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女战三男4p真实经历

日子这样,开始一天天过去,寒门弟子不断的聚集到刘基的麾下。

不过始终没有什么太出色的人才。

武者,最多也是战将初期,术士,也都在人阶与地阶左右。

都是很低级的存在,其实也不奇怪,虽然在三国的历史上不乏寒门人才,但如果仔细数数会发现,其实也没有多少。

跟世家人才相比,根本没有可比性。

人才诞生的聚集地,终究还是世家。

三国之后,两晋南北朝时期,世家能够成为绝对的主角,是有原因的。

不过刘基也不着急,寒门人才虽然不少,但终究是有一些的,而最重要的是,这些人根本投靠无门。

现在自己已经为他们打开了这扇门,那他们早晚还是会来到自己手中的。

至于说迫在眉睫的白鹿学院之事,虽然诸葛瑾说的很严重,但在刘基心里,其实远没有那么在意。

他是谁?

穿越者!

还是带着骑砍系统的穿越者,这样的穿越者,能够与一般人等同视之吗?

大不了一拍两撒嘛。

刘基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一统天下的结果。

他之所以作者一切,只是为了尽量节省时间罢了。

乱世的时间越长,这片土地受到的查毒便越大,百姓便越凄惨,刘基只是希望,能尽量的减少他们的苦难罢了。

但如果到最后还是无法避免的话。那也只能听之任之了。

不过这些汇聚的寒门人才,倒是让刘基可以做另一件事了。

“什么,要在吴郡所有村庄设立村学?”

坐在议事厅。诸葛瑾一口水喷了出来,看着上面的刘基目瞪口呆。

刘基神色不变,甚至还好整以暇的走过来,给诸葛瑾填上一杯茶,然后慢条斯理的道:“不用这么吃惊,自武帝之后,这学院早不是什么新鲜事了。子瑜兄何以如此少见多怪呼?”

诸葛瑾暗暗苦笑道:“主公。虽说自武帝三院名传天下之后,学院已经是屡见不鲜。但您这等设立与武帝之时,可是大为不同啊。

在每个村庄建立村学,在每个县城建立县学,在郡治建立书院。要求凡是七岁以上童子必须入村学。您想过没有,这需要多少投资!”

刘基呵呵一笑,道:“此事我早已计算过矣,一所学校的设立,其实也并不需要多少东西,无非是几间屋舍,一个先生足矣。”

“话虽如此,但积少成多啊,吴郡共有十二县。每一县最少有上百个村庄,这是一千二百个村子,每个村子的校舍。看似花钱不多,但加在一起,怕是将袁术赔的那些战争款,全放进去都不够啊!

而且主公马上要打下丹阳郡,到时是不是要一视同仁?倒是这建校款有从何而来?”诸葛瑾叫道。

刘基轻轻一笑,道:“子瑜兄钻了牛角尖了。其实依我之见,这花费远远用不了那么多。”

“奥?莫非主公还有陶朱公之能?那属下倒是要好好见识一番了。”诸葛瑾讶然道。

刘基嘿嘿笑道:“陶朱公之能嘛。嘿嘿,还真没有,不过,子瑜兄,觉得我这建立村学之事,百姓会欢迎吗?”

“这……自然是欢迎的,主公此政乃是善政,读书识字,乃是真正改变一个人前途命运的事,天下百姓那个不是渴望至极,若是真能实施,天下百姓不敢说,但凡是被主公惠及的百姓,必定对主公感恩戴德!”

诸葛瑾面色郑重道。

刘基道:“既然百姓支持,那你觉得,让他们自己帮忙建设几间校舍如何?”

“这……哎呦,属下真是该死,竟然连这个都没有反应过来,请主公降罪!”

诸葛瑾猛然呆立,半响之后,猛然一拍脑袋,大声喊道。

难怪刘基说他钻了牛角尖,确实如此,他只想着,这笔钱若是让刘基来拨,那自然是一个天文数字。

但没想到,如果将这件事转移到当地恶村子身上,几乎立刻可以解决!

对于一个村子而言,解决几间房根本不是什么大事,为了全村的未来,诸葛瑾几乎可以想想,只要这道命令发出去,恐怕几天之内,校舍会盖出来。

“不过,这光有校舍也不行啊,学校最重要的是先生,主公你打算怎么解决这先生的问题呢?”诸葛瑾有不禁问道。

“这简单,最近咱们这里不是来了很多文士嘛,所有文士,全部去当先生!”刘基轻松的道。

诸葛瑾一愣,不禁面露犹豫之色,道:“主公,此事只怕难以实施啊。这些寒门文士,都是冲着您的招贤榜来的。

说实话,如果不是为了前程,他们本身也是小地主出身,在地方上也是豪强身份,岂会安心做一先生?”

刘基淡淡一笑,道:“这我自然知道,不过,我真准备与你谈一件事,我准备将学校先生赐予官身!”

“官身?”

诸葛瑾一惊,刘基此话虽然说的轻描淡写,但他却知道,此时绝非小时,若是传扬出去,必然震动天下。

汉例,官员共分为十八等。

从最高的三公,一直到最低级的县衙六槽,即功曹、贼曹,议曹等。

但这些功曹议曹的难道很小吗?

貌似是的,但其实不然。

看看这些人物的负责范围可以知道。

其中,功曹是负责县内所有公务!

贼曹,主县内兵卫!

议曹,参议县内诸事!

换算到现代的职位。功曹是常务副县长,贼曹是公安局长,议曹是人大主任!

你敢说他们是小人物吗?

他们的小。要看跟谁对比,那他们跟三公比,自然小,这好想是在现代,拿一个县级公安局长,跟**对比一样。

但如果那他们跟一个普通百姓比,只怕瞬间他们变成了真正的大老虎了。

事实上。很多地方上的豪强,在县衙里也不过是这三个职位之一!

当然。也许会有人说,如果这些人是大汉朝廷的最底层的话,那朝廷怎么治理百姓呢?

难道依靠他们这几个人可以治理一个县吗?

当然不是的。

其实一个县中不但有官员,还有吏!

吏。这个穿插了华夏两千年历史的角色,早在汉朝已经登上了历史舞台。

任你官奸似鬼,奈何吏滑如油。

通常,朝廷会选拔一些在等地比较有威望的人,成为吏。

吏会辅佐官员共同治理县城。

只是,这些吏却是有着先天上的缺陷的,那是,吏是终身制的,也即是说。他们一天是吏,便终身是吏。

这虽然是个铁饭碗,但也让他们终身得不到提拔。

而且最操蛋的是。吏的身份还是代代相传的。

多少豪强,是因为一个吏的身份,便一直得不到发展。

当然,这些都比较远,诸葛瑾真正想说的是,在整个大汉王朝。官身绝对是一个很值钱的东西。

刘基竟然能拿出这种东西,那绝对是下了血本了。

“不过。算如此,只怕也难以打动那些寒门子弟,他们的家世,在寒门中都是不错的存在。

一个在寒门中排下等的家族,便是低等级的武者、术士也是供养不出来的。官身,对于普通寒门子弟有一定的吸引力,但对他们而言,却不大。

毕竟,他们既然能够投入主公门下,自然有着成为官员的资格。早晚能够成为官员,既然是早晚的事,那又何必为了一个手中之物,委屈自己呢?”诸葛瑾说道。

刘基淡淡道:“事情确实是这样,不过,这并不难解决,我会下达一道政令,凡扬州士子,想入文官者,比先为学院先生,两年后,根据先生教导学生的成绩,来酌情提拔!”

“恩,如此解决,想来他们确实没有异议了。”诸葛瑾点点头,突然一笑,道:“主公,看来,你是摆明了心思,一定要将这些寒门子弟都赶到学院去了。”

刘基道:“没办法,这也算是他们唯一的用出了,毕竟,我的当初下达招贤榜,是为了应对即将到来的白鹿学院,想在寒门中招几位大贤。

哪知道,大贤没找到,歪瓜裂枣倒是来了一大堆。他们对白鹿学院没有丝毫威胁,我也懒得用他们去丢人现眼。

倒不如让他们去书院,还能发挥些作用。”

“呃……”

听刘基这么一说,诸葛瑾还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虽然知道刘基说的是是实情,但这么直言不讳的说出来,是不是太直接了?

做人不知道含蓄些吗。

想了想,最后也只能干笑两声,道:“主公不用太过烦忧,山野有遗贤,属下相信,等他们听到主公的消息,一定会立刻赶来的,主公之所以现在还没有受到太多的人才,只是因为这招贤榜悬挂的时间太过短了。”

“哈哈,虽然知道你这话言不由衷,但我还是要借你吉言了。希望如你所说吧!”刘基大笑道。

他知道,虽然诸葛瑾站在刘基的立场上,支持他的招贤榜,但事实上,站在诸葛瑾自己的立场上,他并不欢迎那些真正的寒门大贤到来。

道理很简单,他本身也是世家出身,与这些寒门中人好似天生的对立面,如果刘基麾下真的出现了,寒门人才,那显然是不会跟他站在一个阵营的。

诸葛瑾摇摇头,没有接刘基的话,而是又将话题拉回到眼前的书院事情上来,道:“既然主公已经将一切准备好,那属下自然责无旁贷,这种功在社稷,利在千秋的好事,瑾岂敢落后于人?

不过,瑾也要提醒主公一句,主公此举,恐怕会遭到那些世家的阻拦,主公可要做好准备才好!”

“世家?”

刘基语气一顿,眼中微微闪过一丝寒光,他自然知道诸葛瑾的意思,如果说他的招贤榜,是招惹了世家的仇恨的话,那这才的设立村学,只怕是真正的动摇了世家的根据。

世家凭着什么能够凌驾于众生之上呢?

很简单,垄断!

而且是对知识的垄断!

这是一个家学横行的时代,对于世家而言,金银珠宝可以舍弃,房屋田地也可以舍去,甚至是官职地位同样可以舍去。

但唯一不能舍去的,是自己的家学。

因为这是他们**与世人的东西,只要这个东西在,他们不愁不能东山再起!

从某种意义上讲,武帝设立的三院,其实是为了消除世家。

永远不要小瞧历史上的这些人杰,他们的智谋绝对不必后世人差。

武帝设立三院,不分寒门世家,招收天下英才,从本质上是为了想天下人传播知识,消除世家的垄断。

可惜他做的不够彻底,三院太过高端,招收的学院都要有很高的天资。

而世间天生便天资极高之人又有几个?

大多数都是后天培养的,所以,在武帝当代的时候,还好些,等到他一去,这三院,立刻便被世家大族们篡夺了。

等到东汉之后,三院招收的学员,已经很少再有寒门子弟,基本都是世家子弟入学。

可怜武帝当年,费尽心机创建的三院,本是用来对抗世家之用,此时竟然成为进一步增强世家实力的摇篮!

要是武帝泉下有知,也不知会不会被气的从地府中杀出来!

不过,相比武帝,刘基做的却更加彻底,直接道山村总传播知识,通过这些村学,让所有的百姓,都能学到知识,彻底打破世家的知识垄断。

可以想象,只是登上十几年,等到这一批学生成长起来,那世家必定会受到极大的冲击!

这个世界上没有谁是傻子,能够掌控这个世界,拥有无数人才的世家更不是傻子,所有,他们自然会看出这些东西。

所以,刘基即将面对的阻力,也可以预见了。

或许,这会是一场不死不休的战争呢!

看着窗外浓浓的乌云,刘基嘴角突然露出一丝笑意,轻声道:“如果已经不可避免,那让暴风雨来的更加猛烈些吧!因为风云过后,这片土地,将会迎来最美丽的彩虹!那将会是这个民族的新生!”未完待续↗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