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死你个荡货

241

苏柔想了想道:“厨房和储藏室都在地下一层,地下二层是车库,后来那里成了武器库。 ”

我道:“那地牢算地下几层”

苏柔道:“地牢和这里没有交集,你能不能别再让我回想起那个的地方”

我点点头,苏柔继续道:“三层和四层都是封闭的楼道,两边都是客房。这里只能当做我们的临时住所,我们无论如何都要想办法拿下整座城堡。”

苏柔拿起了床上的匕首,我提着重剑再一次打开了房门。我道:“你守在门口,我出去侦察一圈。”

不等我跑出门,已经有丧尸发现了我,一只全身赤果,身材高大的丧尸冲着我扑了过来,我高举起重剑,双手对准它的脖子重重的劈下,看着一分为二的丧尸,心想这把剑真tmd的锋利。然后我就沿着二楼的环形楼道走了一圈,有惊无险的一圈。

有重剑开路,战斗紧张而又乏味。我重复着重剑的劈砍动作,轻松的来到了一层链接二层,铺着红地毯的大阶梯。大厅中游荡的丧尸看到我之后,就开始拍着松散队形,冲我走来。我只是痴痴的望着它们,目光停留了一秒之后,我继续顺着二楼的楼道向前走,虽然我不记得我看家的本事就带着丧尸绕圈圈,可这个理念似乎已经深入了我的骨髓里面。

大阶梯的对面,是通往三楼的狭窄楼梯,我走到这里的时候,三只丧尸猛的跳出楼梯,挡在我的身前,我抬起剑对着最前面一只的头,用剑尖对着它的眼窝一点,它就已经不动了。可收剑的时候,这一剑刺的太深,它整个被带了回来,看样子就是要压在我的身上。还好我对此早有准备,抬起脚顶住它的身体,然后抽出了大剑,把它推到一边。

此时第二只丧尸早到,我挽了一个剑花,双手握紧剑柄将它劈倒。可第三只丧尸的距离实在抬进,霜之哀伤太重,此刻剑尖下垂,我这个姿态想撩剑杀它,已经不能发挥百分之百的力道。无奈之下,我右手松开剑柄,变掌为拳对着近身的丧尸就是一记上撩的摆拳。它中拳之后,向后一扬,我右手发力提起重剑举过头顶,左手回到剑柄的位置,双手发力从上到下,又是一记重劈。得手之后,我根本来不及停留,快速的跳过三具尸体,向前跑去。心里骂道:“奶奶的,这双手重剑看着挺帅,用起来纯粹就是扯淡。看着面前挡路的丧尸就剩下最后一个,我回头看看身后,我的追随者已经这么多了。跑到苏柔面前,我本想跑回去,苏柔指着大阶梯口道:“一楼的丧尸没有咱们想象的那么多,我关上房门,你再转一圈,争取把那个玩意弄回来!”

我顺着苏柔手指的方向望去,真是喜出望外,这等神器我一开始怎么没有注意到大阶梯口贴着墙壁站着一具欧洲重步兵的全身铠甲。我让苏柔赶紧关上了房门,提着重剑跑到了铠甲旁,本想着一条胳膊把它夹走,一用力才发现这玩意非常的重。环视了一圈,二楼楼道里大概五十几只丧尸排着队向我慢慢走来,这一圈又白转了。

带着丧尸又跑了一圈,回到了房门口,我敲了敲门,苏柔探出头道:“你怎么还没有把它弄会俩”

我道:“太重了,我带着剑把它弄不回来,你带着这群丧尸再跑一圈,我把它拖回来。”

苏柔把我拉进房间,就要冲出去,我叮嘱她道:“当心三楼楼梯,那里可能会跳出丧尸拦住你的去路。”

可苏柔头也不回的走了,我赶紧关上了房门。然后用耳朵紧紧的贴在门上,听着外面的动静,等到丧尸缓慢而沉重的脚步越来越远,我打开一条门缝,确认丧尸队走过了拐角,我冲出房门,跑到铠甲处,用尽全身力气将它抱起,tmd这玩意总有五六十斤,甚至更多,真不知道穿上它怎么打丧尸。

我勉强将它推进房门,出门一看,苏柔果真被三楼下来的丧尸挡住了去路,而且这次从三楼下来的丧尸特别多。她不断的撂倒面前的丧尸,可丧尸从三楼还在远远不断往下走,我的脑子在这一刻,飞速的旋转。下一刻,我没有跑去救快要被包围的苏柔,而是冲到楼下,一边跑一边对苏柔喊:“推到两边的陈列,减缓丧尸包围你的速度!”

苏柔不明白我为什么不去救她,但她还是按我说的去做。二楼楼道里陈列着各种奇怪的东西,还是大型的盆栽和植物。苏柔举起身边一个不知年代的花瓶,就甩了出去,看着上面精美的青花纹路,此刻却没有人值得可惜。苏柔的手边已经扔无可仍,眼看着两头的丧尸队伍就要连接到一起,我此刻站在空旷的客厅里喊道:“苏柔!跳!”

苏柔回头看了我一眼,我已经把大厅里的沙发推到了她的脚下。我看着苏柔轻巧的一个翻身,正好平躺着落在了大沙发上。门外的丧尸此刻已经走过了大门,我抱起沙发上的苏柔,来不及询问她的伤势,就向楼上冲。身后的丧尸,二楼楼道的丧尸,从左,中,右三个方向,朝我们扑来。等我抱着苏柔冲进房门,把她往床上一丢,回身就关门。可此时从右边过来的一路丧尸,已经抵近了房门,我拼命的顶住房门,和丧尸玩着顶门的游戏。

脚不停的变换着步伐,可门总是留着一条缝,门锁就是碰不上。就在我急的满头大汗之时,苏柔从背后对着我,飞起一撞。门木嘭的一声就磕上了,安全是安全了,可苏柔的这一记肩撞,把我撞了半死,半天都没有缓过神来。

我骂道:“谋杀亲夫啊!”

苏柔似乎也很痛苦,回骂道:“你从二楼摔到沙发上试试!”

吵架并没有继续,门外的丧尸噼里啪啦的拍着门。它们挤破门进来,只是时间的问题。

哥在苏柔的帮助下,变成了欧洲的重步兵,再一次提起霜之哀伤的时候,一股前所未有的自信又回来了。我的脑子闪过了几幅似曾相识的画面,画面里的我似乎穿着一身的防爆服,举着防爆盾牌在丧尸群里左劈右砍。

我摇了摇头,示意苏柔打开房门。苏柔轻扭门把手,木门就被丧尸推开。她迅速的闪到窗边,时刻准备从绳梯下去。丧尸再凶猛,也是肉做的。面对防御力加到ma的我,它们只能是束手无策。我的身上悬挂着两只丧尸,我能听到它们在用锋利的指甲和牙齿,在我的头盔和铠甲上,摩擦时的刺啦声。而我要做的,就是旋转,劈砍,挥舞铁肘,膝撞。当我用手中的长剑,将门外的最后一只丧尸钉在墙上。

我潇洒的卸下了头盔,甩了甩头,要是老子留着一尺长的银发,就更加帅呆了。我穿戴着满身血污的铠甲,用最后的一点儿力气,关上了城堡前厅厚重的大门,看着地上被折成两截的门栓,我陷入了沉思。

前院被丧尸突袭的时候,这大门外究竟会有多少丧尸才能将这粗壮的门栓顶断我用半截门栓把大门重新插上。苏柔惊魂未定的走到了我的身边,我长出了一口气,紧紧的抱住了她。我们虽然又一次与死神擦肩而过,可如果不是涌入城堡的丧尸都已散去。单凭我们两个,如何能收复这座城堡我抱着苏柔,看着大门上放悬挂着的救世基督像,刚想参拜,苏柔却跪向了与基督相反的方向。

我顺着她跪拜的方向望去,大厅的右侧神龛里供奉着观世音菩萨,我又想左侧望去,那里供奉着骑着青牛的老君。我咧着嘴,不假思索的冲着中央一拜,环装大阶梯正中央是挂着孔夫子万世师表的画像,圣人的两侧是岳王爷的小坐像,和关老爷的夜读春秋。我抬头向大厅的天花板望去,四周的采光窗,窗花来自各个大小宗教的图案,十字架,六芒星,星月徽。

天花板的壁画是尧舜禅让,仓颉造字,大禹治水等等,我微笑着,不停的转身,不停的看着各种宗教的图案和雕像。似乎还少点儿什么,低头一看,脚下的圆形上地毯,书写着密密麻麻的阿拉伯文字。原来这座城堡有这么多的神仙爷爷和奶奶保佑着老子,我在一楼大厅里转了一大圈。等我再一次回到大厅的中央,我看着婀娜多姿的苏柔,抱着双臂也在环视着大厅中的满天神佛。她那么的美,那么的自然,柔弱的身体,却有一双坚毅的眼神。

下一刻,我解下全身披挂,推开地毯中央的茶几,示意苏柔到我身边来。她也出神的望着我,我和她交换着眼神,她一边向我走来,一边褪去了全身的衣服。四面的窗户将这个大厅中央的地毯照亮,我脱光了衣服,平躺在地上,苏柔扶着我的胸口,坐在我的股间。她开始扭动身体,我缓缓的闭上眼睛,享受着欢愉的过程,脑海中一直在祈祷。

满天神佛在上,愿人类万世永存。

(不够2000字还不能发,最后一章直接发到这里吧。)

终章

冰川期说早不早,说晚不晚的还是来了。黄超和苏柔在城堡的地牢里幸运的逃过了一劫,冰雪封冻了整个世界,也封冻了在这世界上肆虐的丧尸。这个世界历经过五次冰川期,又有谁知道这是不是丧尸病毒的肆虐,老天爷降下的天罚呢?

满天的飞雪里,一座不合时宜的古堡,黄超的梦想却简单而又复杂的实现了。忘记了所有痛苦,忘记了所有爱人和仇人,忘记了丧尸,忘记了他的世界。城堡里,他是这世界的主宰,城堡之外,是冰封的万里江山。

太阳还在,人还在,有温暖家,有满仓的粮食,而且还有女人。

这还不够吗?

……



不够吗?

……

雪还在下,不时落在我肩头的雪花,稍稍缓解我伤口的灼热,瞬间就失去了作用。我一步一步的向后退,身边废墟中的大火,烤的我右脸上发麻。可刺骨的寒风侵袭着我的左半边身体,极冷和极热之中,我不知何去何从。而眼前的丁浪,在飞雪中挽着剑花,又向我扑了过来。

眼看丁浪已经走到了我身前,他猛的挥舞佩剑从我的左侧劈来,我架起短刀去挡,可这是虚招,剑锋一转刺向我的面门,我忙用右手的长刀去撩。可丁浪收剑而去,华丽的转身之后,一剑向我的咽喉刺来,我堪堪躲过这必杀一剑,可丁浪已经近了我的身。我最擅长的埋身战却成了我的短板,左肩伤让我的短刀根本发挥不了作用。

丁浪近身沉肩一撞,我向后飞出去好远,起身再看他,丁浪在飞雪中高高跃起,长长的剑锋对准我的心窝狠狠刺来,我双手扶起正欲起身,再也没有任何余地去挡或去躲丁浪这必杀一剑。长剑刺穿我心窝的那一瞬间,呼吸瞬间也停止了,我看了看刺进我身体这把剑,抬头又看了看丁浪,可他的脸却越来越模糊,无论我怎么睁大眼睛。我向开口再说最后一句话,或再大喊一声,可我除了能紧紧咬着牙,什么也做不了。全身的肌肉紧绷,感觉忽然拥有了强大的力量,可全部被禁锢在身体里,怎么都施展不出去了。最后我长出了一口气,软软的倒了下去……

……

秃笔肯提扭……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