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偶像权志龙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在以正宫凉凉为首的四只奸夫憋闷地离开房间之后,其余的工作人员也被牧人宫崎清了场,尽管他们一百个不愿意错过如此香艳动人的激情场面,可惜为了给两人创造更自由更独立的拍摄环境,以供“自由发挥”,他们不得不咬着小手帕退避三舍。

当屋子里只剩下牧人宫崎之后,牧人凉聿一开始还配合着拍摄,但到底忍了许久情难自制,到了后来就真的是自由发挥了。

当看到镜头中出现了某男全裸的画面,身材体魄好得令人血脉卉张,牧人宫崎在刹那间有种闪瞎了钛合金狗眼的感觉。他在当导演之前拍摄过不少平面模特,可是没有哪一个男模可以媲美牧人凉聿的身形,更没有谁可以比拟他那紧绷而细腻的肤质,以及蕴藏在皮肤之下那极具爆发力的肌肉,匀称而有质感,柔韧而有力量,完美到了极点。

牧人凉聿不是猴急的人,被逼到这个地步纯粹是因为之前消磨的时间太长了,好在牧人宫崎抓紧拍完了电影所需要的片段,至于往后那些临场发挥……

牧人宫崎不会告诉苏瑾年,他的摄像机一直都没有关上,不是因为忘了关,也并非像安奚容那样有着特殊的癖好,而只是因为……舍不得关。

极致的浓情蜜意盛开在成片成片的白色百合花之上,绝美的人儿紧紧相拥,挥洒着热情洋溢的爱恋与青春,这样的画面已然远远超出了*交缠的狭隘范畴,造就了刻骨铭心般的灿烂缠绵。

撩拨,太撩拨了。

所以,牧人宫崎很不客气地也凑了上去。

其实,他在挪到床边的时候还是很忐忑的,就怕牧人凉聿飞出一脚把他踹开,幸好那个男人还算有点良心,懂得知恩图报,虽然很不爽地皱起了眉头,打破了万年面瘫的表情,但至少没有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

倒是苏瑾年一直在嚷嚷着受不了,在他的肩膀上狠狠咬了一口,留下了一排整齐的齿痕。

收工之后,苏瑾年惊奇地发现,那四只奸夫一声不吭地就离开了片场,直接回了家,搞得她很有些歉疚感。

牧人宫崎因为要收拾片场和整理片子,没有跟她一起回去,而犯了众怒的牧人凉聿却毫无自知之明,提前陪着苏瑾年回了家,还是手牵手十指相扣地进了屋子,一副“这是我女人你们谁都不要跟我抢”的样子,非常的欠揍。

苏司晟坐在沙发上,交叠着双腿,见到两人进门之后,不由扯了扯嘴角,把牧人天悠放下到地板上,温柔地开口:“你不是一整天嚷着要见妈咪吗,现在妈咪回来了,快去让她陪你玩。”

闻言,牧人天悠立刻弯起月牙似的眼睛,扭着还不太稳当的小身板笑呵呵地朝着苏瑾年扑了过去。

“妈咪,抱抱!悠儿要抱抱!抱抱!”

见到宝贝女儿投怀送抱,白皙的小脸蛋笑得像朵可爱的茉莉,乌溜溜一周偶像权志龙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的眼睛勾勒成弯弯的弧形,闪烁着璀璨的光泽,苏瑾年一个心都要软成棉花糖了,当即迎上去俯身将她抱了起来,在她的小脸蛋上亲了一口。

“悠儿饿了没有?晚饭想吃些什么,妈咪给你做好不好?”

“好呀……”牧人天悠奶声奶气地回答,伸出小手一根手指头一根手指头地开始掰,“悠儿想吃山药百合炖猪蹄,西芹枸杞炒百合,银耳百合莲子汁,南瓜百合羹,百合蒸虾仁……”数完一只手不够用,牧人天悠捏了捏小拳头,伸出另一只手继续数,“还有木瓜百合露,青芹百合礼花鱼……”

听到一溜儿的百合,苏瑾年抽了抽嘴角,想要打断她,又觉得那么做不太礼貌,只能硬着头皮等她念完,才咬着银牙追问。

“这些都是谁告诉你的?”

“哥哥呀!”牧人天悠天真无邪地眨了眨眼睛,伸出手指向厨房,“哥哥说那是安爹爹和白爹爹找的菜谱,现在他和陆爹爹正在厨房里烧菜呢!我问哥哥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百合呀,哥哥说吃了百合可以消火,我又问哥哥百合是什么,哥哥说他也不知道。妈咪妈咪,百合是什么呀?”

苏瑾年掩面:“那是一种花……”

“花花不是用来看的吗?爹爹们为什么要吃花呀?”

苏瑾年抚额:“因为他们在发花痴……”

“那……发花痴又是什么呀?”

“那是一种很不好的习惯,悠儿乖,一定不要学。”

“哦……”

这群该死的混蛋,用得着这样吗?!懂不懂什么叫做家庭教育啊!

一顿饭,看着一整桌满满的百合盛宴,苏瑾年吃得那叫一个味同嚼蜡,这样也就算了,更可恨的是,当她拖着疲惫的身心开门走进卧室的时候,那张大床上赫然铺满了一整片的香水百合!

不同于白百合的高雅素洁,粉红色的香水百合在橘红色灯光的照耀下显得妖艳妩媚,浓郁的花香扑鼻而来,单是闻着……就感觉要醉了。

苏瑾年抓狂地看着安狐狸百媚横生地躺在花丛里,粉色的衬衫被解开了四五个扣子,敞着大片的胸襟,酒红色的长发垂在肩头,勾勒出妖冶的姿态,一双桃花眼微微眯着,嘴角噙笑,活像一直卖骚的火狐狸。

手一抖,苏瑾年下意识就关上了门,退开两步。

死丫这是跟她杠上了是吧?!

转身正要走,一回头,却发现白述冉笔挺地站在伸手,一手撑在墙上,一手环住她的肩膀,慵懒的眉眼中透着略微锋利的光芒。

“怎么不进去?奚容可是准备了整整一个下午,你要是就这么走了,他会很失落的。”

苏瑾年眼角一抽。

“当然,我也不会让你走的。”

苏瑾年眼角又是一抽。

“咦,白爹地,妈咪,你们在干什么?”

转角处忽然冒出一个圆溜溜的小脑袋,牧人天煜伸出一只小手攀着墙壁,趴在楼梯口的位置眼巴巴地瞅着两人,大概是感觉到气氛不太对劲,牧人天煜忍不住抓了抓后脑勺,想要走过去,又犹豫着没有迈出脚步。

见状,苏瑾年匆匆走了过去,蹲下身抱起牧人天煜:“煜儿,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没有啊,二爹地也在啊。”

牧人天煜转身指了指楼梯口,苏瑾年这才发现牧人凉聿长身玉立在楼梯口,正凝眸不咸不淡地看着她,看得她一阵脊背发凉。

“凉聿,你找我?”

越过苏瑾年的肩头,牧人凉聿瞄了一眼白述冉,两人的视线在半空交击了整整三十秒,才堪堪错开。

就在苏瑾年以为那两人要打起来的时候,牧人凉聿却出人意料地让步了!

“煜儿,来,跟二爹地回房。”

“唔,不要嘛,我要跟妈咪一起睡。”牧人天煜双手抱紧苏瑾年的脖子,在她下巴上蹭了蹭,不肯投入牧人凉聿的怀抱。

“你妈咪还有事要忙,听话,别闹。”

牧人凉聿伸手搂上牧人天煜的腰,作势要将他从苏瑾年手里接过来。

见状,苏瑾年不由诧异地多看了他两眼,这家伙是脑子进水了还是被门夹了?竟然转性了?!要是放在这之前,他怎么可能会这般“体贴入微”?

“不要嘛不要嘛!我就要跟妈咪一起睡!”牧人天煜扭了扭腰,双手拽得紧紧地不肯松手,一双眼睛可怜汪汪地看着苏瑾年,满脸的委屈和乞求,“妈咪妈咪,今天晚上陪煜儿睡好不好?煜儿昨天晚上做噩梦了,好可怕……”

听到小家伙这样哀求,苏瑾年瞬间就缴械投降了,对着他俊俏的小脸蛋吧唧亲了一口,温声细语地哄着:“煜儿不怕,有妈咪在,妈咪陪着煜儿睡觉。”

“嗯,妈咪真好!”

牧人天煜得了便宜还卖乖,捧起苏瑾年的脸颊亲了回去,在苏瑾年看不见的角落侧头对牧人凉聿眨了眨眼睛,一脸狡黠的神情。

“那煜儿就交给你了。”

牧人凉聿淡淡地留下一句,便就转身下了楼,异常的好说话。

苏瑾年诧异归诧异,却是没闲情去细究,转身见到白述冉苦逼着一张脸倚在墙边,不知怎的,她居然还觉得很快慰——尼玛这些个男人闲着没事一个个就知道算计她,她要照顾两个小宝贝就忙得焦头烂额了,还要应付那一群小家子气的男人,再这么下去她迟早要离家出走!

有白述冉在外面守着,安奚容十分笃定苏瑾年会再次回房,是以优哉游哉地躺在床上,还刻意把衬衫多解开了一些,露出光滑性感的香肩。

没想到!

没想到……苏瑾年是回来了,可是,竟然,尼玛……还带着一个小家伙!

安奚容当场就石化了。

牧人天煜眼珠子一转,看着他那么风骚得不行的模样,还很好奇地问了一句:“安爹地,你怎么睡在妈咪的床上?”

摸了摸鼻子,安奚容眼角微抽:“你妈咪的床比较软,睡着比较舒服。”

“哦——”牧人天煜点点头,应了一声,尾音拖得老长,听在安奚容耳里那叫一个煎熬,“还有哦,你的衣服好奇怪呀,是要穿呢,还是要脱呀?”

“呵呵,”安奚容尴尬得要死,立刻坐起身理了理衣服,“还没来得及穿好……”

看到安狐狸一脸窘迫,苏瑾年又好气又好笑,抬脚轻轻踢了一下他的腿,瞪了他一眼:“煜儿今天跟我睡,还不快把这些花弄掉。”

“这些花很漂亮呀!还是香喷喷的呢……”牧人天悠不知道什么时候晃晃悠一周偶像权志龙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悠走了进来,蹬蹬蹬跑到苏瑾年身边抱住她的腿,揉着惺忪的眼睛撒娇,“妈咪我也要跟你一起睡……”

闻言,安奚容和白述冉立刻齐刷刷地看向门口,果然看见苏司晟一脸人畜无害地靠在门框上,无奈的朝他们摆手。

“悠儿一直闹,我也没有办法。”

于是,这一晚,在苏瑾年那张包裹着香水百合的大床上,睡着一对玲珑可爱的双胞胎和他们的漂亮妈咪,而原本应该躺在这张床上的两个男人,纵有一万个不情愿,也被赶回了各自的房间。

苏瑾年所不知道的是,在入睡前的半个小时——

牧人天煜捧着平板电脑狗腿兮兮地跑到了牧人凉聿面前:“二爹地,煜儿想要这个飞机模型,你买给煜儿好不好?”

牧人凉聿微微抬眉,看了那图片一眼,又看了牧人天煜一眼,继而才回答他:“那你帮二爹地一个忙,怎么样?”

“好呀!没问题呀!”牧人天煜一拍小胸脯,笑嘻嘻地扯着嘴角,“二爹地要煜儿做什么呀?”

“等一下,你去找妈咪,就说要跟妈咪一起睡觉。”

“嘻嘻,这个很简单嘛!”

“嗯,”牧人凉聿微微颔首,接着又强调了一句,“不管二爹地说什么,都要跟妈咪一起睡,记住了吗?”

“记住了!”

而在苏司晟的房间。

某无良爹地拿着一支百合花凑到牧人天悠面前:“悠儿,这朵花好看吗?”

“好看呀……”牧人天悠眉开眼笑,伸手要去抓花瓣,“爹地快给我!”

无良爹地却把花拿了开,不让她抓到。

“那你想不想睡在一张铺满了花花的大床上呢?爹地好像看到你妈咪的床上摆着好多这样的花花……”

“欸?”牧人天悠歪着小脑袋,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真的吗?”

“你去看看就知道了呀。”

“咯咯,那悠儿现在就去找妈咪……悠儿要跟花花一起睡觉觉……花花好漂亮,好香……”

……

事实证明,有一个肯听自己话的乖宝儿,是有多么的重要!

哪怕不能借着小宝贝的名义争宠,可以破坏别人的好戏那也是人生一大快事!

然而这般“温馨和谐”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太久,在电影正式杀青后的第三天,牧人宫崎正和牧人凉聿一行在办公室讨论电影的宣传与后期制作,办公室的门忽然被撞了开,牧人天煜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

“爹地们不好了!妈咪在街上被坏蜀黍抢走了!”

------题外话------

先补一千字,明天继续补,哭……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