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田裕也去世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愿意跟着老子拼命的,每个人官升三级,赏大洋一千!”

眼见越来越多的士兵爬过了围墙,一旁的jing察还在犹豫,殷皓端起机枪,从三楼的窗户跳将了下去。

“突突突”,灼热的机枪子弹在空中划过,带起了一串串鲜血。围墙下的绿地,已被鲜血染成了黑se。

“杀!”李三抄起两把德国花机关,跟着殷皓跳了下去。半空中双手死死地抠住了扳机,几名士兵狂吼着向后栽倒。

廖仁忠双目尽赤,厉吼了起来:“就算咱们现在退出,这些人一冲上来,你以为刘轩才还会放过咱们么?”

“是爷们的,就跟着老子把这些人全部杀掉!”廖仁忠一脚踹翻一个还在犹豫不决的一个jing察,抢过一把德国花机关,大吼着向楼下奔去。

众人的心中仿佛被雪水淋了个遍,刘轩才是出了名的残暴之人,这家伙的军营外,每天都会抛出几具面目全非的女人的尸体。就算是是他手下的士兵,这人稍有不满,轻则拳打脚踢,重则挖心剖腹。奢望这家伙发善心饶过他们,实在比登天还难。

“杀!杀!”众人涨红了双眼,怒吼着冲下楼。

一抠扳机,子弹竟已she尽。殷皓一声厉喝,手中的机枪脱手而出,旋向右侧十余米外的一名士兵。一阵骨骼破碎的声音,迎面砸在士兵的脸上。一声闷哼,这人脸上的五官被砸成了一块血淋淋的柿饼,“扑通”一声,扑倒在地。

纵身一跃,一串子弹从脚底擦过。半空中左手一抖,十几把飞刀she出,七八个士兵惨呼着栽倒。

“殷爷!”李三将一把德国花机关甩出,殷皓身子一旋,一把抄起,右手一抠扳机,喷出了一道火舌。

“轰——”一阵震耳yu聋的炮声突然响了起来。下马的哥萨克骑兵,终于调整好了炮口,炮弹落在正疯狂地冲向前门的士兵中间,半空中洒下了一片血雨。接连不断的炮弹声响起,到处都传来了有人中弹的惨叫和临死前的哀鸣。

士兵们再无先前的悍勇之气,凶猛的攻势顿时为之一滞。

“弟兄们,刘轩才顶不住了,一个都不能放过!”殷皓一声大吼,冲下楼来的三十余内田裕也去世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名jing察奋不顾身地杀了上来。

“前面的人继续she击,后面的人上马!”

安娜跳上战马,扬起了手中沾满鲜血的马刀。

“为了哥萨克的荣誉,杀!”安娜脚上的马刺一刺马腹,战马一声痛嘶,向前狂奔了起来。

身子微侧,安娜手中的马刀向右斜劈了下去。一名被炮声吓得调头就跑的士兵,脑袋被劈去了半边,大叫一声扑倒在地,随即被疾驰而过的战马踏在了后背,正缓缓流出的脑浆喷溅了一地。

枪声终于停了下来,四周的空气都变得灼热起来。上千名士兵的尸体,横七竖八地倒在街道的各个角落。

殷皓冷冷地看着眼前五花大绑的刘轩才,这家伙失去了一只胳膊,草草绑上几根布条的右肩,鲜血不停地渗了出来,神se间却依然彪悍无比。

“安娜,这家伙是在哪里被抓住的?”

“他想翻墙逃跑,被骑兵追上,砍下了右手!”安娜勒紧了缰绳,身下的顿河马不安地迈着碎步,似是对刚刚结束的这场战斗感到并不满足。

“姓殷的,你他娘的竟敢勾结霍尔瓦特这个老毛子!”刘轩才怒吼了起来。

“你以为这些骑兵是霍尔瓦特的手下么?”殷皓冷笑了起来:“这些人,只不过是老子的雇佣兵而已。老子花了几万块大洋,把这些骑兵的军营安在道里!”

刘轩才大吃了一惊,这些骑兵的素质,远高于一般的哥萨克骑兵,刚刚这一战,自己的手下无一逃生,而对方只损失了区区二十来人。“逍遥帮”什么时候有了这些jing锐?

刘轩才双眼死死地盯着殷皓,声音仿佛从牙缝里挤了出来:“有本事,你就杀了咱!只要老子不死,今天之仇,总有回报的一天!”

“你以为老子不敢杀你么?”殷皓一伸手,从安娜的手里接过了马刀。

“不杀你,徐叙五也不会饶了咱,杀了你,还能少一个仇家!”殷皓一声大吼,猛劈了过去。半空中冲起了一道两三尺高的血泉,刘轩才的脑袋滚到了地上。

“让下面各jing察厅、局和派出所的弟兄,都小心一点,徐叙五这伙子人,绝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殷皓撕下刘轩才尸体上的衣服,擦去了马刀上的血迹。

┄┄┄┄┄┄┄┄┄┄┄┄┄┄┄┄┄┄┄┄┄┄┄┄┄┄┄┄┄┄┄┄┄┄┄

“总长,下面已经有五百多个弟兄被抓进了军营!”廖仁忠、韩际和另外一名年约四旬的汉子,站在了殷皓的办公桌前。这汉子名叫胡泉,是殷皓新提拔起来的一名副总长,兼任奉天省jing察厅厅长。

“发给林大帅的电报,有回信了没有?林大帅准备派内田裕也去世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哪支部队来驻扎滨江?”

“还没有……”廖仁忠yu言又止地说道。

“咱知道你想说什么!”殷皓摆了摆手,冷笑了起来。林雨亭真他娘的打的好算盘,让自己和徐述五这一伙奉军中的老字辈拼个你死我活,他却来个渔翁得利。

“现在,还不是和徐叙五他们议和的时候,对方既然出了招,咱们就必须应!”殷皓冷冷地说道:“只有打赢了这一战,咱们才有和对方议和的资格!”

廖仁忠几人不由大惊失se,殷皓之所以能消灭刘轩才的部队,有其特殊的原因。一是因为滨江的驻军不多,二是因为“逍遥帮”在这里有一支jing锐的哥萨克骑兵。但要想对付以徐叙五为首的老字辈,就再没有这么简单,难道让各地的jing察,去和军队硬拼?那岂不是飞蛾扑火,自寻死路?

殷皓看了看迷惑不解的几人,大笑了起来:“谁说要和对方硬拼?你们都回去吧,记住,你们现在的任务,是安抚好下面的弟兄。”

殷皓眯起了双眼,把腿架在了办公桌上。要说徐叙五这些奉军中的老字辈一点都不知道林雨亭的用心,说什么他都不相信。问题是,徐叙五这些人并不把“逍遥帮”当回事,才对自己采取了针锋相对的举动。只有让他们知道“逍遥帮”的实力,这些人才有可能同意议和。“逍遥帮”要想迅速扩张自己的势力,不在于和林雨亭或徐叙五硬拼强干,善于利用东三省错综复杂的局势,才是上上之策。

现在的关键是,既要打疼对方,又不能与对方硬拼。“逍遥帮”的实力,的确和徐叙五这些人不在一个档次。只不过,两军对垒,胜利者不一定是势大之人。殷皓的嘴边,掠起了一缕笑容。

“总长有什么吩咐?”一名jing察敲了敲房门,走了进来,向殷皓敬了一个jing礼。

“把监狱处的王处长叫进来。”

“王处长,这就是滨江监狱么?”

殷皓一弯腰,钻出了汽车。眼前是一道方圆里余、高达两丈有余的围墙,围墙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铁丝网。上百个手持长枪的jing察,在围墙上来回走动。

“正是,正是!”王处长掏出手帕,擦了擦额上的汗水。这家伙整个身体近乎一个滚圆的肉球,不知道在犯人的身上刮了多少。不过这人倒也识趣,是第一个表示愿意向殷皓效忠的高级jing官。

“这是东三省规模最大的监狱,里面一共关押了3958名犯人,其中待处决的犯人,一共是817名。”

监狱沉重的铁门缓缓地推开,殷皓几人走了进去。这座监狱是天井式的布局,天井里大约三米高的地方,都布上了一层小指粗的铁网。如果这些铁网都通上了电,里面的犯人即使身具秦烈一般的身手,也很难逃出生天。

殷皓走进监狱长的办公室,大大咧咧地坐了下来,王处长和监狱长忙不迭地递上了纸烟。

“把这里的死刑犯人,一个一个地叫进来。”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