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避孕药害惨了我

v章购买没达到80%要三天后才能看到哦

夏洛克闭上眼睛, 回忆开了个头,很容易地就往下延续, 像是要趁她不在的时候好好回味回味, 待她回家的时候再拿那些多少年前的事情调侃她, 又能引得她同他说上一阵。 首发哦亲

>>>>>>>>

那天艾莉打开被同学从外头堵着的厕所隔间, 伸手拽着夏洛克的手腕把人给拽出来,然后一言不发地直接把人带了出去。

留下的一群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说什么, 是哈维打破了僵境。

“嗨艾莉,我们只是开个小玩笑——”

“小玩笑?”艾莉神色漠漠, 没有回头,“如果我没有在, 你们是不是要把他锁上一晚上等到他的家长来找?你们会摊上麻烦的——”

“我们不会锁一晚上的, 真的艾莉, 你最近老只和他一个人玩儿,我们也就是想……”

到底是个男生, 这种类似争风吃醋的话说不出来,尽管他只有小学二年级, 却懵懵懂懂地有了一点点羞耻心。

天色尚早,今天的天气还不错,有点太阳, 就是没得太阳的地方阴风刮着有点扎骨头,艾莉自己都觉得一丝凉意,更别说身上还湿着的夏洛克了。

艾莉没有搭理哈维,而是近乎强硬地拽着夏洛克回了教室。

“脱衣服。”

艾莉的脸色不好, 说话都是一字一字地蹦着。

夏洛克就有点尴尬了。

他嘴唇抿了抿,莫名地就生出了一些别样的心思。

反正,穿着湿着的衣服还不如脱了……夏洛克心里是这么想的,全没觉得自己此刻在艾莉面前就像是那只被小母鸡护着的小鸡仔似的。

傻不拉几的。

艾莉这样的表情夏洛克也没见过,此刻不但没有被兜头一盆凉水泼上的难受感,而且还美滋滋的呢。

夏洛克沉了沉心态,让自己显得稳重一点——尽管二年级的小家伙稳重不到哪里去。

他脱掉衣服,正准备开口说我叫管家来接我,却被艾莉的动作吓了一跳。

艾莉把自己的衣服脱了,然后往夏洛克身上一罩。

夏洛克愕然。

“我得道歉,夏洛克,”艾莉的声音不像以往,温和轻快,而是有着一种难以分辨的愧疚情绪,“我知道这因我而起。”

然后她像是鲜见地染上了些窘迫,这话说出来感觉自己就是迷惑人心的海伦似的。

她看着夏洛克小媳妇儿似的揪着她衣服的衣领。

“我送你回去?”

她咳了咳,转移话题。

夏洛克沉默半秒。

他直觉这样有一点不好,总觉得有一种微妙的违和感,却又说不上是哪里不对。身上的外套是小姑娘的气息,他和她同桌也算是有些时候了,对这种味道很熟悉,就像是……

夏洛克从大脑里搜刮出了一个尚算贴切的比喻,像是薄荷草。

或许是她家洗衣液的味道。

可是没有道理他穿着艾莉的外套啊。

“那你穿什么?”

他像是没有意义地问。

艾莉眉头皱起。

“我家比较近,你穿我衣服回去吧——”

“算了不送你了,我爸应该在等我了。”

她像是察觉到夏洛克有把衣服还给她的意识,直接就转移了话题,把夏洛克的书包从桌肚里拉出来然后往他手里一塞。

“溜了溜了!”

她直接就跑出了教室,很快离开。

夏洛克有些愣,想追出去,等跑出去之后却发现班长为首的一行人正好往教室这边走来,本来还算得上愉悦的心情一下子就没了。他抿了抿嘴转身回到教室,桌上还有湿漉漉的他自己的衣服。

冷死了,也不知道艾莉就只穿一件衬衫和一件薄毛衣扛不扛得住。

有点懊悔又有点庆幸的心情在夏洛克内心摇摇摆摆,他穿好衣服,背着书包,拎着自己湿哒哒的衣服,像一只骄傲的孔雀,抖开他漂亮的尾巴,都没有施舍那些同学哪怕一个眼神,小皮鞋踩在地上哒哒响,扬长而去。

所以,夏洛克你真的没有觉得你和你老婆的性别颠倒了吗?

哈哈哈哈哈哈。

夏洛克他爹估计是没有教过夏洛克男女有别吧……大概?

反正,夏洛克回家之后,他爹也没注意到啥,一边默念着自己生物实验的dna序列,一边琢磨着什么直接忽略了他的小儿子手上多了的湿哒哒的衣服。

而夏洛克也没有跟家长汇报自己在学校发生了什么的习惯,故而只有管家注意到今天洗的衣服和自家小少爷穿的那件不一样。

他告诉了夏洛克的母亲。

第二天上学的时候,夏洛克来得早,艾莉翘了一天课,据说是请了病假。

班上蔓延着一种奇异的氛围,安静莫名。

夏洛克对于这样的气氛自然是有所察觉,不过也懒得多说什么,只想着,要不今天去艾莉家看她一下。

可是艾莉家里的地址……

于是下课的时候,为了关心艾莉和是否要和那些傻逼进行交流这个问题思想斗争了一节课的夏洛克勉为其难、纡尊降贵地,走到了莉莉安面前——虽然艾莉似乎对所有人都一样,但夏洛克觉得莉莉安或许是其中特殊的一个,这来自于他的一种神秘直觉。mommy跟他说过,在他没有确切依据的时候,他可以试着相信直觉。

顺便提一句,他最终决定要去看望艾莉是因为他把艾莉的外套带到学校要还给她,他不想再带回去。

在夏洛克起身的时候,全班陷入了一种更加无法名状的沉默之中。

夏洛克皱了皱眉,却没有因此而结束他本来的念头。

他走到了莉莉安桌前,几乎所有人都看向了这个地方。

莉莉安是个漂亮的小姑娘,她有着张扬的金色头发,实际上这样的金色很少见。这让莉莉安更像是一个漂亮的洋娃娃。

夏洛克不合时宜地想起了艾莉的头发,艾莉的头发乍一看着像是黑的,但其实是有一点点浅,黑褐色,稍微留意就能观察到。

莉莉安此刻也抬起头看夏洛克,心里忐忑莫名。

“伊丽莎白……住在哪里。”

他说话的语气算不上多硬邦邦,但是绝对不算是很友好的那种。

莉莉安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伊丽莎白指的是艾莉,她都快忘记艾莉的原名了,她后知后觉地警惕起来:“你要干嘛?”

“多少是因为我她才感冒的,我准备去看看她。”

莉莉安突然就软了下来,正准备说地址,结果边上的一个人突然戳了一下她,莉莉安就开始有些犹豫了。

这么明显的动作夏洛克怎么可能没注意到?

他想起艾莉说他想要问什么都特别直白,想了想艾莉平时的说话模式,勉为其难地拐了个弯。

“你会去看望艾莉吗?”

莉莉安没有反应过来很快回答:“当然会啊。”

“那我和你一起去。”

他直接就下了结论,然后施施然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过了一会儿,莉莉安的座位周围爆发了小规模的骚动。

夏洛克在原地翻着自己的物种起源——他今天还想给艾莉开拓新世界的呢,她成天只会写数学——一边分神吐槽。

这帮幼体生物,真是幼稚死了。

没有艾莉的骚扰,夏洛克一下子就看完了那本物种起源,但是这让夏洛克更加难耐起来,真不知道艾莉为什么每天都有那么好的耐性去应付他们。

他读过弗洛伊德,涉及过一些心理学的知识,但是他却还没有之后的发掘自我的潜意识的能力……以及习惯。

他希望艾莉从一开始就和他是一样的,这样他就能一直和艾莉待在一块儿,而不是想去看她地址都要从别人口中问得。

夏洛克整个人都僵了。

刚刚情况危急给她靠一靠就算了怎么又往他身上靠啊……

她身上真的热热的软软的诶……感觉像是……像是……

没能够从百科全书似的大脑里找到某种相似动物的比喻,夏洛克试图保持冷静并且强迫自己把注意力转移到路易斯的话上,反思了一波觉得自己确实是有点不理智,路易斯叔叔说的没错。

毕竟路易斯看起来很强大……所以听他的没错?

路易斯抽了空从后视镜看了一眼后头的情况。

“她睡着了?”

他的声音恢复了往日的温柔,又成了那个风度翩翩的法国男人。

夏洛克点了点头,才意识到对方可能没看见,才压着声音说了句:“她睡着了。”

路易斯没有再说话,把车内fm的声音调小,从副驾拿了毯子往后递。

夏洛克用艾莉没有靠着的那边手接了过来,改在了艾莉身上,艾莉紧了紧毯子靠的更近了一些。

呼吸都好近。

夏洛克很少和别人有这样的肢体接触,有点儿不自在,却又压住了这种感觉。

靠着靠着……也蛮舒服的……

神经松懈的夏洛克几乎也养出了几分舒适的睡意。

路易斯把车开到了一家西餐厅旁边,周围车也不多,他停车之后,动作迅速地下了车,然后打开后座的车门,把艾莉抱了出来,用下巴示意了夏洛克自己圆润地滚出来。在夏洛克下车之后才动作颇别扭地把车给锁了。

艾莉落在了熟悉的怀抱里,伸手环住了爸爸的脖子。

夏洛克亦步亦趋跟在后面一言不发。

艾莉这样子真的好乖啊。

路易斯对艾莉真好。

夏洛克心里也不知道想的是些什么。

把艾莉带进餐厅之后,艾莉因为室内突然热了起来有点点不适应地想要起来,路易斯抱着艾莉拍了拍她的背。

“爸爸?”她的声音朦朦胧胧的,“我好饿……”

因为路易斯是婴儿抱的姿势抱着艾莉,艾莉揉着眼睛嘟囔的动作就落在了夏洛克眼里。

夏洛克小心脏就被射了一箭……

如果那个时候有萌这个词儿他大概就知道自己是被萌到了。

“马上就吃东西了,还要再睡会儿吗?”

路易斯的声音让人听了很舒服。

艾莉摇了摇头,发现自己是在餐厅里,还有侍应生看着她,艾莉就有点不好意思了,凑在爸爸耳边小声地说:“爸爸我自己走……”

路易斯哑然,把小姑娘放了下来,又揉了揉她的头毛,掏出自己的手机给夏洛克:“福尔摩斯家的,打个电话给你家里人报个地址,问问要不要一起吃饭。”

语气不算太温柔,但也不那么恶劣了。

夏洛克接过手机的时候,下意识看了艾莉一眼——艾莉已经睡蒙了,眼睛朦朦胧胧的好像还没有焦点,头发也有点乱乱的,但是很……很好看。

夏洛克抿了抿嘴。

艾莉终于恢复了一些清醒,想起来了夏洛克,拉着爸爸的手的她突然就回头冲着正在打电话的夏洛克笑了一下。

手机听筒里传来声音。

“喂?夏利?地址是什么?怎么突然不说话了这孩子……”

这里是怀疑信号不好的汤普森·福尔摩斯。

>>>>>>>>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福尔摩斯一家子都深谙这个道理。

比如当初还是小学生的夏洛克一不小心就被艾莉带跑,几乎变成了颜狗,比如汤姆从小就在妈妈教育下,以汤姆·希德勒斯顿为审美标准,坚持认为他爹的发际线要是再高一点就好看了——顺便,知道这件事情的汤姆差点被他爹打死。

不不不,夏洛克·福尔摩斯从来是一名绅士而富有正义感的绅士,恶棍用手背胡乱挥舞而绅士选择左直拳,当然了如果真的左直拳这一拳头下去他崽可能会死……而且他从来不提倡家.暴或者无意义地体罚孩子,所以他差点把艾莉……死。

中间省略号自己补。

因为今天的实验挺顺利,父子俩就稍微提前了一些坐在餐桌边上。

夏洛克不知为何有了些焦躁,极想抽烟,但是他儿子就坐在边上,而他的妻子半年前就开始督促着他禁烟禁烟禁烟……其实伦敦奥运会那阵儿他都戒的差不多了,只不过结婚后搬到了偏郊区的位置,夏洛克就又把尼古丁贴片扔了重新吸起烟来。

“爸爸想抽烟了?”汤姆一下子就发现自家爹好像有点毛躁,“没有工作?”

夏洛克很烦躁=夏洛克没有案件没有谜题

这种简单的逻辑推理只要呆在夏洛克身边一周就能立刻体会到。

“我以为你那只能装进一片牛排的脑子里已经忘记了我今天去帮你开了一场无聊的家长会,顺便应付了一下无聊的……侦探粉丝?听说你们管一些……”

“我们管你的追求者叫做粉丝,怎么了嘛?”汤姆眨巴眨巴眼,说到追求者这个词的时候就想笑,笑的手都有点软使不上劲儿。

夏洛克勾了一边嘴唇,眼睛微敛,把自己的那份牛排推到一边,又把汤姆的牛排端到面前。

“爸爸?”汤姆一时没反应过来。

福尔摩斯家的人用餐礼仪都是一贯的优雅,夏洛克一脸漫不经心模样,一边齐整地切下一小块一小块的牛排。

“你学会了用假哭来吸引大人的注意,这让我不得不怀疑你倒退回了婴儿阶段,只有心智尚未健全大脑尚未发育的小不点才会用这样无聊幼稚的手段引起他人注意,汤姆,”夏洛克一边切牛排,一边语气懒洋洋地说,他切牛排切的迅速又好看,“这个阶段的孩子不适合吃含盐含油的食物,所以由我代劳了,待会儿我会让厨房多做一份迷糊糊照顾我们家最低龄的儿童。”

爸爸这个反应叫什么来着?

一个词突然就蹦进了汤姆的脑袋里。

妈妈怎么形容来着?叫叫叫……叫!

傲娇!

对!就是傲娇!

装着牛排的白瓷盘距离自己只有一臂之遥,汤姆暗搓搓地估计了一下自己伸手一拽就可以抢回牛排然后牛排就会在自己胃里啦!那还不是美滋滋?

汤姆纵身一跃(划掉)伸手一够。

夏洛克眉头都没抬一下盘子就往后退了一厘米。

汤姆试图把手伸长一点点。

盘子又远了一点点。

汤姆再一够——

咦?还是不行?

他突然反应过来了似的,抬头看他爹,才发现他爹饶有兴致地看着他。

汤姆有点儿谄媚地笑了笑。

此处bgm:该配合你演出的我视而不见

汤姆可怜巴巴地把手收了回来。

“papa我饿我饿我饿……”他在椅子上快要扭成面条,“我要吃我要吃我要吃……”

妈妈说过重要的话要说三遍。

夏洛克终于把最后一部分牛排一分为二,大小合适,不至于让他儿子张开血盆大口去吞。

这才好整以暇地把餐盘稍微往汤姆那儿推了推:“不要太着急,尤其是你还小,我不该纵容你养成这样的习惯,好好观察,汤姆,我以为你应该知道我可不会用这么切成小块的牛排对待自己的胃。”

汤姆的喜悦一下子就飞上了眉头,眼睛笑眯眯地:“爸爸你最好了~”

得了便宜就卖乖。

夏洛克心里嗤了一声。

跟他娘一个德行。

“怎么了?”

“为什么爸爸身上总是硬硬的还有弹性,但是妈妈身上总是软软,还有麦克身上也是软软的……”(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