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士情欲短篇小说强

一刻钟后,叶凝站在山坡中神色淡漠,她的脚下遍及着血色的小河,四周除了风声作响竟无半点声响。

叶凝把匕首在脚下一具死尸身上擦拭干净,刚刚要走,却突然察觉到什么,目光一凝,只见她脚尖一踩,一柄胳膊粗细的斧头飞跃而出。

王霸天屏住呼吸抬脚就跑,突然感觉到背后风声靠近,他满脸骇然来不及回头便是后颈一痛,那颗头颅就这么的摔了出去。

叶凝环顾四周,确认再无活口,当然踩着这一片尸山血海越走越远。

大概半个时辰后,乌龙山迎来几个行踪诡异的人。

“你们看!”不知是谁惊呼一声,其余人下意识瞪了那说话的人一眼,却见他满眼恐惧,正想说看到什么怕成这样,不成想随即看了过去,意识瞳孔骤缩。

浓郁的血腥味扑面而来,远处山坡仿佛被鲜血染红,他们颤抖着腿脚上前,却不想随着靠近,那大片尸体更加震撼,有几个没忍住直接捂着嘴扭头吐了起来。

寂静的山里,只听见这些人发出的声音,以及随后他们仓皇逃走的步伐……

前方是三米宽的官道,这一带似乎极为平静,叶凝策马走来,张发先迎了过去,“叶凝,你回来了,前面没事吧?”

“恩,前面很安全!”叶凝点点头,旋即看了眼队伍,放慢速度让队伍走在前,自己慢慢挪到最后。

纱帽遮住她全部的表情,但刚刚杀人沾上的味道却没有全部散去,武行的人从叶凝身边路过,只感觉有种奇怪的味道,不禁看去一眼,却触及那稳坐在马背上的身影,不自觉的觉得一冷,立刻加快速度。

接下来的路程果然平静,将近百里的官道,走到一半就能看到来往的商人,武行的人被告诫过,所以没有一个搭理陌生人的搭讪,不过表情都放的很和善,倒也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

足足半个月,车队紧赶慢赶,却还是距离目的地不短。

这路上也不知道是运气太好,竟然没有遇到任何的坎坷。

张发把这一切的好运归咎于叶凝,因为不管去什么地方,叶凝总会先走一步打探,既省了时间又保证安全。

而且只要是叶凝说没事,那就肯定是没事。

车队的人也有先前的警戒到现在的放松,连小庄都活络起来,他闲来无事顺便学会了骑马,曾经还试图和叶凝的比试,结果分分钟钟被打击的哭都哭不出来了。

此时叶凝正向路人打听着前面的情况,只要再走两天就能踏入边境地界,不过这路上他们确实看到不是背着行李离开的人。

稍微一打听才知道,前方的战事并不顺利,敌军这次来势凶猛,连钟将军的孟虎军都败了几次,听说交战不到三次,天宁已经输了几个城池。

这些逃走的百姓正是距离边境最近的城里的,也许是担心成了俘虏,便拖家带口逃离。

武行的人虽然没有故意打听,但是一路上听别人议论也差不多知道事情原委,听说我军战败,心里也有些沉闷,整个队伍似乎都蒙上了一层阴影。

叶凝告诉张发加快速度,她总有不太好的感觉。

第五天下午,车队进入边境警戒范围,一小队士兵将武行的人拦下,张发上前说明来意,对方警惕的看了他们一眼,这才答应去禀告。

这一禀告却足足等了半个时辰,听说钟将军无暇过来,晚些戴卫过来。

这里距离钟元楼所在地上至少还有半个时辰的路程,叶凝想此,对张发道,“让大家先休息吧!”

这两天赶路有点着急,即使武行的人身强力壮都有些受不了,这会听张发的话纷纷坐下休整,小庄倒是机灵,见状拿起之前在上个客栈备下的点心分派给大家。

不曾经刚坐下不到一盏茶时间,前方突然传来异动。

叶凝耳尖听到什么,她抬脚跃上武器箱上看向声音来处,却看到一群人气势汹汹而来。

“哟,听说钟将军的武器到了,我等特地来开开眼界,不知这武器在哪呢?”

马队渐渐逼近,为首那人三十岁左右,留着一缕黑胡,此时嘴里问着,目光却是盯着武行人放在马车上的箱子,明显是故意的。

“叶凝!”张发不知道对方来意,下意识的喊了声叶凝。

而武行人的人,早在这些人靠近,便是站了起来,回到马车四周守着自己的箱子。

那黑胡男人,见武行人戒备的看着他,双眼闪过狠厉,只见他右手一抬,他身后一个穿着军服的手下便是下马而来。

“你做什么?”对方径直来到张发守着的马车前方,根本没看到张发几人,上前便是要解开上面的绳索,但不等他动手,张发直接用身体挡了过去。

“滚开!不要命了是吧?”被人拦下,那人一怒竟然从腰上拔出一把剑,对准张发的脖子。

武行的人见此俱是目光一震,叶凝原本环抱着胳膊站在后面,此时也不由气息冷凝起来,她踱步上前,因为人多,倒是没人注意到她。

“抱歉,货没送到任何人都不能乱碰!”被剑驾着脖子,张发依然不卑不亢,哪怕袖下掌心已经冒汗,面上也没表现出来。

对方显然没想到碰到的是个硬茬子,一个不留神剑刃压的狠了点,张发的脖子上就多了一条血痕,对方看了眼,嗤道,“别以为我不敢杀你,我是看在你不懂事的份上提醒你一句,这里可不是钟将军一人为大,我们秦副军也不是什么好惹的!”

秦家的人?

叶凝听到这句话时,步伐明显一顿,这下才明白对方为何敌意这么明显。

张发却是不知道这其中的恩怨,见叶凝没有上前,干脆仰着脖子没吭声。

这次马背上的那个男人却动了,那人骑了一匹棕色的大马,开始还以为他要做什么,却见快到马车这里时,对方突然甩了那马屁股一鞭子,就听马儿突然狂暴的奔跑过来。

之前那个手下看势头不对已经闪到一边,张发自也是看到这一幕,只是身旁是货物,他犹豫了下没躲开,也就是这转瞬的时间,那匹棕色的马儿已经来到面前。

张发面色一变,下意识横出拳头抵挡头跟着低下,只是等待的痛意没来,反是耳边传来一声沉重的闷响,张发旋即睁开眼睛看去,却被眼前以募惊呆。

原本要扑到他头上的马儿此时翻着肚子躺在几米外的地上,而之前坐在马背上行凶的那位秦副军,就摔倒在马儿旁的不远处,帽子已经掉在地上,整个人非常狼狈。

四周足足寂静了十秒钟,不只是没忍住发出‘噗哧’一声闷响,紧接着气氛就像是被点燃似的,爆发了哄堂大笑,“哈哈,好傻,哈哈……”

发出笑声的绝大部分人是武行的,开始守在四周的那些士兵还在忍着,最后被带动着忍不住跟着笑了起来。

“谁干的?给老子站出来!”秦副军扶好帽子,摔着马鞭气势汹汹站起来,刚刚来时的高傲这会全部成了怒气。

刚刚他都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凭空飞了起来,太诡异了,但是咬定是有人做了什么手脚。

只是回应他的除了笑声还有嘲笑的表情。

“都他妈的给我闭嘴,笑什么笑!”离他就近的士兵被秦福军泄恨的踹了一脚,他杀气腾腾的模样露了出来,笑声不自觉停下了。

只是武行的人显然没有这么听话,虽然没人笑出声,但是脸上的嘲讽怎么都掩饰不住。

秦副军何曾丢过这么大的脸面,马鞭扬起便是要落下,而且遭殃的还是最前面的张发,所有人都没想到对方说动手就动手,眼看躲避不开,那秦副军也是得意满满的样子,却在这时,一只手突然抓住鞭子。

使劲一拽,纹丝不动!

“你是何人,竟敢阻拦本将军!”这人看似瘦小,力气竟然这么大,秦副军心里暗道,面上却是气势不低。

对面叶凝纱帽遮住全部表情,早在她过来时,武行的人就莫名安静下来,这会听到对方的话,她抬眸看向这人,随后……突然松手!

马鞭开始被拉的笔直,叶凝突然松手,对方直接向后趔趄好几步,不过似乎有些武功底子,没有摔倒在地,但也足以让他更加狼狈。

随后不等对方发火,叶凝便道,“钟将军之前有交代,这批货除了他的人,谁也不能妄动,若有违抗可以直接处置,念在秦副军不知情的份上我们就不计较了,各位请回吧!”

一番话,直接把罪过推倒了对方身上。

张发几人佩服的看着叶凝,不得不承认,她比武行任何人都有气度。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