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腰将他的灼热推入 体内

</strong>不对, 他不是萧煜。m..com 乐文移动网沐雨萱马上否决了自己的猜想,那人眼角有一颗泪痣,萧煜却是没有的,难道说他是萧煜的孪生兄弟?可是没听说萧煜有兄弟啊。

“姐,他就是秦晋, 对不起, 但我们不会害你的, 所以姐姐请你配合一下, 我不想伤害你。”沐雨柔似有愧疚道。

伤害?沐雨萱暗自苦笑, 她的妹妹已经会为她考虑了, 她是该欣慰她终于懂事了吗?

为了不被人打扰,沐雨萱特意找了个偏僻的点,这会儿她倒是伤神了, 想找个人救命都做不到。

看着对面两人隐隐流露出的情味儿, 沐雨萱愣了愣,“你喜欢他?”

“谁、谁喜欢这个人渣啊!”

“夫人,你不喜欢为夫,难道是要对为夫始乱终弃吗?”

“……”

沐雨萱冷眼看着两人互相**, 找准机会迅速逃离, 但她修为实在有限,很快便被秦晋追上,此时沐雨柔不在,他的神情也变得十分冷漠,二话不说就对她动起了手。

充满弑杀之气的剑擦着沐雨萱的脸而过,削下了她的一缕青丝,沐雨萱沉着脸,他是真想杀她,完全没有留手的念头。

“别这样看着我。”秦晋嘲讽地勾起唇,“你是雨柔的妹妹,按理说我不应该杀你,可谁让萧煜喜欢你呢,他想要的东西,我全部都会毁掉。”

沐雨萱蹙眉,他在胡说些什么,萧煜喜欢她?怎么可能?!他们相识也不过数月而已,而且他好像对萧煜恨意极深,为何?

正思索间,秦晋的剑又到了,沐雨萱神情一凛,头往后仰躲过了,秦晋顺势把剑换到左手,对着她洁白无瑕的颈脖子刺去。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把匕首破空而至,“叮”的一声把剑打歪。下一秒,沐雨萱感觉自己落入了一个宽厚的怀抱,那人抱着她迅速离去,强劲的风吹得她睁不开眼,只是鼻尖传来的熟悉味道让她知晓那人便是萧煜。

萧煜带着她一路飞回云浮山,沐雨萱也一直沉默,见过秦晋之后,她想她明白萧煜得的什么病了。

与其说是病不如说是诅咒来得恰当,沐雨萱记起,她曾在一本手札中看过一种专门针对双生子的诅咒,诅咒初时不显端倪,但随着年岁的增长,诅咒便会起作用,到那时,两方都会因此受尽折磨,直到一方死去,诅咒才会消弭。

“萧煜,你知道你和秦晋的关系吗?”沉默过后,沐雨萱倚在树上问。

萧煜眼里的笑意淡了淡,“知道。”

接着,沐雨萱便告诉他诅咒的事,萧煜沉默半晌才问她:“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沐雨萱遗憾地摇头,内心也纠结着,她对秦晋无半分好感,而且他之前还想杀她,所以她的想法便是杀了他,这样一来,萧煜没事,她的任务也就完成了。可是另一方面,沐雨柔对秦晋感情特殊,她有些犹豫,而且看萧煜神情,他并不想杀了秦晋。

之后的几年里,萧煜的身体越来越差,但他始终没有提过要杀了秦晋活命,眼看着他的脸色一天比一天惨白,沐雨萱暗暗着急。

几年的相处,她和萧煜早就不是普通仙医和患者的关系了,一次意外,她知道了萧煜便是萧晟睿,还知道了原来她还是他小时候的救命恩人,自那时起,她就开始更加关注他,时间一长就无法自拔了,她不想他死,也舍不得他死,但她却毫无办法,只能眼睁睁看着他日渐消瘦。

落叶满天之际,沐雨萱站在院中,看着枯败的院子,神情十分悲伤。

萧煜推着轮椅到她身边,静默许久,“在想什么?”

她早知道他来了,只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思忖良久才蹲下身,直视着他的眼睛,“秦晋他时时刻刻都想着杀你,你为什么还要对他留情?”

“因为我们欠他。”望着漫天飞舞的残叶,萧煜开始讲述他和秦晋的恩怨。

萧父在娶萧母之前已有未婚妻,只是他不喜欢她,便在遇上萧母之后退了婚,萧父未婚妻因此怀恨在心,求而不得之下她铤而走险夺舍了萧母,顶替真正的萧母生活在萧家。

只是纸是包不住火的,她的身份被揭穿了,最后她带着秦晋仓皇出逃,萧家派人寻找却始终无果,直到十年前他遇见秦晋,之后才调查出原来她早已入魔,这些年一直隐藏在魔道宫。

秦晋恨他,恨萧家,也是因为她从小就给他灌输阴暗的思想。

沐雨萱听完无言,她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垂着头默然不语。

萧煜心里也不好受,他好不容易找回她,费尽心机才让她爱上他,如果可以,他也想和她长相厮守,可是要他杀了自己的亲弟弟他实在下不了手。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过去,两人都对对方情根深种,但谁都不曾开口挑明,沐雨萱不说是因为她害怕如果说了失去萧煜的那一天她会更加崩溃。

沐雨萱本以为她这一辈子就这样了,静静地陪着萧煜,直到他或秦晋一方陨落为止,可没曾想沐雨柔竟为了秦晋,想要杀死萧煜,那一刻她是愤怒的,她在这荒凉的院子里苦苦挣扎,每日备受煎熬,可不管是她妹妹还是萧煜的弟弟,他们都不曾为他们想过,只想着自己。

很长一段时间,她都想干脆偷偷杀了秦晋得了,反正他身为魔道宫宫主也坏事做尽,没有她,其余正道人士也不会放过他,可是最后她都忍住了。

直到有一天,她发现自己体内的灵气混乱,身体也一日比一日虚弱,咳血不止,她才恍然,原来她和妹妹也是被诅咒的双子。

这下好了,沐雨萱苦笑,两对被诅咒的双子撞一起去了。

“咳咳——”沐雨萱又一次咳血了,肺里火烧火燎得疼,她用手绢擦去嘴角的血渍,再掩去屋里的血腥味,咽下一颗回灵丹让自己看起来不至于太狼狈,推开门,萧煜赫然站在门口。

沐雨萱惊了一跳,小退半步,“站在这里干嘛?你吓我一跳。”

萧煜只是看着她,目光深邃不见底,良久,他突然抱住了她,将她的头紧紧地扣在怀里。

这个怀抱太过温暖,温暖到让沐雨萱产生了要窒息的错觉,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她却忍住不让自己哭出来,既然他不想秦晋死,她也不想妹妹死,那不如就让他们两个共赴黄泉好了,这样谁都不用煎熬了,想到这里,沐雨萱伸出双臂,紧紧地回抱着他。

只是她想岔了一件事,萧煜可以忍受自己受苦,却没办法看着她整日咳血,所以他走了,杀沐雨柔去了。

当她发现萧煜不在云浮山之后,她便猜到了他的行踪,日夜兼程赶到妹妹所在的地方,那时沐雨柔已经奄奄一息了,沐雨萱拼尽全力救回了她。

“阿煜,我们都不要挣扎了好不好?就让上苍来决定我们的命运吧。”沐雨萱痛苦地说道,身体因为灵力耗尽更加虚弱。

萧煜抱着她,良久才沙哑着说道:“我舍不得见你受苦。”这种罪他承受了十几年,清楚得知道那有多难熬,连他有时都会痛叫出声,更何况是沐雨萱。

沐雨萱一听,泪意顿时涌了上来,按了按眼睛道:“我们再去查,一定还有别的办法的!”

这一次,沐雨萱换了一个查法,不再查古书,而是往诅咒源头查,最终查出来的结果却令她错愕不已,因为这一切竟然和她的生母厉秋竹有关。

可是厉秋竹早在二十年前就死于魔修之口,沐雨萱和萧煜商量之后,决定一起回医谷找父亲问个明白,没想却扑了个空,沐常昊离开了医谷。

沐雨萱向其他长老打听有关母亲的事,可得到的答案就是她的母亲来历不明,他们也不清楚她的事。

沐雨萱不死心,独自来到父亲的书房,想要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却意外地发现了书房里的暗道。

“这是——”

萧煜的声音出现在门口,沐雨萱皱了皱眉,“我也不知道,以前从来没发现过,不然我们进去看看吧。”

萧煜点头赞同,两人一起走了进去,发现了床上躺着的厉秋竹。

望着与自己有九分相似的女子,沐雨萱愣住了,“她——就是我的母亲吗?”

沐雨萱从来没见过自己的母亲,但她见过她的画像,床上的女子与画像上的一般无二,连眉心的凤尾蝶也是一模一样。

“应该是吧。”

“母亲为什么会在这里?我要去找父亲问个明白!”

“等等。”萧煜拦住她在之前的调查中他还有意外收获,所以对这件事有别的看法,“先把她收进戒指里吧,我们先出去再说。”

沐雨萱虽然心中有疑惑但并没有反对,两人迅速离开,之后又等了十天,始终不见沐常昊回来,发出去的通讯也如同石沉大海。

沐雨萱心底有太多的疑惑,她根本静不下心来,厉秋竹没有死,只是不知为何却一直不醒,她每天都为她准备药浴,并且为她输入灵力,可丝毫不起作用。

“不然雨萱你用天语蓝试试?”萧煜见她着急,提醒道。

沐雨萱顿时想起尚在戒指空间里的天语蓝,顿时一喜,取了天语蓝放入厉秋竹嘴中,并用灵力助她吸收。

三天过后,厉秋竹竟然真得醒了,沐雨萱喜极而泣,而激动过后,厉秋竹竟然让沐雨萱带她逃离这里。

三人回到绝杀楼之后,厉秋竹才告诉她,原来沐常昊根本就不是沐雨萱的父亲,她们的父亲是沐常昊的孪生兄弟——沐常翎。

沐常昊对厉秋竹心怀鬼胎,在她嫁给沐常翎之后竟设计害死了他,并且还想玷.污她,厉秋竹抵死不从,绝望之下自尽,没想却被沐常昊救了过来,只是之后一直都是昏迷状态。

直到这时沐雨萱才知道,原来她从沐常昊身上感受到的恨意不是假的,他真得恨她和沐雨柔入骨,所以才会这般对待她们。

而厉秋竹也得知了沐常昊给自己的一对女儿下了诅咒的事,对他恨意更深。

“娘,”沐雨萱叫着还有些不自在,脸有些红,“这个诅咒除了死真得没有别的解法吗?”

“雨萱先不要着急,你让我想想。”厉秋竹凝眉细思,“哦,对了,我想起来了!”

“是什么?!”沐雨萱紧张得手都抖了。

“是道侣。”

“娘,你这是何意?”

厉秋竹叹一口气,告诉她诅咒可以通过与心灵相通的道侣神魂相交,从而把诅咒过渡到道侣的身体内,如此,只要道侣丧命,双子之间的诅咒可破。

沐雨萱一听心都凉了,说来说去他们四个当中还是有一人要死,只是比起先前来少死一个而已。

沐雨萱没把这事告诉萧煜,只是不知秦晋为何得了消息,竟约她私下见面,沐雨萱对他向来没有好脸色,自然不会想去赴约。

秦晋却不死心,三番两次传讯于她,沐雨萱对此烦不胜烦,好在他没坚持太久,不过在那之后不久,她又受到了妹妹的传讯。

之前救回厉秋竹之后,她们母女三人聚过一次,只是之后因为各方面原因不欢而散了,她有想过妹妹找她可能并不是什么愉快的事,但最后还是去见她了。

只是这一次的见面,彻底让她们姐妹反目成仇,并且双双殒命。

她到了见面的地点之后,却突然陷入幻境之中,在幻境里,她杀了秦晋,可没想到的是,等她挣脱幻境,秦晋竟然真得死在离她不远之处,手里还攥着妹妹的粉色衣角。

沐雨萱跑过去,想要看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不料妹妹却在这时出现,沐雨萱百口莫辩,怎么解释她都不听,沐雨柔断定她是因为不想萧煜死才下的黑手。

之后,天雷滚滚,暴雨倾盆,沐雨柔以自身为代价诅咒她和萧煜,生生世世不得善终,沐雨柔因此魂飞魄散,她也因诅咒之故被累劈死。

回忆过后,沐雨萱睁开眼,看着不远处闭目的粉色倩影久久无言,这到底是谁的错,她也说不清了,她甚至都不知道是不是她杀了秦晋。

“雨萱。”耳畔传来萧煜熟悉的清润声音,沐雨萱猛地扑进对方的怀里,萧煜也紧紧地回抱着她。

“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秦晋为什么会死,他真得是我杀的吗?你又是哪里来的太阳石?系统又是什么东西?”沐雨萱有太多太多的问题要问,那急切的模样让萧煜瞬间失笑。

“雨萱,不要着急,你听我慢慢说。”

沐常昊早已入魔,甚至可以说是疯了,他为了报复厉秋竹无所不用其极,而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他设计好的。

他先是蛊惑了沐雨柔,告诉她只要杀掉萧煜,秦晋和沐雨萱就都没事,又用同样的方法骗了秦晋,这两人为了自己的爱情和亲情,都各自决定要杀了萧煜/沐雨萱。

当日是秦晋假借沐雨柔之名骗出了她,只是沐常昊担心秦晋最后下不了手,坏了他的计划,因此先杀死了他,又精心布了一个幻阵,企图迷惑沐雨萱。

“所以秦晋不是我杀的?”

“嗯。”

得到肯定的答复,沐雨萱下意识松了口气,“你接着讲。”

等萧煜赶到时,沐雨萱和秦晋早已没了生息,之后他便没日没夜得彻查,终于查到了沐常昊身上,倾尽整个绝杀楼之力为他们报了仇。

在那之后,萧煜想要复活她,结果却被人告知他们中了诅咒,即使她活过来他们也会以惨死而告终。

萧煜翻遍古籍,终于找到了解救之法,之后又花费了上百年的时间才在沐雨萱历练过的小世界里找到了太阳石。

“整件事情就是这样了。”

沐雨萱沉默了半晌,抓着他衣袖的手止不住地颤抖,“撕裂神魂的时候,你疼吗?”

萧煜笑着擦去她眼角的泪,“不疼。”

“是吗。”沐雨萱说着,突然抓过他的手,狠狠地咬了下去,全身的力气提至牙关,在他手臂上咬出一个极深的牙印。

“疼吗?”

看着面无表情的沐雨萱,萧煜心知她其实难受极了,心尖儿犯疼,哑着声音道:“疼。”

“既然疼那就记得以后别再乱来了!”沐雨萱冲他大吼,许久才冷静下来,“那系统又是什么?”

“系统是我的一部分残魂,你第一次见到我时,我刚从高科技位面逃脱,之后你每次任务我都沉默是因为在融合残魂,没办法和你交流。”

弄清所有的前因后果之后,沐雨萱才把目光转向离他们不远的沐雨柔。她还闭着眼,睫毛却在乱颤,咬着下唇,双手攥着衣角,种种迹象表明她已经清醒了。

沐雨萱不知道如何对待她,伸出手指戳了戳萧煜的胸膛,用眼神示意他该怎么办。

萧煜点点头,对着装昏迷的沐雨柔道:“太阳石已经和这个储物戒指合为一体,现在它有穿梭时空之能,如果你愿意,可以去寻秦晋。”

“你说的是真的?!”沐雨柔猛地睁开眼,惊喜地问道。

“是。”

“我愿意,只要能再见他一面,要我做什么都可以!”沐雨柔高兴了好一会,才磨磨蹭蹭地挪到沐雨萱身边,扯了扯她的衣角,小声道着歉:“姐姐,对不起,是我错了。”

沐雨萱内心如打翻了五味瓶般复杂,最后她只是笑笑,“记得好好照顾自己。”

自此,沐雨萱和萧煜回到了沧玄大陆,而沐雨柔则踏上了寻找秦晋之旅。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