她知道肯定是萧御告诉了靳之尧她想要看电影的事情。

“现在有什么片子吗?”唐风月拿出手机准备搜索一下,毕竟指望靳之尧做这种事确实不太靠谱。

此时,侍者已经拿着发票单据走了进来,靳之尧掏出自己的纯金派克钢笔熟练的在上面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同时,玫瑰色的红唇轻启,“你想看什么?”

“我看看——”唐风月上上下下的划动着手机屏幕,“今天晚上的片子都没什么好看的!”

靳之尧签完字之后将单据递回给侍者,冲对方客气的颔了颔首,示意他可以离开,然后转头看向唐风月,眉眼之间升起一丝不可捉摸的傲气,他加重语气再问了一遍。

“你想看什么?”

“我说了啊,今天晚上的……呃……”唐风月说道一半忽然愣了片刻,“你是说……随便什么都可以?”她问道。

“对!”靳之尧答得言简意赅。

“那……”唐风月歪着头想了想,决定稍稍刁难一下他,“就看《罗马假日》吧,经典老片!”

(www.wenxue6.com)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