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翼乌之另存在感消失的帽子

第二天早早的慕涵双便起了,来到这个时代这么久,她还是第一次在草原过夜,看到吕平灵还在睡觉,她便独自穿好衣服骑马来到昨天的那处小溪旁,用溪水洗漱之后坐在一块石头上欣赏早上的风景。却没发现身后跟着一个人。

“大早上的来到这边做什么?”秦政也走到河边进行洗漱。

慕涵双没想到秦政会跟着她来到这边,吓得从石头上跳起来,可是她却忽略了河边的石头都比较滑,一下没站稳就摔倒在地,好在还有好多草,所以摔得并不重,只不过那姿势有点不雅,四脚朝天的趴在地上。

看到慕涵双摔在地上,秦政先是愣了一下,随后走到慕涵双的身边,居高临下的看着趴在地上的慕涵双,并没有要扶她的准备,而是慢慢展开笑颜,淡笑的问道:“你这一大早是准备搞笑的吗?”

看着秦政没有要扶她起来的意思,慕涵双只能摸了一下鼻,尴尬的慢慢站起身,还好是摔在了草上,所以身上只是沾了一些干草,并没有多,起来拍了下身上的灰尘。

秦政来到慕涵双刚才坐着的那块石头上,也坐了上去,语气恢复到一如既往的冰冷:“回宫之后,我会让后下旨封你为妃,和吕平灵一起入宫。”

听到秦政的话,慕涵双这次是真的彻彻底底的愣住了,他这是什么意思?和吕平灵一起入宫?那就是说她要和别人分享同一个男人了。虽然很早就知道这个事实,但是真正面对这样的事情,她还是一时接受不了。

看到慕涵双不说话,秦政来到慕涵双的面前,让慕涵双正面看向自己:“双儿,你相信我吗?”

看到秦政一脸的担心,慕涵双感觉自己的心痛了一下,作为大王,他也有自己很多的无奈,只能点了点头:“相信。”

然后静静的听秦政在那里讲述:“寡人自从当政以来,很多事情都是吕丞相在做决定,当时寡人还年幼加上先王临终托孤,所以现在大权基本上都在吕丞相手里,现在寡人已经成年了,但是很多事情还是力不从心,寡人很想拿回原本属于自己的东西。双儿,你会支持我吗?”

慕涵双听着秦政的讲述,心里暗想吕丞相握权多年,想要真正的从他手里夺权,肯定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可是权利之争,真的会有很多人牺牲。而吕平灵就是最大的牺牲者。

思了片刻,慕涵双只能点了点头:“我愿意。”

“那对于皇权之争,双儿可有什么好办法?”看到慕涵双一脸的严肃,秦政问道,他知道慕涵双一直都有一些小机灵。

慕涵双揣了良久才发现,对于这些皇权斗争,她好像真的一点都不懂。只能失望的摇了摇头。

看到慕涵双失望的表情,秦政笑了起来,他的双儿实在是可爱了。将慕涵双抱在怀里淡笑的说:“你只要安心的做我的妃就行,寡人会好好保护你的。”

听到秦政的话,慕涵双一个机灵,从秦政的怀里挣脱出来,猛地摇头,秦政的脸色越来越黑。

“你到底要怎么样?”秦政的脸色阴戾,声音中带着怒气。

慕涵双知道他肯定会生气的,以他的身份和地位,从来就没有人拒绝过他,更何况现在他需要她在身边支持。

她小心的开口:“难道我们现在这样不好吗?如果我进宫那岂不是和别的女人一样每天都要翘以盼的等着你的宠幸?深宫美女那么多,如果你不小心忘了我或者看上其他的美人,那我就要老死宫中了。”

“寡人会一直宠幸你,你可以直接住到寡人的寝宫,这样你就不用担心寡人会将你忘记了。”秦政的脸色慢慢缓和了,不再像刚才那样冰冷。

慕涵双走过去抱着秦政,仍然是摇头:“你也知道那是不可能的,更不想大王每天都担心我,所以双儿不愿意做妃。”

“可是寡人想让你名正言顺的跟在我的身边,这样就不用每天都出宫见你了,你知道寡人有很多事情要做的。”秦政抚着慕涵双的头发。

“让我做你的侍卫吧。”慕涵双抬起头,一脸的期待。

秦政愣了一下,随后宠溺的用手点了一下慕涵双的额头:“胡闹。”

慕涵双摸了一下被秦政敲痛的额头,嘟着嘴说:“这样就可以无时无刻在你身边啊。”

慕涵双知道秦政肯定不会同意她的意见,所以也只是当做玩笑一样,她不知道秦政却在认真考虑这件事了。

从狩猎的地方回来,慕涵双象征性的随着吕丞相一起回到吕府,随后就离开了回到自己的宅,她还有很多自己的事情要做。主要就是她不想看到圣旨下来,更不想和吕平灵一起听她说以后要进宫的事情。

以前她只是和吕平灵是单纯的朋友,后来只是因为要接近吕鸿,但是现在,她做不到在别人面前强颜欢笑。

果然狩猎之后大王要大婚的圣旨就在咸阳城传开了,而吕府之内也是一片欢乐,上门祝贺的人络绎不绝,而吕平灵也因为要大婚被吕鸿要求在家里准备,还要习宫中礼仪。这段时间慕涵双再也没有去过吕府,倒是吕平灵曾经让下人找过慕涵双去府里陪她,都被慕涵双以生意忙为由拒绝。

“姐姐,你要是心情不好的话就回县城吧,之前暗说大娘很想你呢。”青青走过来,放下一盘水果,小心翼翼的说着,自从秦政大婚的消息传出,慕涵双就没有出过门,她们几个也不敢随便和慕涵双说话,只能在一边小心的照顾着。

慕涵双依旧是不说话,坐在那里眼神空洞的看着窗外,青青只能无奈的退出去。

“还是不愿意说话?”影和暗在门外等着,看到青青出来急切的追问。

青青摇了摇头,拉着影和暗离开。现在这种时候这种事情只能靠着慕涵双自己想清楚,她不愿意说话,那别人再怎么劝解都没有用。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