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真紧我忍不了了

我们虽然会总结历史教训,但经常重蹈覆辙。

---- 索罗斯

聪明过人的学生

童年的索罗斯很聪明,他记忆力极好,计算能力很强。可是,这些潜在的东西,在上学时并没有充分表现出来。

当时学校对学生的要求不很严格,课程难度也不大,任何智力正常的学生,只要稍加努力,就能取得不错的成绩。这些简单的课程无法显示出学生们的智力差异。

然而,受父亲影响很深的索罗斯,在骨子里有一种自命不凡的气质,他总觉得自己比别人强,这种自我感觉在与同学相处时,处处都能表现出来。

但是,那些同学根本不买他的账。这些不知道什么是谦虚的孩子,个个都充满了自信,人人都觉得自己是天才,在无法衡量智力高低的条件下,当然谁也不买谁的账。

尽管当时还无法判断哪个孩子聪明或愚笨,但索罗斯的表现却显示出了精力充沛、发展全面的特点,他喜欢游泳、航海、网球等运动项目。在这些方面,他的同学几乎无人能够与他相比。

他在学习文化课程时用不完的精力,就到课外活动中去发泄。

一般的孩子除了学习之外,就是干一些不动脑筋的事情。而索罗斯则不然,他的课外生活非常丰富,除了剧烈的体育活动之外,他还喜欢看书,在上中学时,他就开始读一些成年人都未必能看懂的理论著作了。

据说,他读过马克思的《资本论》,还就书中的一些观点与别人进行讨论。由此可见,索罗斯在少年阶段确实有超出常人的才智,他自认为是天才并不是吹牛。

还有一个例子能证明索罗斯聪明过人。

在和同龄的孩子们进行玩耍、游戏时,索罗斯从不安分,常常搞一些恶作剧,出一些坏点子,总是表现出一种让别的孩子望尘莫及的坏样子。因此,伙伴们把他称作“坏孩子”。

而在这“坏” 的行为之中,反映出的恰恰是不同寻常的聪明和灵气。

童年和少年时期的索罗斯精力旺盛,有用不完的力气和精神。他的兴趣特别广泛,伙伴们玩的东西,他大都喜欢参加。而且在玩的过程中,常常别出心裁,加进一些自己发明的内容。

在童年的游戏活动中,给伙伴们留下印象最深的事情是,索罗斯喜欢寻找刺激,越是富有挑战性的活动,他越是愿意参加。孩子们玩的传统游戏他玩遍了,而且,凡是对抗性的游戏,索罗斯只要参加,就设法获胜。

他似乎仅仅是为了获胜才参加这些游戏的。如果在初次参加这些游戏时,他失败了,那么,他绝不会就此罢休,他还要一次又一次地参加下去。在游戏过程中,如果他输了,他就认真地总结,然后,再找机会与对手较量,直至把对手打败。

在对抗性的游戏中,索罗斯不愿意和那些不如自己的人较量,他对于打败比自己弱的对手不感兴趣,认为从弱者那里学不到什么东西,而专门愿意寻找那些强手比赛。越是能战胜他的对手,他越是佩服人家。这样的孩童还是蛮有个性的。

索罗斯把游戏当成了学习的对象,在童年的游戏中,每当一种游戏玩腻了,玩得没有对手了,他就更换一种新的游戏。

起初,在游戏中他遵守既定的规则,当玩腻了之后。他就作出一些改变,使游戏变得更复杂一些,这样,会给人带来一点新的刺激。

当把所有孩子们知道的游戏都玩遍了的时候,索罗斯就觉得玩游戏没什么意思了。这时,他就开始思考新的玩意儿。上初中后,他可能是受了父亲的影响,竟然把股票交易的内容搬到了游戏活动中来。这是一般的孩子不懂,也想象不到的。

当把股票交易内容移植进孩童的游戏后,吸引了许多孩子的兴趣,甚至一些比索罗斯大得多的孩子,也参加到了游戏中来。

索罗斯给这种游戏取了个好听的名字,称它为“资本游戏”。在当时,索罗斯已经开始读《资本论》,至于他能否读懂,就无人知晓了。

但他给带有股票交易内容的游戏加上“资本” 这一名称,可能是受了《资本论》的影响。在这种带有赌博性质的游戏中,索罗斯体会到了从来没有过的乐趣,他把这个游戏玩了很长时间,并且对这个游戏产生了终生难忘的印象。

索罗斯一家住在犹太人比较集中的区域,这里的学校既招收犹太人的孩子,也招收非犹太人的孩子。在没有民族敌对情绪的时期,不同民族的孩子相处很好。

随着德国法西斯主义的兴起,排斥犹太人的情绪在欧洲各地逐渐越来越高涨。

虽然孩子们还不懂事,可是,社会问题不能不影响到他们的思想意识,在索罗斯所在的学校中,由于非犹太人对犹太人的仇视,有的非犹太民族的学生就开始咒骂犹太民族的学生。那些犹太人当然不愿沉默,他们针锋相对地还以颜色。

学生们之间的摩擦,起先只是偶然的行为,随着时间的延续,和欧洲排斥犹太人思潮的形成,在学校里也就形成强烈的反犹太人情绪。

在索罗斯就读的学校里,犹太人的孩子占的比例很大,这些充满热血和激情的孩子,不甘受人侮辱。因此,每当有犹太民族的学生受到攻击,他们就群起自卫。个别学生之间的对抗,在社会思潮的影响下,逐渐发展成犹太学生与非犹太学生之间的对立。

至第二次世界大战临近的时期,犹太民族的学生和非犹太学生之间,已经形成势不两立的两个派别。

在非犹太学生与犹太学生对立的事件中,身为犹太人的索罗斯,显得异常冷静和老练,他对两派之间的势不两立情绪一点也不放在心上。他不参加任何一方,也不支持任何一方。

在他身上没有多少民族情绪。他不与任何团体或派别接触,但和每个人接触。即使在学生们冲突最激烈的时候,他照样和两个派别的学生们都保持着友好的关系。

少年索罗斯绝不是和事佬,也不是胆小怕事的孩子。相反,他身体结实,打架时异常勇敢。他不反对或支持那些他不理解的事情,但对于自身的利益,他却看得很重。

索罗斯喜欢打架,为此,他还学会了拳击,在捍卫自己的切身利益时,他是一个激烈的好斗者。谁要敢侵犯索罗斯的利益,或是对他进行人身攻击,他都会还给对方凶狠的拳头。

有一次,索罗斯与一个同学斗得正凶,被老师遇见,学校毫不留情地给了他和另一个同学书面警告处分。

靠假身份证生存

1939 年9 月1 日,德国军队对波兰发动进攻,第二次世界大战在欧洲战场展开。炮弹击碎了人们的和平梦。

整个欧洲,逐渐被战火和硝烟吞没。索罗斯一家也很快陷入战争的恐怖之中。

德国法西斯军队发动的战争,在欧洲战场蔓延。最先被战火吞没的是波兰,紧接着是法国、苏联。尽管战争还没有打到匈牙利。可是,世界大战的恐怖却传遍了欧洲大陆的各个角落。

战争造成物资紧缺,粮食供应不足,人们不得不忍受挨饿的痛苦。紧接着是燃料供应紧张,煤炭短缺,取暖成了重大问题。尽管法西斯军队还没有开过来,但战争引起的灾难却早已降临到匈牙利人头上。

随着战争的逼近,这种灾难越来越严重,人们的正常生活已经无法维持,学校不得不停课。

在战争爆发之后,索罗斯一家和绝大多数普通人一样,非常害怕战争,心里祈求战争千万不要降临到匈牙利人头上。在他们的意念中,这战争和他们没有什么关系,愿上帝保佑,也许战火不会烧到他们这里。

可是,纳粹分子对犹太人进行大屠杀的消息传来,这是一个比战争更可怕的消息,因为,在战争爆发后,希特勒对犹太人的迫害已经从驱逐发展到了大规模的屠杀。在奥斯威辛集中营,每天都有大批犹太人被处死。

索罗斯一家也是犹太人,他们每天都在心惊胆战中度过。犹太人都知道,一旦法西斯军队打来,也许其他人能够逃过侵略者的屠刀,因为他们不可能把被占领土上的人都杀光,但犹太人却不会幸免。

自从战火烧起,不管自己所在的地区是否被占领,犹太人都有一种被推到死亡边缘上的感觉。他们生活在朝不保夕的噩梦中。

1944 年春天,尽管盟军已经在欧洲登陆,苏军已经开始了反击。

但是,德国军队为了共同防御,进驻了盟友国家匈牙利。德军的意图是在本土之外牵制苏军。

就在德军进驻布达佩斯的这一天,索罗斯一家到洛拔岛度假去了,没有受到战争恐怖的折磨。当索罗斯一家休假结束,再回到布达佩斯的时候,德军已经完成了对这个城市的占领,他们接下来要对犹太人进行清理和屠杀。

如果说德军进驻之前,人们的恐怖情绪是来自于传闻,那么,现在的恐怖就是来自于现实了。

布达佩斯的大街上,排列着一队队的坦克和大炮,全副武装的纳粹军队,不时地走过,那令人心惊胆战的刺刀,随时都可能扎进犹太人的胸膛。

当索罗斯一家从洛拔岛返回到布达佩斯的时候,他们觉得一下子掉进了死神的掌中。索罗斯和他的哥哥也被吓呆了。而老索罗斯至少是在表面上还是那么镇定自若。他已经经历过一次死神的考验,因此,再次经历这种场面,毕竟有了一些经验。

布达佩斯市有上百万犹太人,他们都在东躲西藏地度日。他们不知道德军能够在这里占领多久,也不知道厄运何时降临到自己头上,更不敢想象自己能否活到战争结束的时候。

在这危难时刻,老索罗斯显露出英雄本色。他异常镇静,鼓励和保护孩子,要他们拿出男子汉的勇气去面对现实。他决心用自己的聪明和机智保护好他的家庭。

早在战争到来之前,索罗斯一家就有了准备,他们秘密挖了一个地窖,地窖口设置得很巧妙,砌在了厚厚的石墙里,非常隐蔽,一般人想象不到那里会有地窖口。

进入地窖口后,是一排高低不平的台阶,沿台阶往下走,就是能够供全家人容身的地窖了。老索罗斯不仅提前挖好了地窖,而且准备了必要的生活用品。

他们预先设计的藏身之地共有10 多处,有几个地窖,还有阁楼,以及其他不引人注意的隐蔽处。老索罗斯想得很周到,如果长期躲在地窖里,人会生病的,于是,就在地下和地上,设置了多处藏身处。这些确实给他的妻子和孩子们带来一些安全感。

但任何生活在这种环境下的孩子,都不可能没有恐怖感,索罗斯和他的哥哥也一样。为了减轻孩子们的恐惧,老索罗斯就在寂寞难熬时和孩子们一起玩赌博游戏。赌博规则是老索罗斯设计的,赌注就是糖果。

索罗斯有喜欢赌博的天性,一旦赌起来,就把生死都忘记了,所以,在死神的鼻子底下,他们享受着短暂的快乐。一旦赌赢了,索罗斯就开心地笑着,吃起他赢得的糖果。

老索罗斯即使赌赢了,也吃不下赢得的糖果。他不会像孩子一样,把死神的威胁都忘记了。

赌博游戏玩腻了,父子之间就练习陌生人之间的对话,进行这种对话的目的是,当在外面需要相互说话时,就装扮成陌生人的样子,索罗斯?在战火中求生不流露出任何父子关系的痕迹。

老索罗斯能够这样细心地引导他的儿子,足以说明,他是一个完全负责的父亲。也许正是这些措施,帮助他的全家免遭杀身之祸。

人们原以为德军的占领仅仅是几天,或几周的事情,因为,盟军和苏军节节胜利,而德军正在败退的消息不断传来。可是,几周过去了,德军还稳固地驻扎在这里。

长期在地窖里生活是不行的,到处东躲西藏地度日也不是个办法。孩子们要上学,德军已经通知过好几次,让学生们尽快返回到学校去,大人们要出来活动,而且,即使不上学、不上班,也要生活,储存在地窖中的食物是有限的,吃光了就需要出去寻找。

出去遇到德军怎么办?

老索罗斯觉得,在非常时期,不能用常规办法解决问题,不能像和平环境下那样循规蹈矩,而是应该采取非常办法。

什么是非常办法呢? 他首先想到的是搞假身份证。

他知道,纳粹分子追查的主要对象是犹太人,保持犹太人身份,一旦被侵略者查出,活下来的可能性极小。于是,他先后给儿子、自己以及他的妻子搞来说明他们不是犹太人的假身份证,把他是犹太人这个事实掩盖起来。

索罗斯该去上学了,老索罗斯告诉他,不要承认自己是犹太人,因为,身份证上已经不存在犹太人的痕迹了。

索罗斯到学校后,遇到的第一件事就是,为德军给犹太人送驱逐令,就是给已经挂了号的犹太人送信。

那是一张小纸片,上面的项目很简单,先是写明了姓名和地址,然后是内容,内容也很简单,就是要求名单上的人,立即带上一块毯子和24 小时的食物,到指定的地点报到,晚了就要受到惩处。

索罗斯异常紧张地从侵略者和他们的匈牙利帮凶那里接过了纸片,他不敢抬起眼睛看向他发放纸片的人,害怕人家怀疑他是犹太人,更怕暴露他的假身份证。

领到纸片后,索罗斯照样不敢按指定的地址去发送,因为,他害怕人家指责他也是犹太人。如果自己的犹太人身份暴露,他就必死无疑。

怎么办? 索罗斯提心吊胆地回家去请教父亲。

回到家中,老索罗斯告诉儿子,在这非常时期,要想活下去,就要机智而且胆大,不要老是想着“会不会被人揭穿秘密”,也不要想自己会不会被处死,而是应该坦然地面对现实。

在非常时期,谁聪明,谁就能活下去。

父亲还对他说: “告诉被通知的人,这是驱逐告示,是侵略者让他来传送的。” 听了父亲的教导,索罗斯真的非常坦然地给纸片上写着的犹太人去送信了。

那些被恐怖吓得头脑发麻的犹太人,哪里还有心思考虑送信者是什么人,他们几乎全被吓傻了。

在索罗斯送信的对象中,有一个人还居然说: “我是一个守法公民,过去一直如此,现在也不会去违法。”

当然,他说这些话,只能是一种自我安慰,因为,德军是不讲道理的,才不会在乎他是不是个守法公民。

战时特殊的行为方式,对于索罗斯后来搞投机不能说没有一点启发。在特殊情况下,善于搞投机者,机智聪明者,就能够得到自己想得到的结果,而那些循规蹈矩、安于本分的人,很有可能是死路一条。当然,这仅仅存在于特殊情况的前提下,而绝不是普遍真理。

纳粹德国的军队驻扎在布达佩斯已经有几个月的时间了,盟军和苏联军队都还未能打过来,德军还没有撤走的迹象。

怎么办? 为了生存,老索罗斯不得不从躲避的地方走出来。开始靠他的假身份证出入于侵略者的管制区。

在这被占领的地方,不仅有德国军队武装看守,而且德军还雇用了一些愿意为他们服务的匈牙利人。

老索罗斯在交往中,了解到一个得到德国人信任的匈牙利人需要钱,就慷慨地帮助了他。从他那里得到的承诺是,在必要时,把老索罗斯的儿子当作自己的儿子,以便不让德国人把他们带走。

索罗斯对父亲的做法有些疑问,老索罗斯就利用躲在地窖里闲着无事的时间给儿子讲,在社会秩序正常的情况下应该守规矩,用合法的办法,解决正常的问题,在非正常的情况下,就应该用非正常的办法解决想解决的问题。

其本意也就是随机应变,讲究实用主义。老索罗斯教给儿子的这些本领,是任何书本上都难学得到的。

老索罗斯利用假身份证自由地在德国人的管制下生活。

当时,各种物资都很紧缺,就连香烟,也实行配给制。每个具有合法身份的人,每天只允许购买5 支香烟。

老索罗斯每天除了买自己的5 支香烟外,还经常乞求那些德国兵再多给他几支。当然,老索罗斯并不是为了得到那几支烟才这么做的,而是为了获得德国士兵的同情,他故意装出可怜的样子,这使德国人很瞧不起他,误认为他是典型的本地佬。

每次老索罗斯得到德国士兵的一点恩赐,就表现出非常高兴的样子,嘴里吹起口哨,唱着小曲,头脑和身子摇晃起来。

那个德行,就像电影里的汉奸走狗,见到这种状态,连自己的同胞都难以忍受他那奴颜婢膝的姿态。德国兵更是投来蔑视的目光,在这蔑视的目光中,把他从犹太人中排除出去。

因为,在德国兵看来,犹太人都是些有钱没处花的阔佬大富翁,哪个也不会像这个可怜的中年人一样,为讨到几支廉价的香烟而如此兴奋。

老索罗斯装出来的这种样子,教会了儿子如何随机应变,灵活处世,他是把战争环境当成了特殊的课堂。

精明的老索罗斯很会掌握平衡。

他本来是犹太人,为了生存,他没办法,只得隐瞒自己的犹太人身份。许多同胞对于他是什么人是一清二楚的,老索罗斯很怕他们无意中泄露了自己的身份。他这是在拿性命进行赌博。因此,他在条件允许时,也顾及同胞们的生死和利益。

他每天把从德国人那里领来或乞讨来的东西,如香烟等,悄悄地送给那些被监禁或被限制行动自由的犹太人。他还为几十个犹太人弄来了假身份证,并且亲自解救过几十个人的性命。

布达佩斯是犹太人最集中的区域之一,据说,这里在当时居住着近百万犹太人。在德国人统治期间,大约有40%的犹太人被杀。几乎每天都有成批的无辜生命被消灭。但是,索罗斯一家却生活得安然无恙。

战争摧残着每一个人,就在索罗斯父子利用智慧躲避着德国侵略者的威胁、设法保全性命的时候,索罗斯的母亲却机械地东躲西藏。她没有丈夫那么灵活的头脑,也不像她的儿子那样能够接受老索罗斯的求生之道,她不会装扮或作假,只会躲避。

就在老索罗斯带着儿子回布达佩斯之后,她一个人留在了洛拔岛。

索罗斯夫人经常躲避到无人注意的地方,地窖、阁楼、闲置的房屋,凡是人能去的地方,她都用来当作自己的避难场所。在一段时间里,她常常躲在一间度假用的小屋子里。

在这特殊的时期,自然不会有人出来度假了,因此,她常在此出没,引起了别人的注意。

有一天,她又躲进了常去的那间房子,于是就有好事者报告了警察,称发现了一个犹太人。因为,在当时的环境下,只有被追杀的犹太人才会东躲西藏。

警察接到报告后,立即包围了那间小屋,几个全副武装的警察冲进屋里,索罗斯太太感觉到大祸已经临头,于是,就一动不动地呆坐在那里等待厄运的降临。

警察开始对索罗斯夫人进行审问,她对警察的提问,回答得干脆利落,对所问的问题,她都能机械而干巴地回答出来,除了否认自己是犹太人之外,她一句谎话也没有。

她眼睛盯着屋顶,一脸的木然,好像身边站着的不是警察。

警察没有问出个名堂,不能确认她是否是犹太人,即使真是犹太人,一个中年妇女对他们也没什么威胁。于是,问完了该问的问题,警察就离开了。

就在警察告辞时,索罗斯太太微笑着表示欢送。于是,警察断定,她根本不可能是犹太人。他们认为,她这种高贵的表情,在这种时候,犹太人根本就不会有的。

其实,索罗斯的母亲是被警察吓呆了,她所有的动作,都是机械性的条件反射。这种机械和木然给神经过敏的警察造成了误解,因此,使她躲过了劫难。

搜查和审问索罗斯太太的警察走了很久,索罗斯太太才从惊吓中渐渐清醒过来。这时,她才感受到这个地方已经不安全了,于是,她匆忙逃离这里,跑到布达佩斯去找她的丈夫和儿子。

到了布达佩斯,见到了丈夫和儿子,索罗斯太太仍然惊魂未定,当丈夫把她安置到旅馆中让她休息时,她还被吓得瑟瑟发抖。

老索罗斯利用机智和经验,帮助全家人在侵略者的屠刀下安全地生活着。他们盼望着德国纳粹早日完蛋,以便早日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决心去英国求学

随着盟军的节节胜利,苏军也加快了向德军反击的节奏。纳粹军队终于顶不住了,他们匆匆撤出了匈牙利。

随后,苏军进驻了布达佩斯。匈牙利人又开始了一种新的生活。

反法西斯战争取得了伟大的胜利,战争结束了,人们可以不用东躲西藏地生活了。1945 年秋天,已经15 岁的索罗斯,根据当地临时政府的要求,又回到了学校。

此时,犹太人和非犹太人不再分成两个班级。

战后的日子并不好过。虽然已经没有死亡的威胁了,可是,生产还未恢复,生活秩序还不正常,即使是学校也不安宁。孩子们逃过了战争的劫难,聚到一起想的不是学习,而是讲述战争期间的经历。

学校的秩序很乱,老师还没有把心思集中到课堂上来,学生们也没有学习兴趣。一些学生把从德军驻地捡来的手枪别在腰上,到学校显示,把真正的手枪当成了玩具。校园里很乱,没有一点学习的气氛。索罗斯不能不受这种环境的影响。

虽然驻军是苏联人,但他们毕竟不是以敌视的态度,而是以友好的行为对待当地人。因此,本地非犹太人开始考虑如何恢复生产,重建自己的家园了。而犹太人却对苏联人持怀疑态度。所以,这些犹太人随时都在准备申请护照,变卖家产,以便寻机离开这里。

索罗斯的父亲在俄国经历过死难的考验,他更不愿意与苏联人共处,因此,比其他人有更强烈的出逃愿望。这些犹太人都在暗中准备着寻机逃跑。

一般犹太人都有丰厚的财产,一些人还有大量的不动产。这些财产都是他们用血汗和智慧换来的,因此,他们不想轻易放弃。

在想离开这里时,还有一个沉重的“包袱”,如果财产处理不掉,他们就不愿意离开。而老索罗斯就不同了,他早在战前,就把自己的财产变卖得差不多了。现在看来,老索罗斯做对了,他们没有了包袱,只要拿到护照,随时都可以离开这里。

对于喜欢投机取巧的索罗斯一家来说,他们显然不喜欢目前这种一成不变的生活。特别是老索罗斯夫妇,更不喜欢如此平淡无奇的日子,他们随时准备着离开这里。

善于动脑筋的老索罗斯,为了把儿子引导到西方世界,在暗中做着儿子们的工作。他从苏联人进入匈牙利的时候起,就开始给儿子讲在俄国经受的灾难。

他把苏联描述成一个使人望而生畏的地方。同时,还经常对苏联人带来的制度表示不满。在大讲苏联消极方面的同时,也给儿子灌输西方的自由意志。

索罗斯和他的哥哥在听老索罗斯讲述这些故事一样的经历中,慢慢产生出对东方世界的反感,相比之下,对西方世界充满了幻想。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东欧,是苏联和西方英美国家争夺的区域。

苏联人极力想控制这里,把一切能够派驻军队的地方,全部进驻了军队。在舆论上,也设法影响这里的群众。

而英美也不示弱,他们同样调动一切有用的工具,图谋对东欧实行控制。为此,英国人利用无线电广播的优势,对东欧实施舆论宣传。这些广播,一方面宣传西方自由世界的美好; 另一方面,贬低和丑化苏维埃社会主义制度。

在父亲的诱导和英国广播的影响下,索罗斯越来越感到新制度带给他的限制和压抑,他喜欢自由、冒险和投机,而在新制度下,这些东西不仅受到限制,而且受到打击。

就在索罗斯感受到压抑时,父亲适时地问他: “你有没有想过自己去闯一条不受压抑的路呢?”

这话激起了索罗斯的理想,他当即回答: “当然有过。”

父亲又问: “你打算到什么地方去呢?”

这时,索罗斯逐渐产生出到英国去的念头。在父亲的刺激下,他坚定地说: “我要去英国。”

就这样,15 岁的索罗斯定下了自己的去向。

但是,出国需要护照,因此,就从打定主意的这--天起,索罗斯就开始盼望得到出国护照,一旦拿到护照,他就会义无反顾地离开他出生和成长的地方。

不厌其烦办护照

苏联人占领匈牙利之初,对于出国有了控制,任何人都不能随便出入于东西方世界了。谁要想到英、美国家去,必须有正当的理由。

主要的理由只能是出国探亲、学习等。

对于未成年的索罗斯来说,出国学习是最好的理由。

政府规定,要想出国学习,必须有接受国家的学校证明,否则,不给办理护照。怎样才能弄到一张英国的学校证明呢? 这使索罗斯犯了难。

后来,他们在亲戚的帮助下,终于搞到了去英国学习的证明。索罗斯拿着这救命稻草一样的证明去警察局办理护照。然而,有了证明,办理护照也不是件容易事。

年轻的索罗斯在警察局碰了几次钉子之后,有些心灰意冷了。历经磨难的老索罗斯看透了儿子的心理,就鼓励他说: “你为什么不多跑几趟警察局呢? 多跑对你又会有什么损失呢?”

几句话又鼓起了索罗斯的勇气。

为了得到护照,索罗斯寻求哥哥的帮助,这时,哥哥已经成年,他有个同学正在警察局工作。哥哥答应帮忙,并通过他的同学把索罗斯的材料送了上去。同时,让索罗斯天天跟在办理护照的办公室人员的后面,让他们不要忘记他的事。索罗斯照办了。

索罗斯每天都到警察局护照办公室,跟在办理护照的警察后面。尽管这样很难堪,可是,为了得到他想得到的东西,他什么也不顾了。

这种行为惹恼了警察局的人员,主管办理护照的负责人生气地说:“谁的护照都可以办,就是不给这个令人讨厌的小伙子办。”

索罗斯真的使警察局的人恼火了,其实连他自己都感到厌烦了。尤其这一次,在他听了这话以后,他开始有些恨哥哥,是他让自己这么做的。

这样做,既让他难堪丢人,又没办成护照。然而,索罗斯是聪明的,他又想,如果就此罢休,也许永远拿不到护照,于是,他继续干令警察讨厌的事。

他的耐性终于使警察不耐烦了,一个警察说,赶快给这家伙把护照办了,打发他走得远远的。

就这样,索罗斯软磨硬泡,终于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拿到护照后,年仅17 岁的索罗斯,独自一个人离开了匈牙利,离开了父母和家庭,去一个陌生的世界,自己去闯天下。↗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