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喜欢让我在桌子上帮他

(上接上章)

“水货水货!”我打开水货房间的门,大叫道。

“什么玩意儿?我说过了如果没有重要的事就不要来找我!”水货此时正在享受“葛优瘫”,被我这样一叫,起身向我扔出一个水球。

我连忙躲过水球,把文件打开给他看,“这件事真的很严重,快看!”

看完了文件,水货这家伙总算认识了这件事情的重要性,咬着指头喃喃道:“可恶,这种事情还真有点麻烦啊,那个家伙一定在水里施了‘生命汲取’法术,又在整个城市布下了大规模的摄魂阵,这还不算完,为了防止死神带走灵魂,这个城市里的死神应该都被杀死了,而且外界的死神也进不来,不,不单单是死神,其他神祗也会被挡在外面,里面的出不去,外面的进不来,为了防止有人类逃跑,对人类实行单向结界,这种法术和结界,可不是一个大恶魔就能使出的,至少要三十个大恶魔,还有更糟糕的情况——高等恶魔,十三长老在长老院从不出门,两大魔相也在议事堂中长期潜伏,所以只能是七宗罪或三十六魔界公爵了,如果是七宗罪,那就是贪婪和暴食中的一人所做,如果是三十六公爵,首先德古拉和威尔沃夫就不可能,因为他们俩都是率领一族的家伙,干坏事都是放族人上,而且这两族都不会法术,第二,魔界第一公爵马格努斯也不可能,因为他要干就干大的,我们一个小城市他肯定不会贪图的,所以剩下三十三公爵,那个都有嫌疑!”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我问道。

“联系风子,现在我们只能期望是三十个大恶魔干的,如果是三十六公爵或七宗罪干的,我们就只能等死了。”水货眉头皱起来,看来这件事是真的很棘手了。

不久,风子就带着一堆神祗过来了,看来是来帮忙的。

“我们走了,苏宁,照顾好你自己。”水货说着,和风子他们一起向自来水厂飞过去。

不久,我接到了一个电话来自于我的母亲,我的母亲和我住在同一个城市,我爸则常年在外地。

“喂?”“小宁,回来一下,我和你爸恐怕是活不久了,跟你说些事吧。”“什么?妈,不要说什么丧气话了!只要不要用自来水,喝矿泉水不就行了吗?”“不,这件事我们已经保守了很久了,你一定要过来。”

————————————————偶是可爱的分割线————————————————

“妈,什么事?”“你是不是很好奇,为什么我姓赵,你爸姓张,你却姓苏?”“嗯,是有一点。”妈轻叹一口气,从屉子里拿出一个银坠子,说:“因为你是我和你爸从垃圾堆里捡来的!”“蛤?”“妈不骗你,当时你只有一岁左右,脖子上带着这个。“说着,把银坠子递给了我。

我拿过银坠子,端详了一阵,这银坠子十分精致,两扇打开的,带翅膀的半圆形门,里面是一个法阵——一个圆圈上面刻着一些不知名的文字,里面套着一个六芒星,六芒星里面又套上了另一个六芒星,小六芒星里面有一只闭上的眼睛。最奇特的是门和法阵、法阵和眼睛之间根本没有任何的连接,直接浮在中间,两扇门之间有一个圆框,那就是门框,合上门,门上是一个大字——”苏“。关上门时,法阵紧贴着门背后。

“这就是为什么你姓苏,坠子上的字就是原因。”妈的一句话把我叫回现实。

走之后,我继续端详着奇怪的坠子,突然,坠子浮起来,在空中旋转,那只闭合的眼睛睁开了,发出一束蓝光,蓝光对准我,我突然觉得自己的双臂好像发生了什么奇怪的变化,却又看不出来,大脑里接受到了一些信息,好像在说着“左臂吸收,右臂释放,若时限过,自行吸收。”

突然地,我的身体和大脑不受我的控制,但我的意志却是清醒的。我伸出我的左手,对准一块石头,心中默念“吸收”,石头竟然凭空消失了,我再拿右臂对准另一块石头,心中默念“释放”空气扭曲,那块石头竟然熔化了,再左手触碰一块砖头,默念“吸收”,砖头消失在我手中,右手对准墙壁,默念“释放”,墙没有熔化,而是砖头飞出,砸上了墙。我懂了,原来如此,凭空吸收了石头的热量,是所有的热量,所以石头的温度降到绝对零度,在绝对零度下,一切物体的体积为零,所以石头消失了,再把一切热量释放出来,自然能熔化石头;触碰吸收了砖头本身,再释放出来,自然是那样。我再次做了一个实验,左手触碰砖头,心中默念“吸收热量”,砖头消失。右手再向墙面,默念“释放热量”,墙融化了一大块。果然是这样,不过未来应该还有“吸收伤痛”“吸收病毒”“吸收存在”等能力吧。

不过,我的超能力是从哪来的呢?这让我想了一会,当脑中水货曾讲的话浮现时,我知道了,我应该就是那所谓二十年前失踪的苏家长子吧。

我给我的异能起名为“守恒定律”(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