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给小受穿纸尿裤调教

“我不怕看。”王莹莹哭着说道:“三水哥,你不会不理我了吧。”

我哪能还说什么,安慰着说道:“我怎么不会理你呢,你这么漂亮的小姑娘,傻子才不会理你呢。”

王莹莹泪眼朦胧的看着我,说道:“我比我妈还好看么?”

我瞪了王莹莹一眼说道:“你说什么呢。”

“你别以为我不懂事,你从小就爬我家的墙头看我妈洗澡,你以为我不知道,还有,昨天,你亲我妈,我都看见了。”王莹莹用不容反驳的语气对我说道。

我心里那个不知所措,平日的口齿伶俐现在都成了结巴,不知道说什么了。

“你看错了。”我吭哧半响,说出来这么一句话。

“我问你,你昨晚上山,遇到什么陌生的人了么?”我一脸严肃的看着王莹莹问道。

“没有。”王莹莹摇头说道:“你问我这个做什么?”

“没事,我之前打你一巴掌,我看到你头上有一团黑气,还以为你呗妖怪附身了呢。”我对着王莹莹解释道。

王莹莹睁大眼睛看着我,噗嗤一声笑了。

“你笑什么?”我不乐意了,我这可是关心她呢。

“三水哥,你不是最不相信鬼神么?怎么说那么可笑的话。”王莹莹掩着嘴,咯咯笑着说道。

我愣了一下,是啊,我之前可是一点不相信鬼神说的,现在越来越相信了啊。

“三水哥,你是不是不喜欢我。”王莹莹低着头,细声细语的问道。

“当然喜欢你。”我笑着说道:“你这么漂亮,我又不是瞎子。”

“那,那我昨天上午去找你,你怎么推开我。”王莹莹满脸羞红,很羞涩的说道。

我说道:“我不是给你解释了么,我当时看到你头上有一团黑气,所以就推开你了。”

“现在我还有么?”王莹莹眼影一闪一闪的看着我问道。

我定睛看着王莹莹的眼睛,摇了摇头说道:“没有了。”

“你不会推开我了吧。”王莹莹说道。

“不会。”我小心肝怦怦直跳,感觉将会发生很奇妙美好的事情。

果不然,王莹莹突然扭头在我脸上亲了一下,羞红着脸站起来跑了,一边跑还一边笑,如同花丛中的一只快乐的蝴蝶。

我现在想想还后悔,若是我当时追过去,或许还能够留下一段美好的记忆,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永远不会发生改变。

只能够留下悔恨在我心中,让我这一辈子,都忘记不了如同快乐的蝴蝶一般,在花丛中快乐的游历的背影。

我伸手摸了摸我的脸,刚才那一瞬,软软的,柔柔的感觉,让我心花怒放,开心极了。

我回了家,吃了午饭,下午随着父亲,去我大爷家商量安葬二爷爷的事情。

二爷爷没有子嗣,担子自然要落在我们两家身上。

对于两家人应该如何安置二爷爷的事情,我感到很无趣,趴在桌子上睡了过去。

这两天一直没有睡好觉,每天晚上做那样的梦,让我心神疲惫。

一觉醒来,父亲和大爷已经喝起酒来了,看了看天色,已经到了傍晚,随着父亲和大爷吃了饭,就跟着两人去了二爷爷家。

二爷爷家里没有什么摆设,灵堂设在堂屋,父亲和大爷带着凉席到了之后倒地就睡,只有我睡不着。

左右无事,我就来到二爷爷窗前,伸手将二爷爷身上的白布揭开。

“啊。”

当我看到二爷爷断了半截的脖子,半张脸都被撕掉了皮,恐怖无比的样子,吓得我低声惊呼一声,急忙用白布盖上了二爷爷的脑袋。

我的惊呼声惹醒了父亲和大爷,两人起来问我怎么回事。

我就说我揭开二爷爷身上的白布看我二爷爷最后一面,吓了一惊。

父亲皱了皱眉头,对着我说道:“以后别这样了,盖了白布,隔绝了阴阳,你这样揭开,小心你二爷爷吸入阳气,变成活尸。”

我听了父亲的话,吓得向着二爷爷的尸体看去,见没有什么异动,才松了一口气。

父亲和大爷两人又睡了过去,呼噜震天响,我一点睡不着,突然我听到一阵骨头卡啪啪的响声。

向着二爷爷的尸体看去,只见二爷爷原本一动不动的脑袋,竟然在白布下面来回慢慢地转头。

我的魂都要吓出来了,原本已经死去的二爷爷,竟然脑袋动了,想到刚才父亲给我说过的话,我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难不成,已经死去的二爷爷,真的变成了活尸?

活尸,便是大家口中所说的僵尸,冤死的人,心中有怨气,胸口中有一股气,若是被黑猫或者人的活气沾染,便会变成活尸。

我急忙去晃动睡觉的父亲和大爷,但是,两人竟然睡的死死的,任凭我怎么叫,怎么晃,就是活不过来。

我急的眼泪都要下来了,想要跑,但是,父亲还在这里,自己怎么能够跑。

想要背着睡得死沉的父亲离开这里,但是,大爷还睡的死沉,总不能把大爷扔在这里,让二爷爷变成的活尸把大爷给吃了吧。

就在我努力拉着两人的腿,向外拉的时候,二爷爷猛地坐起身来,白布无风自动,飘到一旁。

露出来二爷爷可怖的身子,可怕的脑袋耷拉在一侧的肩膀上,灰白的眼珠子直勾勾的盯着我,穿着黑色寿衣,诡异无比。

我尿了,吓尿了。

急忙跪在地上,大声的说道:“二爷爷,我是三水啊,你孙子三水啊,你从小最疼我了,我是来给你守夜的,你可不能够杀我啊。”

“你孙子我到现在还没娶媳妇呢,你就忍心吃了我啊。”我声嘶力竭的叫着。

也不知道变成活尸了的二爷爷听不听得懂我的话,反正之前大娘在二爷爷躺床的时候,叫过魂,说不定管用呢。

“嘎,嘎。”

骨头扭头的声音,让我头皮发麻,双腿发软,任凭我之前认为我自认为自己多么胆大,现在也一动不敢动了。

黑色的爷,外面不时的响起风吹动树枝呼呼的响声,让我感觉更加的可怖。

昏暗的堂屋,白炽灯忽明忽暗,我大气不敢喘。

“咚,咚,咚。”

我忍不住好奇心,向着声音看去,发现二爷爷僵直着身子,耷拉着脑袋,向着我这边蹦着跳过来。

灰白的眼眸直直的勾着我,口中发出嘎嘎的磨牙声,向我扑来。

浓烈的尸臭味,让我差点呕吐,也让我浑身打了一个寒颤,清醒过来。

我难道就要死了么?死在我二爷爷的手上?

我心中不甘,怒吼一声,用尽全身的力气,双手推在我二爷爷的肚子上。

“噗通。”

二爷爷倒在了地上,我也急忙站起身来,也不管我被吓得尿湿了裤子贴在腿上难受,我用力拉住了父亲和大爷的腿,大吼一声,不管两人脑袋不住的碰在地上,直接拉出了堂屋。

又将堂屋的门关上,用铁棍子插上了门,我这才松了一口气。

看着父亲和大爷竟然这么被我拖出来都没有醒,我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我也看过鬼片,鬼片上都说活尸会释放出尸毒,让人昏迷,难不成父亲和大爷是中了尸毒?

我心中大惊,不过,又一想,我怎么没有中了尸毒?

我和他们都在堂屋,若是中了尸毒,应该我们三个都中了才是。

我想到了之前瞎子给我的那个玉佩,我急忙从兜里拿了出来,将玉佩放在了父亲的额头上。

肉眼可见的,我就看到一丝丝黑气从父亲的额头散发出来,吸入到玉佩之中。

我心中大喜,看来瞎子给我的玉佩还是很有用的,一直等到父亲的额头不再散发出黑气,我才将玉佩又放在了大爷的额头上。

一直等将大爷身上的尸毒都吸收干净,这才松了一口气。

但是,让我失望的是,父亲和大爷还是叫不醒,我只好用尽浑身力气,扛起来我父亲,又拉着我大爷,出了院子。

这个院子,我是一刻都不想待了。

将父亲和大爷拉出院子,我就去找邻居来帮忙,但是,敲了好几个大门,却也没有人出来。

“这是怎么回事?”我心里那个着急,浑身冷汗直冒,搓着手不知道该怎么办,最后只好又回来,拉着两人继续往家里走。

一直到了家,敲开了家门,母亲看到我拉着父亲和大爷回来了,一脸惊讶,问我道:“三儿,怎么回事?你怎么把你爹和大爷拉回来了?”

“呀,你爹这是怎么了?这是怎么回事?”母亲看到父亲后脑勺流出来不少血,立马大叫一声,吓了我一跳。

我就把在二爷爷灵堂发生的事情给母亲说了一遍,母亲听得脸色发白,悻悻的说道:“不会吧,你二爷爷这一辈子都没有做过对不起人的事,怎么死了之后还会变成活尸了呢。”

“我怎么知道。”我不好意思的说道,若是父亲说的对,那二爷爷变成活尸,还是因为我翻开二爷爷的白布,度了一口活气给了我二爷爷,才会让我二爷爷变成活尸的。

母亲扛着父亲回了堂屋,让我扛着大爷去了大爷家,一晚上,我和母亲都开着灯,一晚上都没敢睡觉,生怕二爷爷追到家里来。

一直到了清晨,我和母亲才昏沉沉的睡去。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我怎么在这里?”父亲一直睡到中午才醒来,醒来发现自己竟然在自己家里,惊讶的叫道。

我无奈的睁开眼睛,对着父亲说道:“爹,要不是我把你救回来,二爷爷就要把你给吃了。”

“狗屁,你二爷爷吃我做什么?”我的一番话,把父亲气得不轻,瞪着眼睛站起身来,愤怒的吼道。

“我二爷爷变成活尸了。”我咽了一口唾沫说道:“若不是我扛着你拉着大爷回来,你就死翘翘了。”

父亲听到我的话,眉头一皱,急忙起身,冲了出去,我顾不得其他,急忙追着父亲跑了出去。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