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丽佳人体艺术

在距离艾尔文防线十数公里之外,宽敞的道路上,一个身影有些单薄的少年正在光着膀子,背着一把黝黑的大铁剑向着艾尔文行走着。虽然午间的阳光有些火热,但少年的身上却是没有一点汗渍,步履之间略显从容。

少年正是陈逸风,只从五日之前突破至一元境二重后,便是在麻老的建议下,离开了瀑布,向着艾尔文防线直奔而来。如此这般过去了五日之久,方才是逐渐靠近了格兰之森,他人生历练的第一站。

只见他在行走之间,时而仰头看天,时而低头思索。一双灵动的眼睛里,此时尽是思考之色。时而茫然,时而又精光一闪,不知其心里在想着什么。

又是半日过去,已是黄昏,天色渐暗。天边的云彩在夕阳的照耀下,渲染成了一片火红之色,似烦躁发怒,似少女害羞……

外出觅食的鸟兽纷纷回巢,从一棵大树里钻出来,又从一棵大树外扑了进去,络绎不绝。小鸟在窝里喜悦的欢呼声在耳边回荡,充满了生机……

此时的陈逸风早已是停下了脚步,双眼怔怔地看着这一幕,出神地思索着,嘴里却是低声呢喃:“地裂,波动,觅食,归巢……”

如此这般,过去了良久,夕阳早已沉下了害羞的脸颊。唯有天边的火红云彩,仍然在炫耀着自己的美丽色彩。在风的牵动之下,纷纷融合在了一起,似在交头接耳,说起了悄悄话。

某一刻,陈逸风的双眼恢复了灵动,炯炯有神。一抹自信和喜悦显露在其脸庞,嘴角轻轻掀起一个弧度,轻声笑道:“原来如此……”

只见他右手伸至脑后,手掌握住剑柄,用力一拔。

“锵”一声清响,无锋剑已然出鞘。

右手执剑斜伸,剑尖点在地上。身上无风自动,缕缕发丝飘荡,俊逸而潇洒。

紧接着,极速运转元气,体内元气和天地灵气受到了牵引,如同潮水般向着无锋剑涌入,引起了一声声若有若无的剑鸣。

少顷,无锋剑上由内而外闪现出一道道剑芒。剑芒耀眼,拥有着一种威压,使得四周鸟兽皆是瞬间安静了下来,不再像上次那般仅仅只是在剑身之上包裹着一道气膜。

待得体内元气少了十之,无锋剑上隐隐传来一种失控的感觉,陈逸风终于是露出了一抹得意,心中轻声喝道:“地裂波动斩”

只见其右手用力驻地,剑尖约莫插入地面两三寸,再狠狠往上一挥。

顿时,一道弧形剑芒从无锋剑上划出,贴着地面向前斩去。同时,弧形剑芒所过之处,一缕缕锋锐的剑芒由地而生,冲出地面约莫两三米高。

剑芒所过之处,尽皆被炸毁。留下一条足有一丈深,半丈宽,三四丈远的惨烈的痕迹,骇人心神。

“哈哈哈,这回该是真正的地裂波动斩了吧?”陈逸风看着眼前的痕迹,十分满意自己的成果,不由裂开了嘴大声笑道。随即盘膝而坐,恢复着体内元气。

“嗯,还算可以,不过你小子也不要开心得那么早。《天道宝鉴》的特点是,每个传人所走的道路都不一样,同一种武技不同的传人能有不用的用法。所以,你的道路是否正确也不一定。”看到陈逸风的得意忘形,麻老按照惯例适时出来打击了一下,不过其眼中却是露出一丝欣慰。

“嘿嘿,船到桥头自然直,管他最后能成什么样,起码我现在过得潇洒就得了呗。”面对麻老的打击,陈逸风嘿嘿一笑,有些不以为意的说道,不过其眼中亦是闪过一抹凝重。不能走前人的道路,只能自己摸索。若是一个不慎走了岔路,变有可能灰飞烟灭。

摇了摇头,甩去那些烦人的思想。随即站起身子,向着前方那巨大的山峦之前,一座若隐若现的城市,飞奔而去。“艾尔文防线,终于是到了啊”

随着走近,越发觉得格兰之森的神秘和恐怖,整个山峦就如同一只恐怖的巨兽。匍匐在地,延绵千万里,不是活物,但一股莫名的威压却是骇人心神。

艾尔文防线,是工会和月光酒馆这两个神秘势力花费巨资所造,其一是为了守护人类世界的平民,日常不用受到怪物的袭击。至于其二,当然是为了敛财。这里拥有众多冒险家,其收获都比得上别处的一些中上等城市了。

艾尔文防线里,没有实力强大的家族,只有一些家族在这里有着一个据点。以方便自己家族的子弟前来历练,以及收购一些药材魔核,或者出售一些疗伤的低级丹药。

这里,是冒险者的天下,整个城市都被掌控在三大冒险团手中。当然,工会和月光酒馆所属除外。

毕竟,别的地方不敢说,但在整个天荒域内,即使是再强大的势力,也不敢轻易挑衅这两个神秘而遍布整个大陆的庞然大物。

抬头看着高挂在城墙上的“艾尔文”三个金光大字,感受了一番其显露出的血性刚毅气息。陈逸风不由心头感叹了一番,此地虽然比起不远处的格兰之森来说,只是犹如一个渺小的蝼蚁般的存在。但其起到的作用,却是对于整个人类世界来说都是极有意义的。

旋即,摇了摇头,向前走去,在城卫军那有些不屑的眼神下,交了两个金币的入城费,进入了城市之中。心头却是自恋和无奈。

“哎,长得帅了一些,却是被当成了大家族的纨绔子弟啊”轻声呢喃一句,但得来的却只是麻老的一个白眼。

“这位少爷,请问您需要向导么?”刚刚进入城里,一个脆生生的声音便是在陈逸风耳边响起。使得他不由皱眉一看,却是发现一个少女正有点紧张地看着自己。

少女约莫十五六岁,似有些营养不良,体型略显淡薄,衣服也是略微有些破旧。但一张瓜子脸上却是有着标致的五官。柳眉弯弯如月,一双灵动的大眼睛此时正紧张地看着自己,琼鼻坚挺,小嘴如樱桃。身材虽然有些瘦弱,但该翘的翘,该凸的凸,虽不是倾城红颜,却也是小家碧玉。

看着眼前少女似乎有些紧张,两只小手有些不安的扭着衣角,陈逸风不由得露出一丝轻笑,轻柔地问道:“你对艾尔文城很熟么?”

少女本来看着陈逸风皱起来的眉头,心中更为紧张,甚至有些恐惧。怕他会打骂自己的时候,却是发现眼前的少年已经舒开了眉头,还一脸微笑眼神清澈地轻声问自己,这都是多少年没有得到的待遇了呢。瞬息之间,心中却是有着一抹感动,深深的藏在了心底。

随即,通红着脸庞看向陈逸风,语气有些紧张地说道:“当然熟悉啦,我就是在这里长大的,城中任何一处地方我都熟悉呢”

本来麻老便是提倡自己最好自己历练,不能靠家族的帮助,所以陈逸风便是打算先不去家族据点。等回来之时再去报个到,也算让家里人安心。

此时听得少女的话语,便是起了聘请的心思,毕竟看似她的情况不太好,也算是能帮就帮吧。旋即,再次微笑着的向少女问道:“那好啊,不过,你当我的向导,需要多少工资呢。”

少女听得陈逸风有意聘请自己当向导,立即眉开眼笑。雀跃地伸出两个手指,虽然语气清脆活跃,但话语却是使人感觉心酸不已:“耶太好咯,少爷您好我叫东方娜,很荣幸能当您的向导,我的工资每个月只要两个金币哦”

……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