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翼乌漫画全彩集日本漫画大全

在开封闹了一宿之后,然后两人急忙往杭州赶。

路上秦言心虚的看着聂子萱那张毫无表情的脸,便小心翼翼的问道:“子萱,子萱,我昨天晚上是不是干了什么。”

聂子萱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装的便回答道:“你自己说呢。”

秦言装作一无所知的摇了摇头,聂子萱看了一下秦言便见到那张看似很无辜的脸,聂子萱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算了,也没什么事。”

哎呀!都被我看光了还说没事,是不是以后接着看都没事,聂子萱这丫头皮肤还真是好啊,想着昨天的事情,那具傲人的**秦言感觉鼻子里又有什么东西流了出来,秦言急忙擦了一下。

但是聂子萱已经发现变大骂了一声:“无耻!”就骑马飞奔而去。

秦言无奈只得追了上去。

“子萱子萱!你不能怪我,我昨天喝醉了!哎!子萱骑慢点。追不上了!别急啊,好吧,我错了是我不对。”

“哎呀你终于理我了,就这样慢点,我马术不怎么样。”

“子萱你怎么不说话,对了,你侧腰上的那块胎记长得还真是别致。”

“哎!哎!怎么又骑快了,等等我!”

就这样聂子萱忍受了一路的魔音灌脑,她现在只想赶紧到达杭州,赶紧让这个祸害闭嘴。

终于到达了杭州,聂子萱开心的笑了终于摆脱这只兽了。而秦言显得是更加兴奋,离杭州还有二三百里的时候,秦言就迫不及待了,连调戏聂子萱也不顾了,就一个劲的向前冲。

当看到杭州城的牌子挂在城上时,秦言开心的笑了,大吼道:“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聂子萱直接装作不认识他自己直接进城而去,却见一阵风刮过,秦言在那里兴奋的大叫着:“菲菲老婆!我回来了!”

聂子萱无奈只得跟着一路小跑,终于到了宋府,秦言刚走到宋府的门前就无限感慨:“墙还是老墙,门还是老门,都没换,小荷还是小荷。”

小荷!秦言看到这妮子时发现这妮子正在呆呆的看着自己,秦言走进了宋府看着宋荷那已经流出泪来的俏脸,便不知道说些什么了,最后一阵无言,宋荷的泪水却越来越多,秦言终于开口了:“那个,我回来了。”

宋荷再也忍不住了扑到了秦言的怀里,秦言感受着那具娇躯撞到自己的怀里,心里也是不对味道,宋荷拼命的捶打着秦言:“你怎么这么无情,说自己死了,却一个人在外面风流快活,连家也不回,你知道吗我听到你死了我多难受吗!呜~你个禽兽,禽兽,禽兽!”

秦言轻轻摸住了他的头发现了四周的家丁包括聂子萱都似笑非笑的看着他,秦言只得向后退了一步想挣开宋荷,可宋荷却很配合的向前一步继续靠在秦言怀里。

秦言只得说:“小荷,先退开一点好吗,有很多人看着我们呢。”

宋荷却丝毫不理会:“当日你和菲菲姐在无数浙江官员面前忘我的拥吻时怎么不想那些,现在却与我如此见外。”

卧槽,这能相提并论吗,孟菲菲在那时已经和自己定了情好吧,再说那时哪忘情拥吻呢,刚想吻就被你这个小妮子打断了。

秦言无奈只得说:“小荷,关系不同好吧,你菲菲姐那时已经是我女人了,再说我才刚回来,你这样让你菲菲姐看见了不好。”

宋荷松开了秦言看着秦言身后还有一位天仙般的美人,变冷笑道:“我说秦大哥你怎么那么久才回来,天天被这么一个美人伺候着一定很爽吧。”

秦言终于知道当年聂小倩怎么被惹恼得了,这妮子的嘴狠着呢。

聂子萱哼了一声将头扭到了一边,秦言急忙打圆场:“这个小荷,你菲菲姐呢,我可想她想的紧呢。”

提到孟菲菲宋荷眼中立马显现出一丝为难之色,但还是说:“菲菲姐出去了。”

秦言突然道:“哎不对啊!皇上在这次给了我一座房子,菲菲应该在那吧。”

宋荷急忙说:“是菲菲姐嫌那里太冷请就还在这住着。”

秦言笑了起来:“那好吧,我就在这里坐会等着菲菲老婆。”

宋荷急忙跑了进去:“我去告诉父亲和母亲。”

秦言看着这丫头飞快地跑了进去:“这妮子怎么回事啊,跑那么快干嘛,还去通知,用不着的。”

聂子萱在旁边讥讽道:“这宋家小姐好似对你也挺有意思的。”

“那块桃花型的胎记,哎!你别走啊!”看着聂子萱疾走的身影,秦言心里一阵发笑:“我还治不了你!”但聂子萱丝毫不理,几个翻身就不见了踪影。

刚跨进宋府的内厅,便见宋暖急忙带着夫人走了过来:“哎呀!秦小兄,听说你活着回来了老兄我就。”秦言见到宋暖激动的模样,便看出这下子不是装的,便急忙抓住老宋的胳膊。

“宋老兄,你还是没变啊。夫人你又年轻了。”

夫人轻微的点了点头,那美貌上的愁容却如此清晰可见,秦言不知道是怎么了也不多问。

与老宋一家人聊了一会,秦言便问道:“哎!老宋这怎么不见宋江啊。”

老宋一听就一个劲的叹气:“自从跟秦小兄你去剿匪以后,他回来就将自己整天泡在军营里,连家都不回了,我刚才以叫人通知他去了,应该快到了。”

“没事,我这次来就是要领咱们浙江的兵去宁波灭了倭寇的。看来我们明天要去一趟浙江巡抚那去了”

宋暖听罢哈哈大笑起来:“不用,老兄托你的福在不久前刚接任浙江巡抚一位。”

操,老子出生入死剿匪,你却吐了个便宜升官了。秦言暗骂道。

又聊了一大会,夫人突然意识到什么就和小荷打了个耳语,小荷听罢吓得花容失色,急忙就要向外走。

但已经晚了,刚跨出门就听见宋江跪在了外面哭嚎:“师傅我对不起你,师娘他失踪了!”

轰一声,秦言的脑子炸开了,瞬间愣了,秦言呆呆的笑了起来,看向宋家所有人,老宋只是叹气,而其他人都低下了头,秦言缓缓走了出去,看着哭成小丑的宋江便怒吼道:“你哭个什么劲!站起来!”

秦言回想起了自己与孟菲菲的一幕幕,

“公子,你这一走还会回来吗?”

“我会回来看你的,说不定还会帮你赎身,娶你回家呢。”

“我等你”

“赎我,哈哈哈!我只是一个青楼女子,怎么能配得上你。”

“秦公子,抱抱菲菲行吗?”

“没事的,有我在。”

“我害怕,不要离开我。”

“我会活着回来,并且在我功成名就时回来娶你,让你做最幸福的女人。”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秦言忍不住了,眼里又干又涩,他抬起头尽量不让眼泪流下来:“怎么回事,菲菲她怎么会失踪。”

宋暖无奈的来到秦言身边:“秦小兄,那天孟小姐听说你死了就连哭了两天,第三天就失踪了,我以派了所有官兵去找了但到现在还是未果。”

秦言慢慢的向外走去,颓唐的身影让所有人都感到心酸,宋荷想追过去却被宋夫人拦住了:“他需要冷静,让他静静吧。”

秦言站在西湖畔上,看着湖水破光粼粼,被阳光照耀的反光,一直看到湖水被万紫千红的灯火照应着,秦言点着手中的酒壶狠狠的灌了几口,聂子萱无声无息的出现了,她看着这个人,杀起人打起仗正经的人,平时吊儿郎当的人,那个猥琐喜欢美女的人,聂子萱仿佛感到自己根本不懂他。

聂子萱只得说:“你没有事吧。”

秦言连看都不看她一眼,用哽咽沙哑的声音说道:“我什么都没有了,我最后的支撑也没有了,我在出征时就发誓不能死,因为她还在家里等我。等到我有了聂小倩,我还是一个劲的想回来,因为她是我第一个爱人啊!我回来了,他却走了!呜~!我见不到聂小倩所有的精神支柱都在她身上,她怎么能那么狠心呢!呜~!我什么都没有了,我一无所有了,连个关心我的人都没有了。”

聂子萱眼泪也缓缓的溅了出来,她一把抱住了秦言,在他耳边轻轻说道:“你还有我。”

秦言睁着红肿的醉眼看着聂子萱,两个人的脸缓缓靠近,慢慢的嘴唇碰到了一起,秦言忘情的吻着她,聂子萱没有反抗,任由他索取着。

我是真的败给这个禽兽了,聂子萱双手挽住了秦言的脖子。

此时在西湖里的一条花船上一位湖蓝色长裙的美人,呆呆的看着这里,一位老妇人看着她笑道:“菲菲啊,你看见了吧,他早有其他人了,你就跟我回四川吧。”

孟菲菲点了点头随老妇人离去了,船越走越远,直到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

秦言与聂子萱回到了他自己的宅子里,秦言将聂子萱摁倒在了床上,吻着她白暂的脖颈,聂子萱也一样回复了他,终于秦言开始解开了聂子萱的衣服,聂子萱吓坏了,她本来想让她的第一次给一个如意郎君,一个只爱她一人,文武双全的人,但是不知怎么秦言这么做着那些羞人的事她竟不想反抗。

正想着,她的上衣已经被揭开了,秦言接着又解开了她的胸衣,那两团柔软顿时跳了出来,聂子萱闭着眼心中暗想拼了,给他就给他吧,希望他今后对自己好一点。

但是秦言没有了动静,秦言就趴在她那吸引着无数人的美胸上睡着了。

聂子萱抚摸着他的脸,也不在做些什么,躺在了他的怀里,聂子萱似乎自言自语道:“我喜欢你了,你呢。”

接着两人紧紧地贴在了一起:“真不知道我是怎么喜欢上你个禽兽。”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是在他为我挡下那一箭矢还是我去给他抹药时,难道是他受伤的时候自己每天与他去聊天时。不想了,我败给他了。

第二天秦言醒来时就见怀里有两团火热紧贴着自己,秦言看着怀里的聂子萱,熟睡的样子依然是如此迷人,秦言开始感叹:我前几日成刚在开封鄙视老天为何不将这等美人送进我怀里,结果今天就如愿了,唉,菲菲刚走就来了个聂子萱这不是挑战我的极限吗。

秦言看着怀里的佳人皱了皱眉头又往自己怀里拱了拱,不禁赞叹,这丫头做萝莉冰山的气质都有啊。

秦言就这么看着聂子萱,这时外面一个人大喊了起来:“秦小兄!不好了!昨日倭寇竟开始集结兵力进攻大燕了!宁波正在面临倭寇的攻城啊!”

“什么!倭寇竟开始攻城了!”秦言大骂道,顿时吵醒了怀里的聂子萱。

聂子萱好像也听到了什么,便急忙对秦言说到:“事不宜迟,你要赶快调兵支援宁波才行!”

秦言点了点头急忙穿起了衣服,冲了出去,一出门便见老宋气喘吁吁地在哪里喘气。秦言急忙走回过去:“老宋把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我。”

宋暖急忙吸了几口气:“昨日一直风平浪静的倭国人经开始集结兵力,当集结到五千人时,他们就开始进军了,官船去拦但因宁波兵力不足只有一些官兵,昨晚宁波急忙派人送信让指挥司赶忙派人支援!还有不仅是宁波,许多沿海地带都遭到了倭寇的进攻,兵力分散却来势凶猛,导致我们不得不也将兵力分散。这次大燕和东瀛算是开战了!”

秦言吸了一口凉气:“老宋,将我以前剿匪军的颜丽张恒机的军队调来,挑够五千人,我即刻出征!妈的反了这些倭寇了!”

宋暖急忙去办了,聂子萱走了出来,轻轻的将一件外套披在了秦言身上:“事不宜迟,我们赶紧收拾一下走吧。”

秦言看着这丫头对自己竟如此暖心笑了笑,虽然不知道昨天把这丫头办了没有,但看现在这个样,秦言已经非常开心了。秦言抱住了聂子萱:“哎呀,老天还真是公平啊!我不能和两个老婆相见,却又给了我一个老婆。”

聂子萱挣开了秦言的怀抱:“行了,国事当今,赶紧走吧。”

秦言急忙道:“对对对!先打仗,后恩爱。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

聂子萱挽好了秦言已经略长的头发:“你有如此抱负我已经很高兴了,还有虽然我们昨天什么也没干,但是你毕竟非礼了我,还看光了我的身子,你不要负我。”

原来什么也没干,秦言却有一点小失望,但还是牵起了她的手:“不会负你,放心吧!”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