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漫画无疑全彩漫画极速漫画

老医师掸了掸身上的土,适才因为那个小姑娘的手段,情急之下亮出了身份,一个年迈的老头子,竟然身手矫健的躲开了对方忽如其来的火焰攻势,若是让小镇上其他人瞧见了,定然会惊讶的合不拢嘴。77dus.com

老医师没有直接回答少年的疑问,而是拱拱手,露出一些江湖习性,坦然笑了笑,这才正声说道:“实不相瞒,大家既然都是异人,便应该知道大道艰辛这件事,虽然几位都是手异人,不过也应该知晓天启者的一些规矩和道理,系统之于天道,更加冷面无情。”

手异人修行之中,千难万险,稍有不慎,便要坏了大道根本,受五弊三缺之苦,一辈子沦为废人,而被天道所眷顾的天启者,虽然行道路上顺风顺水,却也不是畅通无阻,天启者受系统限制,而系统又往往千奇百怪,不一而足,一旦牵扯到进化升级之事,更是弥足珍贵。

系统的进化不同于手异人的千锤百炼,往往毫无规律可言,有时候一旦错过了,或许一辈子便止步于此,再难有所精进。至于如何温养系统,只有当事人才清楚,或许只是和人说上几句话,便能成功完成升华,又或许要完成什么事情,即可风生水起。

总之,系统的升华进化讲究缘分为止,而手异人往往需要步步为营,这也是相对于手异人,天启者更容易出头的原因。

当然了,手异人可以另辟蹊径,哪怕是旁门左道也能求得一丝生机,而天启者往往只能一条路走到底。

老医师再次恢复了之前谦恭和蔼的样子,看着身边几位同道中人,说道:“在下的药神系统,可以种植出无与伦比的仙草神药,哪怕是那些传承百年千年的医药世家,也自叹不如,更重要的,无需选取洞天福地,也不需要什么可遇而不可求的灵根仙苗,哪怕只是山上随处可见的草药,种在我这片药田中,也能异变成得天独厚的神仙草药。”

说起这件事,老者满面红光,发自心底的自豪感油然而生,昔日为了求得一副灵药仙草,多少豪门财阀拜倒在自己脚下,若不是因为某件事而得罪了几位世家子弟,也不至于躲在这片深山老林之中。

十月虎至始至终都蹲在那片田埂上,不过言行间丝毫没有身为杀手的自觉,他将自己裹成一个毛球,嬉笑道:“这片药田如此神奇,总不能没有什么代价吧?据我所知,哪怕是再完美的系统,也总会有些缺陷,毕竟手异人也信奉一句话,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损不足而益有余。”

老医师一副深以为然的表情,轻声笑道:“生机,这片药田会截取这一带的生机气运,所以药田中的这些草药,会格外福缘深厚,百年千年难得一见的仙草灵根,在这里到处都是。”

冯云蹲在地上,痴痴傻傻,用一根木棍挑逗不知从哪里钻出来的几只蚂蚁,龇牙咧嘴,颇有些争强好胜的意思,不过无意间又瞟见不远处的老医师,又是哼哼唧唧的往远处挪了挪,吓得脸色惨白。

子语顺着话头说道:“那冯镇长一定是知道了你的一些底细,所以才会被杀人灭口吧?”

老医师眼中露出一些不屑,看来他对这个冯元峰有很大的意见,所以说起这件事的时候,终于不再是慈眉善目的样子,而是满脸的讥笑,“那个姓冯的,亏他还是一个天启者,真是白瞎了天大的一个机缘,到头来不过是一个鼠目寸光的家伙,死不足惜。”

老神医对于昔日这位冯镇长的评价,实在是没有什么像样的字眼,语气也渐渐多了一些不善,“冯元峰找上门的时候,我一点儿都不稀奇,毕竟他觉醒系统之后,出现了失控现象,险些毁了整个小镇,还是我帮他擦干净了屁股,否则这个镇长也轮不到他去坐。”

“只是我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忘恩负义的家伙竟然威胁我,让我不许对冯家人动手,我答应了,之后他又得寸进尺,想要从我这里分一杯羹,否则便将小镇的人都赶出去,可笑,实在是可笑,他这样贪得无厌的家伙,便是给他一个位置,他又有何能耐坐得住?”

小镇上的居民都知道,程神医妙手回春,大伤小疼都能药到病除,可是他们从来都不曾想过,自从这位神医来到小镇之后,大多数人都活不过五十岁,这个知天命的年岁仿佛在不知不觉间,成为了一个坎儿,每年总会有几人迈不过去,一觉睡下,便再也没有醒来。

至始至终也不会有人怀疑,人的生老病死一事,竟然也能做出这样大的文章,天下之大,不知有多少人,本本分分的过了一辈子,到头来却成了他人求仙问道的垫脚石。

人生事,生生死死,应该算是一件大事,却又再正常不过。

老医师苦笑一下,“若不是为了维持神医的形象,也不必这样麻烦,还要劳烦大谁帮忙,斩草除根,我必然亲自送那个姓冯的上路,不过好在事情已经完满解决了,说起来,小镇上的居民也是愚蠢,若是受不了那姓冯的暴政敛财,早早地离开,也就不会是这个命运,所以说命数如此,躲是躲不开的。”

说到最后,老医师干脆感叹起来,“大道之争,你死我活,识时务者,方为俊杰。”

老医师之所以说了这么多,便是看准了眼前几位皆是心高志远的异人,对于自己的所作所为,更加能够产生认同感,若是能够因此结缘,共商大道,也不枉费自己苦口婆心的一番话。

山上有句话,叫做成大事者,不拘小节。

想来想去,子语觉得这是一句屁话,还是属于臭不可闻的那种。人生大事,无非是吃喝二字,可是这又离不开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如此,再大的事情,也就变成吃吃喝喝的小事了。

冯云一副担惊受怕的样子,痴痴傻傻的蹲在那里,委屈时鼻涕眼泪流的到处都是,也只有看向山下小镇的时候,才会挂着口水憨笑起来。

子语抓了抓脑袋,伸了一个懒腰,看着那位小镇神医,正色道:“老头,打一架吧,不分胜负,只见生死。”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