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轻的推入合欢丸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来自南方的一个普普通通的家庭。【文学楼】家里有爱我的爸爸妈妈,有我爱的妹妹。

妹妹比我小两岁。

我忘记妹妹是什么时候来到我的世界的。

大概是我五岁那年吧。她出现在我的身边。

爸爸妈妈没有向我解释什么,只说了一句,“这是你妹妹,你要对她好。”

我不知道他们口中的好是什么。总之,他们买回来的好东西,我都会分给这个妹妹吃。我视眼前的这个小家伙如至宝。五岁的孩子,不懂什么叫争抢,什么叫分享,我只知道我必须要对她好,因为爸妈说了,她是我的妹妹,一个可以永远陪伴我玩耍成长的妹妹。

我以为拥有个妹妹是天大的好事,是值得炫耀的事,于是回到幼儿园的时候我就迫不及待的把这个天大的喜事宣布给那些玩伴。我能看出他们眼中的羡慕和嫉妒。

我的快乐没有持续多长时间,总之当一个小男孩兴奋的出现在我的面前时,我有种不详的预感,透过他喜悦的笑脸我看到这笑容后面的邪恶,很邪恶,不属于我们这些孩童的邪恶。

他把所有小伙伴积聚到我的面前,趾高气扬的指着我,高傲的说,“大家不要羡慕她了,她没有什么值得可让我们嫉妒的,我妈妈说了,有个妹妹只能争抢好的东西,爸爸妈妈的爱就不能全部给我们,像她,只能得到来自爸妈二分之一的爱,而我们,可以得到全部!”

我看不惯他的飞扬跋扈,我听不得周围小伙伴的嘲笑,我记不清是怎样和他撕扯在一起,总之,老师的出现结束了我们之间的战斗。

我哭哭啼啼的被爸爸带回家。

爸爸训斥着我,说我一个小女孩,居然学的这么放肆,没有一点女孩的样子。那是爸爸第一次训我。在这个妹妹没来家之前,他们从来不训我,他们总是夸我懂事,夸我乖巧,为什么如今什么都变了?我把所有的恨转移到这个妹妹身上。

从那天起,我开始逐渐远离这个危险品,我把她称作定时炸弹,因为不知什么时候她就会弄出点动静,搅的家里乌烟瘴气,她总是不分昼夜的啼哭,爸妈被她折腾的焦头烂额。我很奇怪,此时我却没有生气,反而有些得意,或者是,幸灾乐祸。

事情没有按着我的想象发展,我没有想到爸妈会有这么大的耐心,他们居然可以忍受的了她的无理取闹。我以为他们会扔掉她,或者某天半夜醒来用被子捂住她的嘴,直到她不再有任何的聒噪声音。我也曾试着趁她独自躺在床上的时候用手捂住她的嘴个鼻子,直到她的脸因为呼吸困难而涨红为止,我狠不下心杀死她,我尝试过很多次,可每次看到她涨红的脸,手都会情不自禁的挪开,我是在怕,心一直在颤抖。【文学楼】

我的阴谋终究被爸妈发现,他们打了我,很响亮的耳光,疼的我的连哭的力气都没有。我永远忘不掉那一刻,我倔强的仰头,任凭爸爸粗壮的手臂抡起,短而粗的手指打在我的脸上。

“你们不爱我了是吗?”我的泪在流,但我不知道,我可以听到自己的颤抖的声音,不知道是因为疼还是害怕。

“我们都那么的爱你,为什么你却要这么对你妹妹!”爸爸失去了理智,他的狂吼吓退了我的倔强。

“我怕她把属于我的爱夺走。”我嗫嚅的说。

爸爸什么话都没有说,他抓住我的衣领,一把把我拎起来,我弱小的身体就那么无情的被他悬在半空,我感觉到呼吸困难,我拼命的喘气,只希望自己还能活下去。我抬头看到爸爸冷漠的脸,很严肃很冷酷,没有感情,冷若冰霜。

他把我反锁在卧室里。没有留给我任何的言语。我抚摸着被他抓疼的脖子,流着泪水。

“你不应该这么对她,毕竟她只是个孩子。”妈妈的声音透过卧室的门缝传来。让我感受到一丝温暖。

“不给她点教训她永远不知道自己的错误在哪!”爸爸在气愤,我的世界被他的气愤隔绝,我有种被抛弃的感觉。

我被他关在卧室里一天一夜,一天一夜,没喝一口水,没吃一点东西,我忘记自己是怎么独自面对那个夜晚的。好像就是从那个夜晚开始,我不再叫他爸爸!

孩子的世界里,没有真正的恨,孩子的世界里,时间总是流逝的很快。当另一件巨大的事情在这个安静的家庭里掀起波澜的时候,我刚好十二岁。

那是一个晦涩的夜晚,妹妹哭哭啼啼的回到家,妈关心的问她发生了什么事,她断断续续的回答着。十二岁的我听明白她的意思,好像邻里街坊间有人说她是爸妈抱养的孩子。我看到妈妈的脸瞬间凝固,妈妈在慌张中解释着,我听的出她的语无伦次。我不知道她是因为紧张才这样,还是因为愤怒,或者说,她有些心虚。

几天里,外面的流言蜚语异常的放肆,每一个字眼都急速刺激着我们这一家的心脏。有人说,妹妹是被爸妈捡来的弃婴,有人说,妈妈勾三搭四,不知与哪个野男人生的孩子,还有人说,我爸太懦弱,绿帽子都戴头上了还帮着别人养孩子。我看到妈妈的脸上瞬间长满了皱纹,每一道都那么的深,我知道,她的皱纹不是岁月的痕迹,而是内心的痛。我体味着她的痛。

之后的一个夜晚,我被爸妈的争吵声闹醒,我透过半掩着的门,看到客厅里,爸爸推桑着妈妈,妈妈娇弱的身子每一秒钟都有可能被他推倒。我不知道他们为何争吵。

三天后,四个人坐在客厅沙发上,爸爸恶狠狠的看着妈妈,妈妈的眼中噙着泪,我看着妈妈,妹妹也看着妈妈。

“今天,妈妈要宣布一件事情。其实,妹妹才是爸妈自己的孩子,而姐姐是爸妈捡的。”

妈妈的声音很柔和,像天籁,但此时,却如来自地狱的声音,震撼着我的心。

“怎么会呢?妈妈,你是不是在骗我?你是不是为了保护妹妹才这么说的?”我哭的歇斯底里,我无力的摇着妈妈的手臂,妈妈没有回答我,我看到她的泪流下。我转头看向妹妹,恶狠狠的瞪着她,然后抓住她的胳膊,把她从沙发上拽起来,一把推倒在地,都是因为你,要不是你妈妈怎么可能不爱我,怎么可能说我是捡来的!

妹妹放声大哭,我没有机会,仍想上前训斥她,却被爸爸再一次拎起,我又感受了一次呼吸困难濒临死亡的感觉。

“野孩子就是没有教养,滚回卧室呆着去!”

他的训斥声深深的刺痛我的心。

往后的时光,我便与快乐失之交臂。同我一样不再有幸福光顾的还有妈妈,这个脆弱的女人。他对她越来越不好,外面的流言也越飞越高,越高越离谱。我不知道他如此待她是不是跟外面的流言有关。我开始可怜她,可怜她的懦弱!如果我是她,我一定会杀了他!

大人的情人节,小时候,总感觉属于大人的节日真多,仅仅情人节就可以过好几个。他们还可以收到礼物,更重要的是可以收到火红火红的玫瑰花。那年的情人节,她也收到了他送的玫瑰花。我以为他们和好了,因为我看到他和她紧紧拥抱在一起,而且,他还吻了她。懵懂的童年,哪晓的爱情的善变,更不会懂得人心的叵测,还有逢场作戏。晚饭他没有在家吃,或许外面的晚饭要比家中的饕餮,更值得他去赴宴。那晚,我看到她的伤心。玫瑰花的艳丽遮挡不住女人惨淡的容颜。那带有忧郁的蓝色花瓶更映衬出她的哀怨。

或许我应该帮她,帮她去做一件她想做却又不敢做的事情。我努力睁着眼睛,克制自己不要睡过去,终于,她回到自己的房间,待她卧室的门这挡住最后一丝灯光的时候,我悄然来到玫瑰花前。一阵阵的香气扑鼻而来,我被玫瑰花的这种独特魅力吸引。漆黑的客厅里,我独自伫立在这个花瓶前,贪婪地吮吸着玫瑰的香味。这一刻我居然有些不忍,这么漂亮这么神圣的花朵,就应该一直在这样独特的花瓶里生长,为大家带来视觉上的盛宴。但,我还是想到了他,那个凛冽,没有感情的臭男人。

我伸出稚嫩的手,一把抓住那些玫瑰,却不小心点被它的刺刺痛,我失声痛叫,慌忙缩回我的手,捂住我的嘴巴,我怕我的叫声惊忧的她。我不知道我的手是不是在流血,总之那种疼痛感越来越强。这一刻,我更加憎恨这一把玫瑰,越是憎恨越是会失去理智,于是,我又重新握住玫瑰,顾及不到疼痛,一把把它们全部从花瓶里拽出,扔在地上,拼命的用脚去踩。我不知道自己已经把这些花蹂躏到什么程度了,总之在我感到很累的时候,我才想到罢手。

黑暗里,我蹲下身子,用手在地上胡乱的摸索着,然后一个巨大的阴谋开始展开。

天亮,我还没有从睡梦里睁开眼睛,女人惊声尖叫的声音就传到我的耳朵里。我躲在被窝里暗自窃喜,她一定是看到破碎的花瓣才如此惊讶的尖叫的吧。事情如此仅仅是这么简单那就太浪费我的感情了。事情还在按着我的计划一步步发展。我躲在被窝里,掰着我的指头在算,下一步,应该是他们宝贝女儿的痛苦惊叫。是的,没错,一记响亮的巴掌声过后,他们的女儿开始大哭。那是集惊吓和委屈于一身的哭喊。

黑暗里,我似乎看到那个巴掌接触到她的肌肤,嫩滑的皮肤上赫然出现的红色手掌印,那因疼痛而扭曲的脸,一切的一切都在我的想象中那么完美的出现,我是莫名的兴奋。能看到他们之间谩骂和扭打,我的心才会真正的得到慰藉。

“为什么要把花瓣折掉?”

饭桌上,女人还在责问我的那个妹妹。妹妹还在抽泣,若不是那个男人在一旁冷眉直竖,她早就把饭碗丢在一边独自回卧室痛哭了。

“妈妈问你话为什么不回答!”男人粗犷的声音让妹妹的小身躯不自觉的颤抖一下。

“不是我,我没有。”妹妹小声嗫嚅,像是自言自语,言语间却夹杂着委屈。

“还要说谎吗?是不是刚才教训的太轻?不长记性吗?”男人有些生气,不满的话语让整个房间都感到可怕。

“我只是觉得好看,所以就摘了。”妹妹承认了。她没有别的办法,面对失去理智的父亲,她没有任何的抵抗力。

男人吃过饭便起身离开,只留下我们三个女人。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男人变得焦躁不安,以前的他不是这个样子。

至少他没有这么冷峻。至少他对她还是那么的温柔。

她喜欢向他撒娇,他喜欢她向他撒娇。

那时我还小,大人间的游戏总是搞不明白。但有一点我还是清楚的,他们都爱我,一直以来都是那么的呵护我。

我就是他们的宝贝,他们就是我的守护神。可是,如今一切都变了。我就像童话里的白雪公主,掉进了巫婆的蛊物里,白雪公主尚且还有七个小矮人的帮忙,而我,除了自己没有人愿意拯救我。我知道,事情的根源都是她,我的妹妹!如果不是她的出现又怎么会让我的世界变得这么灰暗!不过,跟我斗,你们还嫩点!挨打,这只是开始!

夜晚,妹妹来到我的房间,我感觉到她看我的眼光有些怪异,面对她,我的心里或多或少都有些内疚,我不能直视她的眼睛,我怕我的心软下来,那样,一切计划就都失败了。

“是不是你干的?”八岁的孩子说出的话没有多少力量,跟个还没有断奶的孩子似的,牙口不过才长齐而已,她的话无法震慑住做过亏心事的我。

我没有回答,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

“我知道是你,只是,不管怎样,我都会原谅你,因为你是我的姐姐。老师说过,孔融小时候还知道让梨,他比我小,我更应该懂事才行。”

“你知道个屁!滚出我的房间!”我没好气的反驳。

“不,我就是要你知道,我不是怕你,我只是不想看你被爸妈责怪。所以我才要说谎,你知道吗,爸爸的手掌真的很大,打在脸上真的很疼。”

她抚摸着稚嫩的小脸,仿佛疼痛一直存在她的脸上。我感到可笑,我能不知道疼吗?我挨打的次数还少吗?这不都拜你所赐吗?

我翻个身,从床上下来,面无表情的走到她的面前,她下意识的回避,却被我一把拉住。

“你看姐姐的项链好看吗?”我拉着她的手,放在我的脖子上。她怔怔的看着我,没有任何的反抗,刚才的理直气壮在此刻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打开她的手,让她的手拽住脖子上的项链,然后,使劲握着她的手腕,猛的一拉,项链断了,上面的珠子全部掉落在地板上,而我的脖子,因拉扯的惯性而划破一条小口子,血,缓缓流了下来。我跌坐在地板上,哭喊着,那个女人很快来到我的房间。我看到她眼中的愤怒,还有妹妹眼中的哀怨。妹妹再一次被打,我的心在妹妹被打的过程中得到莫大的欣慰。

“你真的很坏!”

这是妹妹每一次看到我时,必然要讲的一句话。我没有任何的反驳,随她怎么说,这个家里本就没有我的地位,又何必在意家中的人怎么看待我呢?

我以为我的童年就这么无趣的度过,大不了在未来的某天,我长大了,可以独自面对这个世界的时候,一个人,展翅高飞,永久的离开这个伤心的地方。孩子的世界,纵然有邪恶,那也是纯洁的邪恶,没有任何色彩的邪恶,在大人的眼中看来不过是那么的苍白那么的幼稚。但,他们认为幼稚的事情,往往在累计堆叠后,会变得一发不可收拾,如果有可能,后果将是死无葬身之地!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