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课后爱的辅导课

天上不知何时聚集厚厚的乌云,看起来又要下雨了。林鹊九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这山上可比城中凉了不少。

尔玛德朗道:“千佛寺僧人种的茶很香,若今日运气好,说不定能够喝上一碗。”

“真好。”林鹊九感慨。

曹隼说道:“栾学馆与千佛寺的关系看起来不错。”

“确实挺好的。尤其是寂云大师成为方丈以后,双方走动更加频繁,我们还时常讨论伏妖的心得。”

林鹊九问道:“尔玛大哥,寺里的伏妖师都是法师么?”

尔玛德朗道:“大部分是法师,也存在极少数的器师。你们可以提前见到栾学馆的一位美人师姐,她可是从闽粤来的巫师。”

曹隼问道:“闽粤的巫师与蜀地的巫师有什么不同么?”

尔玛德朗想了一会儿,说道:“术法之力来源于信仰,闽粤与蜀地的信仰是不同的。我这样说你能明白吗?”

曹隼点点头。林鹊九看了他一眼,有意无意地朝他身边挪了挪,却依旧感觉不到灵气。

难道这世上真有隐藏灵气的方法?

好想知道。

三人边走边聊,不一会儿便到了一片茶田,几个灰袍僧人正在采茶叶。

“几位小师父,”尔玛德朗扯着嗓子问,“请问寂云大师回来了吗?”

尔玛喊了几次,那几个僧人似乎都没有听见,只顾低头采茶。

曹隼道:“这么近的距离不可能听不见。”

“哎,一定是因为上一次被那个疯丫头捉弄了,连我也不愿理了。”尔玛叹了口气,“只有去寺中看看了。”

他们一直走到了千佛寺的山门,也没遇见一个香客,树林也静得有些异常。

林鹊九问道:“尔玛大哥,千佛寺平日里也是这样清净么?”

“平时人挺多的,今天也不知怎么了。”尔玛德朗脸上也出现了迷惑的表情。曹隼也收敛了许多,警觉地看着四周。

寺中也同样冷清。

香炉内飘起一阵阵白烟,似乎是有人来过,但香客完全不见踪影。一位僧人在一旁扫地,表情略显呆滞。在听说尔玛德朗给方丈带了些物什后,他将三人引入了客堂中,没过多久,一个小和尚来叫走了尔玛德朗。在小和尚关门时,曹隼唤住了他。

“我们走得有些渴了,能麻烦小师父弄些茶水来么?”

小和尚点了点头,合上了门,堂内恢复了安静,林鹊九注意到外面开始下雨了。客堂中摆着几副桌椅,墙上挂着一幅山水画,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千佛寺也与林鹊九故乡的寺院有所不同。千佛寺外墙所漆为朱红,在翠绿的山林中尤为扎眼,而林鹊九故乡的寺院所漆为黄,十分明亮。在林鹊九的记忆中,故乡的寺院总是人山人海,挤得她喘不过气来。

林鹊九嘟嘴道:“这是我见过的最冷清的一个寺庙。”

曹隼道:“但是却感觉不到一丝妖气。”

“说到没有妖气,”这个问题挠的林鹊九心痒痒,“你身上灵气如此薄弱,又是如何协助尔玛师兄伏妖的呢?”

“当然是靠头脑与肢体的灵活咯。”

“你只是个普通人?”

“你觉得呢?”

林鹊九张大了嘴:“普通人挑战‘三试’?会要了你的命的!”

曹隼笑道:“若不是有比性命更看重的事情,除了像栾家这样的世家以外,又有谁想要冒着被吃掉的风险去伏妖呢?”

这话......林鹊九确实无法反驳。她不也是为了家人而来么?

“但是你......”

“两位施主久等了。”小和尚将茶水放在了桌上后便离开了,一股沁人心脾的茶香瞬间充满了整个房间。林鹊九端起茶杯,正想用热茶驱赶一下身上的寒意,却感觉到了茶杯中的异样。虽然很淡,但她还是感觉到了茶水中的异样。

蛛丝般细微的妖气,以及隐隐波动的气息,这一定是某种妖蛊,错不了的。

“曹隼,这里真的有......你在做什么?”林鹊九吃惊地望着曹隼尝了一口明显有问题的茶。

“好茶。”曹隼赞叹道。待他准备再喝时,被林鹊九猛地拍了一下背,惊得他把茶杯扔在地上摔碎了。

“快吐出来啊!”林鹊九焦急地拍着,“这茶里有妖蛊,我不擅长这个的。”

一股妖气猛地冲来,林鹊九将曹隼向后一推,拔出了短剑,挡住了前方的攻击。然而还未等林鹊九看清是什么,那攻来的武器瞬间化为了水,全淋在了她的身上,林鹊九忍不住叫了一声。

“御水么?”

林鹊九擦干了脸上的水,只见雨水顺着门窗的缝隙渗透进来,在空中凝成了一把剑,朝林鹊九攻来。水做的剑极为锋利,若是不慎刮到了脸,还会有丝丝疼痛。但这水剑一旦与她的短剑相接,则会瞬间化作一滩水,林鹊九斩了几次,但在下雨时无论破了多少水剑都是无用的。

一定有某个妖在某处操控水剑,但是除了飞来飞去的水剑,林鹊九感觉不到任何的妖气。

若不是这妖藏起来了,她一准打得它满地找牙!

看样子,尔玛德朗也被困住了,一时半会儿脱不了身,而身后那个喝了茶的傻子也不知现在如何。

趁林鹊九分神的当口,两把水剑袭来,一把击中了林鹊九的剑柄,她的手一脱力,短剑滑落,另一把水剑朝她面门刺来。

糟糕,现在再拿另一把短剑已经来不及了!

林鹊九正想着要往何处躲,忽然腰间一紧,曹隼单臂搂着她躲过了那一击,他的另一只手则稳稳当当地接住了林鹊九掉落的那柄短剑。

“借我一用。”

说着,曹隼念了一句咒语,紧接着将短剑扔了出去,“噗”地一声刺中了什么,如同撕开了一道口子,妖气从那个撕裂口漏了出来。

“空间法术?”

林鹊九一惊,但立即将另一把短剑扔去,妖怪发出一声尖叫,掉落在了地上。这妖怪长得又矮又丑,一身青色的皮肤上布满了疙瘩。

林鹊九一脸嫌弃地取回了自己的剑,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取它的内丹。林鹊九来到曹隼身旁,注意到他的脸色惨白。

“要快点找到尔玛大哥才行,你能像刚才那样划破空间吗?”

林鹊九心里着急,但却无可奈何。刚才曹隼划破空间的瞬间,她便明白了他二人是被术法困在了某个空间里,这也是他们一路上没有见到其他人的原因。

绝大多数的器师对这种复杂的空间术法都无可奈何,更何况是林鹊九这样的新手?不过目前看来曹隼应该是个法师,说不定他可以......

“我虽然划破了空间,那个时间足够让妖从那个空间掉进来,我们出不去的。”曹隼叹了口气,“我不是法师。”

“那现在怎么办?”

“等等尔玛师兄吧。”曹隼说道,“既然你我都能收拾这种小妖,那栾学馆的伏妖师也一定没有问题的。”

只有等吗?

林鹊九失落地坐在曹隼一旁,她最讨厌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了。

不知过了多久,屋外依旧没有动静,而曹隼的脸色越来越糟糕。林鹊九站起身来,拔出短剑,闭上眼试图感受空间的缝隙。

曹隼有气无力道:“你还想用剑把空间劈开么?”。

“不然还能怎样?我等得,你肚子里的蛊可等不得。”

闭眼感受灵气与妖气的流动,这虽是所有伏妖师从小便修习的一门功法,可林鹊九怎么学都学不好。慌乱中她感受到前方出现了一股强大灵气与妖气的碰撞,睁开眼时,眼前除了曹隼,便再无他人。

曹隼是有灵气的伏妖师?

林鹊九正疑惑,身后忽然有人抓住了她的手腕。#####下一章明日下午(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