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念哥哥李思职业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雪落下的时候,是不是我的世界里面只能有白色而无其他

为何这样说?

世人视我为祸害,唯一的双亲随火而逝,无痕,这世间是不是如灵柩上那抹白色,毫无温暖可言

雪羽,别哭,睡吧,梦里,我将为你编织你想要的颜色……

“怎么,你醒了”

天君并未回头看着那个小姑娘,只是那沉重的呼吸逐渐平稳,他便猜测到了一二,

“师李念哥哥李思职业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父”

雪羽缓缓起了床,环顾四周,淡淡的檀香,空荡的大殿,飘着无数的轻纱,没有所谓的房间隔扇,仿佛可以轻易的看见却又什么都无法看清,

“你可以不必唤我师父,于你,我也只是有所求”

毫无感情的声音让雪羽觉得莫名一冷,她静静等待眼前人的话语,

“你的眸,是有妖寄在里面吧”

眼前一黑,雪羽感觉到一只温热的大手覆着她的眼,直觉想要后退,后面却只有床沿,她无路可退。

“在人前与我说的话都是假的罢,你的亲人不是山贼和妖怪所杀,说罢,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我想要,复仇,无论何种代价”

小手慢慢将大手拉下来,眼神里的坚定让天君不禁莞尔,

“噢?这简单,小丫头,我是天君,以后这样喊我便可”

“天君要雪羽做什么?”

没有拖泥带水,雪羽直直的看着天君的眼睛,仿佛要看到他的心一般,

“日后你便会知道了,无需多问”

抚上雪羽凌乱的发丝,天君眸里的笑意更浓,有趣,祁一寒,你想拖我徒弟下水,这如意算盘未免打的太好了,变数你可懂?

竹林内,

“月瞳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沐初阳也不废话,只想知道目的,在这里,他的心总是莫名的烦乱,总让他不像他自己,

“他的目的,大概是想要……”

氤氲面里有些难色,凝萱见此轻轻一笑,望着沐初阳,

“怎的,一刻就等不及了吗?”

“婚期已近,凌风又被派到边界之地,有些焦躁,无妨”

深吸一口气,沐初阳也笑着看着凝萱,

“既然知道地皇并非真人,目前主要是探探梦君的口风了,还有地后是否安然无恙,不然以后都是隐患”

“我想她也是身不由已了,毕竟那一日你探到的情报,足够他们准备对付我们的办法,想接近梦君并没有那么容易”

凝萱轻声的叹息,力量,无论是谁都想要的吗?长生不老亦如此,

“我可以先去探探,我的灵气可以随意转换,他们必定无法察觉”

氤氲沉声道,

“他们无非是想要那些虚无之物,现在能让他们心生觊觎的无非就是这世间的大权,而这份大权在于萱儿的手中,对此他们必定会想尽办法逼萱儿现身,出嫁之日在即,恐怕这地皇宫内的官员多半是被软禁或是其他,今日得到的消息并不利于萱儿去查探”

凝萱抬眸,惊诧地看着氤氲,

“官员被软禁?”

氤氲沉默了一会儿,继续说道,

“恩,朝里官员的内眷从我来之时便说自己的夫君自从入宫后未曾归家,而这日子便是沐初阳假装你在宫里消失的那天开始”

“原来,他们要趁着大婚之日下手”

凝萱眉头微皱,思索月瞳和地皇之间的联系,如果是想要大权,没有必要联姻,暗地夺权便可以,这事情,恐怕没有表面上看的那么简单。月瞳是妖皇,地皇将凌风派往边界,将梦君嫁给月瞳,并且地皇身边有魅姬,沐初阳说魅姬曾喊地皇夫君,那么……

“不好,凌风有危险!”

凝萱面李念哥哥李思职业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带急色,氤氲的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只有沐初阳一头雾水,

“凝萱,到底是…?”

“他们想要凌风的命,这样想一切都说的通了”

看着沐初阳一脸惊愕,凝萱继续说道,

“沐初阳,你既然是天君的徒弟,有着测算之力,早知道凌风前世,是谁”

沐初阳神色一凛,

“这难道是?”

“没错”凝萱接过话,“无冕仙君,千年转世,倘若这一世他醒来,三界君从此便会从世间消失,天君也会俯首称臣,更不提他们这些无名之人,本来我的存在对于他们来说就是阻碍,现在如果他再觉醒......”

“扼 杀 于 萌 芽!”

氤氲说出这句话,心里无限的悲伤,月瞳,你可知道你如今做的事情是什么吗?如今助纣为虐,早知当初不让你入世,在那苦寂之地修炼便好!

“氤氲你要去哪里?”

凝萱看着眼前一抹红影,心里也焦急了起来,

“去宫中探探虚实,萱儿在此地等我便好”

“氤氲!”

语未落,氤氲的身影便已不见,这种感觉,太陌生,陌生到,她的心里居然害怕了起来,仿佛这条路的尽头,是无尽的黑暗,

“凝萱,怎么了?”

许是她眼里的多了些绝望,沐初阳不禁握住了她的手,这样的温度,让凝萱不禁回过神来,不留痕迹的抽出手,她轻声的说一声,

“没事儿”

一时气氛竟然尴尬了起来,只是这尴尬的怕只有沐初阳,思索中的凝萱丝毫不知。

“雪羽,你可记住我给你安排的事情?”

“雪羽记住了”

夜幕垂临,站在云颠的天君却不以为意,依旧与雪羽交代着事情,

“天君,雪羽有个小小的请求”

“说罢”

天君一开始便知她的眼里藏着事情,如果不说,放下去也无济于事,

“我眼里的妖,能让他复活吗?”

雪羽抚摸着右眼,里面仿佛有着什么易碎的东西,她的动作温柔带着小心翼翼,

“可以”

天君没有丝毫迟疑的回答,只是心里有些难办,她眼里的妖早已死去,留下的妖魄在她的双眼间不断徘徊不肯离去,想必生前力量强大,亦或是,这个小丫头身体里,本身带着一种他所不知的力量,抑制住妖魄,不让他消散,强行取出重塑肉身和魂魄,这丫头自身怕是会先崩溃吧。

“那我就可以放心了,他对于来说,是这世间上最重要的人”

“哦?有多重要?”

天君好奇的问了一句,回过神来,便自知自己失言,这多余的话,不该问。

“……有他就有我”

清风吹过下界战场,凌风抬起头看着明月,这感觉有些似曾相似,不禁喃喃自语,

“凝萱……”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