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男同时一女的h文片段

转轮使权柄,由灭杀差点夺舍山师南的蛇虫脑仁得到的细碎权柄,与鱼鳞阴帅权柄结合而成。

可以说其源出于舌山。

舌山境是否为诸从神、小神杂糅而成,尚难得知,但此中充斥挟裹有细碎权柄的邪灵,已由蛇虫脑仁得到印证。

在这个地方得到转轮使权柄,一饮一啄,莫非天定?

叶玄思虑片刻,决定还是将此权柄授予山师南。

他手里有布宪使与转轮使两大权柄,前者须得有一个有治理一方之经验的人,方能胜任此权柄。

除却赵文和外,他人并不适合持有此权柄。

再加转轮使权柄得自舌山境,个中有其定数,山师南若没有这权柄,必然是当场殒命的结局。

它本身战力亦在半步真身的层次,在舌山境设立转生殿,引召诸阴灵转生,在此地培育出‘幽都’的另一股势力,不失为一桩好事。其之战力,亦能为转生殿保驾护航。

叶玄想了想,颇觉得有意思。

若从地图看,便会发现平安居与寒泽镇狱司、舌山正好互为犄角,形成一个三角形。

在这三角形区域内,有冢山境与热境两大境。

随着云斋按照叶玄给的规划,令权柄一路笼罩至寒泽之内,便形成了这三角形的一条边,而罗大石若争气些,尽快掌握雄山山脉,听从吩咐,修炼龙脉往外扩张,亦能逐渐与舌山接连,形成另一道边。

再在舌山与寒泽之间循出一道通路,这个三角形就真的成了现实。

冢山与热被围困在其中,亦将一点点被叶玄的势力消磨侵蚀殆尽。

这是好事。

也不知是怎么走着走着,就走成了当下这个局面。

叶玄心中暗笑,召来了羸弱的山师南,放出转轮使权柄,轻描淡写道:“山师南,接纳此物,从此以后,你便不再是异种之属,将要成为新神,为我尽一方之责。”

他也不问对方思虑好了没有都到了这时,山师南不接受权柄便是一个死字,它还有什么可思虑的?

山师南闻言连连叩首,便见主公把那一道印信丢出,其在半空中滴溜溜一转,便乍然消失。

下一瞬间即出现于艮牛眼前,随着它放开心神,那权柄便与它自身相融,内中涌出磅礴神力,修复山师南的性灵与躯壳。

它周身散溢金色神曦,一身修为尽数转为神力,躯壳在这神力浸润之下,亦化作神躯。

这神躯一形成,便释放层层威压,与云斋不相下。

片刻之后,神躯浮现一个个玄奥符号,令山师南的威压再度节节攀升,远超岳云斋的气息。

在它背后,神光清间,一个慈眉善目的妇人从中缓缓走出。

这妇人便是山师南的神道虚像!

看似只是寻常农家妇,却有让人心境平和,仿佛回归自然的力量。

半步真身境的强者果然名不虚传,一道权柄便助其实力恢复大半,直接凝聚出了神道虚像!

过不多时,山师南睁开眼睛。

身后的胖妇人走到前面,与之神躯相融,令艮牛之形也化作胖妇人的模样。

山师南顺势抱起自己的两个孩儿,这才看向叶玄等众。

向叶玄郑重行礼拜谢,叶玄随后又与之引见云斋等众,并言称平安居里还有一些同僚,待到时机成熟,便可前往,与他们相见。

山师南在舌山生活亦有不少岁月,其夫君为保护已有身孕的,死于一次魔潮舌山凶险远不止有层叠呓语,魔潮降临时,那些浮现在生灵耳际的声音,亦将降临现实,成为一个个凶魔。

若在平时,一次魔潮,他们夫妻联手也能抗御。

但次魔潮之时,山师南有了身孕,正在虚弱期,凶魔趁虚而入,这才致其夫君身亡。

留下山师南一个。

两头异种在舌山境相互扶持,虽然生过离开此境,前往他地的想法,但最后俱也不了了之。

舌山境凶险,极寒境、热境等地莫非便宜居?

一出舌山,两头艮牛暴露自身的可能性立刻就会增加数倍,届时赶着来围猎他们的修行者,可不会只有叶玄目下所见的这些!

异种固然凶蛮强横,但在更强大的修者与邪神眼里,又何尝不是更好的材料?

山师南与两个幼子成了孤儿寡母,自己亦将丧命之时,却陡遇援手,不仅创伤尽复,更加前途光明,收获了这般多的同僚。

它一头艮牛,纵然天纵奇才,突破大限,达到半步真身的层次。

但也只能止于此,再往前一步就休想。

而今成为转轮使,只要布设转生殿,引召万千阴灵来此转生,实力就会节节攀升,直至成为五品春神!

这些同僚,纵然今日只是初识,亦不妨碍它从心底觉得与他们亲近,盖因一众俱得到过叶玄的真灌注,权柄授予。

他们才是真正的‘同气连枝’!

山师南心中无限感慨,一一与云斋等众见礼,丝毫不因自己实力高于一众而倨傲,反而显得温和宽厚,性格与她这慈眉善目的胖妇人形象倒是相得益彰。

耐心令众人互相见礼之后,叶玄才向山师南道:“你既执掌转轮使权柄,便司其职,行其事。

对于转生殿布设于何地,你可有什么想法?”

“我欲在舌山境设转生殿。”山师南回答的一点也不迟疑,她的回答也是叶玄所希望的。

她继续为自己的决定解释道:“主,舌山境实是阴灵汇集之所,在此地布设转生殿,一切皆将事半功倍。

我在舌山境亦庇护有三个部族,可以令它们为我建造殿宇,护卫周遭。”

“你在舌山境庇护有三个部落?”叶玄一听,颇觉惊奇。

你既然庇护了三个部落,怎么不引它们在你生产之时护卫?

山师南自知叶玄弦外之音,笑道:“它们太过弱小,与其说是让它们护卫于我,届时若真遇到危险,我反而还得分神去顾及它们,为我掣肘,反而不美。

但令它们做些营造建筑,守卫巡逻之时,却也绰绰有余。”(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