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的情人

梁文化听完后被郑敏的一片深情给深深打动了,他一把把郑敏紧搂在了怀了,刚强的汉子也流下了两行热泪来。【 】

“郑敏,我…,我是老天赐给的福分啊,摊上了你这么一个好爱人,可是我就是死也不许你拿自己的身子来换我的自由。你走吧,我不怕死,因为我曾经拥有过你,我这辈子活的值了。”

梁文化说什么也不肯答应郑敏以她自己换自己自由的做法。

郑敏这下可真急了眼。

她激动的说:“你要是不走的话,那我们两人都得搭在这里了。只有你走,我才能毫无顾忌的设法脱身,否则我缩手缩脚的反倒是会被这些土匪给利用了,这个道理你还不明白吗!”

“可是我一走,卢守望肯定要欺负你了,那我保护不了自己的爱人,还不如死了的好那。要走我和你一起走。”

梁文化坚定的说道。

郑敏生气了:“老梁,你怎么这么傻啊。我们能一起走吗?其实从我一被他们抓住,他们就可以伤害我的,但他们并没有。这都是因为卢守望想明媒正娶我做他的姨太太,因此才没那么快的就霸占我。我现在就是利用他的这种愚蠢的想法在和他斡旋着那,我被俘都快两个月了,不是还好好的吗。所以,先救你出去是我的计划的一部分,只有你平安的走了,我才能耍得开来。你一定要对我放心,我有能力保护自己,再说在这安理,也已经有我们的侦察员和内线人员在保护我了。只要你一走,我立刻就会想办法脱身的,请你不要破坏我的计划!”

见郑敏真的急了,梁文化这才算勉强点头答应了郑敏的请求。

他依旧紧搂着郑敏道:“我真是不愿意看到你被任何人伤害。”

郑敏强做笑颜说:“没人能伤害到我的,你要记住了,不管发生什么我的心都是永远和你拴在一起的。”

“恩,我记住了!”

梁文化不顾一切的把嘴唇贴上了郑敏的嘴唇上疯狂的亲吻了起来,郑敏的舌头顷刻之间就被他吸进了自己的口腔里翻卷了起来。而郑敏也一下投入到了与爱人的亲密之情中了。

因为梁文化的这间牢房是密封的,铁门铁窗都关闭的,并且在郑敏进来之前,单来根对看守宣布了任何人都不得打搅他们两人的会面,所以梁文化把郑敏白色毛线外套给脱了下来,并解起了她蓝色外衣的纽扣了。

郑敏也并没阻止自己爱人的这种举动,她知道这是梁文化在激动的时候不能控制自己想和自己发生关系了。此刻的她脑子很乱,也很紧张。她在瞬间想到,要是再和老梁发生一次或者两次的关系,也许自己会怀上他们之间的结晶那,这样今后万一逃脱不了卢守望的魔掌,也暂时可以迷惑住他,让他以为自己怀的是他的孩子那。

对于郑敏来说,怀孕是什么迹象她也不很清楚,但是善良的她总是以为自己是对的。

于是,在梁文化扒掉郑敏的灰呢子长裙和内裤后,郑敏就瘫倒在了梁文化的怀里了……。

三个小时后,郑敏才出了梁文化的牢房,此时的她忍着自己的伤心和幸福,走路显得和往常没有两样。因此看守也不知道牢房里曾经发生过什么。

郑敏回到卢守望的司令部里,要求卢守望马上释放梁文化。

这时候卢守望刚刚和曹胜元、管文辉、蒋黑子等人视察安理的各项防务回来,见郑敏从监狱回来了。便和她进了一间办公室坐下。

“哦,我马上就让人放了梁文化,他想去哪儿就去哪儿。不过我想他肯定是要从三合走,那里现在是共军的地盘了。不过现在天都快黑了,走夜路遇见野兽可不安全,万一出事你要说是我暗中干的了,我就说不清了。”

卢守望知道不放梁文化,自己就不可能真的拥有郑敏,所以他持的是谨慎的态度。

郑敏说:“你说的也有道理,那明天一早就放了老梁吧,等他到了烟白坳给我信号后,就证明你是兑现了你的诺言了。”

“那没问题啊!”

卢守望说:“今天晚上就是遵照毛局长的指示,处决安理监狱所有政治犯的时候,只有梁文化是这天底下第一个例外。怎么样,我的郑大美人教导员,我是说话算话的吧,下面就要看你的了,呵呵。”

说着,卢守望不由分说的把郑敏给一把搂进了怀里,一下就亲上了她的躲闪不及的嘴唇。

郑敏别提有多恶心多难受了,刚刚被爱人亲过的嘴唇马上又贴上了恶人的嘴,她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的。因此当卢守望的舌头硬塞进自己的口腔时,她下齿咬了他一口,疼的卢守望大叫一声,松开了她。

“你这是干吗啊!”

卢守望显得有些气愤的说:“不是都放了你老公了吗,你怎么还对我这样啊?是不是想反悔了啊!”

郑敏怕生出意外,忙很自然的说:“这不是还没真放那吗,你就着急起来了,诺言还没最后实现那对吧。再说,你现在身体有病,万一传染给我了,以后不是很不好吗。”

“恩,恩,算你狠!”

卢守望伸手捏摸着郑敏的下巴说道:“我相信你也不会有别的想法了。以后就好好的跟着我过日子吧,我保证会宠爱你一辈子的,你要什么我给你什么,只要你把心给我转到不再想其他事情上来就行了。”

郑敏说:“那行啊,不过我有个要求。”

“恩,你说吧,你要求我都会答应的。”

“那好,你也知道我和我们家老梁夫妻一场,我不能就这么的休了人家吧?”

“哦,那你想怎样那?”

“我想今天就是我和老梁最后分手的时候了,作为他的妻子我想去牢房里陪着他。”

郑敏说这话的时候不得不脸红到了耳朵根上了,尤其是不得不向一个曾奸污过自己的敌人这么要求着。

卢守望虽说听了这个要求心里很不是滋味,但一想毕竟人家是原配夫妻,自己不过是夺人之爱罢了。为了能最后的征服郑敏的心,他最终还是点了头。

“娘的,谁爱上你你都会永远舍不得的,真是人间尤物啊,没办法。”

卢守望最后颇有感慨的丢下了这一句话。

郑敏想去县城菜馆里给梁文化订几个好菜,庆祝和他即将获得自由。

卢守望拦着说:“这些还用你去吗,我马上叫卫兵去办就得了。”

郑敏站住了说:“那就谢谢你了,你还算是讲信用的人。”

“那当然了,我这也不知道算是那出戏,明知道你是去给我戴绿帽子,还为你们张罗,可能是中了邪了吧。”

卢守望自嘲的说道。

“什么戴绿帽子,你是放屁!”

郑敏说:“我和梁文化是合法夫妻,是你要强占良家妇女,还有那脸说你戴绿帽子那,脸皮也太厚了吧!”

“对,对。你对,我说错了行了吧,嘿嘿。”

卢守望说着又是一把搂住了郑敏,趁她不备撩起她的呢子长裙,隔着丝袜罩裤就在她的**狠摸了一把。郑敏本来那疼痛劲还没完全过去那,被他这一狠抓疼的尖叫了一声,吓的卢守望连忙收回了手来。

“我的姑奶奶,你怎么这么叫唤啊,至于吗!”

“谁让你胡来的,别忘了你的承诺啊。”

郑敏甩开他,径自出了门,往县监狱那边而去,后面跟着单来根手下的三个特务。

第二天一早,单来跟带着几匹马和一队特务来到了监狱。

早上起来后,已经梳洗完毕的郑敏和梁文化正等着他们的到来。

见到郑敏和梁文化后,单来根让梁文化先上了马。然后让人把郑敏双手拧到背后用手铐反铐了起来。

“对不起,郑小姐,这是为了彼此的安全不得不这样做的,你多多见谅了。等送走梁先生回来,一定给你解除掉。”

郑敏知道这是卢守望所指使的,目的是为了防止自己突然跑掉。

让郑敏感到惊奇的是另外两匹马上骑着同样被反铐双手的刘萍和桑晨。

“我和我丈夫的事情,你们把她们铐来干吗?”

郑敏生气的问着单来根。

“没办法啊,我们去的地方是和烟白坳交界的地方,那里很可能有你们的人来劫人,要是把你给劫走了,我们卢司令岂不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了?所以,委屈刘小姐和桑小姐做一次人质了,一旦你们的人来劫人,那我就会下令打死她们两个。也是安全措施嘛!”

单来根表情阴森的回答道。

郑敏感到了敌人的狡猾,也同时感到了自己的危险。为了最终的占有自己,卢守望已经是什么都答应自己,甚至给她时间和老公共度时光。很显然,他是宁愿不要一起也不肯放弃她的,这样的话后面自己的日子将是十分艰难的了。

也正是卢守望的这一突然的恶毒安排,本来曹胜元和林长安一起紧急研究出来的在烟白坳交界处突然袭击,抢下郑敏的计划就不得不改变了。

在远处观察着这里的侦察员马上返回,向林长安报告了这一重大变故。为了战友的人身安全,林长安在和战友紧急磋商后决定取消这次营救。毕竟只要人活着就有希望脱离苦难,一旦人死了那就不可能再复生了。

郑敏骑上了马,她身后坐着的是单来根,很明显这样的享受是卢守望特别奖励给单来根的。

一行越四十人的马队上了路,骑在马背上的梁文化看着自己心爱的人被反铐着双手,身后那个形容猥琐的男人正用大腿根部死死抵着她的臀部上,心里非常不是个滋味。但是梁文化又没办法去救下郑敏和其他两个女战友来,他也只能想到快些走,到了地方后,自己的爱人也就少遭受些这样恶心的猥亵了。

郑敏也很清楚,没有卢守望的默许,单来根是不敢如此放肆的调戏自己的。所以她也只能保持着沉没,还不时要用坚定的眼神鼓励一下梁文化,并示意不要看自己这边,以免心里难受。

走到了下午三点多,马队终于在五道坎的第一道坎那里见到了由中间方烟白坳的人来接梁文化了。

这是昨天晚上,单来根受卢守望之命,派人去给老索拉和朵喀瓦送去了信,要他们帮着接受共军被释放的人员。而烟白坳现在也有了电台,于是立刻通知了三合的汪正生书记,汪书记立刻委托索拉巴亚帮着派人把梁文化接受,再护送至三合城去。

这样,就有了这些人来接人的事情。

看到烟白坳的人接走了梁文化,伤感的郑敏真想大哭一场,不过她很快就抑制住了自己的情绪,表现出了自己坚强的一面。

她对单来根道:“可以了,我们回去吧。”

郑敏是不想再依依不舍的,这样会影响到所有战友和梁文化的情绪,因此赶紧离开就是现在最好的选择。现在她知道卢守望没和自己玩滑头,但越是这样自己反倒越是危险了,说明卢守望太看重自己了。

好在,回去的路上,单来根也没敢过分放肆,他只是在磨蹭郑敏的翘翘臀部,最后撩起郑敏的裙子把那玩意儿射在了她的包着臀部连裤丝袜上了,还赶紧拿出毛巾帮郑敏擦了一下。单来根知道卢守望授予自己这样的特权,也只是要增进一点郑敏的羞耻感,让她慢慢能适应羞辱,今后在占有她的时候,不引起激烈的反抗而已。这绝不意味着谁都可以随意调戏郑敏,因此很有分寸的单来根只是舒服的把自己的对郑敏的**给发泄了出来,完了后,不敢再对她有过分的举动了。

马队回到安理后,已经是上半夜的十点半了。

郑敏被安排进了卢守望的府邸里住下,虽说不是和卢守望同房,但这里戒备森严,马弁卫兵院里家里都监视着动静。显然这是卢守望在释放了梁文化后,立刻对郑敏的看护大大加强了,刘萍所预言的那些这时候都一一现实的呈现了出来。

郑敏这一夜没能合上眼,她始终惧怕着卢守望会突然闯入自己的房间,自己是毫无办法抵抗住他的侵害的。而此时的卢守望已经完成了自己所承诺的事了,郑敏也就不再有任何理由抗拒他了。

但是一夜过来,郑敏担心的事并没有发生。

第二天,太阳升起了一秆子高了,卢守望才敲开了郑敏的房门。

“我的小心肝,小美人敏啊,你昨天睡的还好吧?”

卢守望一把把还只是穿着衬衣和罩裤的郑敏抱进了怀里。

郑敏出于本能的推开了他:“你干吗啊,这样多不好啊。我都住到你们家来了,你还怕我能跑了不成。”

卢守望呵呵一笑:“当然了啊,我能不怕你跑了吗。你都是我小老婆了,还这样拘谨干吗那,来让我亲亲吧!”

说着他又去抱郑敏,郑敏连忙跳开道:“卢守望,你还是现在别亲的好,你一亲我就肯定要想做别的事情了,一做别的事情那我还不要感染上你的皮炎了啊。我这也是为你我好啊,等过几天的,你的皮炎好了,再赶走四姨太,那时候不就能名正言顺的和我在一起了吗。”

郑敏的话刚落音,穿着一身睡衣的卢守望最宠爱的四姨太李曼娟就冲进了郑敏的房间里了。

“好啊,果然是和这个狐狸精在一起!”

李曼娟扑上去就要撕打郑敏,被卢守望给挡在了身后:“曼娟,你胡闹什么,郑小姐是我的副官,外面住的不安全,所以我才把她安排住到我们家来的。昨天晚上我不是和你在一起的吗,你干吗要吃这个醋啊!”

他这一挡,李曼娟打不着郑敏就把怒气全发泄到了卢守望的身上来了,对着卢守望就是一巴掌,还要抓他的脸。

“卢守望,你这个没良心的狗,你也不想想,不是我爹当年资助你,你能有今天吗?我一个堂堂的洋学堂出来的闺女能肯嫁给你做小吗?还不全是看在你死契掰裂的追我的份上,还有我爹的压力上吗!”

李曼娟哭骂着:“你说了,有了我就再不会碰任何女人一指头了,现在你怎么解释!这个狐狸精长的比我年轻比我俊了是吗?这就是那个被传神了的骚脚大美人郑敏吧,你不是在共军里干着那吗,干吗要来勾引**的一个师长那!赶紧滚回你共军那边去,不然我让卫兵排的马弁把你给轮死!”

郑敏突然心里一亮,想到有了这个李曼娟,对自己是个很大的好事,说不定自己就能借助她的力量脱离虎口那。

想到了这里,郑敏也装着很委屈的道:“姐姐,你别冤枉我好不好,我才不是狐狸精那。是卢长官看上了我,和我有什么关系啊,我是有丈夫的人,并且我是解放军又不是你们**。只是我现在身陷囹圄,我哪儿敢和姐姐您争地位啊。”

“哦?卢守望,原来你这个没良心的是真的要继续纳小啊,我和你拼了!”

李曼娟说着拿起花瓶就向卢守望砸去,被卢守望一闪身躲开了。

“曼娟,你别砸东西,你听我说啊!”

卢守望赶紧上前死死的抱住了四姨太:“我和郑副官不是那么回事,走,你别闹了,先回屋去听我给你解释。”

就这样,他还不忘记装模做样的对郑敏说:“郑副官,你先整理一下去上班吧。别怪我的四姨太啊,她是有嘴无心的,你千万别往心里去啊!”

卢府和司令部间隔不远,但为了怕郑敏逃跑,单来根还是派车来接的郑敏,并且还有四个全副武装的士兵跟着监视。这样,郑敏想凭借着自己的力量逃离看来是毫无可能的了。

看无广告,全文字无错首发小说 ,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