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向前爬再被攻拖回去

晚上邢楹失眠了,善善磨牙一直磨到三更天,这小祖宗是邢昭锡的心头宝,打不得骂不得更捏不得,只能自己忍着。

睡着了倒无所谓,睡不着很痛苦的,任何声音听在耳中都像是阻止你睡觉的因素,包括毛线发出的低呜声,很想把毛线拎出去,但有怕守在门外的恶心把自己咔嚓了,邢楹想了想还是推开窗户赏月吧。

今晚月色真不错,亮亮的圆圆的,真像诗文中所说的银盘,真好看,为什么邢楹忽然想到大饼呢?

大饼,月老!

四下一望,没什么人,邢楹从窗户一跃而下,楹轩阁里有一颗大槐树,是两百年前她和大哥邢潜一起栽的,没想到现在都长这么茂盛了,估计三个手拉手人也合抱不来。

大槐树枝叶茂盛几乎遮住半个屋子。

邢楹面朝月亮,双目紧闭,手指缠着拂尘丝,口中念叨着不要再失败,片刻睁开眼对着圆月大喊了三声‘我爱你’。

怎么没反应?

会不会喊的不够卖力或是喊少了?

于是乎寂静的黑夜里邢楹扯着嗓子大喊——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喊声响亮且一声高过一声。

草丛晃动中走出一个人来,邢楹欣喜的以为是月老,待人走近些方才发现原来是府上掌厨的小厮,他正在解手,小厮正勒着裤腰带一跛一跛的向她走来:“邢楹姑娘,我也爱你。”

邢楹:“……”

轰走了小厮,邢楹开始反省自己到底哪里出了问题。把拂尘丝换了个手指缠绕着喊,还是没有用。

邢楹无奈地靠在大槐树下等待,比起屋内人、猫、豹的磨牙打呼声,邢楹更喜欢静谧的晚风声,悦耳、凉爽,还带有丝丝青草的芬芳。

摸上槐树挺拔的树干,邢楹觉得这砍了应该能造两艘大船,树叶抖动如厉鬼狂吼,邢楹瑟缩了下惊恐的闭上眼睛摇头将脑子里砍树的利益化思想迅速甩去。

睁开眼时开始专注月亮,那面圆盘中间产生了黑影,有点天狗食月的感觉。

黑影越来越大,从月亮中脱离开来朝着邢楹的方向飞来,愈近时愈发的不像天狗,倒像是鹤……又有点像人,难道是鸟人?

近在眼前时原来是个白发老翁驾着仙鹤。

他真的是月老吗?

邢楹向前伸长了脑袋,这张脸略扁略圆略饼,肚腩没有了。有的是一头苍苍白发,胡子也是长长的白白的随风扬起,身着白衣外披大红镂空金丝,拂尘摇摆,仙风道骨。

不张口还是有几分仙风道骨的神仙味儿,一张口就……

“你召唤我来到底所谓何事啊?”月老突然将拂尘绕在仙鹤脖子上,自己从袖中抽出一根牙签往嘴里剔牙,也不管那仙鹤勾着脖子痛苦的哀鸣。

邢楹做个噤声的手势生怕他们吵醒府内其他人。

月老嘴里叼着牙签,神色焦急:“放心吧,他们看不到我的,倒是你,有什么话快点说,我还有急事呢!”

他所谓的急事,估计是吃、喝、吃、喝、吃……邢楹是这么猜测的。

怕他趁机溜走,邢楹开门见山:“我来这都快半个月了一点幻灵宝镜的消息都没有天天教书睡觉带小孩我受够了有没有办法让我马上回去?”

月老听完掐指一算:“宝镜就在这附近呀”

邢楹原地打着转转:“哪儿呢,哪儿呢,我怎么没看到?”

“我说的附近是指这平阳城内,不一定就是将军府”

“我不管,我要回去”邢楹跳脚抓狂:“那面破镜子我不找了,嫁不出去也好,无法位列仙班也罢,总之我要回去,你送我回去”

“没办法,你回不去了”

“你开什么玩笑,来的时候说的清清楚楚,找不到幻灵宝镜我也可以回去的,那什么灯灭了我不就回去了吗,我不管,你去给我把那灯吹了让我回家”

“我当时是说过灯灭了你就能回来,可是长明灯得在你死了之后才会灭,你不死它灭不了。还有长明灯是吹不熄浇不灭的,它是与仙者命数系在一起,身死灯方灭,我当时没跟你说过吗?”

月老看着怒火中烧的邢楹,委婉道:“……可能当时忘记跟你说了”

邢楹眼珠赤红,月老仿佛能透过她的眼睛看到里面燃烧的熊熊烈火,还有处在烈火中的他,月老打了个寒战,随手把绕在仙鹤脖子上的拂尘扯下来,从上面拔出一撮呈到邢楹面前:“你若真想回去,把我这撮拂尘丝系成长长一根,绑个圈挂在树枝上,然后站在板凳上把脑袋伸进去,再踢倒板凳挣扎个几下……我这拂尘丝是仙物透明又结实,绝对不会出现中途断裂的情况,你可以放心的上……上吊”

邢楹接过那拂尘丝想也不想的就绕到月老脖子上,声嘶力竭地吼道:“你太不厚道了,来的时候不跟我说清楚,居然诓我!”

月老身下的仙鹤叫声有些欢悦。

月老脸色憋红,抓着邢楹的手往外拽,“咳咳……诛仙是要遭天谴的快……快松手”

邢楹几乎是哭着松开手的。

“我……我还有事……先走了”

月老勒着仙鹤就要起身,邢楹上前抓住他衣襟:“你除了吃喝吃喝还有什么事!”

月老很不要脸的来了句话:“我还会饿呀”

“你帮我一点小忙会死啊”

“张果老约了我吃饭,我饭吃到一半听到你的召唤推了宴席就跑下来,还牵走了张果老的仙鹤,我对你已经仁至义尽了”

“好了不说了,说多了都是泪,我要走了你好自为之吧”月老抽回袖子驾着仙鹤怎么来的怎么去。

邢楹呆呆的望着那远去的仙鹤和月老,这算驾鹤仙去吗?

张果老的坐骑不是驴嘛?

月老你又诓我,呜呜!

手里还握着那撮透明的佛尘丝,心里却想着——真的要自挂东南枝吗?

上吊会窒息死后眼珠子会瞠出来死相太吓人;投水会浮尸身体被水浸后会肿胖宽也不好看;跳楼嘛摔的血肉模糊的太可怕;吃毒药会七窍流血而且毒发过程很痛苦;拿刀抹脖子又怕痛……算了,不死了。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