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秀贤现身沈阳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再往斗兽场内看的时候,场地已经清理完毕,破裂的地面已经被一个土系术师施术修补得完好如初。默特尔伯爵望了下整理好的场地,朝向巴默思大帝包厢方向诡秘的一笑,郑重宣布:“第二场,狄洛涅斯塔家族.啻炎公子对阵来自西蛮荒原的铁甲霸角犀。”话音一落场内立刻陷入一场阵沉寂,只见一个一头红褐se短发身穿焰纹轻甲手持长剑面带灿容闲庭信步般走到场地hongyang边走边向观众拱手行礼,莫谛看到场下那个叫啻炎的少年一脸惊容,脑海中不断浮现着儿时的记忆,这个叫狄洛涅斯塔.啻炎的家伙不正是小时候那个在落鸾之谷和他做过两年玩伴的红发鼻涕虫吗。没有想到时隔这么多年,儿时的那个爱流鼻涕的好友现在俨然是一个潇洒俊男,这让莫谛怎么不大吃一惊。这个名叫啻炎的少年是九大功族之一与风灵卡尔萨斯家族齐名在帝国享有风火双壁盛名的火灵狄洛涅斯塔家族的宗室子弟,两大家族世代交好,常有子嗣间交换培养的习惯,啻炎七岁的时候就被家族送到落鸾之谷历练,年纪和莫谛一般大,成为莫谛儿时的唯一一个外族玩伴。一阵铁锁交击的激烈挣扎声打断了莫谛的回忆,斗兽场大门反方向的一侧一扇黑褐se的大门轰然开启,传送一阵暴躁无比的力量,啻炎望了那开启的大门淡然一笑,旋即转身向莫谛包间的这个方向一脸兴奋地喊道:“沁兰小姐,看我一会怎么把这畜生的独角给砍下来给你做梳子,嘿嘿……”啻炎的的叫喊把全场观众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到一个方向,莫谛顺势下一看,便发现刚在斗兽场外遇到的那个如玉兰花般清丽的女孩,正站在自己下方的包厢的栏杆处向场内翘望,女孩听到啻炎的叫喊,一脸娇羞地转身跑回到包厢的座位上,轻轻地拉扯着那个冲她呵呵直笑的白袍老者撒起娇来。啻炎见状双肩一耸一脸憨笑朝着默特尔方向说到:“伯爵大人,可以开始了。”默特尔伯爵点点头,大手一挥,便听到有阵铁链断裂的清脆声断续响起,紧接着一头身高四米长约八米的青黑se巨犀带着粗重的喘息声如陨星般从那扇黑se的大门中冲了出来径直向啻炎疾驰过来,啻炎见状没有丝毫的慌乱,左手轻抚下额头下那缕垂发,右手叉腰一脸藐视地看着一头撞来的巨兽,在巨兽即将撞到他的时候一个闪身躲到一边,铁甲霸角犀刹车不及一头撞在斗兽场边缘处的透明结界防护罩上一下被弹到地上,激起一地尘埃。“原以为这场有亮点,哎,没想到成了啻炎公子的表演秀。”坦丁一脸扫兴对莫谛说道。“喔?铁甲霸角犀牛好歹也是防御极强的三阶魔兽,怎么听你一说感觉像是不堪一击啊,那个叫啻炎的有那么强吗?”莫谛不解的问道。“呵呵,莫谛少爷,啻炎公子的家族你想必比我更清楚,啻炎少爷本就天资聪颖,再加上本源风火属xing双卓越成长的稀有天赋,在帝国同龄中也应该算是佼佼者。再看看他手中那把剑,就更加确定这场战斗的结局了。”坦丁说完指着场上啻炎手握的那把长剑,场内已激战了将近五分钟,啻炎依旧没有拔出那把长剑,只看到那把带有神秘黑se錾纹的剑柄和一把五尺长的类似血玉般材质的剑鞘,鞘体中闪烁着如火焰般吞吐的温润光泽。铁甲霸角犀的数次进攻都被啻炎化解,便不再莽撞,两个硕大的鼻孔不时喷出两团青灰se的热气,一对带着凶狠目光的血红大眼死死的盯著啻炎,啻炎金秀贤现身沈阳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虽然化解了铁甲霸角犀牛的攻势,但几次进攻下来也消耗不少力量即使命中却无法击倒有着极强防御力的霸角犀,双方进入僵持阶段。只见铁甲霸角犀牛一声长嘶,刺耳的嘶吼后让人不得不下意识的捂上耳朵,霸角犀趁着啻炎失神的那一刹那,低首暴起,头上那根巨大的独角带着隐隐的黑芒顿时加速肥硕的身体竟然如迅雷般向啻炎刺去,啻炎刚反应过来,巨角已经顶到胸前,急忙用长剑去挡住要害,但还是被挑飞起数十米狠狠地砸在结界防护罩弹落下来,可见霸角犀冲刺的力道之大。场外响起成片的唏嘘声,啻炎倒在地上,双手撑地颤抖着站了起来,嘴角流出一道鲜血,目光犀利恨恨地盯着那只正yu发动二次冲锋的霸角犀,狠狠地往地上啐了一口血痰骂道:“该死的畜生,小爷小看你了,一时大意差点就被干掉金秀贤现身沈阳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看来得动真格了。”啻炎骂罢,全身一抖一团青红se的火焰从肌肤表面迸发出来,整个人身处火焰之中气势如虹似火神一般,观众席爆出一阵阵惊叹声,有人失声喊道:“天啊,炎甲术,十五岁就已经会炎甲术了,天才啊……”场中的啻炎以身为芯升腾起一团硕大的火焰为甲,举起那把长剑于胸前,慢慢地拔了出来,剑芒闪动,剑体漆黑如晶,剑刃周身闪耀着浅浅的红芒。剑锋一出红芒缭绕升腾起暴虐的火属xing的能量。观众席中再度沸腾起来:“哇,神啊,那是狄洛涅斯塔家族的镇族三宝之一的炎龙烈齿剑啊……”

“炎龙烈齿剑……”莫谛心里默念着,看来啻炎的潜力已经超越他的两位兄长被家族认可被当做继承人培养了,由于卡尔萨斯与狄洛涅斯塔家族的亲密xing,啻炎家族的一些事情莫谛还是有一定了解的,炎龙烈齿剑、龙魂血钻、凰涎果作为狄洛涅斯塔家族的三大镇族之宝,龙魂血钻和凰涎果现世较少,很多人只听过其威名未见其面,虽然炎龙烈齿剑作为族长贴身之物却也是鲜其面更未能见过其彰显神威。没想到这次在这里能够看到,也算大饱眼福了。炎龙烈齿剑的出现,让场内气氛顿时高涨了许多。不知什么时候又站到护栏边上的沁兰望着场内的手持炎龙烈齿剑的啻炎,双眼放光旋即稍显轻蔑向场内的啻炎娇喝道:“哼,刚才还在吹牛,现在被逼的镇族之宝都拿出来了。”听到沁兰的挖苦,啻炎一脸囧se苦笑道:“没办法啊,这畜生皮太厚实了,你也别着急啊,大不了等会我再剥了它的皮加送你套犀皮轻甲,呵呵……”啻炎的一番调侃逗得满场观众轰然大笑,沁兰的白嫩如脂脸颊立马涨红扭头窜回了包厢再也不出来了。铁甲霸角犀趁着啻炎分心说话的间隙再次发动进功,一头撞了过来,啻炎冷眼一笑看着冲自己狂奔过来的霸角犀,旋转跳起挥剑向霸角犀那根闪着黑芒的巨大犄角奋力砍去,剑芒闪过,只听霸角犀一阵悲烈的惨鸣,那根粗壮的犀牛犄角被齐刷刷砍断抛向空中,啻炎一个纵身跃起,闪动的剑锋拖曳着如云绢般飘渺起伏的红芒笼罩着在那根犀牛角,剑痕斑杂成影,成块的黑se碎屑溅撒在空中,空气中弥漫起一股股淡淡焦臭味,一把乌黑锃亮的角梳冲空中掉落下来,落下啻炎的手里,啻炎冲着那只断角处血流汩汩的随时暴走的铁甲犀轻掂了几下,一脸挑衅地笑道:“这畜生的犄角还果真像传说中那样是做梳子的极品材料啊……”看着被人削掉犄角做成梳子,略通人xing的铁甲霸角犀彻底被激怒了,全身颤抖,青褐se的粗糙皮甲不断发出的滋滋的迸裂声,难以忍受的痛苦让它仰首向天一声声狂吼,断角处本就汩汩直流的鲜血立刻像喷泉似的涌到空中如血雨滴滴散落,硕大的已裂满沟壑纹络的青黑se身躯被滴落的血雨刹那间染成暗紫se,一根新的犄角闪着暗紫se幽光如chun笋般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了出来,满场骇然。“啻炎公子,小心,那畜生进阶了……”悬浮在空中的默特尔侯爵见状脸se一变疾声喊道。突发的状况让啻炎稍显出一点慌乱但马上又镇定下来,听到默特尔侯爵的话啻炎脸se一沉,忿忿地骂道:“今天真是见鬼了,千年不遇的怪事都让我赶上了。”魔兽进阶本就难得一见,在斗兽场上出现更是罕见到极点,啻炎也真是点背,三阶的铁甲霸角犀他应付着还算勉强,碰到进阶成四阶血岚暴犀就算是炎龙烈齿剑在手凭他的实力也怕难以取胜。对啻炎恨之入骨的血岚暴犀刚进阶完毕就yu开始攻击,突然从半空默特尔身处的水泡中飙she出一颗晶亮的珠体直接击中血岚暴犀后速度膨胀成一个硕大的水球将血岚暴犀的整个身躯笼罩其中,尽管血岚暴犀奋力挣扎,依旧无法逃出那巨大水球的束缚。“啻炎少爷,出现这种突发状况,按照斗兽场的规矩,你现在有两个选择,一是退场也算是胜利,二是可以找个帮手协同作战,你自己选吧?”从半空中传来了默特尔那低沉的声音,让啻炎开始显得犹豫不决,手持焰芒鼎盛的炎龙烈齿剑的啻炎怨恨看着那只封在水球中的血岚暴犀,身躯不甘地微微颤抖,啻炎心里清楚单挑进阶成四阶多了一样毒属xing的血岚暴犀是多不明智的举动,但之前在沁兰小姐面前夸下海口,现在让他退场颜面何存。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