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高黄全肉

冷竹香之所以还能留在都城,左不过是家中人给冷淑云了不少好处。

既然冷凌萧这边靠不住,冷竹香的家人便想靠着冷家的关系,再在都城找一户好人家,赶紧将女儿嫁出去。

只是外人知道的不多,即便是冷家本宅,也是少数人知道她仍旧留在都城,冷竹欣自然是其中之一。

她清楚的很,冷竹香打的是什么主意。

叶晴在她那么一闹后便突然没了踪迹。她总想着兴许自己还是猜对了些,总还有些机会在能回到冷凌萧身边。

她自然不会让她再回去,不过碍于面子平日里总还应付着些。如今想来多亏了她还未曾离去,叶晴这事儿刚好就能靠着她了。

叶晴怀了他人的孩子,而冷凌萧又是未来冷家的当家人。

这等天大的丑事,告发之人定然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所以冷竹欣不会傻到自己去冷家宅子,她只要稍微在冷竹香面前点拨几句,她就会把事情闹大。

果不其然,当冷竹欣将自己专门尾随叶晴所得来的结果当作偶遇,以一种漫不经心的口气告诉冷竹香后,她便激动得跳了起来。

“那孩子一定不是萧哥哥的!我就说他一定是个不安分的女人,这种丑事竟然都做到我们冷家来了。姐姐,这下你不用担心了。等她肚子慢慢大起来,萧哥哥发现自然会将她赶出去。”

冷竹欣没想冷竹香是这般反应,心中有些焦急,但却不动声色苦笑道:“谁知道呢,万一她偷偷摸摸滑了胎,亦或萧哥哥已经完全被她迷惑,甚至连这孩子都愿接纳了……”

“怎么可能!”冷竹香不等她说完,愤愤道:“萧哥哥不至于糊涂到如此地步。”

冷竹欣叹了口气,“他若不糊涂,你何以落得现在这般地步?他若不糊涂,那女人在南国公府转了一圈后他如何又收留了他?”

这一番话叫冷竹香彻底愣住。

她们眼中的冷凌萧素来是薄情的人。这些年来,她们为了嫁给他一直小心翼翼。却始终得不到他的丝毫青睐,然而面对叶晴他却仿佛换了个人。原先在他眼中一万个不是的事情,若是放在叶晴身上,那便是无关紧要了。

冷如香不甘心,她问她,“那就这么算了吗?我冷家被这样一个女人耍的团团转!”

“那不然还能怎么办?”冷竹欣故作无奈,“我来此只是与妹妹说上一说,不然憋在心中实在难受。”

冷竹香见冷竹欣心灰意冷的样子,不由得着急道:“那若是将来怀着他人孩子的叶晴成为当家主母……这样的人,怕是不会让姐姐好过吧。”

“那又能如何?我家人说,想留在萧哥哥身边就要温顺沉默,妹妹你先前还不是一心为了萧哥哥,可是现如今呢?落得这种下场。我家人见状,更是嘱咐我不要惹她。好了妹妹,叶晴都能将萧哥哥耍的团团转。你我二人又能做些什么?只是不过与你说说罢了,你千万不要再去本家宅子闹。更不要让他人知道,此事是我告知于你的。”

“自然不会。”冷竹香虽是如此应着,但滴溜溜的眼珠子却告诉冷竹欣,受她的提醒,她已打算再大干一番。

她唇角微微上扬,淡淡的笑容中带着一丝冷意:“好了妹妹,时间不早了,我得赶紧回去了,此事你听听就可,切莫再鲁莽行事。”

千叮咛万嘱咐,冷竹欣终于离开,冷竹香看着她的背影,眸中渐渐散出洋洋得意之态,单凭此事她恐怕便可翻身了吧。若是不闹,当真对不起叶晴怀的这个孩子。

不过这次她谨慎了许多,先是想办法弄到了叶晴的画像,然后跑去冷竹欣所说的那家医馆,与大夫求证。

“姑娘问这做什么?”大夫自然不会告诉陌生人这等事情。

冷竹香早想好说辞,她叹了口气,拿帕子拭了拭眼角,“大夫有所不知,她是我家长姐,与夫君青梅竹马,却不想我那姐夫受人提携进了都城后,便受人蛊惑,想要休了我家长姐。长姐也是个倔脾气,明明已经怀了孩子,却不打算与姐夫说,准备滑了这孩子,和我姐夫一刀两断。

家母听到此事心急如焚,特地叫了我们几个姐妹前来都城四处打听,叫我们家长姐姐回去生下孩子。一起帮她养大。如若大夫未见,那小女子便再次恳求大夫,遇到长姐一定要好生劝她。还有,这是小女子的一点心意,还望大夫遇到长姐,一定差人前来与小女子说上一声,莫要让张姐孤苦伶仃一个人再承受这样的苦。”

冷竹香一副为家姐担忧的样子不由得叫大夫松了口,“我今日是见到过一位这样长相的姑娘,可她是才知道自己有孕,似乎与姑娘所说的长姐对不上号。”

“那应当不是同一个人。”冷竹香既然问到了知道叶晴孕事的大夫,便自然没必要在此地多呆,他与大夫道谢后,便又拿着画像离开了。

即便知道了这些,自己冲去冷家本宅也并不是明智的选择。冷竹香这次一定要让叶晴输得心服口服。于是她拿着家中给她用来活动关系的银两。雇了几个人,将正午时分正在医馆歇息的大夫直接绑去了本家宅子。

冷淑云听了冷竹香所说,鉴于上一次闹出了笑话。不敢再大肆声张。她只请了族里几个有身份的夫人,加上冷凌萧一共不过七个人,就在她所在的宅院,打算将此事说清楚。

冷凌萧被本宅的下人请去,但却什么都不愿说的时候,他便觉得此事与叶晴脱不了干系。果不其然,才到冷淑云的院子里,他就见冷竹香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不知是又揪住了叶晴什么把柄。

他眸子一冷,果然还是对她太宽容了吧。

他知道冷竹香动用关系又留在了都城,只不过想她是想寻个好夫君,并未多加干预,没想她却不依不饶咬着叶晴不放。

他不动声色,与在场几位长辈一一打过招呼,然后目光漫不经心的落在冷竹香身上,淡淡道,“竹香,你也来了?”

冷凌萧漠然的态度叫冷竹香十分受伤,她心道:不论你怨我也好,恨我也罢。萧哥哥,我都是为你好。

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