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体模特柳琳琳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乔治眉宇间有着浓得化不开的怒意,却是极力隐忍而不发作,他沉默少时,才出声安慰道:“夫人莫要难过,好在这次小产没有影响到你的身子,你且细细调养着,我们来日方长。★ 新 思 路  中文网 Sl.cOm会员手打★”

迦文夫人一双泪目向四周一扫,才道:“你们都下去吧。”

侍女们如释重负一般,跪在地上恭敬回道:“是,娘娘。”

待众人退去后,室内重归寂静,迦文方才开口说道:“王爷,有句话,迦文不知当讲不当讲?”

乔治沉沉一叹,也道:“本王也正有些话要与你商量……”

迦文不等他说下去,率先开口打断道:“我们卡特家族的危难怕是已经迫在眉睫了。”

乔治身体一震,旋即道:“夫人最善狡计盘算,心思亦是聪慧缜密,此事还需要夫人为我筹谋全局!”

“这段时间亦是苦了王爷您,竟接连失了两个孩儿……”琳娜不是她的己出,这其中的感情自然也要淡化许多,然而一想到自己已成形的儿子,她心中便会漫过一种尖锐的疼痛,让她一瞬间又红了眼眶。

乔治狠狠一咬牙关,声音里透着凉森森的寒意,“夫人放心,今日你所受之苦,本王定会为你百倍千倍地讨回来!”

★★★★羊皮书之人鱼传说★★★

晨光熹微,淡淡的时光流淌在指缝之间。

漫儿在接下来的两个月不知为何,竟害喜的厉害,她只觉时间被突兀地划分成三段,睡眠、吃饭和呕吐。

晨起,她便觉得胃里翻江倒海,然而怎么吐又是吐不出东西,只觉得胃里的酸味都涌在了口中。

每当这时,她都忍不住轻柔抚着自己渐渐凸起的小腹,似在柔声和他商量道:“小家伙,轻点闹腾行吗?”

金娜儿将手中捧着的青花陶罐放在床榻一边(用来接污秽之物所用),同时“咦”了一声,惊喜道:“公主这样做说不定也是个好办法,如今小王子也有六个月的胎龄,兴许就能听懂了!”

漫儿哪里有玩笑的兴致,旋即白了她一眼,道:“你这妮子说的倒是轻巧,日后你也会尝到这样的滋味,看看你那时还笑不笑得出来?”

金娜儿听罢便“咯咯”笑了起来,“娜儿哪有公主这般的好福气,日后还不知要嫁给谁呢!”

午后,漫儿只觉无聊,在寝殿里憋闷着,只会时时提醒自己想吐的感觉,索性便扶着金娜儿的手,到殿外去走走了。

殿外是夏初的胜景,微风和煦,桃红柳柳,鸟声辗转啼鸣,花枝烂漫旖旎,舒展自然。

远远的便望见树荫下,油彩明艳的朱红金色芭蕉亭。唯见阳光丝丝缕缕地斜照在亭外的石阶上,石阶旁一株株落叶灌木上,绽放出大朵大朵的飞燕红妆,清幽香气淡淡萦绕在亭间,闻之让人迷醉舒缓。

偶尔也会走过三三两两的侍女,她们袅袅婷婷,时时驻足观赏这副美景。

漫儿同金娜儿缓缓向着亭中行去,她只觉近日自己的身子越发有些笨重,走路的姿势亦开始有些微的变化。前几日赛恩还调侃过她,称她是‘孕味十足’,然而当她问及赛恩何时会迎娶馨兰公主时,他却欲言又止,终究没有再说什么。

人在无聊之时,最是喜欢回忆过往,想想从前刚刚踏入神圣之都时,自己不知和奥斯吵了多少嘴架,然而奥斯却在她身边暗中派遣了一名光明猎手保护,她那是非但没有觉得荣幸之至,反而还因此与他大吵了一回。

奥斯岿然不动地坐在御书房的王座上,他神情冷漠、目光清冷道:“朕乐于见到有结局的故事,尤其是,故事的进程要在朕的掌控之中。”

漫儿眸中的怒火仿佛一瞬间被点燃了,“所以陛下派人时刻跟踪我?”

奥斯的眼中有无尘的冷淡与孤傲,话中亦带着不可抗拒的威仪:“算是跟踪,也算是保护,这无可厚非!”

漫儿咬紧嘴唇,半晌才冷冷质问道:“那个人是谁?”

他淡淡一笑,然后冷漠地回绝,“朕无人体模特柳琳琳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可奉告!”

漫儿紧抿起红唇,眼里突然涌出一股潮湿,她真切的体会到,什么叫‘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感觉!’

“请放我回灵岛吧!”漫儿语气艰涩地恳求道。

这已不是她第一次求他,但她心中仍是抱有一线希望,但愿他哪次心情舒朗,便会给她一个满意的答复。

然而,世事往往令人沮丧。

奥斯邪魅地笑了,冰冷答道:“这并不在朕的计划之列。”

“只要陛下能让我回去,我保证未来的灵族和医族会永远交好下去!”

“这么急着回去做什么?嫁人么!”奥斯慵懒地问道,并不急于给她答案。

“自然,他是我毕生所爱之人!”漫儿斩钉截铁地说道,她希望奥斯彻底对她死心。

奥斯豁然起身,留给漫儿一个孤傲挺拔的背影,他冷冷说道:“既然朕没有找到毕生的最爱,那么……你也放弃吧!”

“为什么?”漫儿大声质问道,此刻她甚至觉得自己要崩溃了。

奥斯的眼眸忽然一沉,声如寒冰般,不带任何感情,“因为朕极厌恶有情人终成眷属!”

“你……”漫儿一时被气得哑口无言。

几只莺鸟恰巧飞过亭人体模特柳琳琳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檐,发出叽啾悦耳的啼鸣,倏然将漫儿从回忆中拉了回来,不知怎地,漫儿竟“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一旁的金娜儿倒是诧异,不禁问道:“公主这是想起什么趣事了?”

漫儿敛一敛笑意,才道:“想起一些和陛下吵嘴的往事。”

一听这话,金娜儿倒是来了兴致,“公主你瞧我从前说过什么,我早就看出陛下对你的用心!”

漫儿盈盈一笑,别过头去望向粼粼碧水上连绵的殿阁楼台,无所谓道:“无非是些猜测的妄语,有什么可信的?”

“我这哪里是猜测的妄语,你难道不记得陛下那时看你的眼神吗,就如同现在一样深情!”

漫儿忽然凑近她,眼神亦有所指,“那一定是你看错了!初来时,我尚且顶着人鱼侍女的头衔,他连人鱼公主都看不上,还能看上我这个人鱼侍女?”

金娜儿囧到了,她忙道:“可是,事实上你才是真正的人鱼公主啊!”

漫儿扬眉浅笑,十里风荷轻曳于水塘之间,微风中似带了一股芬芳浅冽的酒香。

“倘若不是有孕在身,我还真想再尝尝那碧箬凝香玉酿的味道!”

金娜儿愕然,随即笑道:“寻常人有孕,都想吃些酸食、瓜果或是肉类、野味,公主倒是个怪人,竟想起喝酒了!”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