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的嫂子

【全文字阅读】



力量攀升  大天峰的五位绝顶强者何等可怕  大手段使出  天地异象接连发生  他们的力量让山河失色  河水倒流  灵力沸腾

吴均看着那三人  握紧了拳头

天宫出世  发出一道投影  镇压在五位天王的头顶

他们的脸色突然变得很难看

“帝均  我是大天峰的第一峰主  我们一切好说  希望你千万不要做糊涂事情  我们都不是什么弱者  ”一位身着青袍的男子传声道  力量强大  不是其他四人可以相比的  想來这是一位非凡天王  实力极度强大

“众生信仰  在这种力量之下  不是我可以左右的  你看到我周旁的力量停止凝聚了吗  沒有  那说明  我的人民还要继续战斗  你们的话不可相信  今日我放过你们  來日你们卷土重來  我们承受不起这种折腾  ”双目如同烈阳一般燃烧  皇威  帝者之力  君临天下

“你……如此强势  那我们也就奉陪到底  ”二峰主脾气暴躁  手捏掌印  狠狠的拍來

吴均巨臂挥舞  众生之力源源不断



审判神剑爆发出惊人的光辉  力量溃散  吴均一把长戟  撕裂虚空



激烈的对撞  掀起强大的灵力风暴  下方的山峰纷纷被余波击毁

“力量凝聚  帝王域的子民们  把力量凝聚起來  进行最强的一击  对我们的敌人给予致命的打击  ”吴均通过信仰沟通  声音在每一个人的心中回荡

声音落下  众生心情激动  纷纷举起双手  体内的力量开始向光影汇聚  信仰之力凝结  形成实质的力量  千年的气运加身  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力量  爆发开來

“全力出手  ”第一峰主以非凡实力率先做出指示  白色的奥义施展  有一种恐怖的白色恐怖奥义在空间中弥漫  法相天地凝聚  照耀周身  力量浓郁至极  天空有了一道道裂痕

既然第一峰主使出了全力  其余四人怎敢有保留

这片天地瞬间被引爆  虚空裂开  无法愈合  就算有天宫之力镇压也无法维持他们力量的稳定  因为他们凝聚的力量破坏力超过了天宫所能够承受的极限

“众生之力  凝聚  ”吴均掌控了光影的力量  身形敏捷  协调  彻底的归于吴均的手中  但是众生依旧可以感受到体内如同身临同境般的庞大力量

审判神剑帝国神器遥指五大峰主  奥义之力被阻拦下來  神剑开路  长戟毁灭

光影化为一道光箭  身形合一  精气神凝聚道极致

“杀  ”

光箭速度极快  五大峰主的奥义之力同样很快凝聚完成  达到最为巅峰的地步

碰撞  碰撞  碰撞



规则紊乱  扰乱了这片天地的秩序  强大可怖的力量席卷开來  肆无忌惮的毁灭着一切



空间寸寸崩裂  搅动天地之力  毁天灭地的力量久久无法平息

呯  嗡

一把长剑突然刺出  两道身形狼狈的后退血撒大地  击沉大地

长剑爆发出恐怖的力量  审判力量与灵魂  他在接受着审判  刹那间神魂破碎  **被剿灭

“五弟  四弟  ”第一峰主悲伤  嘶吼道  白色的奥义扑向审判神剑  脱离吴均的掌控  审判神剑无法发挥出无力



审判神剑被震飞  光芒黯淡  受到极大的重创  它刺破苍宇撕裂虚空  远远的抛开  不知道到了各方  不过可以想到的是  这柄审判神剑必然能够成就一位绝代强者  有时候  只要给一个机遇  有些人就能够成就自己的

“破灭  ”

力量再次沸腾  吴均身体无比的虚弱  但是对方也不好过

“最后的力量  ”吴均低吼一声  长戟天宫融合在一起  神器之威  可无比拟

“杀  ”

双方再次使出极境力量  强大的能量风暴再次降临

“战神无敌  ”

众生突然怒吼一声  天大  地大  心大  力量无穷之大  三位峰主脸色煞白  这就是信仰之力  为何这么强大  无法想象  在亿万苍生的支持下  帝均已经无敌了

咔嚓

光影出现裂痕  三位圣者身体渐渐透明起來

“哈哈  同归于尽也好  下一个轮回  我们等着你  ”三位圣者很是不甘  但也无奈



天宫皇威禁锢  扫出一道可怖的神光  长戟一颤  皇印遮天

九彩的灵魂之力全部凝聚在这最后一击之中

“住手  不要打了  ”突然出现一位白须老者  这位正是站在厉梦儿身旁的老者  而且吴均也认识他  在对决暗黑魔神的过程中他帮过不小的忙

但是这一切怎么可能轻易结束  老者的实力足有八品天王的实力  但是面对双方的对撞依旧显得无力  这是他始料未及的  他们都低估了信仰之力的可怕之处



那一片暴动  老者摇头  不得不后退

战斗 能量炙热  那里就像一个大火球一样燃烧  那片地方老者也不敢轻易靠近  那里是力量爆发的源头

狂暴能量渐渐的散去  足足存在了一个月的时间  当人们赶到的时候天灵境的强者都无法升空  那种余波太过压抑

那位老者出现了  他轻易的撕开了能量爆发之地  一切清晰起來  大手一挥  能量散去  归于平静  天空依旧那么蓝

天空中可以看到四道身形  他停在了天空之中  凝视着对方  众人不禁屏住了呼吸  到底是谁赢了

吴均眨了眨眼睛  皇道武装光芒黯淡  几乎报废  估计也只能够发挥出圣器的威力

而大天峰的三名天王身体出现一道道裂痕  身体龟裂开來

第一峰主静静的盯着吴均  最后笑了:“你赢了  你很有魄力  我们很后悔和你作对  真的  这是我们的心声  就算你不获得这份皇道传承  也迟早会达到这个境界的  呵呵  罢了  陨落就陨落了  沒什么大不了的  活了都快七百年了  早就有些腻了  ”

三人对视一眼  竟然笑了  他们出奇的平静  并沒有对吴均说什么我会报仇之类的话

三人的身影开始淡化  当最后一缕气息消失的时候  众生的呼吸停止了  帝均赢了  把五大天王级强者尽数斩杀  这是一个足以名动一个世纪的传奇

吴均转过身來  虽然在远方  但是他看着远处的那些熟悉的面孔  也笑了  眼角流下眼泪

再见了  朋友们

吴均闭上眼睛  在残破的魂海之中找到一个轮盘  那是与九灵联系的契约轮盘



轮盘碎裂  悄无声息  做完这一切  吴均终于支撑不住了



吴均体内发生一声闷响  吴均的气息也消失了



吴均从虚空中落下  唯有一双眼睛有光彩

那名老者急忙出手  接住了吴均  给他灌入自己的真元

在降临的过程中  他看到了那些兄弟们冲了过來  还有自己心爱的人

白须老者落下  厉梦儿也出现了  她呆呆的看着那位少年  脑袋一片空白  心中莫名的绞痛

“有救吗  ”厉梦儿艰难的开口

“就算你父亲立刻出手  也无力回天  ”老者叹息

厉梦儿身体一软  老者一惊:“小姐  你沒事吧  ”说完遁入虚空之中消失了  同时第一个人敢了过來  是彩妮

然后光影掠过这片天地就充满强者  全都是帝王域的强者  域外之人根本不敢靠近

小莲剥开人群  冲到吴均面前

她看着他  嘴唇血液流淌  脸色苍白无色  她知道坚强  但是却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小莲不要哭  你一哭我就伤心  小莲不要哭……”吴均很虚弱  艰难的伸出手摸了摸小莲的鼻子  吴均笑了

他看向无比复杂的彩妮  最后说出一句话:“我希望你遵守诺言  好好的保护我所留下的一切……”

彩妮重重的点了点头

吴均勾起一抹笑容  看着小莲  然后看向周围

“再见了……朋……友……们…………”

“小均哥哥……”

“均哥……”

“帝均……”

“……”

吴均陨落了  当他死亡的那一刻  九彩的流光悄然遁入虚空  被某种力量吸引而去  这算是彻底的死亡  破碎的灵魂离开了**  真正的死亡  无法挽救

……

一年后

帝王域日益强盛  已经出现了圣者级别的强者  帝王域统一  段青掌握了皇道武装  传承了帝皇经  成为新一代的帝

强者如云  域外之人无人再敢小看  而在每一个城市  包括小的城镇  村庄  都竖立着一座石像  那是一位少年  身披皇道极致武装  脸庞清秀  嘴角勾着一抹温和的笑容

每当人经过这座石像的时候  都弯着身子  然后恭敬虔诚的跪拜一番  就算是天灵境这等超级强者也不例外  而且就算是域外之人经过这里  任他有多么高的傲气  都不敢撒野  也必须弯着身子走过

那石像的所刻之人就算是整个圣灵世界的人都知道  那是帝均  改变帝王域命运的人  他是一个无法形容的天骄  力敌五大天王  创造了古今奇才无法超越的的记录

……

天宫一旁  同样有一座高大的石像  这里已经成为了帝王域的核心  有天宫镇守  这里就是一片圣地

而在石像一旁  则是坐着一位黑袍青年  青年一头黑中带着银丝的头发  脸庞美的不像话  张狂不羁  带着一种睨视天下的无匹霸气

他抬头看着巍峨伟大  不可直视的石像  悲伤的说道:“你走了啊  如果能够时光倒流的话  我倒希望与你并肩作战  ”

……

《主宰之域》结束了  吴均沒有成功  沒有成就主宰之域  也许结局有点狗血……额  的确是  但是以吴均的性格的确无法成就主宰之域  他的性格太过复杂  感情牵挂太多  注定路途坎坷

可能大家都看出來了  沒错  吴均沒死  他只是经历一场蜕变  当蜕变完成之后  他就沒有了修炼的阻碍  经历重重艰辛之后达直至尊境  但是他的故事已经结束了  属于他的传奇告一段落  因为……我要开新书了

不多说  直接说新书

新书是都市类的  讲的是一位背负死罪的少年认识了一位位兄弟之后走向人生巅峰的故事  新书会在五号发布  希望大家去支持一下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