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冰葡萄放进了下面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已经不吃这种烤鸡翅了。”

她垂下眼眸,盯着面前洁白的骨瓷碟子,思绪有些恍惚。

不是不喜欢,而是已经很久不再吃。

一宝早产,出生时小小的一团,在保温箱里足足呆了两个月,才稳定身体各项指标。

可是,到底先天不足,一宝体质孱弱。在日常照料中更要万分精细,尤其是饮食方面,都是营养师专门搭配,像烤翅薯条等小孩子爱吃的烧烤油炸食品,她根本不敢让一宝吃。

记得,去年带一宝去游乐园,那是第一次带一宝去人多的地方而没有清场。

一宝好奇地看着许多和他一样大的小朋友,其中有个小胖子手里抓着炸鸡翅,吃的满嘴油汪汪的,给一宝羡慕极了!

看着一宝湿漉漉的渴望眼神儿,她当时眼圈就红了。

如果当初,她能坚强些,一宝是不是就不会遭这么多罪了?

二宝也不会……

“怎么哭了?”

感觉有干燥的指腹落在眼角,叶小溪回过神儿,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她本能地避开慕曜爵,抬手胡乱的抹了抹:“我没事。”

“吃饭吧!”叶小溪深吸了口气,按住隐隐发疼的心口,似乎为了掩饰什么,她看也不看他地继续说道:“慕曜爵,你不用管我,我也不需要你照顾,我不是小孩子,我自己会用筷子,知道该怎样吃饭!”

她想起刚认识他的那段时间。

那时候她身体不好,医生嘱咐要忌口。而她又是吃苦吃怕了,无肉不欢的,没有肉食的生活简直太难熬,可惜,任凭她怎样撒娇耍赖,他都不允许她吃肉。

为了你的健康,我必须狠心……

那时候,他的心情是不是和她面对一宝时,有些相似?

叶小溪心底泛起细小又尖锐的酸涩。

她缓缓拿起筷子将烤翅送到嘴边,轻咬了口。

依旧是记忆里的味道。

外焦里嫩,肉质鲜美,浓郁的酱汁蘸到唇瓣,让人忍不住伸出舌头舔进口中……

慕曜爵定定地望着她,见她开始吃东西,他也没有再多说什么,默默守在一旁。

一顿饭,慕曜爵几乎没动几筷子,他大多时间都在看着叶小溪。

她吃东西时和以前一样,依旧喜欢先伸出舌尖舔一下尝味道,然后才小口小口地开吃,就像一只警惕的小动物……

叶小溪很佩服自己的定力,在那样炙热复杂的目光里,还能淡定的吃完一碗饭米。

吃过晚饭后,叶小溪没有再洗澡,她简单洗漱过就回到客房。

终于逃离慕曜爵的视线,叶小溪整个人都虚脱了,她靠着门就瘫坐在地上,想到晚饭时他的眼神,他欲言又止的话,她眼泪不知不觉地流了下来,双手紧紧抱着自己,把脸埋进膝盖。

似乎听到门里微弱的啜泣,慕曜爵想敲门,可犹豫许久,他抬起的手又无力落下,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听见里面传来脚步声,他才深吸了口气,推动轮椅转身离开。

他的房间就在叶小溪隔壁。

因为叶小溪在,他今晚没有留下属在这里。

凌晨一点多,房间里突然响起敲门声……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