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都脱了衣服亲嘴

托克斯学院因为名气大,这附近也会有王公贵族来到这里读书,而这些有钱人习惯吃好穿好,学院也为了赚取利益,更好的扩大学校的资源,特意划了一个区域,专门组织市场,里面有许多的酒楼和宾馆,也自由交易市场,让学员们在里面摆摊,互相交易自己喜欢的东西,可以说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叶临他们来到的是生活区中一家夜摊店,“叶临啊,今天是你第一天来,本应该是大哥我来请你这顿的,可是最近正好买了点东西,资金有点紧缺,所以下次大哥我请你,来为了赔罪,大哥先干了这一杯了哈!”江浩端起一杯麦克斯,直接干了下去,“来叶临老弟,你眼镜哥也先干为敬!”陈如镜也直接端起一杯麦克斯一饮而尽,叶临看了看两人,苦笑的端起了一杯果汁,“二位大哥,小弟刚来还要二位大哥多照顾,一顿饭而已,这是必须请的,那个小弟不会喝酒用果汁代替了哈,二位老哥别介意!”说完还不等二人表示,叶临直接把果汁全部喝完,江浩和陈如镜本来还想要说什么,但想了想叶临才五岁确实不宜喝酒,便放过了叶临,而在吃的上面却是重点照顾,什么菜都往叶临盘子里放,美名其曰,叶临还小要多吃长身体,叶临看着盘子里堆的老高的食物,嘴角苦笑,却心里暖暖的,让他不禁想起乞讨生活的时候,龙行、沐风、雪菲姐还有四眼...你们都还好么?现在在何处呢?

叶临三人直接吃到了夜半三更,江浩和陈如镜中间莫名其妙杠了起来,在那拼酒,这么一喝是几十瓶麦克斯被两人喝下了肚子,造成的反应是现在已经醉的不成人形的两人,叶临无奈的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两个人,还好他们酒品不坏,并没有耍酒疯,不然真够叶临头疼了,叶临起身去找老板付账,一共六十八银币十七个铜币,看着兜里的钱,叶临看了看地上两人和他们一地的酒瓶,叶临摇了摇头才发觉这一顿他大半个月生活费没了,看来要出去找事做啊,孙大圣来的时候只给了他一金币十银币,接下来还有一个月要过,他也不知道学院是不是还要交什么别的钱,而他又不想去向孙大圣要钱,只能自己出去找份工作做了,叶临分了两趟把两人扛了回去后,叶临来到学院的第一天这么过去了,值得一提的是当叶临回去的时候他并没有看到那个清瘦男孩在寝室,这让叶临没有想明白,只好**睡觉打算第二天问问两人。

次日清晨,因为新生开学,要安排课程和时间,下午还要开学院举办的新生大会,所以今天一天都是没课的,江浩和陈如镜昏昏沉沉醒来的时候,叶临已经早早起来,正端坐在床上修炼,“叶临,早啊,这么勤快在修炼?”陈如镜率先睁开眼看到叶临,很友善的打起了招呼,“是啊,叶临好勤快啊,眼镜你要多学习学习,别老知道去看妹子!”江浩也跟着起来说道,“我去,我什么时候去看妹子了,明明是你自己...”听到江浩的话,陈如镜差点跳了起来,两人立刻又开始互相揭老底,“停停停,两位老哥能不能消停一会,那个小弟我有事想问问你们!等会你们再吵行么?”叶临不得不打断他们之间的斗嘴,不然又不知道何年何月能够知道他想了解的事情了,他算是明白了,这两人上一世肯定是冤家,不然怎么见面要斗嘴!

“哼,既然老弟要问话了,不和你这个四眼仔瞎搅合了,说吧,叶临你想知道什么,老哥我言无不尽知无不言!”江浩难得口中还说了句挺文艺的话,陈如镜看到叶临想要问问题,也识趣没继续和江浩斗嘴,而是冷哼回了一句,也竖起耳朵认真听叶临的提问,打算好好帮助叶临解决问题。叶临直接无视了两人暗中的鄙视,而是直接道出了他的问题,“两位老哥,我们这个寝室我们三个人么?我看昨天那个男孩应该也是我们寝室的呢,他叫什么啊,为什么你们两个都不理他?”,叶临一问出这话,两人立刻沉默了下来,果然有内幕,叶临心里暗道。

两人对视了一眼,又看了看叶临,知道叶临问了出来已经躲不过去了,但还是挣扎了半天问了一句,“叶临你真的要知道么?我们并不想告诉你,寝室三人其实也挺好的!”,“江浩、眼镜大哥,你们告诉我吧,再怎么说都是一个寝室的室友,像你们说的都是兄弟,是兄弟哪有置之不理的道理,我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导致你们两人都不愿意提起他!”叶临一脸认真的说道,“如镜,还是你来说吧,我酒还没醒,我出去散散步,什么都告诉他吧,反正也没什么,学院里谁都知道这件事情!”江浩显然对于那个消瘦的男孩排斥感很强,直接推给了陈如镜来说,也是头一次在叶临面前叫了陈如镜的名字,叶临能猜想到那名男孩肯定做了什么事情,让两人始终难以释怀,同时更加想了解他们三人发生了什么事,陈如镜看了看江浩,摇了摇头,并没有多说什么,他也知道江浩伤的其实比他还重,他显然在逃避,整理了下思绪,陈如镜开始缓缓的告诉了叶临事情的真相。

清瘦男孩名叫林正轩,和江浩、陈如镜两人其实是发小,三人都在一个院子长大,一起玩耍,到了五岁的时候三人一起报了这所全城最好的学院,而跟着他们三人一起的还有一个女孩,名叫杨芷茵,和他们三人一样出生在一个院子里,他们三人的时候也经常一起带着杨芷茵一起,可以说他们四人是一起长大的,只不过杨芷茵比他们小一岁,他们三人都把她当妹妹看待,故事很老套但很温馨,久而久之的相处,三人都很喜欢这个小妹妹,而不巧的是,杨芷茵却喜欢着冷酷温柔的林正轩,当得知之后,江浩两人虽然也难过,但因为都是兄弟,而且他们依旧在一起玩耍,所以也是很支持并且祝福他们两人的,当他们进入学院学习的第二年,杨芷茵也跟着来到托克斯学院,四人原本以为又可以在一起生活学习了,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正是因为杨芷茵的到来,成了他们噩梦的开始,三人友谊的分裂!

在杨芷茵进来学院不久,虽然她当时才五岁,但或许因为出身平民,杨芷茵身上有种很出尘的气息,而这些都是那些公子哥们喜欢的气质,其中以识魂班第一二世主艾尔图为第一人,当杨芷茵第一天来上课的时候,艾尔图看上了杨芷茵,发誓一定要追到她之后,从此每天都是鲜花美食的送给杨芷茵,各种制造浪漫来追求杨芷茵,可平民出身,单纯的杨芷茵因为幼小的心里已经装进了林正轩这个人,所以不管艾尔图使用什么办法,都没法打动杨芷茵,而得知这件事的三人也是很欣慰他们从小看到大的杨芷茵并没让他们失望,同时也很担心这样下去艾尔图会不会用什么不正当的办法,毕竟三人都是平民出身,根本斗不过父亲是城防团副团长的艾尔图。

说道这里,陈如镜已经开始有点情绪失控,声音已经哽咽了起来,“可是,可是,让我们没想到的是,林正轩这个畜生,这个畜生啊!”,原来,在追求了一个月没有成功之后,艾尔图已经失去了耐心,听从手下跟班的意见,准备走下三流手段得到杨芷茵;在某一天夜晚,林正轩和往常一样约了杨芷茵一起出去走走,为了不当电灯泡,江浩两人并没有选择跟着出去,而是在寝室里面修炼,可他们这次没有跟出去,出事了!第二天,学院传来了杨芷茵的死讯,杨芷茵在一个小树林里,被凌辱最后自杀身亡,而和她一起出去的林正轩不知所踪!当时听到这个消息的两人脑袋直接轰的一声炸了开来,他们第一时间想到的凶手是艾尔图,去学院领取了杨芷茵的尸体安葬,守完头七之后,两人直接找上了艾尔图,而这段时间林正轩也失踪了,不见人影,两人以为林正轩也因为艾尔图遇害了,毕竟两人是一起出去的,杨芷茵出事了,以林正轩对杨芷茵的感情,他是不会做事不管的,现在他也失踪没有任何消息,想来也是被艾尔图给暗害了,想到两个发小都因为艾尔图的色心遇难,两人根本没有考虑后果,冲到了艾尔图的住处,而当时艾尔图正好在寝室,当两人冲进去准备攻击艾尔图时,却被艾尔图父亲送来陪读当小弟的手下给拦住了,受了一顿揍后,艾尔图踩着他们的头说道,“呵呵,你们以为是我绑架的?嘿嘿,其实是你们的好兄弟林正轩送到我手上的,为了换去钱财呢,说实话当时交易的时候还很肉疼,那可是花了我不少钱呢,可惜杨芷茵不经玩一晚坏了,哎感觉亏本了啊,不过她的滋味真是不错啊,还是处呢,你们都没尝过吧,真是便宜了我啊,哈哈哈!”,“你放屁,林正轩怎么可能为了一点钱财把小茵交给你这种人!”听到艾尔图污蔑自己的兄弟,两人奋力的反驳,“呵呵,你们还不相信?好吧,算算时间他也差不多应该回来了,给了他那么多钱什么样的女的不能玩啊,而且当初还是他主动来找我的呢!哈哈哈哈,今天放过你们,自己回去好好问问你们口中的兄弟,我说的都是不是真的吧!”说完艾尔图没有理会两人,让手下放江浩两人离开了。

当两人带着满身的伤口,发誓要好好修炼为杨芷茵报仇,回到寝室,失踪数日的林正轩却出现在了他们的眼前,“眼镜,耗子,小茵怎么了,同学们说的都是真的么?她死了?”林正轩哭着抓住江浩的肩膀说道,“正轩,你怎么回来了?你不是遇难了么?小茵,小茵她已经死了,是被艾尔图那个畜生玩弄,最后自杀死的,你们那天怎么了,为什么你一点事都没有,小茵去世你人也不见了,为什么小茵和你出去,小茵却出现在了艾尔图那?”江浩反手抓住已经呆滞住了的林正轩问道,而林正轩却仿佛没有听到江浩说的,而是自言自语的喃喃着都怪我,都是我的错,听到林正轩说的话,陈如镜突然想到了什么,“正轩,说你是不是当时和艾尔图那畜生做了交易,把小茵带到一个地方交给了那家伙,然后自己离开了?”,“什么?正轩怎么会这么做,眼镜你别听艾尔图那家伙瞎说,是他害死艾尔图的!”江浩一脸震惊的看着陈如镜,陈如镜却没有任何表示,眼睛紧紧的盯着林正轩,“回答我,是不是,正轩是不是如艾尔图告诉我们的那样?”,林正轩泪流满面的看着自己的两个发小,想到杨芷茵那纯真的笑容,他沉重的点了点头,当看到林正轩点头时,江浩直接一拳打了过去,“你这畜生,你为了那些钱,把小茵给卖了么?枉我们这么相信你,为什么小茵会喜欢上你这个畜生!”,看着同伴的反应,加上学院里的流言,林正轩已经把事情想明白了,可这又怎么样,事情已经发生了,是他林正轩亲自把杨芷茵他最的人交给艾尔图的,错已经造成了,说再多有什么用,林正轩怔怔的独自一人走了出去,他要出去给杨芷茵扫墓,而陈如镜却抱着愤怒的江浩放任了林正轩的离开,只不过在心里,也已经把心中和林正轩的友谊彻底断绝了,从这天起,他们四人发小只剩下他们两人,而林正轩已经被他们排除在外,他们不会对林正轩做什么,毕竟感情在那,他也是杨芷茵喜欢的人,他们不忍动手,但要和从前一样,那已经不可能了!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