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第一次好滑好紧

“学妹的话已经先进去了……我们也赶快进去吧。”

当雨宫从地上站起来的时候,已经不见一开始时的从容。

红潮还未退的脸蛋和飘摇不定的目光,整个人显得非常动摇。

看来冬树那突然的一吻给她的冲击真的不小…

“我还以为在这种贵族学校,校风会比较保守一点。”

锦回神之后退到了一旁凉凉的丢出自己的意见。

有些冷淡的语气很明显的让千早感受到对方想给这对秀恩爱的情侣翻两颗白眼的心情。

“咳…我们学校以前在这方面是真的挺严格的,不过自从美九学姐当上学生会长之后就改革了很多。”

还没从羞/耻中恢复过来的雨宫露出了一个有些勉强的微笑。

她似乎没有察觉锦的话并不是真的在询问,而是在吐槽她和冬树的行为。

“美九会长真的很厉害喔!”

虽然脸还是红红的,雨宫依然非常尽责的把千早和锦领到了门口,然后拉开了标着「会议室」的木制拉门。

“两位请进来吧。”

随着雨宫的带领,锦先一步走了进去,而后千早也跟上。

由于今天已经见多了这些大到令人怀疑日本的人口密度是不是真的有那么高的空间,千早并没有被将近四分之一个足球场大的会议室给吓到。

以黄昏金为主色的空间设计不会让人觉得太过冰冷,比起一般冷色系的会议室更多了一点舒适。在墙壁的角落和四周有着看似很讲究的石像雕刻和圆柱,装饰着有些单调的硕大屋室。

轻木材制作而成的扇形窗和落地窗透着从外面照进的白色温暖的朝阳,光明的感觉让人非常舒服安心。

除此之外会议室里还有一个大方桌和吊在墙上的书写白板,以及零零散散在会议室中、穿着不同学校制服的学生。

说实话…当她看到会议室里面那些看起来都非常有风度和领袖气质的各校学生,千早才后知后觉的开始紧张了起来。

毕竟从小到大在学校里都是当没有职位的路人甲一枚,轻松愉快的过着悠闲的每一天。千早还从来没有代表班级或学校去出席过什么活动……

更不说这次还是联合了天宫市中的所有学校、以龙胆寺为首所举办的天央祭典的校际联合会议。各校不是派出学生会长,也至少是学生代表或者干部。像她们这样随便的被同班同学丢出来参加会议的还真不多……

这样的大场面对千早这种社交初学者来说实在有些跳跃。

“小锦…”

仿佛小鸡跟在母鸡后方寻求安全感一般,千早紧紧得挨着走在前面至少还是学生会成员的好友。

听到那声叫唤,锦放慢了脚步,转过了头。

看着由于慌张而下意识得紧紧咬着的嘴唇,锦好笑的向着千早投以一个笑。

“别紧张,这种时候紧张了反而会更显眼。”

仿佛是要让她安心下来一般,锦一边说着一边将嘴角的弧度稍稍扩大了些,并且轻轻拉住了千早的手。

温暖的手心处感让她惊讶得身体猛然一僵。

“走吧,我们先去跟诱宵前辈打个招呼。”

没有给千早反应的时间,锦就这么把她拉到了和自己并肩的位置,迈开了步伐。

锦似乎刻意的控制了脚上的速度,让即使想要稍微放慢一点走到她身后的千早也不得不一直走在她旁边。

锦没有松开牵着千早的手。

既没有丢下她不管,也没有任由自己躲在她背后逃避……

这种充满严厉的体贴,真是…很有锦的风格的温柔呢。

…………………

“好久不见了呢,五河同学、武崎同学。”

走到了书记专用的桌子边,不知道为什么会坐在那上面的蓝发少女对着她和锦扬起了一个自然的微笑。

飘飘的华丽长发散在椅子的靠背上,仅仅是安静的坐姿也散发着高雅的气氛……

还有那男女通杀的轻雅气质和美丽的嗓音。

对方就是这次会议的主办者,同时也是龙胆寺学院创校以来人气最高的学生会长之一-----诱宵美九。

在她旁边还站着先一步进来的黑发精灵,同样对着她们露出大大的可爱笑容。

“好久不见,诱宵前辈。”

回话的是锦,她发挥着那擅长和人谈话的特长,开始和这位大人物聊了起来。

提了一些卡拉 oK 那天的事情,接着慢慢将话题转向了今天的会议。

没有说起什么严肃的事。看着那有说有笑聊着天的两人,千早发觉自己差不上话而退到了一边。

同样暂时没打算插入谈话的精灵女孩朝她靠了过来。

“嘻嘻。”

没有开口,而是发出了听起来玩皮的嘻笑声。

“呃…好久不见。”

即使早一些时候已经在学生会室里打过招呼,但是想不到有什么话题可以聊的千早很没用的又道了一声好久不见。

“琴里她们最近过得还好吗?”

黑发的女孩抬起头来这样子问她。

高高扬起的唇角,看起来非常开心。

“应、应该还不错。”

看着会让人忍不住去摸柔的白嫩小脸,千早给出回应。

“那还真是太好了。”

脸上开朗的笑容丝毫没有衰减过。在她面前的娇小人儿仍然笑得像朵花似灿烂。

最近只要遇见二叶,她就总是挂着无忧无虑似的笑容靠过来。这张笑脸已经渐渐的覆盖过她记忆中、在最开始的相遇时印于她脑中的严峻表情。

宛若完全相异的两个人轮流使用着相同的身体出现在她的眼前一样……

可爱的她、以及可怕的她。

越是和现在的二叶相处,千早就越是不认为自己能够看懂二叶。

她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很久很久之前的那天,二叶和琴里在她带着其他精灵离开家里之后私下聊了一下。

千早不知道那天二叶和琴里进行了怎么样的对话。她问过琴里、不过琴里没有告诉她………隐隐约约的,她感觉到那天她们说了某样重要的事。甚至于,只要知道那些内容的话,她或许就可以明白二叶前后极端的表现、和中间转变的真相。

不过她也相信琴里,她不告诉自己一定有着她的理由存在。

琴里不是那种会在关键的时候使坏的人,搞不好…是她在暗示着,要自己去寻找二叶那天和她说过的话。

不是藉由别人之口,而是真正去探入二叶的内心。

为了不让她再次露出初遇时的表情……

为了能让这个女孩持续绽放她迷人的笑靥……

所以……千早要去了解,二叶眼中的世界到底有着什么样的颜色。

“千早…小姐?”

稍微困惑的叫唤将千早拉了回神。

那独特的软绵绵童音,毫无疑问是二叶发出来的。

将神智拉回来之后,她首先看到的是一双疑惑的眼睛,接着是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轻靠在二叶白皙脸蛋上的手掌。

或许是没感觉到恶意,二叶带着点不知所措的将一手扶在她的掌背,不知道应该摘下来或是任由自己去碰触。

“啊!对不起。”

意识到自己居然不自觉的去伸手摸二叶的脸颊,千早连忙把手抽了回来。

虽然那只是她在想事情的时候下意识的动作,但千早心中还是浮现了一丝丝的罪恶感。

二叶那不知所措的样子……让她有点担心自己突然的举动吓到了她。

“那个…妳的反应太夸张了啦。”

尽管她对千早摸自己脸颊的事感到有些意外,但还不至于会让她讨厌。于是她好笑的发出吐槽。

“是、是吗?”

千早依然担心自己给她留下了不好的印象。

“嗯!”

用力的点了头之后,二叶对千早露出了大大的笑容,表示自己不会介意。

在千早松一口气的同时,她没有发现就在旁边的地方发生了比担心给二叶留下坏印象更应该去担心的事。

和锦在聊着天的美九不知从何时开始目光就一直放在千早和二叶身上,早将刚才两人的互动尽收眼底。

总是扬着优雅微笑的嘴角敛得失去了表情;双眼眯得尖锐危险……

充满威胁的盯着同样有着蓝色秀发的少女那精致的面庞。

散发着不善。

…………………

…………………

更新……浮云也…

好嘛好嘛~我更我更~别打了〖twt

不知道是不是作者我优柔寡断的坏毛病又犯了……总是不太想结束…

持续了将近两年的作品,每天都在努力的脑洞着小美九和小二叶的各种亲昵场景〖咦?!

接近尾声总是让人感到不舍呢 xD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