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女乱小说合集

“林将军,庞某……自愧不如!”庞德睁开双眼,看向林浩,开始还有些不自在,不过最后还是与对方直视,眼里多了从未有过的敬佩之意。

听到庞德的话,林浩才把脚移开,顺带拉起对方,道:“庞将军,我知道你一直恨我抢了你的位置。但是,庞将军要分清楚,你的刀,应该饮谁的血!你的战气,为谁而动!将者,守家卫国,保一方平安!”

“受教!”庞德说着双手抱拳,由衷一拜。

等待王吏的期间,王内侍一直在喋喋不休,吵的烦了,林浩索性牵来一匹骏马,让其上马后,踹了脚马臀,在对方的尖叫声中,道:“王大人,一路多保重!”

送走了王内侍,林浩的耳畔终于安静下来,就在他百无聊赖只之时,王吏才一瘸一拐的向他走来。

“怎么样?身体没有大碍吧?”林浩扯了扯王吏的手臂,问道。

“没什么,都是皮外伤!庞德没敢拿我怎样。”

王吏这一路上,听到的都是林浩打败庞德,身份曝光的事迹,开始还不敢置信,等他走到林浩身边,发现林浩正襟端坐在将军椅上,才信了那些将士的话语。

“没事就好,能走吧?”林浩询问道。

王吏将胸膛拍的啪啪做响,道:“没问题。”

“那就上马!”林浩说着身子一跃,稳稳的落在马背之上,脸上露出笑意,道,“我们走!”

等待王吏纵身上马后,林浩勒紧缰绳,扬起马鞭,率先绝尘而去。

庞德看着林浩的背影,突然间,对外面的世界有了向往,心里默默道:“也许出去闯荡一番,才不枉此生,不过我更愿意保一方平安。”

日落黄昏,山林中羊肠小道中,两匹骏马穿行其上。

“将军,你有何打算?”王吏道。

林浩躺在马背上,吐出叼在嘴里的绿草,道:“不要叫我将军,叫我的名字就好。至于我的打算,先在此地待上一阵子,毕竟我卸职之后,敌军如果突然来袭,我怕庞德应付不来。”

“既然如此,我也要留下。”

“王吏!你不觉得你的生活很无趣吗?”林浩无奈道。

“无趣?将……主子此话何意?”王吏不解道。

“王吏,难道你就没有自己的梦想?没有自己想做的事情?”林浩坐起身子,看向王吏,郑重其事的道,“如果你是为了报恩,你做的已经够多了,人的一生何其短暂,何不为了自己,去闯荡一番。”

王吏呆愣在当场,林浩的话他从没有考虑过,以前他都是为了报恩,为了林家而活,从没有考虑过自己。

林浩见王吏没有回答,将自己的一个包裹扔给对方,道:“这里有盘缠,有我的亲笔信,还有林家的令牌。你应该自己去闯闯,过自己想过的生活。”

王吏接过包裹,掂量一番后,又将包裹扔给林浩道:“既然要闯,就不能接受将军你的资助,我要凭着自己的本事,闯出一片天地。”

林浩看着王吏,发现他的眼中光彩流动,身上自然而然的流露出一种狂傲之色。

“好样的!”林浩策马扬鞭,绝尘而去,“王吏,后会有期。如果你将来有所作为,而我却一事无成的话,我会投奔你!”

“林将军,后会有期!”王吏调转马头,朝着林浩相反的方向疾驰远走。

崇山峻岭间,一处被树木掩盖的山洞内,林浩手里掐着一团光球,饶有兴致的看着面前摇头晃脑的金色虚影。

“这套功法,名叫炼体奇书,是仙尊早期结合自身条件所著。炼体顾名思义,就是修炼自身,让身体每一个部位都成为你的战斗武器。”

金色虚影在林浩的面前停止了一切动作,蛇头高昂,煞有介事的道:“你和将士以及庞德的战斗我都看在眼里,真是小儿科,而且你运用战气的方式也不对!”

林浩不得要领,如果说打斗场面小儿科,还说的过去,毕竟自己只是初窥境中期,没那么多花里胡哨的招式。但是对于战气的运用方式,自打成为气修者,就是这么练的,许多典籍也是这样写的。

“何出此言?”林浩不解的问。

“说的不如做的,这样,把你的战气化铠弄出来,然后用心感受一下战气的走向!”

林浩将战气化铠幻化而出,随后闭上双眼,按照虚影的吩咐,感受战气的变化。

许久,林浩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金色虚影有些失望,心里默默道:“主子,看来那老匹夫已经潜移默化的将世人改变,如今想要给您找到合适的传人,难如登天。”

内视还在继续,林浩始终不得要领,最后索性将视线从幻化之铠的整体转移到每一处细节,连衔接的缝隙也不放过。

这一过程,极其缓慢,就在金色虚影耐心全无之时,林浩再无保留,将气海内所有的战气,全部扑向铠甲。

金色虚影原本暗淡无神的绿豆小眼突然流露出异彩:“臭小子,有点意思了。”

铠甲内再次注入了战气后,变得蓝光熠熠,从气势上就给人一种压迫感。

不过此时林浩总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细思起来,又说不清,道不明。

林浩放弃观察收起战气化铠,但就在铠甲转化成战气,要收回到体内之时,林浩愕然的发现,竟然有一丝战气脱离了自己的掌控,在半空旋转一圈后,向着洞外游走而去。

“这……!”林浩骇然,“什么情况?”

“臭小子,发现什么了?”金色虚影面带兴奋之意道。

林浩没有回答,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测,再一次重复刚刚的动作,结果同上次一样。

“战气少了!”林浩睁开双眼,气愤道。

“发现了?”金色虚影表面装作一副高深的样子,内心却在狂笑,暗自道,“主子,上天不负有心人,我终于为您找到了传人!您可以瞑目了。”

“这就是你所说的运用方式错误?”林浩心里郁闷,想到自己无形之中,损失了很多战气,就心如刀绞。

“是的!”

“那你知道少了的战气去哪里了吗?”林浩脸色阴寒的道。

“这个我不清楚,也许是融入了气修者的气海,但也不排除重新回归自然。”金色虚影若有所思,看向洞外,悠悠道。

林浩听着金色虚影话,想到如果是前者,那么世人一旦动用了战气化刃,或者战气化铠,战气多多少少,都会被那人吸收,那这人的手笔,简直令人发指!

想到这,林浩忆起金色虚影所说那位打败远古仙尊的奸佞之人,头皮发麻,道:“能和我讲讲你口中的那个打败你主子的人吗?”

“提他干什么?有些事情,有些人,以你现在的实力,知道了,只会让你陷入险境。”

林浩食指搓了搓鼻头,道:“那你说的那个炼体奇书,修炼之后就没这样的弊端?”

“那是当然!这套功法可是我的主子为了自己所创,他会留下这样的弊端给自己用?”金色虚影绿豆大的眼睛圆睁,“这套功法主修炼体,先后顺序为皮、肉、筋、骨、髓、换血,內府,七大阶段。”

金色虚影顿了顿,又道:“炼皮,就是让你的皮肤能够承受自身所发挥的力道。比如你的力量强悍,作用到敌人的身上时,你的自身也会承受一定的反作用力,如果皮肤没有承受之力,就会有所损伤。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得不偿失。”

“该我讲的,都说了。”金色虚影一改往日的嬉皮笑脸,神情严肃,道,“现在我要问,林浩可愿拜我主为师?待你功成之日,为仙尊血刃仇人?”

林浩怎么也没想到金色虚影会说出这样的话,拜师绝对没问题,反正林浩也没有什么师傅。为仙尊血刃仇人的话,想到自己刚刚那个猜测,就有些犹豫。

这一思量间,金色虚影将林浩的心思看个通透,心里顿时有些疲惫:“难道我又要设计杀生?”

“为什么是我?”林浩反问,他在心里做了思量,如果对方回答因为你天赋异禀,有资格做仙尊的徒弟话,林浩必定嗤之以鼻。

在他的观念中,一直都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他从来都不认为自己是什么天纵奇才,只不过修炼速度比别人快一些罢了。被人羡慕时,又有多少人知道他付出了多少努力?

“因为我累了,不想再挑来拣去,所以就你了!”

“这个回答,多少有些赶鸭子上架的味道。”林浩苦笑一声,双眸因为期待而神采飞扬,“不过我喜欢,踏上这条荆棘之路。”

www.77DuS.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